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者:熊小翟      更新:2020-12-25 11:02      字数:1851
  下午的时候,我一个人呆在寝室里,室友都请假出去了。

  午觉睡醒,大概三点的样子。

  我又想了想上午发生的事情,只觉得模模糊糊就好像没有发生一样————我保留记忆的时候,只喜欢留住印象深刻的片段,所以我大学以前的记忆都不是连续的,这就体现了摄影的作用,留住我没有留住的。

  又突然想到,我和睿文认识这么久,没有一张合影留念,偶尔想到的时候都觉得不太合时宜,现在都彼此摊牌了,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

  我出门逛了一圈,整理了一会儿思绪,又吃了个晚饭。他一直没有给我发微信,于是我开口了。(下面是原话)

  “那个,上午的事,怎么说?”

  没等多久,他就回道:“我想了一下午,现在可以给你一个肯定的答案了。谢谢你喜欢我,虽然我不知道就我还能有什么地方值得你喜欢,但是未来咱们只能是朋友。”

  听他说完这番话,我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了。明知不可能,又不甘心,却连到底对什么不甘心,到底为何不甘心都不知道,这种迷茫,着实折磨人。

  我还没回他,他接着说:“如果再让你在这方面付出,我就不是东西了。”

  我有些不解,“那你认为怎样叫付出?”

  “主要是思想上,我上午优柔寡断的做法是不负责任的。”他就像把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但我又觉得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就像光零零散散碎了一样,我看不出来,只能听见声音。

  “可是,我的思想也不能控制啊。”我就是喜欢你,怎么办。

  我没有打出来后面这句话。

  “所以只能从我这里开始,把思想控制住。”

  “那你准备怎么开始,删我微信?”我承认那时我有些上头了,只是觉得他很自以为是,思想这种东西,不是像开灯关灯随手按一下那样轻松的。

  “不会,我只是说,我们以后,只能是朋友,最多是好朋友,以后对你的态度大概不会有变化的。”

  我看到“不会有变化”时心暂时安定下来。但我逐渐知道这只是一个气球,我目光所及之处它越飞越高,但我不知道它是注定会在某个地方爆掉的。

  我们的谈话差不多就结束了,他说寝室的路由器又出了点问题,修去了。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我和他都是和原来一样正常地聊天,直到第二周星期三晚上。

  室友一如既往地聊天,聊着聊到了舔狗这个话题,我一直参与其中,虽然他们总是口无遮拦天马行空,但这样漫无边际的聊天很有意思。

  他们说依次分享一次自己当舔狗的经历,首先从年龄最小的我开始。

  我愣住了,仔细想来,我觉得自己没有当过舔狗,就说先跳过,让我再想想。

  我习惯性点开微信,看到和睿文最近的聊天框里,每次聊天都是由我开头,可能问他在干嘛,也可能问一些学科上的问题,好像他从没主动找起过我,说实话,我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是很震惊的。

  为了验证,我快速浏览了和他从认识到现在所有的聊天记录,每一个时间点的位置,下面都是我的话。

  原来我一直在当舔狗,自己却不知道。

  我突然就升起来莫名的怒气,很想去质问睿文:这就是你所谓的“不会有变化”吗?你是不是很享受这种让别人当舔狗的快乐?你那些貌似一本正经条理清晰的话是不是编出来的?

  但我没有,我也不能,我又凭什么去呢。

  因为我冷静下来,把事情捋清楚来看才发现:微信是我主动加的,每一次和他在一起散步是我主动提的,微信上面说话也是我主动说的,连喜欢这件事,也是我主动喜欢他的,他一直都只是一个被动的接受者,他有什么错呢,这么多是是非非都只是我自己凭空造出来的,如果我加了微信之后不约他出来,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这样看来,该指责的人,应该是我吧。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我也无从证明正确与否。

  室友们说完了,舔狗的问题再次落到我身上,我说退出游戏,最近心情不太好,他们就放过了我。

  周四,我没有主动找他;周五,也没有;周六,同样。

  日子照样过,原来,那些和他的话都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不跟他说,我也仍然是我;不去主动找他,除了体育课,也不会再见到他。

  我慢慢觉得,对他,我就好像失去了知觉一样。

  只是偶尔看到他和别人一起走的背影,就像风吹叶落下去一样,我心里会响起萧瑟的声音。

  我现在这写下这些话的同时,又想起了自己一直以来对爱情的看法。

  我对爱情,或者说对于类似爱情的体验,都是浅尝辄止的,今天看到A,对他喜欢的不得了,四五天过后,看到B,又不能自已,这样的感受,其实只是对他们外形的喜欢。

  所以我认为,真正的爱情,应该是建立在朋友之上的,你需要先去和一个人相识,相知,成为朋友,然后才可能因为对方睡姿很合你心意,或者说话的方式很对你口味,又或者只是一些很小的细节,让你们彼此从朋友,变成了恋爱中的双方,这样,才应该算是真正的爱情吧。

  我向来不太懂爱情到底是什么样的,但又觉得自己很清楚爱情应该经历怎样的过程,这样说话,是不是有点自相矛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