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者:熊小翟      更新:2020-12-22 22:44      字数:3058
  比赛过后,军训也算是告一段落了,于是正课开始,同时,我和他也因为不在同一个班上课而没怎么见过,微信上聊天也不知如何说起。

  有一天,室友大郑破天荒地一整天没有打游戏,我们三个都很好奇,后来问他,他才说:他分手了。

  我第一反应是震惊,才开学不到一个月,居然就能从谈恋爱到分手,这么短的时间跨越,我不禁怀疑:他确定他和女朋友之间是爱情吗?

  不过我没问。那时我们相处不到一个月,彼此也不是很熟悉,应该说恰当的话,做适当的事。

  那个时候,我想起来自己高二的时候谈过一次恋爱,和一个男生。

  是在高二上学期,国庆节前后。

  他和我同班,是文艺委员。说来惭愧,我都忘了他和我怎么加上QQ还有逐渐热络起来的。只是国庆假期某一天,他突然问我:“做我老婆好不好?”我根本不知道他是TZ,而他又是如何知道我是的,我也无从得知。

  那个时候我们课程还不太难,时不时会闲下来,我正想找个人聊聊天之类的,这样一个人,可以是爱人,也可以是朋友,他长得也还可以,于是便接受了。

  后来谈了大概两三个月,分手了,如今想起来,原因我也弄不太清楚。

  分手是在月考后的一个午休,他找到我,说和我分手,然后我就答应了,感觉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和“今天下雨,明天应该会晴”一样。

  如今谈起这件事,我觉得可能我和他之间不是爱情。人们说的爱情,肯定是能和友情亲情轻易分别开的。但我和他之间,除了有亲过对方,好像没有做什么爱情驱使下该做的事,也没有谈过爱人之间该谈的话,更多的,只是一种互相满足。

  就像乘兴而至,兴尽而返一样。

  我当然不认为爱情是这样的,所以我在上文说怀疑大郑经历的是否是感情。

  并不是偶尔会这样思考,而是常常的。

  所以大郑和女朋友分手后,我就想到了睿文,我对他是爱情吗?

  但我想不清楚,因为我正身在此山中。

  周三的时候,学习委员提醒我们可以进行体育选课,现在看来,应该叫体育抢课。

  我向来不爱运动,所以想选羽毛球,乒乓球之类的,可是男生项目里没有这两项,后来想选足球,名额却被抢光了,于是落得健美课的下场。

  周四开课,老师便通知了每学年的体测具体安排,因为第一次上课,我们都听的很认真,站成两排,排头看不到排尾(因为站得不整齐),老师差不多说完了,开始自由活动,我才看到睿文也来了。

  我应该有四五天没见过他了,他没怎么变,可是我想搭话却不知说什么了。我随即意识到,我和他之间,除了都是文学院这一点联系之外,没有其他别的交集了,我俩竟然没有共同话题。

  在和陌生人初次见面需要说的话说完之后,我们的关系,就仅仅停在了熟人这一步,哪怕我和他都差点坦白了,也遮盖不了我们没有话可说这一事实,我很恐慌。

  更恐慌的是,我们这样的状态只能持续下去,没有其他能让我们互动的事情来干预的话,我们会越来越尴尬。

  我应该采取什么更加深入的行动了。

  至少当时我是那样认为的。我那时都没想到去和他聊一些每个人都有的事,比如家庭,比如朋友,比如人生观,价值观,这也是算共同话题的。

  我都没有,我直接跟他表白了。

  事情的起因如下:我们班请假很容易,他们班很难。我想约他周日出去玩,他同意了,我们一同请假,周日上午他的请假却没通过,于是我也没出去,而是选择和他在学校里闲逛。

  周六发生了小插曲,他老师说的周四集体请假,他周五才请,到周六晚上都没有通过,于是我叫他给老师打电话,他说怕打扰老师,没有打,我很激动,说了很多不太妥当的话。

  那时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和他仅仅是熟人关系,而在他眼里,我们也只是周日无聊一起出去而已。我却把这样的外出当成恋人之间亲近的方式了。

  第二天早上他打电话过去,请假却被老师驳回了,本来就憋着一团火的我,加上对自己身份位置的错误理解,头脑已经不清醒了,我便说拉着他想一起学校里逛一逛。

  那时已经是十月初了(没错,我们国庆节没有放假),我们走了半小时左右,沿路冷风吹的我貌似清醒了,打消了跟他表白的念头。

  可是走着走着,没来由地我们竟然聊到了男女朋友,接近十一点,阳光已经穿过云层,洒到地上来了,我们踩的地上铺满了落叶,周围是一棵棵零散排布的树,或黄或绿,这样的景象让我开始走神,逐渐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尤其是和家人一起出行,我爱把精神放在周围的事物上,因为家人总是说很多无意义的话,我就任由条件反射回答,而集中精神感知外物),我应该是说了一句:“我现在就有喜欢的人,可是他应该不喜欢我,可我又不甘于此。”总之和这类似。

  这样的话谁听了都会好奇这位TA是谁,于是睿文问我是谁。

  后面的话我记得清楚了。因为我意识到自己在谈到爱情了。

  “嗯……他是个男生,就在我们文学院。”

  “啊——是吗?”他很惊讶,我以为之前说的自己喜欢同性话他听了,现在便能对此毫无波澜了,然而没有。

  他又确认了两遍,我记得很清楚,两遍。

  “对啊,你现在知道了吧。他是文学院的一个男生,而且你很了解他,你来猜猜吧。”

  “你这个,好难猜啊。”

  我就像在站在悬崖上,想让他拉住我,但是他以为我在拉他下去。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你很了解他的,给你个范围吧,你们班或者你们寝室的。”

  “这样的话,刚刚开学,我也不太了解他们的。”

  “没事,你慢慢猜吧。”

  我们静静地绕着学校的湖走,湖上有连在一起的大块陆地,交错木板铺成的路贯通着,但不笔直,而总是拐着九十度的弯,走过去,才能看到被芦苇挡住的景象。

  就好像我们的谈话一样,模模糊糊得不到对方真正想表达的意思。

  “那这样吧,我再给你说个限制条件:他有点胖,应该还算老实。”我感觉到自己就像在自杀一样,几乎要揭晓答案。

  他却揣着明白装糊涂:“中等偏宽的体型,有点老实,倒是有这样的人,但是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了解他。”

  “那这样吧,我敢肯定你十分了解他,这样好猜吧。”答案就是他自己,可不就十分了解嘛。

  “嗯……那我应该有答案了。”

  我心脏停跳了一下,“是吗?那我可以继续说咯?”

  我知道我们现在都在戴着面具跳舞了,面具是透明的。

  没有等他回答,我继续说道:“那你觉得我和他有没有可能,我挺喜欢他的。”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又不能感受他的感受。”

  “你应该可以的,我觉得。”他都知道答案了,还在假装TA是其他人。

  “我不可以吧……不过,你有想过未来吗?你会跟着他吗,还是异地恋?”

  “没想过,我只在乎现在,我喜欢他,就够了,我想知道能不能和他发展。我感觉他不喜欢我,可我不甘心。”既然他执意这样,我也陪他演戏。

  “发展什么的,你不觉得太早了吗?或者说,你现在也不清楚他喜不喜欢你,你怎么这么肯定呢?”

  “我已经知道了,我确定他不喜欢我,我只想知道还有没有余地。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啊,毕竟我也是第一次。”他又是自然的说完这句话。

  却没意识到什么。

  “哈哈,你用‘我’这个字了,你明明知道的,为什么还假装不知道呢?”我大声笑起来,不知道在笑自己,还是笑他。

  他局促起来,我看到阳光让他的脸明晃晃的。“你这样……让我很难办啊。”

  “没办法,可我就是喜欢你啊。”我直接摊牌,看他如何处置我。

  “我……你问的问题,我实在是没办法回答你,因为现在刚开学,事情太多了,我不想在这个上面花精力,如果要的话,也得大二大三了,我现在这样被你喜欢着,却不给予回应,这样我就不是个东西了。”

  我不知道他会把这件事看的如此清楚明白,同时也为他的责任感震惊,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盯着他。

  “这样吧,我们都回去,先冷静一下,微信上再说,好吧?”

  “嗯,好。”我很清楚,这是最好的结局了,他不恐同,和我仍是朋友。可他的话一直不甚明晰,不知道态度到底如何,下午一定要问问。

  实在是对不住,十八号放的假,又拖了几天,以后争取多更新,主要是写现在发生的事情,总的也没有太多要写的,可能后面会回忆一些过去的吧| 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