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熊小翟      更新:2020-12-22 21:24      字数:2033
  很快到了唱歌比赛。

  签完到,我才发现自己排在倒数第五位,虽然有更多的时间准备了,但也会因为听了很多其他人的歌而增加紧张感,只能说好坏参半吧。

  给睿文发了微信,他说会晚点到,于是我坐在后排等着他。

  听了好几个人唱歌,没想到都特别厉害,我对自己进前十的信心不是很大了,但是比赛的真正目的不在于此,也就无妨了。

  他到了,但是还带了两个同学,坐在我前面一排。

  我觉得很失望,失望他没坐在旁边;同时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本来就没有问他是一人来还是几个人来。这到底是算我的问题,还是其他什么呢——我太喜欢理所当然了,这应该算我的问题吧。

  他在玩游戏,一次也没有回头看过我,轮到我时,我招呼了他一句,他才抬起头看我。

  一曲罢了,其实并没有感到太多的紧张,我只是一直想着,这首歌是唱给他听的。所以我时不时看向他,可是太远了,根本分辨不清他的目光落在哪里。

  我回到座位,准备离开,他却说和同学再坐一会儿。我只想和他单独在一起,可是既然这样做不到了,那还不如直接回去。

  回宿舍的路上,我突然觉得,自己和他总是存在一种距离,我喜欢他,喜欢他的身材,喜欢他的性格,喜欢他脚下的地,头上的天,可他不能给我我所想要的东西,所以我必然会产生心理落差的。

  到底怎样,才能让他真正听到我的声音呢?我很想,又不敢。

  第二天名次公布,总参赛五十人,我十二名,还不错。

  后面的几天很闲地过了,很快就是军训。

  我们班被分在了二排,睿文是五排的,我们都属于十连,时不时还能遇到对方。

  据学长所说,文学院的军训一直比较水,我们也确实是这样的。虽说如此,可是军训期间天天放晴,也就没有全天休息过。

  某一天晚训时间,没有训练,而是拉歌,也就是全连坐在地上,每个排派人去唱歌,还有全排唱红歌比拼。

  睿文所在的五排就在我们二排对面,中间隔一片空地,学生便站在中间唱歌,也可以有其他才艺展示。

  虽然晚训时候天已经透黑,但在路灯的光照下,还是能够看清表演的人。我刚打算上去给睿文唱歌,就被一个女生捷足先登了,唱的是《红色高跟鞋》。她是专业学过声乐的,又唱的流行,大家反响很不错。我借着这个势气,连忙走了过去,看到三排的同学站了起来,又坐了下去。

  想看你笑

  想和你闹

  想拥你入我怀抱

  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

  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

  ……

  我面向五排,轻声唱起来,话筒有些杂音,但不影响我表达自己的心意。然而五排的位置逆光,我看不到他坐在哪里,只能专心唱歌,希望他能听清听懂。

  掌声响起来,我回到二排,给他发起微信。

  “怎么样?”

  “嗯?刚才是你在唱歌吗?”

  “当然了,《一次就好》,这是唱给心上人的。你猜猜是谁?”

  “范围太大了,猜不到,不猜。”

  “好吧,那我说咯:是唱给五排一个姓王的胖子的。”

  “???”

  “开个玩笑,好像是你们班的,我也不太清楚。那你猜性别吧。”

  “啊?”

  “当然是女的,逗逗你。但是,我确实好像也有点喜欢男生。”

  “呃。”

  “我也不太清楚,其实。”

  “要我说吧,爱不分性别。我们高中英语老师就说过,大学TZ还是挺多的,当然,也有可能只是你没遇到喜欢的女生,不过无妨,大学四年还长着呢。即使现在喜欢的,未来能不能在一起也不一定啊。”

  现在喜欢的?未来不一定在一起?他不会看出来我喜欢他了吧?

  我觉得头疼,回了一句“唉,你这么说也有道理,以后再说吧。”

  后来的几天,我们断断续续聊着,期间体检了一次,军训很快结束,然后是汇报演出。

  汇报演出是下午四点开始的,万里无云,晴朗得有些异常了,我们坐在看台,看操场上的表演方队。睿文在刺杀方队里面,虽然他们没有用真的刺刀,而是长木棍,但动作也很帅气。

  我给他拍了好多照片,每一张都把他从里面圈出来,然后发给了他,那个时候的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时不时流露出了对他的喜欢,所以后来“东窗事发”的时候,他表现得那么平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汇报演出结束之后,则是拉歌比赛,我们寝室六个人坐在一起,待我们班唱歌结束后,就坐在下面看,看得有些无聊了,我便找睿文聊天,他却没有回我。周围已经有同学走来走去,于是我拉着小龙也一起在操场上绕着圈散步。

  这儿是学校的新操场,所以还有一大片草地没有改成操场,我们往那边走过去。

  其他班还在按次序上场唱歌,台上的灯光很亮,而我们走路的这一片操场只是在一片黑暗里,在这样明暗对比里行走,会有一种特别的感受。我俩沉默下来,我开始胡思乱想了,慢慢地思绪又流淌到睿文身上,我觉得自己应该控制不去想他,这样的过程重复下去,很容易迷失自我,于是我开口。

  “诶,我们去那边看看,人挺多的。”我指指操场另一边,黑暗里面人来人往,好像在看什么,小龙点头,我们过去。

  走近才看到地上摆了一圈各连的手工作品,有的做的很不错,一看便是美术设计学院的,而其他的也好坏参差,但都挺有趣的,我们绕着转了一圈,觉得没有意思了,回到班里坐下,台上的还在唱着红歌,只好继续百无聊赖地等着。

  活动结束的时候,我们解散回宿舍,我好像看到了睿文,他在跟旁边的人谈着什么,那个人和他身材差不多,这时候,我突然觉得他离我很远,我不能够抓住他的影子,他走的比我快多了。

  夜已经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