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时代洪流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5-25 10:38      字数:3379
  “同学们,注意了,看,2011年伊始,我国手机网民的规模还在持续扩张,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显示,当然我这信息不一定对,但也差不多。截至2010年底,我国3G用户已经超过1亿人。”

  头发本稀疏的计算机课老师在小黑板上不停地敲啊敲,嘴里的口水喷在阳光底下,晃了我一脸。我一下子头就大了,连互联网都不太清楚的我,仿佛就在听天书。

  “注意了,同学们,现在的社会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们看,3G和WiFi的普遍覆盖和应用,我们中国移动互联网已经进入快速发展阶段了,这是个机遇,是个机遇!”计算机考试越发激动,面红脖粗,还好下课的铃声盖过了他的声音,我们才得以“逃过一劫。”

  是的,随着移动网络的普及,渐渐的,走在时代前端的人开始用上了智能手机,新兴企业开始走互联网路线,就连老高这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愣子”,最近也买了一部智能手机。

  “小林,这个聊天怎么玩儿的?我看那些老师都在玩什么企鹅QQ?啥叫QQ啊?”老高夹着书在我后头跟着,一直让我教他智能手机的玩法。

  “呐,你看看我用的什么手机,还让我教你,您可真够行的。”我把我的老式手机亮给他看,上面的屏幕真是小之又小。

  “不是你们年轻人懂得多嘛,我向你请教请教,你们计算机老师应该也会说起这些的,你多学着点,哎,别走啊,等等叔,叔也去食堂吃饭呢……”

  “你快点儿……”

  看着身边的同学也渐渐开始玩上了智能手机,我也狠下心来,花了兼职的大部分钱,给自己买了人生的第一部智能手机。

  老杨曾经坐在车上跟我说过,跟不上时代洪流,会被时代淹没。

  这天放假,我与宋明约好了去他家吃饭,我本打算叫上老高来着,谁知李傲在办公室里正请教他问题,老高这个人,当然顾不上我了,根本听不进我的话,连忙朝我摆摆手,将我打发了。

  刚出校门,便看见宋明倚靠在他的车上,看着来往的学生,一脸笑意。

  他头发兴许刚刚理过了,还喷了一点发胶似的东西定型,今天的宋明穿了件淡蓝色的外套,是我从来没见过的,下面还是套了一件中年男人必备的黑色西装裤,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灰尘,很干净,很清爽。

  “你笑什么呢?”我走到宋明的旁边,拍拍他厚实的肩膀,他才缓过神来,对我呵呵笑道:“呵呵,小林,我看到现在的大学生这么有精神气,这么有活力,我自己心态也就跟着年轻起来了了,哈哈。”他摸了一下自己没有一丝白发的头,像个老小孩。

  “少来了,你才44岁,本来就不老,我宋叔年轻着呢。”我对着宋明竖起大拇指由衷赞赏,莫名觉得他今天格外的帅气。

  “哈哈哈,你就诓叔吧。”宋明一把握住了我的大拇指,随后将车门打开了。

  “快进去,跟叔买菜去。”

  “嗳,宋叔,等等,等等。”刚要发车的时候,我叫住了宋明。

  “怎么了?”宋明探过脑袋来问我。

  可我的眼静一直看向窗外,因为李傲在外面,他又换上了时髦的衣服,戴着口罩,一个人出了校门,随后朝大路上走了一段距离,拐进了一处巷子,不见了。

  我越发觉得他奇怪,明明刚才在办公室还是一套简单的运动装,怎么一出校门便换了样。说实话,学校里面和外面的李傲,属实像两个人,也许是烟味和香水味混合,让李傲变得神秘起来。

  “问你话呢,怎么了?”宋明伸过手来敲了敲我的头,我回过神来。

  “哦……没事,看见了一个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有什么新奇的?”

  “新奇倒没什么,就是长得不好看。”

  “哪里不好看?”

  “说不上来,反正长的像你。”

  宋明瘪着嘴一边发车开了出去,一边狠狠地说回到家要收拾我。

  现在的我,没了老杨的陪伴,也许依然过着平常一样的日子,可有时候总感觉,生活没有了重心。

  我该做什么?

  我不止一遍遍地告诉自己,我是个大学生,我拼命考上大学就是为了走出来,为了不留在方寸之地,每天过着柴米油盐的生活,为了不成为井底的蛙,每天与人争论丁点小事。

  可是,走出来了之后呢?我常常问着问着,心里便拥堵起来,连人也跟着烦躁。

  “宋叔,你知道现在大家都在用智能手机吗?”我与宋明提着东西上楼梯的时候,忽然问他。

  “听过坐我车的客人谈起过,说什么3G,什么WIFI,是吧。”

  “哇,宋叔你好厉害啊,这些刚流行起来的东西你都知道。”我赞叹起宋明的眼界,本以为他不知道,还想着跟他吹嘘一番来着。

  “呵呵,别的不说,信息来源这方面叔可厉害着呢,你想啊,天天坐我车的人,形形色色,各行各业,他们愿意跟叔聊天的,叔当然也就知道一些了,不过具体不太清楚罢了。”

  “宋叔,现在可以在网上聊天了,你可以试试,什么地方的人都可以互相发信息,还不要钱,比短信实惠多了。”

  宋明到家里一坐下来,便脱了鞋将脚翘在茶几上。“哦?那改天叔也试试,正好这个手机要换了。”

  他穿着一双黑袜子,脚肉肉的,没有味道。我看了一眼便将目光转过去,不再看了。

  “叔,你平时也把家里收拾收拾吧,衣服净乱丢。”我看着满沙发的衣服,就知道了宋明最近的懒散。

  “叔一个人住,也就不讲究了,小林,你该不会嫌弃叔了吧。”宋明小声说,觉得被我这个青年人说道,有点难为情。

  “我不嫌弃你,但是你要是给我新找了个姨,人家看见你长得这么帅,家里却这么乱,肯定也不高兴嘛。”我没敢多说宋明,站起身来就替他窝起来很多衣服,拿进了卫生间。

  “正好,小林啊,你帮叔把衣服洗了,叔先给你做饭去,嘿嘿。”宋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似的,提起东西便走进了厨房。

  我无奈,只好替他收拾收拾,以往的宋明,虽然妻子瘫痪在床,可家里却收拾的很干净,只是现在有些变了,这还需要时间仔细引导引导。

  将衣服一件件丢进洗衣机里的时候,忽然之间鼻头传来一阵腥臭的味道,像是84消毒液,又像是好久没用的肥皂。

  我一件件衣服捡开,终于在宋明的那条黑色的内裤上找到了味道的来源。

  他的内裤本身就比青年人大,像是穿了有些日子了,上面有星星点点的白条状的灰,还有些潮湿,翻开看的时候,里面居然还粘着两根毛发。

  这是宋明的毛发。

  这股味道既刺鼻,又像是有一种力量似的,我浑然不知的,已经将头埋进了宋明的内裤,狠狠的吸着他的味道,这味道,有种魔力,深深让我陶醉在里面,我竟然还伸出了舌头,舔舐着上面本来潮湿的地方,下面也不听使唤地苏醒过来……

  孤独的汉子,也许在某个深夜,独自抚慰着自己。宋明这个大老粗,怎么这么不小心,让我发现了他的秘密呢。

  洗完衣服,又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汹涌,我便进了厨房帮着宋明一起做起了饭。

  老高打电话过来了,问我在哪。

  “高叔,我在宋叔家里吃饭呢,怎么了?”

  谁知一听到我与宋明在一起没喊他,他还急了:“好啊钱林,你偷偷跑到他家里去,还不想着我。”

  宋明在一旁听了哈哈大笑道:“小林说他喊你了,你摆摆手将人打发了,还要怎样喊你?用轿子抬吗?”

  老高在那头生气地说道:“你们吃了吗,没吃的话我现在就过来,等我给你们露一手。”电话那头,似乎已经听到了老高关车门的声音了。

  “好好好,我们等你,别忘了,带些啤酒过来。”

  “知道了,你个酒鬼。”老高着急忙慌地挂上了电话。

  宋明与我互相看看,便又放声大笑起来,这个老高,还说别人是个酒鬼,自己本就嗜酒如命了。

  小小的厨房,我与宋明两个人往里一站差不多就填满了,炒菜的时候施展不开也是正常现象。“宋叔你该减肥了嗷,我都施展不开手脚了。”

  宋明回过头来对着我苦笑,还以为要干什么呢,没想到他直接将我推了出去。

  “先前说不减肥也好看,现在又让俺减肥,你这口是心非的小子,没一句真话。”他还俺俺地称呼自己,搞得跟山东汉子似的。

  我说过吗?也许说过吧,在前面的章节里。

  等老高的过程过于漫长,我与宋明尽力做的慢了些,还是不见他人来,打电话过去,他只说一会儿就到,真是让人不省心。

  又过了几晌,老高来了,他搬着一箱啤酒出现在门口,宋明见到啤酒自己抱了进去,也就不管老高了,兀自进了厨房。

  “高叔,你怎么这么慢啊。”我见老高脸上有些汗,衣服上还有些污渍,就像修车的叔叔刚下班似的。

  “哦没事,路上出了点小事故,小林啊,你问问老宋他家里有没有酒精什么能消毒的,给叔来一点。”老高笑着,伸出腿进来,却是一瘸一拐的。

  “高叔你你…你这是怎么了,快快快,你先坐下来。”老高还想去厨房一探究竟,赶紧叫我拦住,把他带到沙发上坐下来。

  “没事儿,路上出了一点小事故罢了,碰巧就是腿受了点伤。”

  我撩起老高的裤腿,一片鲜艳的红色出现在眼前。

  这哪里是一点点小伤,小腿前方不知哪里的口子,一直连到后腿到脚后跟,一直涌出来鲜红鲜红血,流进老高的鞋子里。

  我心慌地叫了一声,老高连忙用手挡住我的眼睛笑着说:“怕啥,叔这不是没有事情么。”

  “老宋,拿一点酒精和纱布来还行?”老高朝着厨房里的宋明喊道。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