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何去何从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5-11 19:03      字数:2741
  金陵,就像来时的那样陌生,无处可去的我,找了一个可以挡住寒风的墙角蹲了一晚,天蒙蒙亮的时候微微听见些狗吠声,便拍了拍冻的发麻的腿站起身来。

  这一夜,我平静地坐了很久,既没有撕心裂肺地嚎哭,也没有因求爱被拒而感到伤心,我唯一想到的,只是这偌大的金陵,对我又像看待一位陌生来客一样,作壁上观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荒唐事。

  如果说硬要生出什么情感的话,便只剩下了懊悔,我懊悔没有听老高的话,不加掩饰地将我内心对老杨的情感摆到了台前。人的情感像原野里疯长的草,旺盛却杂乱,我知道这一切都晚了,做了便是做了,难道还能当做没做过一样回去吗?

  回不去了,我与他的叔侄关系草草走了这一遭,最后还是从我这里结束了。我没有了依靠,最后到底成了一个野孩子。

  从墙角旁站起来,才看清楚这原来是我那个微雨冷夜散步的小公园,或许是条件反射,亦或是这一夜没睡觉的缘故,恶心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使我扶着墙壁干呕了几声,我看看不远处旁边老杨住的小楼,最后还是离开了这里,走上大路。

  干枯的西北风,吹了一路,我跌跌撞撞穿梭在人群中,倒像个乞丐,他们望着这个不穿外衣的年轻人,头发杂乱,脸色灰暗,双眼无神。

  走了不知道多久,我在下午来到了他的门前。

  咚咚!

  “谁啊?”磁性的嗓音从里屋响起,而我的心也跟着开始扑通乱跳,我下意识地扯扯乱糟糟的头发,揉了揉眼。

  屋里的人声又响起来,是在我敲了第二遍门之后,他或许这一遍真真切切听到有人在敲门了,有些怀疑,一边询问着一边打开了门。

  “哟,这不是小林嘛,今儿怎么有空到叔这里来玩啊?昨天刚吃过饭,这么快就想叔啦?哈哈哈。”

  “宋叔。”门一开,便看到宋明的脸上涂脸了刮胡子的泡沫,我扯着有些发炎的嗓子喊他,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像一个正常人。

  “小林你哭什么?嗯?”宋明见我眼眶有些湿润了,连忙伸出袖口来擦,一边将我带进屋内。

  一天滴水未进,再加上本就有些小发烧,我一进屋便跌坐下来,使劲咳嗽了好长时间,末了,宋明帮我倒了一杯水喝下才好一些。

  宋明刮完胡子,在一旁疑惑地盯着我看,也许是今天他没跑出租,在家里只穿了一件毛衣,底下是睡裤,脚上自然而然就是一双黑袜子,用大大粗粗的脚趾头撑着拖鞋。

  “小林,看你这样子是一夜没睡好觉吧,跟叔说说,你怎么了?”宋明伸出手来,不停地抚摸着我的背,我被他一摸,又忍不住偷偷落了几滴眼泪下来。

  “没有啦,我好着呢,宋叔我今天来主要是,有件事情想找您帮忙。”

  “你叔欺负你了,来找叔出头的是不是,哈哈哈哈,我这就打个电话说道说道他。”说罢,他掏出手机,想打给老杨。

  我一把将他的手机夺了下来,宋明先是一愣,然后有愠怒地看着我,好像在说你这小子也太不像话了。

  “宋叔,我叔在工作呢,不要打扰他,而且不是我叔欺负我,昨夜我失眠了,没睡好罢了,你不要胡乱瞎猜了。”

  我立刻就后悔了,早知道我就不该来这边,宋明到时候问起来,不仅仅是老杨难以启齿,就连我自己都觉得难为情。

  “宋叔,我找您帮的事,是想跟您借钱来着。”我赶紧将话题转移过去,以免宋明追问。

  “借钱?你要钱干什么?”宋明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他也许想说我有个这么有钱的叔叔还要向他借钱,这不是扯淡么。

  “买车票回老家。”我郑重而小声地告诉宋明我借钱的是由。

  “回老家?我没记错的话你快要开学了吧,现在回老家做什么?”

  “想家了,想回去看看。”

  宋明不说话了,看了我一眼,随后从身旁的口袋里摸索摸索,掏出来五百块钱。

  “回老家,看看家人,好,好小子,叔给你。”宋明将五百块钱塞进我的手里,使我瞬间慌乱起来。

  要知道,五百块钱对我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了,我回家一趟来回不过几十块钱,他一次性放了五张通红的票子在我手上,让我一时没了方寸,便要还给他。

  “暧,收着,叔过年尽把伤心事带给你们,还让你照顾叔呢,这几张票子权当叔给你的压岁钱,你不要嫌少,看上啥了就买啥,另外带些小礼品回家,代我问候一下家里吧。”宋明将钱塞进我的衣服口袋,却注意到我没穿外衣,根本没有外衣口袋。

  “小林,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宋明惊讶地看着我,将我的衣服翻开来数数还剩几件,随后又帮我拿了一件他自己的袄给我披上。“是不是老杨真欺负你了,把你赶出来的?我回头问问,你别怕,叔帮你撑腰。”宋明一脸严肃,可见我这样唐突拜访,还穿成这样肯定是有缘故的了。

  “没事,叔,我待会儿回家就穿了,我本来到这里就有些匆忙,嘿嘿,就是来跟你借钱的。”我不好意思地说。

  “行吧,你这傻小子,哪有出门不穿衣服的,待会儿回家一定要穿啊。”宋明向我微微笑道,拍了拍我的后背,又说:“小伙子不要轻易掉眼泪,让人看了笑话。”

  “好勒,宋叔。”

  我与宋明简单的坐了一会儿,便辞别了他。

  “不留下吃饭吗?叔给你做。”宋明不太想让我回去,拉着我的手道。

  “不了,叔,哪有现在吃饭的呀,等改天来我给您露一手吧,我叔,他,他,他可能处理完工作了,我回去等他。”我拒绝了宋明的好意,因为我觉得呆的时间越长,越隐瞒不住事情的真相了。

  “你小子,就是来卷叔钱的吧。”宋明在里面乐呵呵地大笑,殊不知我走出来时,眼泪就像决堤似的水涌了出来。

  我说不清楚我为什么要回到我来时的地方,只是自然而然产生的一种倾向,毕竟,我不回去,也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

  我坐在开往苏北的客车上,路上的景色随着我离开金陵渐渐变换,远处的山峦开始平息,地面起起伏伏到最后,也开始变成苍坪。河湖退散,鸟雀无踪,白杨树干枯的枝条一根根的映入眼帘,天空阴沉下来,白晃晃的积云,投不下一丝阳光。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尽是离人泪。”

  “马儿屯屯的行,车儿快快的随,却告了相思回避,破题儿又早别离。”心里默念崔莺莺长亭送别一段,又是伤感,又是羡慕。古人为了爱情而奔赴,今人却为了爱情而逃离。

  有些荒谬!

  “小伙子,你不冷么?”坐在我身旁的大爷忍不住地问我,大概是见着了我的衣旧衫薄。

  “我不冷,谢谢伯伯。”我原本想回去拿件衣服穿在身上,奈何,走到他的楼下,还是没鼓起勇气上去。

  “往我这靠靠吧,还说不冷,一路上尽看见你发抖了。”大爷向我这边靠了靠,我也没想什么,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

  饥饿,寒冷,落寞,使我原本就发热的身体渐渐支撑不住,很快的,我闭上眼睛,渐渐昏睡过去。

  睡着了,还做了个梦,到了一个晴朗的夜晚,坐在草地上看天,微风吹着头顶的葡萄树的藤叶,我很惬意,仿佛好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我想喝茶,手中便捧了一杯茶,摇摇晃晃的星河,有着许多璀璨的星。

  我是被司机师傅叫起来的,一位五十多岁的伯伯笑着喊我起来:“小伙子,你没睡过觉呀,还回不回家了?”

  我揉揉眼睛坐起来,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盖了一件很大的外套,怪不得不觉得冷,“伯伯,这衣服是你的吗?”我问司机师傅,他说不是他的。

  我感觉到不对劲,随后摸了摸裤子的口袋,里面的钱,被人拿走了一半。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