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熊小翟      更新:2020-12-22 21:24      字数:2126
  第二天,起得很早,发现室友都在睡觉,我望向阳台,能透过窗子看到外面的树,干净清晰,雨似乎停了,也许在夜里,也许就在刚才。

  起身洗漱。吃早餐。

  班级群里发来了下午两点的会议通知,接龙了个“收到”,我一个人在校园逛起来。

  为什么一个人呢?因为希望偶遇昨天的小熊,就可以创造独处空间了,当然,我也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太小了,即使我们同在一个大学读书。

  而今天我想起了用校园地图,上面标记着交错的街道,还有各个教学楼、运动馆,一目了然。我发现,大致上,学校是由一条长长的公路贯通南北,食堂和超市都沿着这条路排开,西边是宿舍楼,东边则是教学楼还有大片树林湖泊。

  从宿舍走到一食堂,我可以感觉到被雨浸湿过的空气,很清新,这时候九月下旬,树还没有换上黄色,沿路看到的都是一排排青绿色。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学校春水湖旁,树绕了一圈,连贯成一片绿色,风则无休止地吹着,在湖上掀起来一阵一阵的波纹。

  每当我听到这种风声,总能感到一种置之心底的平静,于是打开手机录音机,录下来,重命名为风声,这就是我在生活里最简单的快乐之一,在后来回想起这一天,风也会让这一切有所凭证。

  再往前走是一个T形路口,前面立着牌子“防火带,禁止入内”,当然,我没有理会警示,而是直接走了进去————毕竟违规探索未知总是能给人带来一种隐秘的快乐啊。

  直走往右,路直直长长地延伸很远。

  两边是很顺眼的绿树,可是路坑坑洼洼,很难走,估计这一片没有怎么维护过,原来在学校看似还不错的基础建设外表下,也会藏着这样破败地方,让人感觉挺诧异的。

  这条路应该一直延伸到学校东边,但我没有走到尽头,中途便回去了————因为只是这样随意地停停走走就已经到了午饭时分。

  中午吃完饭,下午便到了教室开会。

  一进门,我就看到了那天的小熊。这种感觉是很容易体会的————当你一直思念着某个人的时候,即使在喧嚣混乱的人群里,只要他在其中,你总能一眼看到他。

  好吧,我承认,其实是因为他坐在第一排。

  于是我也坐在了第一排,就在他旁边。

  挺惊讶的,他竟然也是文学院的。我们聊起来,知道他叫王睿文,是五班的,我则是三班。他不太善言语,我则东拉西扯找话题。

  没谈几句,会议便开始了。

  主持人一边说着“我们先玩个游戏,让大家熟悉一下”一边时不时看向第一排,我暗道不妙,王睿文明显也看到了,兀自轻轻地笑起来。然后,我们就遭殃了。

  “看第一排同学挺和谐的,我们先请第一排的同学来做这个游戏吧!”主持人说完,大家便哄笑起来,我们只好站起来,大家互相看看。都面露苦笑。

  “是这样的,先请大家上来按照刚才的座位站成一排。”

  于是我们都走了上去,楞楞地站着。

  “现在大家跟自己左右的同学互相认识一下吧,主要了解一下彼此的性格爱好,下一环节会用到的。”

  然后大家就叽叽喳喳地聊开了,我左边的是五班另一个同学,杨致,他也有些胖,但算不上熊,只能说是肉狒狒,相比之下,王睿文更安静,而杨致则笑个不停,也说个不停。大家都聊得很起劲,主持人看时机差不多了,就叫我们停下来。

  然后他继续说下一个环节,“现在,每个同学,左手竖起食指,右手展开,掌心向下,同时用你们竖着的食指顶住左边同学的掌心,然后听我说话,其中提到数字便左手食指逃脱,右手合拢去抓右边同学的食指,若是抓住了或被抓住,就算配对成功。”主持人说完“配对成功”,大家都笑起来,真是一次一次成功的危险发言。

  游戏开始,我听到数字,连忙去抓睿文的食指,同时把左手收回来。不知道睿文是故意的,还是没反应过来,食指就被我抓在手里,而我左手也成功逃脱了。

  抓着他的手,我的右手瞬间就汗津津的了,感觉他的食指也湿润起来,但我仍抓着不放,我转过去看他,他的脸似有似无地红起来,我感到自己嘴角上扬起来,心想,这真是个值得珍惜的画面,要是时间就这样停下来就好了,我就可以一直看着他,一直抓着他的手了。

  可主持人打断了这样的状态,“看来我的第一对新人还没反应过来,正愣着呢,可以松开啦。”话刚停,整个教室立刻充满了活跃的气氛,我听了,连忙松开手,同时把汗手局促地在裤子上胡乱抹了一下,他收回手,没有说话,我看出来,他有些紧张。

  “好的,现在请我们的‘新郎',也就是抓对方的同学,用两个词语形容一下'新娘'吧。”主持人把话筒递过来,示意我说话。

  我以为是形容自己,没想到是说王睿文,下意识看了看他,不想他也在看我,我们对视了一瞬,各自移开视线,我的心里已经拿定主意了。

  “可爱,安静。”我面向主持人轻轻说出来,更像是说给他听。

  “哈哈,看来'新郎'已经把握了'新娘'的性格了,那请对方也来说说'新郎'吧!”主持人又把枪口对准王睿文了。

  他眉头微皱,我看见了,情不自禁拍了拍他的肩膀,肉乎乎的,很舒服,他松开了眉头。

  这时候,一阵风吹过来缓缓地,他腼腆地笑起来,摸摸头,“怎么说呢,他就,挺活泼,嗯,还想到一个词,潇洒!”他抬起头,目光直直看着我,我也看过去,光从门口洒进来,只能看到他的剪影,轮廓模糊,但莫名地,给我一种坚定的力量。

  “好的,第一轮游戏结束,现在请大家回座位吧……”

  我主动加了他微信,晚饭过后找他简单聊了几句。我认为刚开始不能表现得太殷勤,便以看书为由离线了,也确实看了一晚上书,然后,闭眼睡下。

  我不知道阳台外的天空是不是月明风清,但我的心里确确实实是明朗一片,光洒万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