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下定决心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5-10 00:27      字数:3007
老杨走了,宋明也走了,我想,我也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了。

  “那,高叔,我就回去了。”我穿起鞋子,穿上衣服准备回家。

  “老杨不在家,你倒不如在叔这里过一夜,叔反正也是一个人呢。”老高语气谦恭,想将我拉住,却没有伸出手来。

  “不了,高叔,反正就快要开学了,我们有的是机会见面嘛,我呀,还是回家等我叔吧,不知道他会不会喝酒呢,你们都一样,一喝酒就醉。”

  “呵呵,留一夜也不耽误,在学校里,我喝醉了你不是也在我寝室里睡过吗?现在我是你叔,你反倒不好意思了?”

  我沉寂了好久记忆,又被掀开,脑海里忽然又浮现起那个寂静的夜晚,老高如饿虎扑食,兽性大发地压在我身上发泄的场景,历历在目,想起来又是心慌,又是觉得荒唐。

  “不了高叔,下次一定吧,下次一定。”我笑着敷衍老高,转身下了楼。

  老高不说话了,也没有拦住我,只是在我刚下到楼下的时候,他在上面对我喊到:“钱林,我一开始就说过,有些事情坚持是没有结果的,碎冰破壁,什么都不能留下,只能听见当啷一响,一厢情愿是世上最廉价的东西,没有之一,你不要怪我说话难听,你再这样,就要成为下一个小远了。”

  “廉价!”这个词将我在心中建造的那堵虚伪的墙壁推到,我的尊严被重重压倒在墙下,我知道他在说什么。我曾经试图欺骗自己,只要我在老杨身边的时间足够长,他再冰冷的心也会被我融化,可是,这唯一的空想却被老高一针刺破。我廉价,那他高兆华这又算什么?

  “我廉价我的,你管不着。”我生气了,或者说面子被扯下来,无法立足了,我转身向他狠狠地抛下这句话,随后关上了他的门,隔断了即将要升起的对峙。

  忽如其来的争吵,到头来却没分清楚个对错,我忽然明白了,也许在这件事情上本就没有对错,TZ的情愫,是不能用对错来衡量的的,如果有,那就是错。

  “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人道山长水又断,萧萧微雨闻孤馆……”远处江畔远远传来谁人改编的曲儿,江风一吹,调子瞬间凄迷,心头涌上一团云雾,拨不开,抹不去。

  我不禁嫉妒起那些好命的女人来,天生讨得男人欢喜,若我也是具女儿身,也就没有这么多的烦恼了。

  我回到家里打开灯,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思来想去,却更理不清头绪,便拿起手机,又拨上了老杨的电话。

  响了几声之后,老杨接起来说话了:“小林啊,你醒了吧,我有点事情,就先和你宋叔回去了,饿了就让你高叔给你做饭吃,我恐怕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了。”

  “叔,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呀,你想回家就回家,不回家的话就陪你高叔也行,饿了就让他做饭给你吃,不要担心我啊。”

  “谁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位女人的声音,想必是老杨的妻子了。

  “我侄子,没事,你带欣欣先吃饭吧。啊…小林,那我先挂了。”

  老杨挂上了电话,没有给我开口的余地。

  我只是想说,我想他,我喜欢他,我……爱他。

  夜,又静悄悄地降临了,我简单地洗漱好之后便上了床,睁着眼睛看天花板,不知道看了多久。

  老杨是在夜里回来的,身上还带着些酒气,便胡乱趴在床头,一只胳膊压住了我。

  “叔,你回来了,要泡脚吗?”我起身看老杨,老杨睁着迷离的眼睛看着我笑:“你也回来啦,叔不泡了,泡过了。”

  我也不说话,便将老杨的外套脱了下来,他没了鞋子便拽过被子将自己裹住了。

  我看看他有些发红的脸,紧闭的双眼有着长长的睫毛,因为胡子一天没有刮的缘故,绕着脸长了一圈,男人的成熟气质散发开来,不停地扰乱着我心里架好的防线。

  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天看着的老杨,是这样的厚重成熟,每一个地方都能令我如此着迷,看着看着,心里忽然就有了一种快要失去他的感觉,再怎么样,我不是他的亲人,他的前半生我不了解,他的人生我也只是参与过,未曾拥有过。

  我害怕,我迷茫了,那个遥远夏天的无力感,从乡野村间的那种懵懂无知感重新又回到了我的身上,眼前的男人是如此高大伟岸,他的一举一动,是我这辈子都学不来也无法企及的远方。这一刻,我又成了那个初入金陵的野小子,与生俱来的自卑心让我不敢看老杨的眼,尽管他闭着双眼。

  可是,老高的话又不是不无道理,张怀远已经经历过了一次果断的拒绝,他走了,是轮到我了吗?我现在,没有任何底气来爱他,连被他拒绝的资格恐怕都没有。

  “叔,你睡了吗?”夜里,老杨没有脱下长裤,穿着衬衫就睡着了,还打着呼噜,我叫不醒。

  他陪伴女儿累坏了。

  他年已不惑,人生半截儿快要埋下了黄土,虽说正值壮年,但,年华本就似水,时间在一个人的身上只会越来越快的,如果不抓住,一辈子也就那么回事了。

  不知怎么了,本来清晰的思想顿时模糊起来,我只觉得身旁睡熟的男人是我一个人的,我再不抓住他,他就要跑了。

  老高的警句此时我也扔在了一旁,脑袋一热,我伸出了手,就在被窝下面,握住了他的手。

  老杨睡的不算很死,只打着轻微的鼾声,他的手很大,很软,我紧紧地握住了,他也没有反应。

  “叔,你睡着了吗?”这一声,我喊的很轻,轻的就像说给我自己听的,我看看老杨还是没有反应,便撑起身子,渐渐靠近了他。

  就算隔着黑夜,我也知道他的嘴在哪里,我与他的距离不过两尺,他嘴里的酒气一吹,我就醉心了。

  我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它正在下面苏醒,人的理智是不可靠的,最容易受到干扰,我也不例外。

  我终于下定决心了,我想得到这个中年男人,一直都想得到他,不止是陪伴他。

  我将自己的嘴慢慢靠了上去,果然,他的胡茬扎的我有些疼,但更是刺激着我,我将他的嘴堵住了,手移动到他的肚子上,感受着老杨肚子的起伏。

  我闭上眼睛,好好享受着老杨的味道,我亲他,他没有反应,那么我的胆子就大了起来,我开始伸出舌头,想撬开他的嘴,手也及时地下移,慢慢在肚子下面游离。

  也许是被我亲的有些缺气,又或者是感受到了有人亲他,他居然还张开了嘴,让我的舌头进去了。

  肾上腺激素水平开始上升,荷尔蒙也在慢慢使我沉沦,积压了很久的欲望,此刻渐渐释放开来,我手放到了他的裆部,开始轻轻揉搓,手里的那一坨东西,竟然配合得渐渐变大。

  我开始兴奋起来,与老杨的吻也渐渐热烈起来,不知怎么的,老杨好像也在配合着,也慢慢伸出了他的舌头,与我交织,相融……

  可是,那一秒,我的迷情美梦便被打碎了。

  他醒了,他的裆部此时已经撑起了一顶大大的帐篷,与此同时,他挣开了了眼,一把将我推在一旁,他的力气很大,像是在推一个陌生人。

  “你在干什么?”老杨坐起来,用手揩了揩嘴,指着我怒斥道。

  我在干什么?我在干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呆呆地看老杨,一个字没有说出来。

  “问你呢,你做什么鬼鬼祟祟的,你……”老杨生气了,脸涨得通红,他当然知道我刚才是在做什么了,因为他的“余威”还没有平息,他没有想到,我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与他眼神对峙了大概一分钟,我鬼使神差地笑笑,爬起身来便想出去。

  “站住!”他的威严之下,我身体本能地定在原地。

  “我问你呢,你刚才,在干什么!”老杨近乎声嘶力竭,坐在床上对我喊道。

  “叔,我,,,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你了,我不想做你侄子,我,我……”我能怎么说呢,我像张怀远一样地爱你吗?

  可是,我就是我,我是钱林啊。我的爱总是卑微的,说不清道不明,反正是生来就该被人轻视的。

  “呸,一个两个都是这样,我到底造了什么孽了,滚,你给我滚!”

  像是撵张怀远一样,这个好看的中年男人没有对我表现出一丝容忍,他的反感使得我更是无地自容,我拉开了门,离开了他的家。

  夜,还是如此深沉,我没有吃到老杨的巴掌,也许这是他对我最大的宽容,寒风吹在孤寂的路灯下,我看看天,今天已经是三月初一了,金陵的风,虽然吹不到苏北,但却和苏北的一样冷。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