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糟妻之殇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4-24 01:39      字数:2533
  我的脑海里,忽然就浮现起高老师如野兽般发泄在我身上的汹涌与失控。他喘出的每一声粗气,立刻扑打在了我的脸上,多么真实。

  细细想来,他坚强的内心,抵抗得了张怀远的不告而别,却没有抵抗得住日复一日的寂寞,岁月在他身上不停摧残,他没有办法,唯一能做的只有点根烟,在夜里静静地抽完。

  老杨的对错,我也不敢去想,或者说我不愿意去想,如果他错了,我又能如何呢,我不想落得跟张怀远一样的下场,不想自己的一厢情愿被无情碾碎。

  更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给了我曾经没有过的温柔与依靠,我不愿意承认他错了。

  但是,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便是,我的存在,是不是就算顶替了张怀远的存在,像一块布似的,填补上回忆的缺漏。

  “小林啊!小林。”

  “我忘带钥匙了,快帮叔开下门。”老杨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将我的一切猜想撞破,我连忙起身去开了门。

  “叔,你去哪了?”老杨脱下他的西装交给我,上面有一些街道上燃尽的大地红的烟火气。

  “哦,没去哪,又置办了一些年货,待会儿先给你老叔送过去,在给宋明那个老小子送一点儿过去,你这混小子平时可没少坐人家的车,怎么?过年就将人家忘了?”

  老杨提了提裤腿坐下来,正巧发现阳台底下我遗落的书,便又起身捡了起来放在旁边的小书架里。

  “你可别冤枉好人,我可是一直惦记着宋叔呢,这不,昨天我还给他打电话问好了,只是他没接。”我犟嘴地把手机通话记录给老杨看,老杨乐呵呵地拨开了。

  “你看嘛。”

  “不是,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又认了宋明这个叔叔了?以前不是宋师傅宋师傅地叫么?”

  “宋叔对我好,我就乐意叫。我有几回在学校里,宋叔还给我送饭吃呢。况且他也无儿无女的,我就叫一声宋叔怎么了,叔,你不会吃醋了吧?这也能吃醋?”我假装惊讶地捂住嘴,看看老杨什么反应。

  老杨停了我这话竟然思索起来,沉吟道:“是啊,一个人,无儿无女,还有个断腿的老婆在家里,搁谁谁不难受,他也不容易,幸得他整天乐呵呵地,不然一般人可真扛不住。”

  “现在的物价越来越高了呀,唉。”老杨不禁点了一根烟抽起来,忽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用手敲了一下自己的头,烟屑落在了衬衫上,有点沉稳帅气,又有点可爱。

  我们首先给老高送过去了年货,老高好像一个人在家里喝闷酒似的,给我们开门的时候,歪歪扭矩的。

  “小林你来啦,快进来,老叔给你做饭吃,今天就住在这里好么?”

  “你喝酒了?”老杨皱了皱眉头,帮老高整理了一下松垮的衬衫,便拎着东西往里进。

  奇怪的是,老高这一次看到老杨竟然没有生气,反而还招呼着让他把东西放在桌子上,放稳了。

  “今晚留下来吃饭吗?我给你们做。”老高清醒了一些,点了支烟坐下来,他的身旁是一本翻了盖反扣在沙发上的《中华古代史通史》。

  果然,读书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不管一个人如何生活,只要能够经常品读经典,再怎么样也不算颓废。

  何况他这么成功。

  “不了,这回子我和小林还要去拜访他的朋友,改天一定来啊,哥。”老杨与我也没有待多久,便出了老高家的门,说来奇怪,老高住的地方莫名地冷一些,我借着傍晚山头的淡红的夕阳看过去,老高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冷风,从我的裤腿裤灌进来,尽情搜刮着我身上的温存,我的耳朵冻的没有了知觉,只出来了一会儿,鼻子也有些疼了。

  “叔,我们这样去宋叔家里,好像不太友好吧,要不我先打个电话给他。”老杨在开着车,白衬衫外面是一件羊毛衫,领口翻折上来很是好看。

  “你打?我早就打过了哟少爷,那句话咋说的来着,蚂蚁搬家,拖拖拉拉。你这毛病可不好啊,要改。”一边说着,老杨还伸出食指向上指了指,就好像已经严厉批评了我。

  “不过,他说我们到了之后就在小区门口等他,奇怪的很。”老杨有些疑惑,我倒是没觉如何,毕竟我们不知道他家到底住在哪里。

  弯弯曲曲,过了几条寥落的街道,又不停地向人打听,我们才终于来到这座几乎废弃的小区。

  整个小区的墙壁都是水泥砌的,没有刷粉,就像一个不穿衣服的老头,身上的褶皱显而易见。这里没有窗明几净的阳台,只有老式的深蓝色的窗户,深邃道有些肮脏,看不清里面,很多条黑色的电线从外露的楼梯旁拖下来,楼梯的扶手光滑,充满了铜锈味。

  人们的生活,在上面显得更加摇摇欲坠。

  老杨拨通了宋师傅的电话,不一会儿,他不知道从哪个拐角处出现了。

  当他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与老杨都吃了一惊。

  瘦,无法描述的瘦,眼前的宋师傅就像是一根晒干了的木头,黑而且瘦,就像是被硬生生扒了一层肉下来,身上的骨头都已经清晰可见。

  他站在我们面前,还是以往那个开朗的笑容,不过转瞬即逝了,留给我们的便是一动不动。我看到忧郁从他深邃的眸子里透出来,眼神疲惫,目光重新呆滞。

  “宋叔,你最近怎么了?怎么变这么瘦了。”我心疼地捏了捏他的肩膀,还算是有些肉。

  “哦,没事,小林,老杨,你们过年好啊。”宋师傅清了清干涸的嗓子,问候我与老杨。

  “你个老小子,最近是怎么回事啊,吸没吸毒?”老杨考虑得确实周全,因为他的这种情况,近乎与吸毒无异。

  宋明微笑着摇摇头,又是沉默不语。

  “来都来了,走吧,去你那里讨口茶喝。”老杨拉着宋师傅的手让想让他引路,没想到他无动于衷。

  “我老婆去了。”他说的很平淡,就像微风似的吹进我俩的耳畔。

  “什么时候?”

  “今天刚拖走火化了,不巧刚才办完了白事,家里就不方便你们去了,晦气。小林啊,你把年货拿给我行吗?”

  老杨此时抿着嘴,看着眼前的宋师傅,又走上前去抱了抱他。

  “害怕吗?老哥哥。”

  “呵呵,这有啥好怕的。”宋师傅想挣脱老杨的怀抱,只可惜没有挣脱掉,只好拍拍老杨的背,轻声说着,到不像是老杨在安慰宋师傅,倒像是宋师傅安慰了老杨。

  一个人的一生就这么匆匆的结束了,比尘埃还小,没人会关注他们的消失,就像没人关注他们的到来一样。宋师傅忙完了半生,接下来的半生,我不知道他该如何活。

  “今晚到我那去吧,有个照应。”

  “呵呵,我又不是老头子了,要啥照应,外面怪冷的,你们也该回去了。”宋师傅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可是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老杨与我连忙去后备箱取来了年货,有些多,老杨问一趟不够就来两趟,我们就在下面,没事儿。

  宋师傅好像没听见似的,抱着一大包的东西缓缓地上了楼,好像风一吹,他就能被刮倒。

  “小林,我们回去吧。”老杨叹了口气,转身走开。

  我分明,看见后备箱里,还留了一根拐杖。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小林一问,你们最想我和哪位大叔喜结连理呢?后面的剧情即将揭晓,给个小收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