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你吃醋了?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4-28 19:28      字数:2865
  其实,天底下既不是山也不是水,而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离别,沈大娘离别了老高,张怀远辞别了杨叔,李傲离别了我,我也离别了王标一家。而现在,宋叔的女人,在凛冬的黑夜里也终究要离去了。

  人的离开,正如到来时那样的正常,谁都无法预料到明天会有什么样的遭遇,生命本是不可测的,也许正应了那句,无常便是有常,不幸也是幸运的一部分吧。

  这里的地理位置过于偏僻,灯一关,整个世界便陷入了无边的寂静,车辆在很远的地方鸣笛,夹杂着寒风呼啸着混卷在一起,到了这里也听不见了。

  “宋叔,睡了吗?”我不知道宋明睡没睡着,在他身边小声喊了他一声,却未曾得到他的回应。

  我与宋明分了被子睡在一张床上,宋明帮我找了一床新被子替我盖上了,而他自己,就钻进他们夫妻经常盖的那床被子,灯一关便没有了言语。

  “宋叔?”我不知道宋明睡觉打不打呼噜,便又喊了他一声,又没有得到他的回应,于是我便静静地坐起来,帮他掖了掖被子。

  “我没睡。”宋明嘶哑的声音传出来,接着又静了下去。

  我知道他没睡,既是安心也是担心,我便趁着淡淡的月色起身帮他倒了杯温水放在床头,也许他真渴了,拿起来杯子便一饮而尽,随后又睡下了。

  “宋叔,你不是一个人,你是我叔,我是你侄子,你一个人要是觉得孤单了,就告诉我一声,我肯定会来的。”我伸出手去,握了握宋明的手,他的手冰凉且粗糙,此时我就像在摸着一张冰冷的草席。

  我没有得到宋明的回应,知道他的情绪已经陷入了低谷,便也就再也没有扰他了,也许真的像老杨说的那样,他需要安静,他需要一个人独处。

  夜更深了,我也渐渐有了困意,但快进入梦乡之时,冷不丁听到宋明传来一句声音:“小林,我可以抱抱你吗?”

  “叔,你抱吧,没事。”我不顾及太多,此时我只想要身旁这个男人转移他的忧伤,哪怕分担一些给我也行。

  宋明慢慢抽出他的身体,进入了我的被窝。

  他只脱了外套,没有洗脚,穿着袜子就睡了,甚至连裤子都没有脱掉,当宋明靠近我时,我还闻到了他淡淡的脚臭味,不知为何,我没有很抗拒这种味道,反而,这种味道却让我有些舒心。

  宋明张开怀抱轻轻把我拥抱在怀里,一动不动。不久,我便感受到了他的身体开始抖动,我知道,那是他哭泣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我比宋明起来的稍微早一点,因为他失眠了,到清早才入睡。

  我起床便是想给他去做早餐,人只要吃了食物,他的身体便不会出毛病,我一直坚信这一点。可当我试图挣脱宋明的怀抱时,他却将我抱得更紧,我无法,只好慢慢将他的手拨开,起身下了床。

  他几天未剃的胡茬昨晚蹭的我脖子有些疼,早上一照镜子发现红了一片,我起身给宋明去做早餐 不巧接到了老杨的电话。

  “喂,叔。”

  “我在小区下面,出来接我。”他只草草说了这两句便挂上了电话,他的声音好听却威严到不可抗拒,看来他还是没有消气。

  我便放下了正在煮的粥下去接他,远远的正看见老杨正和一位大妈赔笑,好像是他的车堵住了他们上楼的道儿,老杨又不知在哪里可以停车,便只好厚着脸不走。

  “叔。”我来到老杨的身边,他赔笑的表情立刻一扫而光,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还皱着眉毛。

  “带我去停下车,上来吧。”

  他今天的话特别少,一大清早好这么冷,他就穿着一件厚大衣,里面还是一件衬衫,衬衫里便是一件薄薄的羊毛衫。我有些心疼,便替他扣了扣衣服,他还不让我扣。

  “衣服就是这么穿的,扣起来像什么样?”

  停完了车,我引着老杨来到了宋明的家里,因为刚刚发完丧,老杨也不便买东西来了,只是带了早饭让我提着。

  进了家门我才想起来我的粥还在煮着,便赶紧去掀开了小锅,才发现里面早已不堪入目,红枣与玉米已经沾在了锅底,水已经烧干了,沿着锅边糊了一圈,现在看来,更像是一锅饭。

  “我要是不带早饭来,你们可怎么办哟。”老杨从里屋出来,看着我的锅,有点儿哭笑不得。

  “叔,你让宋叔睡觉吧,他一夜没睡,刚刚才睡着的。”我坐下来便拿了一根油条塞在嘴里,因为昨天晚上我也没有吃早饭,肚子早就饿了。

  老杨面对着我坐下来,就这么看着我吃。

  我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等我伸手去拿那碗粥的时候,我的目光正巧对上了他冷若冰霜的眼神,着实吓了我一跳。

  “怎,,,怎么了叔,你也吃呀。”我以为老杨怪我没有找呼他,我便也拿了一根油条递给他,看着老杨的眼,他眼中也有些红血丝,也许他昨儿夜里也没有睡好。

  “你昨儿晚上,和老宋一起睡觉的?”老杨终于开口了,却没想到他问的是这一句。

  “是啊,宋叔一个人太可怜了,也害怕,我便陪着他了。况且尽早起来我发现他身体有些烫,应该是小感冒了。”

  我塞下一颗鸡蛋道:“叔,待会儿我去买一些药,你就在这里看宋叔吧。”

  “小林,你,,,,为什么要和他一起睡觉?我看他不是准备了两床被子嘛,一人睡一个被窝不行吗?”

  “什么?叔你在说什么呢?”我有些不解,为什么我就陪宋明睡了一晚他反而一问再问。

  “哦,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对了,过几天看看老宋方不方便,我给他安排了一份差事,让他搬到我们那儿和我们一起住吧,省的你总说我不够关心他。”老杨随意说着,在我听来却是句句暴击,我吃惊地看着老杨。

  我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一晚上的时间,老杨却能找到如此的方法,既解决了宋明一个人生活的孤独,又给他安排了工作。

  “叔,你说的这是真的吗?可是,宋叔毕竟也和您没有多大交集啊,您这么帮助他,总得有个理由吧,我怕宋叔他不肯。”

  我随即担忧起来,虽说宋明也刚四十多岁的年龄,一个人完全可以过活,去我们那儿是多此一举的,但让我纳闷的是,老杨前后的态度为什么产生了如此大的转变,昨天还坚决不让我来看宋明,今天就要和他同住一个屋檐下,我完全摸不着头脑。

  “我乐意,不行吗?你这小子住黄河边啊,管这么宽。”老杨忽然就将我圈揽到他怀里,用手揪着我的耳朵。

  “哎,叔你干嘛呀,有话好好说,揪我干什么。”

  老杨并没有停下来,反而真的将我揪疼了:“我叫你不听话,不听话还气我,你这小子。”他揪着揪着,就像是体验到某种快感,还笑了一声。

  今天的老杨有些反常。

  宋明起来了,他睡了四个小时都不到就起来了,摇摇晃晃地出来,看到老杨正揪着我的耳朵,便在一旁坐了下来,眼睛又盯着柜台上的黑白照片,一动不动地发呆。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宋叔才能从这点囹圄中救赎自己,我现在做的,只是好好陪着他,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我渴望看到他骄阳一般的笑容,似火一般的热情吧。

  “宋叔你起来啦,吃早饭吧……”

  ……

  又过了几日,宋明总算渐渐“活了过来”,没有了先前的那般痴,也渐渐有了些浅浅的笑容。他明白,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只是生活中的人和事,有的不能再继续罢了。

  我时常看见他出完车回到家里,站在冰冷的寒天的晚霞里吹着冷风,看远处的山体黑色的轮廓,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待我走近了,他微微笑道:“小林你来啦。”然后提着一袋橘子便一个人上了楼梯。

  “宋叔,我今天来跟你说个事情。”我有些不安地坐下来,宋明帮我剥了一个橘子在旁边。

  “你说。”

  “嗯,就是我叔帮您找了份儿好一点儿的工作,也想请您和我们一起去住,大家在一块儿也算有个照应,当然您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这也不碍事。还有,,,”

  “我不去。”还未等我说完,宋明已经给出了我猜到的答案……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