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你走之后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5-17 03:05      字数:3065
“叔,对不起,我没能及时表达我对您的感情,最终酿成了这样的错误,我也不知道您会不会看到,索性就在这里跟您说了。”

  “我喜欢您,第一次见面我就喜欢上了您,我喜欢您帮我背着厚重行李对着我笑,喜欢您圈着我的脑袋拧我耳朵,喜欢您明明自己累还要背着我下山,喜欢您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容着我的小性子,喜欢您无数个夜晚搂着我睡觉。我喜欢您的一切,”

  我知道,我不该喜欢您,因为您不会接受我是一个这样的人,也没有想到我会做出如此荒唐的举动。但是我怕,我怕我说出来了,我也会像张怀远一样被您赶走,当他把一切都告诉我的时候,我便更加害怕了,所以我不敢与您表明我的心意,原本的我,只想一直在你身边做您的侄子,做一个平常的人,这样一路走下来也算是我最好的归宿,可是这一次我太贪心了,我试图骗自己,你对我的偏爱会继续容忍我。可事实证明我错了,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该多好啊,我还是我,您还是您,你带着我就这么走下去,可是,没有如果了。对不起,谢谢您。”

  我在手机上打下这几行字,迟迟没敢发出去,这样的一封离别信,意味着什么,是开诚布公地与老杨表明我的心意,还是就意味着我与老杨已经彻底走到了尽头。

  我看了一眼碧蓝的天,开始惆怅,很久很久,一咬牙还是发送出去了。

  毕竟,我只是钱林,他只是杨峰。

  所幸,现在的我还是我,现在的他还是他。

  ……

  我一个人过着自己的生活,偶尔找出那张栖霞山上我与老杨的合照看看,思念是原野的草,割不完烧不断,看着照片里老杨成熟稳重的身体,我会不由自主地笑笑,想问问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钱林,找几个人出来拿一下班级的课本。”老高来了电话,电话那头的他喘着粗气对我讲道,可见他又开始了忙碌的生活。

  “哦,我出来了。”

  时间过的飞快,温度渐渐回暖,虽有寒意,却也不再刺骨。阳春二三月,草与水同色,天气好的时候,我会跟随老高和班级一起出去玩儿,就像春游似的,坐在小河边的椅子上,看野鸭掠过水面找那游鱼。我问老高为什么不让我来组织,他望着我笑笑:“那好,下一次你来组织,叔就听从你的指示了。”

  “还是算了吧,我不谙这些的,还是你来,你来。”我连忙摆手,逃离了老高。

  “哎,你这小子……”

  由于经常帮助同学,组织参加活动也拿了奖,我的信誉在班级里也渐渐提高,他们乐意找我倾诉心事,我便安安静静地听,听完之后诚恳地给出我的想法。

  可最近的我,明显感觉到李傲的不对劲,他上课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不说话,盯着窗外发呆,操场和篮球场再也没有了他的身影,只是上中文课的时候他眼睛有些许光,能看看台上的老高。其余时间里,他总是一个人默不作声,吃饭,上课,都是如此。

  宋明倒是来看过我好几次,他只是问我杨叔去哪了,我笑笑,跟他说我叔去出差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他便懂了,然后就是让我把老高喊出来,坐进他车里一起去吃饭,喝酒。

  “宋叔,你不要把这个人灌的太醉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轻重,一碰到酒就喝个没完,你也是,能不能管管好自己,三天两头地喊高叔出来喝酒,我一个不会喝酒的人你还叫上我,我又要把他送回去了。”

  “哈哈哈,周末你怕个啥,明天又不上课,这个瓜怂,才喝多少,这么着就不行了,唉,到底是个老师,还是比不过生意人能喝,改天还是找老杨这个老东西喝吧,哈哈哈…”

  宋明半醉,我叫了辆车便把他送回家去,临走时他又牵过我的手来,让我去他家睡觉,给他做早饭,可是我总是拒绝了他的好意,做饭我可以,睡觉还是算了。

  现在的我,渐渐不喜欢与任何一个人睡在一张床上,尽管是孤独的宋明,况且他现在的心态与以前没多大差别了,只是染上了喝酒的毛病,人总要有所寄托的,尽管是愁绪。借酒消愁,果然还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至于老高,我也就不把他扶回寝室了,直接叫了辆车,把他送回他自己的住所。

  跌跌撞撞出了店门,明月高照,烟火旺盛,金陵的人似乎很喜欢大排档的氛围,或几人一桌开怀畅饮,或一人一桌小酌几杯,男人喝酒,女人吃菜,无论哪种方式,都是非常的接地气,没有架子的,穿着西装的,也时常见到与工人们一起有说有笑。

  我抬头的一瞬间,仿佛看见了李傲,因为他最近留了长头发,样子我不会记错,只见他也扶着一位中年模样胖胖的男人,跌跌撞撞地坐进一辆黑色的奔驰豪车内,没多大功夫便离开了我的视线。

  “这个老宋啊,才喝多少就想跑了,小林,你把他拦下来,别让他走啊。”老高以为是宋明的车,想跑过去把他拦下来,所幸我绊住了老高,草草记下了这辆车的车牌,使劲拍了一下老高的屁股道:“你再这样我就不管你了啊,真是不听话。”

  老高没听见,倒是让我舒服了不少,他平时这么折磨我,打他一下屁股就算是对我的补偿,况且,他的大屁股还是很软的,打一下他也不觉着疼。

  如果这样算占便宜的话,那老高不知已经占了我多少便宜,只见他的手又将我搂住,一个不小心,又跌在了地上。

  “我不管你啦!”我气愤地跺跺脚,看这个人,没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真是该!

  ……

  我的生活慢慢地过去,老高也没有再向我表露他的感情,在学校里,他还是温文尔雅的教授,下了课,他有时与我一起聊天,或者给我糖吃,我也时不时地去老高的寝室里看电视,这样的一种关系,很舒服,既不越界,也没有更多深入。

  我又开始了各种兼职,尝试各种职业,不仅仅是为了赚取我必要的生活费,更多的还是以提升专业素养和职业技能,另外,我将老杨那次去岛城之前给我的卡交给了老高。“你知道我不需要这个的,虽然我叔不想见我,但如果你能找到他,请把这张卡还给他吧。”

  老杨换了手机号,我打过几次,都显示他手机是空号,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受,我希望他能看到我给他发的那条信息,又希望他看不到。

  所以我开始忙碌起来,试图把对老杨的思念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

  这一天,我意外地接到了隔壁老王的电话。

  “小林啊,你过来看看李傲,昏倒在警务室里了,我不知道什么情况。”虽说隔壁老王平时与我的接触变得不多了,可是依然存着我的电话。

  “好的王叔,我这就过来看看。”李傲最近变了很多,打扮开始新潮起来,甚至身上时不时地还有一股很浓的烟味,虽说我不该管他的私事,可如今看来,我还是很有必要去看看他的。

  我来到警务室,看见老王坐在桌子上给外出的学生登记,等看到我时,头向里屋一甩,告诉我李傲在里面。

  我推门进去,看见李傲昏睡在老王的床上,邹着眉毛,嘴里还哼哼着,好像有些难受。

  他今天穿着格子衬衫,下面是近些日子刚刚流行起来的破洞牛仔裤,上面还挂了些链条,一向健壮的李傲,打扮成这种时髦青年我还真有些不太适应。

  我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前喊醒他,这时老王进来了,他还是像块木头似地说:“李傲最近是不是发达了,我时常看见他在校门口坐豪车外出,有时候还不重样。今天他也是凌晨回学校的,正巧倒在了外面被我看见了,一直睡到现在。”

  “这次就不记他夜不归宿了,你好好跟他说说,下次不要再犯了,知道不。”

  说罢,隔壁老王拿起水杯喝了口茶,又出去监督执勤了。

  我很好奇,赶时髦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只不过老王所说他经常坐豪车外出,有时候还不一样,这倒让我疑惑起来,恰巧那晚上隐隐约约看见李傲扶着一位中年汉子坐进车里,这两者结合起来,都将我引向那个答案。

  他还是沦陷了进来,并且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李傲醒了,一眼便看见了我。

  “李傲,平时要注意身体啊,多穿点衣服。刚巧是王叔看见了你,这才将你带回来了,下次早点回来,不然老王就记咱们夜不归宿了。”我率先打破了僵局,笑着关切他。

  李傲吃力地坐起来却也不讲话,手捂着自己的小腹,一瘸一拐地从我身边走过去了。

  “王叔,谢谢你啊,其实我没多大事,自己就能回去了,那我先走了。”李傲与隔壁老王说了两句话便离开了,我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