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惩治恶人
作者:昌昌不胖      更新:2021-07-29 13:36      字数:4134
  重塑大典中的道经仪式对于茅山派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环节之一,念诵道经,金光护体,从而驱散妖魔。

  虽然道经仪式规模很大但对于在云麟台上观看的众弟子们却是格外的乏味枯燥的。

  阿苑着实受不了这种又慢又长的仪式他现在只想早点儿离开这里。他看了看温江眠和剑眉,见他们没有发现自己便打算偷偷溜走。

  “你去哪儿?”阿浚突然拉着阿苑的手问道。

  阿苑的手被阿浚突然握住吓了一跳,他答道:“吓死我了!”

  “你这小子是不是又想偷偷的溜走?”阿浚小声地问道。

  “不然呢!我实在是受不了这个无聊的道经仪式了,我都快睡着了。”阿苑抱怨道。

  阿浚笑道:“谁让你没有和我一起学习静心术的。”

  “以后必须学个静心术。”阿苑说道。

  “再坚持一会儿吧。道经仪式是茅山派最重要的环节所有门派的弟子都不得离场的。”阿浚对阿苑说道。

  阿苑听到这话内心是漰溃的,但他为了不给莲花苑丢脸还是乖乖的站在了云麟台上直到道经仪式结束。

  “终于结束了。”阿苑松了一口气。

  道经仪式结束后众人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面,大堂内坐在主位的清修道长举着酒杯站了起来,他对温江眠、苏长明以及苍木派的木子明答谢着。

  “今日茅山派能进行重塑大典多亏了各派的帮忙,要不是各位掌门出手帮忙助我重塑茅山派,茅山派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成为了什么样子呢。因此在这里我代表茅山派上上下下的弟子敬各位一杯!”清修说完便将手中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清修道长不必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苏长明说道。

  “茅山派与我莲花苑有着长久的交情有了困难莲花苑应当尽最大的努力帮忙。”温江眠说道。

  “好!说得好!”正当温江眠刚把话说完门外就传来一阵声音。

  只见十几个噬阳派弟子各各持剑冲了进来,这一举动惊到了其他门派的弟子。

  焱磊从外面慢悠悠地走了进来,样子很是嚣张,他对金康说道:“金道长,今日的重塑大典真是好壮观啊。”

  “这么热闹的仪式为什么没有通知噬阳派呢?还是说你们根本就不把噬阳派放在眼里!”焱磊质问道金康等人。

  站在金康身旁的茂固和茂灵看不惯如此嚣张的焱磊本想动手的但被金康给拦了下来。

  焱磊仗着有噬阳派撑腰变得更加嚣张,他大摇大摆走到温江眠的面前嘲讽道:“刚才温掌门的说着实把我感动到了,可惜……就是太假,太虚伪了。”

  温江眠一脸淡定地看着他,并没有理会他。

  “茅山派和莲花苑什么时候有长久的交情?我怎么不知道?难不成你们两家在背地里偷偷的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焱磊继续嘲讽着。

  还没等温江眠发话,他身后的阿浚和阿苑已经被气的握紧了拳头,阿浚更忍不出想要出手揍焱磊但被一旁的剑眉给拦住了。

  “不可。”剑眉对阿浚说道。

  焱磊见他们敢怒不敢言,于是嚣张地对阿浚说道:“怎么,还想打我?你敢打我吗?你今天只要动我一下明天噬阳派就会将你们莲花苑给铲平!”

  “你不要太过分了!”阿浚生气地说道。

  焱磊走到阿浚的面前挑衅着阿浚,说道:“我再过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阿浚气的想要动手被阿苑一手抓住,阿苑对焱磊说道:“噬阳派的家训里没有教化弟子要尊重师长吗?

  “哪个阴沟旮旯里冒出来的野狗?”焱磊不爽地骂道。

  “莲花苑弟子阿苑!”阿苑笑着答道。

  焱磊斜视着目光扫视着阿苑,一脸嫌弃地看着阿苑,骂道:“诶,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个没爹没妈的野种啊!”

  “你!”阿浚被阿苑拦着动不了手。

  “阿苑你放开我……”阿浚对阿苑说道。

  阿苑一脸淡定地说道:“我在和你说家教呢,扯到我身上干嘛?也是,噬阳派多年以来的弟子都这样目中无人,没有家教,就像没有人管的……狗!”

  他刚说完又装出一副无辜地样子对焱磊说道:“对不起对不起,焱磊公子我不应该说你是狗。应该这样说噬阳派里的人都是没人管教,见人就咬的疯狗。你说我说的对吧,焱磊公子?”

  “你……你!”焱磊被阿苑气的全身发抖,说不出话了。

  “你看!我就随口一说,果真被我说中了。不过没关系的焱磊公子,既然你们噬阳派没人管教你们我可以来教你什么叫尊重别人。”阿苑笑着说道。

  “你竟敢对噬阳派如此不敬,我今天必要杀了你把你人头挂在云泽的城墙上面!”焱磊气的快要吐血,他气愤地对阿苑说道。

  “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阿苑说道。

  阿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焱磊气的不轻,导致焱磊体内的怒气暴走灵力涌出,焱磊握紧拳头朝着阿苑挥去。

  焱磊体内火属性的灵力非常强大,会出去的拳头是附有火焰能力的。

  “嘣!”

  阿苑徒手抓住了焱磊的攻击,焱磊见自己的攻击被阿苑无伤的挡住了直接傻了眼。

  “怎么可能?!我的攻击……竟然被抵消了!”焱磊觉得不可思议。

  阿苑左手抓住焱磊的手右手已经开始在运功,右手握拳直击焱磊腹部,强大的冲击力直接让焱磊飞出去了几米远。阿苑这一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住了,有点儿修为的人都知道阿苑刚才那一拳表面看似平淡无奇但实际上阿苑足足用了八成以上的灵力。要是用十成十灵力的话焱磊的内脏可能会被震碎。

  温江眠和剑眉愣了愣,阿苑的实力他们最了解不过但今天这一拳似乎让他们重新认知了阿苑的力量。

  “呃……”焱磊趴在地上嘴里发出一丝丝痛苦的呻吟。

  “打的好,打的妙,对他这种人就应该做出这样子的惩罚。”阿浚看着趴在地上的焱磊说道。

  就在他们谈笑之间趴在地上的焱磊已经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全身充斥着炙热地火焰,他充满愤怒地朝着阿苑吼道:“野种!我今天必要了你的狗命!”

  说完他将身上的火焰攻击朝阿苑打去,焱磊的火焰攻击凡是经过的地方都留在了灼烧的痕迹,但尽管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击阿苑表现的也丝毫不慌。阿苑淡定的站在原地眼看着火焰攻击朝他袭来,他默念着咒语随后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符纸丢了出去。

  符咒直接和焱磊的火焰攻击来了个“对对碰”,两股强大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在周围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流波动。

  在场的人回过神来才发现阿苑刚才召唤出的那张符纸变成了一个八卦法阵,焱磊的火焰被八卦法阵完完全全地吞噬掉了。

  “什么?!”焱磊大吃一惊。

  阿苑挑衅到:“你就这点儿本事吗?”

  “别着急啊,好戏还在后面呢。”焱磊不服地说道。

  “好啊好啊,正好我也有段时间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阿苑一边舒展着手臂一边对焱磊说道。

  焱磊见阿苑这副得瑟地样子很是来气,他对阿苑说道:“你敢不敢到外面和我一决高下?”

  “奉陪到底!不过呢我有个条件!”阿苑爽快地答应道。

  “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焱磊说道。

  阿苑没有理会他说道:“要是我打赢了你你就向我莲花苑所有弟子以及掌门人道歉,要是我输了你大可以把我带回噬阳派任你处置!怎么样?”

  “哼?真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各位提条件的,既然你这么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焱磊说完便气冲冲地冲了出去,阿苑刚想跟上去就被温江眠给拦住了。

  “阿苑……”温江眠拉住阿苑。

  “温叔叔怎么啦?”阿苑问道。

  温江眠提醒道:“焱磊这人诡计多端你要小心才是。”

  “你放心吧,温叔叔,我会的!”阿苑说完便跑了出去。

  随着焱磊和阿苑的离开大堂内一些吃瓜群众也坐不住了他们纷纷跑到外面围观着,阿浚和睿浩等人也跑了出去。

  此刻金康的内心是最复杂的,本来准备已久的重塑大典竟被焱磊给闹成这样。金康先让茂固和茂灵将清修道长安顿好后自己也出去时刻观看着焱磊的动静。

  而外面焱磊和阿苑已经打成一片了,云麟台上上下下聚集着许多弟子都在围观焱磊和阿苑。

  外面的空间相比大堂里面要宽敞许多,焱磊也利用这种优势将自己的火焰攻击发挥了出来。焱磊的火焰攻击有了风的影响变得更加猛烈了,他召唤出许多个火球朝着阿苑砸去但都被阿苑成功的躲掉了。

  焱磊见自己的攻击都被阿苑躲掉了有些气急败坏,他将全身的火焰都汇集到自己的手上,随后嘴里默念着咒语。

  这时从天上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火焰恶龙,当他准备攻击阿苑的时候却发现阿苑不见了。

  “人呢?”焱磊心里一惊。

  当他话音刚落的时候面前突然划过一道蓝光,一道剑刃朝他飞了过来。焱磊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有点儿猝不及防,他连忙将刚才的招术给取消了改成防御形态的法术。剑刃的伤害很强大一下子将焱磊从天上打到地上。

  此时的阿苑正站在房屋顶上藐视着焱磊,说道:“你就这点儿本事吗?”

  “可恶!我不服!”焱磊很是不服气。

  阿苑从房屋上跳了下来走到焱磊面前,拿剑对准着他的脖子说道:“认赌服输!还不赶快跟我家人们道歉!”

  “这不算!我们再来!”焱磊说道。

  “我不来了。”阿苑拒绝道。

  “你!”焱磊被阿苑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啊,还不赶紧道歉。”阿苑怼道。

  焱磊看了看周围自己竟有一天会被一个小辈给打败了真是何等的屈辱。他没有办法只好站起来走到温江眠和阿浚面前,说道:“对不起。”

  “还有金康道长!”阿苑说道。

  焱磊实在是忍无可忍他本想趁阿苑不注意偷袭他的,结果脚刚踏出去脚底一滑摔了个狗吃屎。

  他一脸茫然地坐在地上发现自己脚底下贴了一张符纸,他生气着的一把撕掉符咒,骂道:“是谁敢戏耍本大爷!”

  “唉呀,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啊,我就说我新发明的符咒去哪儿了呢原来是不小心被焱磊公子给踩到了啊。”睿浩突然走出来说道。

  “你能不能赶紧的!”还没等焱磊把话说完阿苑又发话了。

  焱磊小心翼翼地从地上站起来对金康不屑地说道:“对不起!”

  金康微笑着鞠个躬。

  “这不就好了吗,你看你本来一句道歉的事情何必把自己搞成这样子呢。”阿苑拍了拍焱磊的肩膀说道。

  “臭小子,你别太得意了。马上皇宫内和噬阳派举办的比武大会就要开始了到时候每派都有参与进来,到那时候我在让你看看什么叫生不如死!”焱磊对阿苑说完便带着自己的弟子离开了云麟台。

  “焱磊公子,慢走不送啊。”阿苑嬉皮笑脸地说道。

  当焱磊走后所有围观的弟子都围了上来夸赞阿苑的功法了得。

  “阿苑公子你可真厉害,你竟然把焱磊给耍的团团转!”

  “是啊是啊,刚才那套剑法太厉害了。”

  “阿苑公子你好帅啊……”

  阿苑突然被这么多人围在一起有些不习惯,他无奈地笑着想着赶紧摆脱他们。

  他赶紧从人群里逃了出来跑到阿浚和温江眠面前。

  “阿苑这小子可算给我长点儿脸了,不过你刚才大可以出手重点儿。焱磊那个人就是欠打!”阿浚说道。

  “我并不是正要取他性命,我只是想让他道个歉。”阿苑说道。

  “你为什么不让他跟你道歉呢,他刚才这么说你我真想一拳揍扁他。”阿浚问道。

  阿苑道:“放心吧,我们下次还会见面的。”

  【茅山派某山角落】

  焱磊带着弟子们走到一半突然前面出现了一道黑影,他看见黑影便停了下来,说道:“你怎么来了?”

  “你真是没用,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打成这样不觉得丢脸吗?”黑影发出一个男女混合地声音。

  “我的事情不用管,我迟早有一天会将他碎尸万段!”焱磊发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