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熊小翟      更新:2020-12-22 21:24      字数:2150
  既然认识了王睿文,按照TZ小说的基本套路,现在就应该和他开始发展了,我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认识他后的几天,学校都没有安排什么事,我看到他发了去校图书馆的朋友圈,碰巧我也去过了,就以此为契机,和他聊起来。

  “诶,我那天去图书馆,没有看到你朋友圈里说的B区,就只到了A区。”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第一次去。”

  “这样啊,要不等哪天我们一起再去看看怎么样?”

  “嗯,可以。”

  “对了…………”

  我们差不多聊了一下午。

  最开始问他打不打王者,他说会打,奈何宿舍没宽带,信号不好,于是作罢;又谈到有没有看书的习惯,我说《围城》,他说没听说过(内心独白:不会吧,钱钟书先生这么著名的作品都没听过?),他更喜欢看网文;还聊了电影,他却也说没有时间,高中管的特别严格————我以为我的私立高中够严格了,尚且有时间偷偷懒看书看文艺片,敢情他的高中生活比我更苦逼。

  一时间找不到话题,我只好谈起了万金油话题:爱情。

  我说自己喜欢清纯安静的女生(才怪),又问他喜欢什么样的,他倒好,去洗澡了,于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那时就觉得挺奇怪的,如今想起来,他应该是在回避我的问题,可我始终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回避我。

  天暗下来,温度也慢慢低下来,明显到了晚饭的时候。

  我吃完饭,就一眼看到班级群里文学院十佳歌手比赛的消息,自诩为行走的CD的我,当然报了名。

  回寝室后,问起他来。

  “诶,睿文,你们班有提到后天唱歌比赛的事吗?想不想去?”

  “噢,那个啊,辅导员说了,可是唱歌我只会一点,还是不去了吧。”

  “也行,倒是我报名了,到时候应该有观众,来给我捧个场呗。”

  “行啊。前几天我拿了学长的招新传单,报了体育后勤部,明天晚点去面试,你要去吗?”

  “晚上啊……不太想去面试,等你面试完了我们一起在学校走走怎么样?”

  “散步?嗯,应该可以,电话给你,到时候打电话吧。”

  “好的。”

  手机号码保存到通讯录,我准备了一下比赛歌的伴奏,歌曲选的是《水星记》。明显,是唱给他听的,可是那时我没想到的是:我无从得知他有没有听懂歌里的话。

  现在想起来,只是觉得自己做了无用功。

  晚上过去,又是平常的一天。

  天又黑起来的时候,我在T恤外面套了保暖衬衣,去找他。

  他还有一段时间才会结束,于是我骑自行车绕着学校转圈。

  北方的九月下旬,已经开始冷起来了,尤其是晚上,虽然温度也不是特别低,可是常常有风,不知道从什么方向吹过来,卷起来几片黄绿掺杂的叶子,和一阵凉意。

  我安静地骑车,脑子却爱胡思乱想。

  我想起来初中有一天,我给喜欢的胖子写了表白纸条,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

  天黑下来,他从教室出来,从我旁边路过,我在后面跟着。等走到操场的时候,他像影子融进了黑色夜空一样,随着人群一起汹涌地流动,我被犹豫和自卑拖住脚步,低头摊开手掌,才看到捏着的纸条已经发皱了。

  撕碎的纸条撒在空中,飞来飞去,是因为有风带着它们;但是它们再也聚不到一起,我也聚不起再写纸条的勇气,像小船,会轻易地、无力地搁浅。

  可是今天我就这样莽莽撞撞约睿文出来散步了,我甚至不知道勇气何来,我又该跟他聊些什么呢,闲聊二字,写来容易,怎么闲,又如何聊,却没人教过。

  正踟蹰着,他电话打来,我便赶过去,想着:只能随机应变了。

  他爱穿素色外套,今天穿的一身黑,站在体育馆门口,一颗树的下面,我笑着朝他招手,他也是。

  风没有再吹,我却飘飘然地,走过去,像被风吹起来。

  “面试完啦,怎么样?”

  “不怎么样”,他摸了摸头,我抬起手,也想去摸他的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只好局促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他没注意到,继续说,“那人问我好多问题,我回答了,但是感觉他听了之后脸色不太好。”

  “是吗?没事啦,以后还有社团招新呢,不急这一个后勤部。”

  “嗯,我也这么觉得,对了,我们往哪走?”

  “你去过春水湖吗?”

  “没有。”

  “走吧。骑个车。”

  我们并排骑行,风把他的外套吹起来,虽然不像小说里惨绿少年,但是安静如他也能给人以安全感,所以在他身边,我常常错意,以为风都是暖的。

  我们骑车,很快就到了湖边,风声喧嚣。

  “你知道,为什么这儿风这么大吗?”

  我偏过头看他:“不知道啊。”

  他停下车,看了看湖,又看了看我,得意地笑起来,“我知道。”

  “跟你说吧,因为湖很平,没有阻拦,风就能吹过来了。”

  我反对他,“不对吧,你看这个湖周围还有这么大一片树林拦着呢,那它又是怎么吹过来的?”

  莫名地,他笑起来:“是吗?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过也有道理,这就好像,我们以为爱情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没人有资格阻拦,但是真正相爱了,才会发现在前面有一座山要翻过去,在背后又有无边的雪崩盖过来,你说呢?”

  “这样比喻好像可以。不过,我觉得,也不一定吧。为什么要这么悲观呢?我更偏向于认为:即使真正相爱了,只要你情我愿,谁又能真正阻拦呢?”

  他好像轻声叹了一口气,又好像没有,风太大了,我没听清。

  “也许吧。说回来,我现在反而觉得,风就是这么大,我们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行了,又何必想其中种种原因呢?”

  “你也喜欢听静静的风声吗?”我没回他,而是故意说出一句矛盾的话,看他如何回答我。

  “静静?对啊,这么大的风声,却就是能让人感觉很安静,很神奇吧。”

  “我也这么想的。”我走过去,把手搭在他肩上。

  远处路灯由绿变红,车的灯光由小变大,引擎声盖不过风声,只是在空中飘飘荡荡,最后逐渐消失,看不见了。

  我们静静站着,知道风不会停。

  而闲聊停了,又像没有停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