第十章
作者:熊小翟      更新:2021-05-17 08:08      字数:999
  过年总是很无趣,事实上我甚至觉得每一天都很无趣,但人们总爱把一些日子标记出来,赋予它仪式感,体验一些似乎平常日子没有的快乐。但我体验不到快乐,南方过年习俗本就很少,加之疫情缘故串门减少,几乎没有,于是乎更加无聊了。

  年夜的时候,我和父母奶奶还有两个妹妹在乡下破房子里围着无烟煤,没有电视没有路灯,晚上六点便暮色四合,散步更不可能,继父用手机断断续续看春晚,妹妹玩手机,老人总是沉默无事可做,于是差不多十一点我就睡去了。

  老一辈的人总是故土难离,坚持在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方便的乡下待着,逢农忙时节还要插秧,不用说我不能理解了,连父母都不能理解,老的有老的固执,年轻的有年轻的忍让,什么都不说穿,只是在这种压抑的平衡里僵持着,我不知道有何意义。

  年初一我就一个人回城里来,感到一种莫大的自由和一种莫大的空虚,织在一起,像一张大网,网住我。

  我觉得孤独,小蓝约了几个人看电影,把院线电影看了个遍,终于也觉得没有意思,那时候差不多父母就回来了,于是我又回我的阳台,睡觉。

  本来年后这段时间是跟约的其中一个人谈恋爱了的,但是最近分手了,有时候我觉得自己还是过于唐突,尤其是处在某个特定情境下,我可能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么,人其实往往不是很能了解自己的。

  等我开始后悔的时候,又觉得不值,稀里糊涂坚持着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这样延续下去肯定会崩塌,而且是突如其来,难料的。

  于是我主动分手了。

  这段经历似乎看起来语焉不详,但我倒觉得没什么好提的了。人们都说第一段恋爱会印象深刻,我的第一段太失败了,以至于我不想把它印在脑子里,我现在趴在我的脑海里,翻翻找找,也找不到太多和他有关的片段,碎片也不太多,可能我本身就没有投入太多经历,这样的爱情就像吃一个没有味道的东西,我总是听说听说它怎么怎么好,可等我好像找到了,却又对他提不起兴趣,因为诉诸对象本来就是错误的。

  我记得高中的时候,我和同学出去吃饭,路边的冰柜里有一种苏打水,忘了什么名字,只是觉得新奇,买来尝了尝,没有味道,完全没有味道,就好像喝了一口液态的空气之类的,毕竟呼吸也尝不到什么味道。

  我把它留了很多,分享给了全班的男同学,那时候我们都很生猛,冲动恣意地去尝生活里各种各样有味道的东西,第一次尝到没有味道的东西,心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的第一段恋爱就是这样的,我以为恋爱可以轰轰烈烈,结果对方在他的阶段,付不出该付出的,大船只好搁浅,不过我现在觉得,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