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不告而别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5-16 02:44      字数:2738
  摸着口袋里零零碎碎的散钱,我落寞地下了车。

  消沉过后,转而涌上心头的便是一种无力感,我开始生我自己的气,竟然睡在了车上,还没能保管好宋明的钱,颠婆一路,却换来了抗寒的大衣一件。

  滚你的,偷便偷了,用得着留下这件衣服惺惺作态么,我奋力一甩,衣服被我甩在了一棵枯树下,沾上了泥水。这样的举动,比鳄鱼之泪更加令人气愤,更恶心。尽管我的身体寒冷,但也瞧不上这样的“补偿。”

  我又回来了,好不容易地,我觉得可以走出这片泥泞,再也不回头去看的时候,我却在一个雨夜悄悄回来了。

  家,总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何为家,何以为家?是这几片碎瓦堆砌的笼子,还是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

  “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一个人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现在,我还是不知道。我活着,到底为何而活,该怎样活。既带我来这世上走一遭,为什么又要忘记我的存在,我有许许多多的疑惑,却没有一个人肯听我讲,他们只道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罢了。

  所以,迎接我的只有赫赫的犬吠,我知道我被这个村庄遗忘了,像一位在途中停留的旅人,这儿的每一盏灯,印在眼里都是如此迷离,我在这些声讨的犬吠中,摸着黑来到了我的门前。

  驻足凝望了很久,我看看眼前的木门,心情重新沉重起来,以往的生活轨迹还留在这儿,那根断了水的水龙头,上了锈的枯井,倒塌的砖头砌的鸡窝,还有门口倒了许久的篱笆。我笑了笑,只好推着门进去。

  我拍拍灰尘,睡在以往的床上,盖着发霉的旧被子,我庆幸当初没能将这些都扔掉,这才换来这一夜的温暖。

  夜深了,我睡不着,脑袋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所有不该有的画面重新又被我记起来,老杨攒拳怒目的厌恶,宋明憨笑的关切,老高皱眉的担忧,所有的这一切,就像电影一样一遍遍在我脑海里重复放映。

  这一次 ,我到底还是成了张怀远。

  雨声大了起来,屋子中央偏又漏雨,淅淅沥沥的,扰的人睡不着,我从来不喜欢宁静的夜晚,相反,更喜欢喧闹的街头。

  这一夜,我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实在是没有办法,身体杵在床头听了一夜的雨。

  天渐渐亮了,雨却没有停下来的想法,窗外冥合,冷风尽吹,微闻犬吠,暮雨潇潇。我一遍遍数自己所剩的钱,除去回去的路费,总共还有三十几块钱,我第一次感觉到山穷水尽,甚至想着当时为什么不留在宋明家里,现在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可说这些都没有意义了,现在我所做的,便是在自己的破庐里度过剩下来的假期。

  等雨停了,天全部亮起来,我再一次地,像以往那样,游荡在村子里,路过的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瞧见了我,远远喊一声小林,我客气的称呼,他们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便知道了我的情况,客气的把我带回家,吃一顿热乎的。

  “小林啊,你可是大学生呀,家里几个小孩的作业你可要帮着指导指导呢。”我抹了抹嘴客气地说:“包在我身上。”

  于是,家门口重新出现了年糕和果子,我趁天黑的时候将他们拿进屋里,坐在床头小声吃完。

  苦吗?不苦,这是我应受的,谁让我不知天高地厚地对老杨做出如此举动,虽满足了一时的淫欲,却再也回不去那个温暖的家,再也抱不了那个壮实的身子,再也不能叫那个好看的中年男人一声叔了。

  在这儿的每一寸时光,似乎都慢了下来,我害怕开学,却又抑制不住地想见到老杨,无他,只是想见他,开始的悔恨已经化作了想念,在心里,他的影子已经烙上了印记。

  ……

  好不容易地,我终于还是等到了开学,这期间,我几乎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更没有与任何人联系,我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知道了我与老杨的关系仅仅在于一个名字,如果我走了,他恐怕这辈子都找不到我了,如果他想要找我的话。

  我乘了最早的一班车回去了,回去之前,我特地去了镇上洗了趟澡,也把自己的衣服洗干净了穿在身上。

  士君子一当穷愁寥,奈何辄自废弛哉?再怎么样,我也不会落寞地归去,自己的惨淡生活别人不会关注,所幸就以最好的样子以示人。

  我再一次告别了这儿,说不清楚什么时候会再回来,也许是很快的,所以,我抓紧让年纪轻的狗子记住我的模样,以至于下一次回来的时候犬吠声能小一点。

  金陵近了,我知道,我还是逃不掉的,老高与宋明或许打过我的电话,知道了我犯下这破戒之罪,老高倒是无所谓,他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我最担心的还是宋明。

  就算老杨不与我见面,可如果宋明要是知道了,他对我又会是什么样的态度。万千愁绪又在心里交织,扯成一团乱麻。

  金陵的冬天正在渐渐远去,白昼拉长,阳光照在人身上又真实起来,刚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先是看见了王标,扯着大嗓门,指挥着来往的人群,接着,我便看到了他身旁的老高,他今天穿着一身西装,里面是白衬衫和保暖内衣,金丝眼镜一戴,整个人看上去依旧是精神抖擞。

  我知道,他是在等我。

  刚好,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也瞧见了我,一脸阴沉地向我走来。

  “这些天跑哪儿去了?身上衣服呢?”老高小声问我,我不敢抬头去看他眼睛了。

  “回了趟老家,衣服忘记带了。”

  老高拉着我的胳膊,向他的寝室走去,一路上,许许多多的学生都看向我和他。“到我寝室里穿件衣服,看把你能耐的。”

  我知道我拒绝不了,身上本来就冷,再加上他拉着我胳膊的手,很厚实,很温暖。

  “我知道,我是无论如何也拦不住你的。这是他给我送过来的衣服和钥匙。”老高坐在自己的床上,指着桌子上的我的衣服说道。

  “钥匙?什么钥匙?”

  “家里钥匙,他说那个房子他一个人住也是无趣,你要是回去的话,也有个落脚的地方,他现在不住在那儿了,水电费的话,他会给你缴的。”说罢,老高给我递来了我的手机。

  “你就是倔强,我不是你叔么,回哪里不是回。”老高瞪了我一眼,又转过头去,好像有些气愤。

  我拨打老杨的电话,他不接,再打的时候,他所幸关机了,我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把老高吓了一跳。

  “高叔,我叔不要我了,他真的不要我了。”我害怕了,他的不告而别,是否会像张怀远那样,从此与我相忘于江湖,我害怕,我以后的日子,都将没有他的身影了。

  “唉……”老高小声地叹息,将我拉在他的身旁,用手抹去了我的眼泪,不住地拍着我的后背,然后默默点上了一支烟。

  回忆,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含着泪,一遍遍地读,还是太短促了,我知道,自从与这位中年汉子在火车相会的时候,他已经占据了我整个生命,我曾以为我有了归属,可是这一切,被我亲手毁掉了。他没有征兆的出现,又悄无声息的离开,只是为了逃避我。

  逃避,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吧,不逃避又能做什么呢,他毕竟是做父亲的,他恐怕也不希望我在这条歧途上越走越远,可是,我不希望他逃避,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因为理应离开的人是我。

  “高叔,谢谢你。”我拿走了我的衣服,唯独留下了那把钥匙。“我觉得,我住在学校里会更好一些,钥匙你就帮我还给他吧。”

  我不能再给自己留下幻想,我想他,也想见他,但是与其相比,我更要惩罚的是我自己,他能留给我这个住所已经是他能够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可是他毕竟走了,我再也没有理由留在那儿。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