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夜半呼声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6-14 10:43      字数:3061
  在外面站了一会儿,调整一下情绪便进去了,毕竟孰是孰非尚未确定,不如不去信这邪。

  老高见我进来,便笑了:“小林你回来啦。”

  “不回来我去哪。”我觉得老高说的话有些幼稚,便坐在一旁拿了一张报纸看看。

  “呵呵,我还以为你跟那个家伙回去睡觉了,没想到你回来了。”

  老高顿了顿又说:“早让你回去了,你非不听,叔一个人在这里也行,你看这里,又冷又小,也没个睡觉的地方,还得委屈你了。”

  我站起来假装要走,“那你不需要我,我就回去了,宋叔也没走多远,我和他回去睡也好,宋叔今晚还要我给他搓背来着。”说罢,我两步并一步拉开了门,装作要走的样子。

  令我意外的是,老高没有留我的意思,反而一脸笑意地看着我,“按兵不动。”我的计谋被他一眼看穿,自觉无趣,又坐了下来。

  “呵呵,叔知道你不会走的。”老高憨憨地笑笑,不知怎的,他今晚这么喜欢笑。

  “为什么我就不会走了,要不是怕宋叔来回折腾,我早走了。”

  “呵呵,因为你是个善良的孩子。”老高一脸认真地看着我,我倒觉得不好意思了。

  “不过,你还是不要给他搓背了,他有手有脚的,实在不行让他去浴室吧。”老高抠着手说着,脸就朝向了一边。

  “说起来,这老小子还真不赖,你小子没看走眼呢,不错,不错。”宋明今日的奔波忙碌,也许被老高看在眼里,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也是感激的很。

  毕竟是个酸文人,一点点小事情就能将他感动得稀里糊涂。

  “橘子,吃不吃。”我递给老高一只橘子,是宋明走之前买过来的。

  “你剥一个给叔。”老高不接。

  “为啥?”

  “叔是病人呐。”

  “去你的,你腿拉了个口子,手又没毛病,你不吃我吃了。”我剥开一瓣,刚要放进口中,却被老高抢过去扔进了嘴里,抹了把嘴向我“示威”,可他的脸色有些黑,就像是几天没睡好觉似的,黑黑的一圈胡子围着嘴,不邋遢,却也不太合乎老高平时干净的脸。

  “晚辈东西你也抢。”看着老高得意的样子,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刚刚还昏倒的不成样子,现在又气宇轩昂的了。

  可一想到方才宋明跟我讲的话,我又没忍住得心情低落下来。

  “晚辈怎么了,今年都20岁了吧。”老高玩笑似的,又把我手中剩下的橘子抢过去了,可见到我没跟他互动,他似乎觉得玩笑开的有点过了,便不做声了。

  我连忙接他的话:“20岁怎么了,正反又不及你,你看看你,今年45了吧高老师。”我竖起两根手指比划着。

  老高听到这话,仿佛被戳中痛处似的,这会儿换他默不作声了。

  “怎么了,戳中你痛处了?呵呵呵呵。”我伸出手拍了拍老高的肩膀,假模假样地安慰着他。

  “得了得了,你这小子嘴什么时候学这么贫的,想当初你撞在我身上的时候脸还憋的通红的呢,这才上了一年学呀。”老高摆摆手,拿我没办法。

  老高这么一说,我才察觉到,来到金陵都快一年了,时间过得真是快呢。

  “对了高叔,你今天怎就撞上那三轮车的?开车这样不小心吗?交警怎么没把你带回局里去?”我忽然想到今天的事情,抬起头来问老高。

  “哦,中年女人开的电动三轮车,估摸着是改装过了,带着孩子骑的飞快。”

  “理论上这种车是不能上路的,你说上路就上路呗,但你也要遵守交通规则是吧,我就过个马路的功夫,她转弯还想抢最后那个一点绿灯,怪我也没看,反正稀里糊涂地就撞上了。”

  “昨儿她也着急,说是带孩子去看病了,我看看她小孩黝黑黝黑的脸,就让她们走了。”老高回想昨天的种种,眼神逐渐凄迷。

  老高若有所思地说:“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不扰苦命人啊。”

  老高心善,我也习惯了,只不过连自己的伤都不顾,就放那对母子走了,确实不该,善良要讲场合,而不是仅仅靠一颗心来约束。

  “那你的腿?”

  “哦,应该是在她三轮车上划的,当时也没在意,看她要哭的样子就让她走了。

  “你看看你,总是吃力不讨好。”我嗔怪道。

  老高笑着不说话了,身子往上伸了伸,倚在床头伸出手,让我将报纸递给他看。

  很快的,我们也没有了话题,我打了个电话问宋明回到家没有,哪知道宋明都睡着了,操着沧桑的语气向我这头喊到:“叔都睡着了,还打电话来,烦银。”

  而老高,我不知他是在看我还是在看报纸,我没再看他,站起身来走到外面四处乱逛。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似乎是因为老高与我一样是个TZ,当我们俩同处一室的时候,略微显得有些尴尬,况且老高还是在床上。

  出了门,是昏暗的灯光下的走廊,长长的。对门的大娘探出身子,喊住了路过的小护士,拿着遥控器赔上笑脸,年轻的护士白了她一眼,不情愿地跟着去了,板鞋在瓷砖上打出啪啪的声响。

  月亮不知什么时候藏在了黑云后头,冷风忽起,山雨欲来。

  有些冷了,我又重新回到病房里,却不曾想老高已经打起了呼噜,报纸却盖在脸上,对着他的呼吸上下起伏。我轻轻帮他把报纸拿开,他咂咂嘴翻过身去了。

  很快的,外面的雨下起来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填补着心里的百无聊赖,却又勾起心中无限的遐想。躺在我面前的,与老杨有着相似神情的中年男人,明明很吸引人,可为何我对他没有任何冲动。

  叔,你到底去哪儿了,当真不要我了么?你能重新接纳张怀远,为什么接纳不了我呢?

  所有的过往填满了脑海,烈日的盛夏,深秋的黄昏,凛冽的寒冬,都曾踏遍我与老杨的足迹,如今暮春了,我却找不到我曾经爱的男人了。

  是该遗忘,开始一段新的人生,还是该坚守,尽管不知道这样的坚守有没有意义。

  我也有些累了,替老高掖了掖被子,趴在他床边想休息一会。

  好久,雨没有止的意思,我却被一阵尿意催醒,意外的是,没有听见老高打呼噜的动静,便抬起头去看看他,老高却像早有预谋似的与我四目相对了。

  “你怎不睡觉?”我掩饰着方才的尴尬,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睡不着,小林,你怎么样,到床上歇会儿吧,暖和。”老高接着掀开被子,往旁边挪了挪。

  我抬头看了一眼钟表,已经快夜里一点了,难怪头脑有些涨涨的。

  “别了,你脚上有伤呢,我再将你弄疼了。”我四处看看,确实没有我可以睡觉的地方,便站起要去厕所。

  “去哪儿?”

  “厕所。”

  “哎,小林啊。”我刚打开门,老高喊住了我。

  “嗯?”

  老高看看我,有些不太好意思,对着我笑:“叔也想去。”

  “嗨,你早说嘛。”

  厕所设置在旁边的小房间里,我将老高送进去后便将窗户打开透了透气,草丛窸窸窣窣,好像是野猫的叫声,隐约间透过黑雨传入房内。

  “这劳什子天气,可真冷哎。”老高上完了,感觉很舒服似的,又将身子靠在了床头。

  中年人的一大特点便是入睡快,前一秒中还跟我谈笑风生的老高,此时又打起了呼噜,他的呼噜声不大,像催眠曲似的,勾起我深深的睡意,我又趴在老高的床头睡着了。

  做了个梦,我走在皓月当空的夜晚,在弯曲的小巷口里迷乱,我着急地跑,却找不着出口,我开始慌乱,脸上渗出汗水,忽然,烟花在远处的河岸上点燃,照亮了我的身子,月光下的桥头,伫立着一个人影,像老杨,又像老高,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看他,我知道,他也在看着我。

  我醒了,醒在老高的怀抱里,他身上淡淡的烟草气味让我一下子认出来,老高打着呼噜,与我挤在一张床上,我不知道腿脚不便的他是如何将我这一百二十斤的人搬弄上来,却又没有将我弄醒的。

  老高的下巴抵在我脑袋上,胡茬蹭地我有些痒痒,床太小了,老高与我身子贴着身子,用老杨抱我的姿势一样抱住我,尽管我俩身上都穿着衣服,可我低下头,依然能够听见他扑通的心跳。

  我没有作怪,也没有拒绝这温暖的怀抱,毕竟他太累了,原本应是我照顾他,反而又被他照顾了。

  老高的呼噜像是半夜的歌声,每一个音符,都诉说着不简单的过往,我被老高抱在怀里,很暖和,脸上甚至都渗出了汗水。

  我抬起头看着他沧桑而又坚毅的脸,仿佛露出了浅浅的笑,很可爱,我索性重新钻进老高的怀里,不久便重新睡着了。

  如果我先遇见了你,结局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四级考完了,恢复更新。,感谢叔友的不离不弃,我真是个不合格的作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