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风住沉香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4-28 19:28      字数:2840
  “叔,我放心不下宋叔。”刚回到家,我先打破了这一路的沉默,看着老杨。

  “小林你先不哭,我知道你宋叔对你好,叔也放心不下,可我们对这事没办法,你应该理解不了那种感情,就让他自己慢慢静静吧,他这么乐观的一个人,等伤心的劲头过了就好了。”

  老杨将我拉坐下来,用袖子抹去了我的眼泪,他说的话很轻,就像稍微大一点声音,宋明就会崩溃似的。

  “我想去陪陪他,他就剩一个人了,连个孩子都没有,他需要人陪他。”我说完这话,一股冲动促使我不由自主站了起来,就像我稍微迟一点去,宋明就不再是宋明了,我看看老杨,把自己眼泪擦干净了。

  “胡闹,你现在去像什么话,人家刚办完丧事,你去,你去,,,,,,”老杨说不出来了,但是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也许他们这代人比较传统,信仰有神论,他怕我染了晦气。

  “我想去。”我随即又想到沈大娘葬礼那晚的天空,漫天黄纸乱飞,亲属披麻戴孝,领路的还有一位中年男人和一位年轻人。这样的场景,无论哪一位看到,都是无比伤感的。

  更何况,死去的是自己的妻子,陪伴了自己半辈子的枕边人。

  “外面天都要黑了,怎么去呀?刚才不是才见过嘛,改天再去吧小林。”老杨皱了皱他的眉毛。

  “叔,你让我去吧,好不好,我求你了。”我有些着急,紧紧握住了拳头,已经能够想象到宋明泪眼凝噎的样子。

  老杨坐在沙发上沉吟了几秒,抬起头跟我说:“不行。”

  “小林,要去的话,叔明天再陪你去一趟,今天我们就不去了行么,答应叔。”

  “我真的放心不下,就让我去吧,行么。”

  “不行!”老杨的声音提高了一点,就像要教训我了。

  我本以为我已经恳求到如此的程度,他应该会让我去了,谁知道他还是拒绝了我,坚决地不容许我还嘴。

  我生气,突然想起张怀远来,不知怎么地忽然提高了音量对他喊道:“你把小远哥赶出去的时候也是这么坚决地吧。”

  老杨怔住了,他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愣了几秒忽然站起身来质问我:“谁跟你说的,是不是他。”

  我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但一时气不过,便喊道:“我不想说。”

  老杨有些生气,又有些拿我没有办法,站在原地看着我,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小林,听话,今天别去了,这么晚了打扰人家也不好,况且那里路不好走,难找。”

  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拿了衣服就走了。“我不用你送,我自己去。”转而关上了门,似乎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看看司机宋明,他需要人陪着。

  可是,在刚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后悔了,就像笼罩在头顶的一层冲动的云雾忽然散开,我没有了倔强,剩下了一丝后悔。

  我站在楼道里,等老杨出来喊我回去,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他还是没来。没有了空调的加暖,我一会儿便冷得瑟瑟发抖起来,我想敲门,却碍着面子不肯进去,等了差不多十分钟了,老杨还未出来。

  罢了,还是走吧,他应该不会来了。

  这一刻,心头忽然有种失落感,突然觉得,杨叔在我眼里陌生了几分,我对他就像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他于我而言又像是某个路口匆匆而过的行人,我们之间,忽然不够了解,不够信任了。

  一阶一阶台阶下去,心脏忍不住的难受。

  我差点儿忘记了我为何要出来,我整理一下情绪,便在楼下找了一辆出租车,一脚踏了上去。

  又是一阵弯弯曲曲,我凭着刚才的记忆不太确定地找着,还问了人,幸好我知道司机宋明家的名字,总算在寒夜里摸到了这里。

  我打电话给宋明,他先是一愣,便也没有说什么,扯着沙哑的嗓子说道:“小林啊,你在下面等一会儿,叔待会儿就来接你。”

  宋明就像是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下楼梯了,只一会儿,他便来到了我的面前。

  “宋叔,这个,我,我出来的着急,没带钱,您看,,,,,,”说着,我转向身后的司机,司机一脸无语的看着我,就像我坐了霸王车一样。

  宋明也没问,立刻掏出钱包给他付了款,还向他道了新年祝福,司机向他笑笑,嘴里却还嘀咕着,从我们身前驶过,消失在了寒夜里。

  “跟叔上来,冷坏了吧。”司机宋明牵过我的手,朝水泥板的楼梯走上去,一瞬间,青苔的味道充斥了我的鼻腔

  可是,到了宋明的家里,我才知道我刚才在外面是管中窥豹了。他家里虽说不大,却是很整洁很清爽的,整个墙壁不久前应该刚粉刷过白漆,很明亮,家具虽说有些年代感了,看上去也是方方正正的,木头地板上没有一点儿灰尘,黄光一照,整个屋子看上去,温馨而浪漫。

  “宋叔,你没事吧。”宋明示意我坐下来,然后他便又挨着我坐下来,一声不吭。

  他不回答我,只是看着柜台上,他妻子的黑白照发呆。这是一个很温厚的女人,眉眼间的善意,是属于我们这类普通人最朴实的善良,普通是多么宝贵的品质,朴素,纯真,我看着这张黑白照片,竟一丝没有害怕的感觉,反而,有点亲切。

  “小林你饿了么?”不知道坐了多久,司机宋明问了我一句,也不等我回答转身便又进了厨房机械地忙碌起来。

  我倚靠在门框上,看着这位沧桑的大叔,本来是胖胖的,一夜之间却飞速地瘦了下来。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斯哈~”从宋明那里传来一声倒吸凉气的声音,接着,就是盘子摔碎的声音,我立刻去看,才发现两个盘子叠起来摔在了地上,眼前的宋明就盯着地上看,丝毫没有管自己那只流了血的伤口。

  “宋叔。”待我喊了他,他才反应过来,跟我笑:“盘子摔碎了。”便转身去洗手池洗他的手,他把破了口的手就放在凉水下一个劲儿的冲,淡红色的血水顺着水流流进下水道里。

  我见状,赶紧将他的手抽出来,用我的衣服包裹起来。“宋叔,不能放在这里冲,要用酒精笑一下度,再贴创口贴,家里有吗,我去拿。”

  宋明对我笑笑,摇了摇头。

  我无法,只得用暖瓶里的开水兑了点冷水,用温水给他冲了冲,待没有冒血了,便用餐巾纸包裹住了他粗壮的手指,我的衣服,虽然染上了鲜红的一片,此刻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喏,这样还行吧,就这样捏着,呐,自己捏着。”我放开了宋明的手道:“宋叔,你不用给我做饭了,我其实也不饿,我看我还是给你做吧,我来露一手,怎么样。”

  说罢,我也没有等宋明回答我,便进入了厨房,因为我知道,只要能吃下去东西,他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一会儿便做好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西红柿的汤汁金黄金黄的,面条细细的,也是白玉一样的品质,我还特意煎了一个鸡蛋在旁边,不得不说,跟老高学了一天之后我自己做饭也更有条理了,宋明看着面前的面条,拿起了筷子便吃了起来,也不说咸淡,算是给我一个交代吧。他吃饭的速度相当快,不知是出租司机的职业要求还是什么,他一会儿便吃完了这碗面,用纸擦了擦最,便坐在了一旁还是一动不动。

  夜渐渐深了,我刷碗碗筷陪着他坐在明亮整洁的客厅里,他看着黑白照片,我看着他。我头一次发现,这个男人也长出了白头发,他老了,是一夜之间老的。

  外面的风渐渐肆掠起来,冷冷地敲打在窗子上。

  “宋叔,我们睡觉吧,不坐了,今晚我来陪你了,你还有我呢。”我拉了拉宋明的手,他的手冷冰冰的。

  宋明没说话,只是看着这张黑白照片,眼眶通红的却没有眼泪,大概是该哭的不该哭的都已经哭完了,剩下的恐怕只有怀念。

  “宋叔,睡觉吧,我姨肯定也不想看到你这样,你现在过的好就算是让她安心了,走吧,时间不早了,我们去睡觉。”我稍微用点力去拖宋明,宋明好像也听进去我的话了,便站了起来进了里屋。

  (请推荐,请收藏,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