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落入梦魇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5-07 00:24      字数:3271
  第二天一早,老高先起了床,他揉着自己的脑袋坐起来,看见冬日的暖阳从外面进来照在被子上,照了他一身。他又往四下里看了看,看见一左一右睡了两个大老爷们儿,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然后就笑了。

  老高拍拍旁边的老杨,又推了推宋明喊道:“起了起了,这都几点了,睡得很猪一样。”,老杨先是揉着眼睛坐起来,尴尬地看看老高说:“你就不能先把衣服穿起来再来喊我们么。”宋明也坐了起来,三人就这么并排坐着,被子下面,是“赤身裸体”。想到整夜的肌肤之亲,瞬间惹得这三个大老爷们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高叔,你们起来啦。”我早早地起床,去给他们三人买早饭去了,回来便看见他们三人面面相觑,像是吃了苦瓜似的拉着个脸。

  “小林,你昨晚在哪里睡的?”老高掀开被子坐起来问我,一边将放在沙发上的衣服够过去穿了,他们二人见状,也都纷纷下了床去穿衣服。

  我指了指沙发说道:“就在沙发上睡的呀,谁让你们三个人喝这么多,要不是床大,我就把你们三个扔在地上,自己上床睡了。”我不禁回忆起他们三人晚上如雷的呼噜声,就像是串通好了似的,此起彼伏,经久不息,搅得我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老宋,你打呼噜声音也太大了吧,我昨晚都没有睡好。”老杨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坐在桌子前说道。

  “你还恶人先告状了,昨天晚上我睡的好好的,被你呼噜声吵醒了好几次,叫你没辙,连打你都不好使,宋明不满地说着,又怪老杨的呼噜声太大。

  这时老高便来火了:“好你个老宋,我说昨天晚上我睡得好好的,又是有人捏我脸,还踢我腿,你是喝了多少醉成这样,敌我不分了都。”说罢,他们三人哈哈大笑起来。

  吃完早饭,老高站在窗台上抽着烟,看下面的汹涌人潮。宋明一只脚翘在沙发上慢悠悠地喝茶,喝完之后说:“走吧,我把你们送回去,正好出去跑出租。”

  老杨把宋明的脚打下去道:“送是要送,不过不是把我们送回家,今天老高还要请我们回家吃午饭呢,是吧,老高。”

  老高嘴里叼了支烟转过身来说道:“对,今天一起去我家吧,也没请你们吃过饭,我来做东,小林,待会儿和叔一起去买菜。”

  宋明感到有些奇怪了,站起来说道:“你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昨晚不是刚吃过饭了么,怎么这会子又要去你家?”

  老高呵呵笑道:“我能卖你们什么药,咱哥仨合得来,一起吃顿饭怎么了。出租今天开明天开都一样,老宋,你可要赏个脸呀,呵呵。”

  宋明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便也不问了,说道:“行吧,咱们三今天就算聚个小会,可你们要保证,这顿饭吃完不要再搞什么名堂出来了。”

  “你们谁带打火机了,奇怪了,我打火机找不到了。”老高浑身上下摸索着,我便把他打火机扔了过去。

  我瞥了一眼有些懵的老高说道:“我对你打火机可没有兴趣,昨晚掉在地上我捡起来的。”

  男人有些时候真的不让人省心,而且我发现,他们已经把我当成他们的保姆了,又是洗衣服又是买早饭,要不是这三个人都是我喜欢的人,我还真撂下他们了。

  我与老高走路去附近的菜市场买菜,让老杨与宋明先回去了。在路上,我因昨夜没有休息好,身子发软,走路都走不稳当,还险些跌倒。

  “老宋过的也不容易啊,这么好的年纪,就已经孤家寡人了,小林,以后对他好点,听到没。”老高呼出一团烟气,与我并排走过熙熙攘攘的人群。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两天,他们是为了陪宋明解解闷,宽慰宽慰他丧偶之痛才想方设法把他喊出来,吃饭喝酒唱歌的。其实,宋明心里也应该明白吧,只是男人之间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切,这我当然知道了,我可是把人家当成亲叔叔看待的。”我不以为然地说着,谁知老高抓起我的手道:“你这小子,故意气我是不是?”

  “什……什么?”我不知所措,想把手抽离出来,毕竟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两个男人牵着手算什么回事呢。“高叔,你先把我手放开呀,干什么呢,怪丢人的。”

  老高笑了:“哦?你嫌丢人,那我就一直抓着。”便就一直握着我的手向前走。他的手软软的,很温暖,也很大。就像一只天然的暖手袋,不过这个暖手袋有些紧,还放不开。

  “行啦,赶快走吧,这么多人,别到时候在走散了。”老高见我很想挣脱他的手,便也就放开了我的手,好像很失落似的,自顾自的往前走了。

  ……

  我与老高买了许多菜回去了,途中坐车时我问他:“高叔,你家里没有准备年货嘛?怎么什么都要出来买呀?”老高用手弹了一下我的腿道:“你把我当猪了,我又吃不了多少东西,家里自然没有准备多少年货了。”

  “哦~”我应诺了一声,便也识趣地不再问下去了。我知道,他与宋明的处境现在是一样的了。只是,他总是为别人考虑,倒不去打理自己的日子。

  等我们到老高的家里,还没等坐下来宋明就开始夸起来这栋房子:“果然,大学教授就是不一样,这房子还古色古香的,多气派。老杨,你也跟人家学学,赚这么多钱要懂得享受知道不,呵呵。”宋明乐呵呵地笑,我觉得那个往日开朗的大老粗又回来了。

  “呵呵,我与小林住,要那么多房间做什么,你别看老高这个房子气派,他也就只睡一间房。”说完宋明哈哈大笑道:“对,对,你说的对。”

  因为有了这两兄弟,厨房基本上是没有我和宋明什么事情了,宋明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傻笑,而我呢,一坐下来困意就席卷了全身。

  “小林啊,酱油是不是没还回来,你们可真行,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好借好还,再借不难。”老高没有找到酱油,便出来找别的酱油,刚巧看见我躺在沙发上好像要睡觉。

  “嗯?我忘记还了,你找我叔赔你钱吧。”一夜没睡的我头脑有些昏昏涨涨的,搭起话来还有些不着调。

  “小林,要睡的话去我房间里头睡吧,这里没开暖气,空调也坏了,快,去房间里睡。”老高解下来围裙,过来将我搀起来就上了楼,宋明还在后头说:“谁让你昨晚打呼噜这么大声,吵得人小林都没睡好。”

  老高回头向宋明说:“赶紧把柜子里酱油给老杨递过去吧,光嘴上会说了。”

  我来到老高的卧室里,倒头便躺了上去,刚躺下去的时候床硬硬的,不及家里的软,但上面的味道挺香的,是老高身上独特的书本的香味和烟草的味道,老高屈身给我递过来被子,我又闻见了厨房里的烟火香味。

  “高叔,我就睡一会儿,午饭不太想吃了,你们吃吧,只是我叔回去的时候让他喊我一声就行了。”我看着老高的大大的眼睛说道。我虽然困,但也不是没有意识了,该回去的时候我还是会走的。

  老高将窗帘拉上,又打开了空调转身对我说:“你小子快睡觉吧,话真多。”便轻轻带上门出去了。

  弄弄困意袭来,我也不管甲乙丙丁戊己庚了,闭上眼就睡了过去,只记得楼下他们推杯换盏的声音朦胧着传入耳畔,一会儿大,一会儿小。

  ……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抖了一下身子惊醒过来,也许是认床的缘故,我总觉得老高的床太硬了,像我宿舍的床一样。我的鞋子也不知什么时候被脱掉了,我赤着脚下床拉开窗帘,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

  “叔?”我打开门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老杨,但是屋子外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高叔!高叔!”我又去喊老高,也不见老高的人。

  我便下楼去找他们,可越往下走,越感觉奇怪,我看看四周,依旧如初,但是总觉得这个地方有些陌生,门与门的形状此刻看来是如此怪异,窗子外面那么黑,一点儿风都没有,像是黑夜凝固了,化不开。我轻声走下去,每一个地方都找了,还是不见他们的人。

  忽然,大门口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声,“砰!砰!砰!”一声比一声大,好像是什么人试图闯进屋子里,我有些害怕,边唤着老高边去打开了门,眼前的景象却将我吓倒在地。

  老杨将老高背在背上,浑身是血地用身体撞击着门,暗黑色的血液从门板上淌下来,粘稠地像是布料。老杨睁着他布满红血丝的眼睛,一瞬间便贴近了我,我们之间,距离不到一公分,他像看着猎物似地看着我,然后咧开嘴笑,我先是对他笑,然后被吓的失声尖叫……

  ……

  “小林?小林?”老高坐在床边握着我的手,将我从梦中唤醒。

  “高叔?”我一睁眼就看见了老高疑惑的脸,哽咽地擦着眼泪。

  “小林你做噩梦了是吧,刚摸了你的头,发现你发烧了,别怕,我在这儿呢。”老高安慰着我,只是拍着我的背。

  “高叔,我叔呢,不是说回家就来叫我嘛。”我听四周的动静,也许现在就剩下老高一个人了。

  “现在都傍晚了,你叔刚接到电话,说要去陪他女儿了,便让你宋叔去送他了。”

  “哦,去陪他女儿了。”我抬起头去看外面,模糊的光亮,冷冷地打在窗户上,夜幕快要降临了,带着寒意。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