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难解之缘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4-22 01:29      字数:2783
  “哎,小远哥你别挂,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装糊涂问他,其实电话这头的脸已经绯红了一片。

  “小林,你我年纪也差不多大,还是同一所学校的,按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师哥是吧,师哥怎么能不了解你的心思呢。”

  “你喜欢杨叔,你想让他成为你一个人的,你想和他过日子,你想,做他的爱人,是不是?”他语气坚定,让我无法反驳。

  我忽地惊住,没意识到他的直接。别说他以为了,就算我真有这样的想法,我也没有那个胆量,对于杨叔,我现在还只是将他当做长辈一样的人物,至于做爱人,也有偷偷想过,尽管是这样,但从他嘴里说出来毕竟有些尴尬。

  张怀远见我没有答应,顿了顿接着说道:“你不用回答我,其实我也是你这一路走过来的,我只要一个眼神,就知道你什么心思了。”

  只有一面之缘的张怀远,好像已经将我看穿了,看穿了我所有的伪装。我偶然间看过他的日记,大概知道他经历过什么,可现在看来,他成熟地就像老杨和老高这些中年人,昨天还是“梨花带雨”,今天又能跟我谈笑风生了。

  “我劝你,还是尽早离你的杨叔远一点。”小远轻柔着说。

  “小远哥,你们怎么每一个人都说这话,杨叔到底有什么错呢?”我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他们有什么资格对杨叔评头论足?我有自己的判断,我只知道杨叔对我好,我也对杨叔好就行了。

  “你不懂。”

  “我懂。”

  “好,你懂,你真的了解过他杨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了解过他的家庭,他的老婆吗?知道老师为什么和他决裂吗?”

  “因为他的自私!”张怀远不情愿地讲出这两个字,又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便没有再说话。

  于是,他讲述了他关于他们之间真正的“恩怨情仇”

  ……

  “我五年前也是这里的学生,跟你一样,喜欢中年男人,他们成熟与稳重是我们这一类恋父的人所留恋与痴迷的,我来到金陵,遇到了老师,当时我就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健壮有力又温文尔雅,他的短发和有男人味的胡子,装点在他身上恰到好处,我那一瞬间确实被他的温厚迷住了,拼命地想接近他,可能是因为成绩好的原因吧,我没想到会成为他的班长,他也对我照顾有加,各种表彰,各种竞赛都与我一起讨论,学校以前管的严,不让班主任与学生走的太近,他便让我每次偷偷去他宿舍补习。”

  “那一年夏天,记不清是那一年了,我一个人去栖霞,遇见了一位跟老师有着相似相貌的中年男人,不用说,是杨峰。我对他好奇,就跟了他一路,他其实早就知道我跟着他了,便拐进一家饭店,最后邀请我吃饭,我们交谈过才知道他与老师是亲兄弟,互道有缘有缘,我也厚着脸要了他电话。”

  “我不知道怎么的,回到学校总也忘记不了他的相貌,虽说两兄弟差不多,但也许他是企业家,经历过商海浮沉,有一种果断与硬气,这是我从未在任何一个人身上见到过的,我找机会和他打电话,和他扯一些老师最近的状态,他是个很温和的人,不嫌我烦,也乐意与我交谈,至少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因为我与老师和杨叔都合得来,我们三个人也就有了在一起的机会,他们两兄弟当时确实要好,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调侃我,用他们的话来讲,小远要是个女孩子,肯定有不少人追了。”

  “我以为这种平静的生活难以被打扰,过着像这样的日子,我觉得没有什么遗憾了,可是,一切都在杨峰身上结束了。”

  小远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声音有些哽咽。

  “杨峰无意间知道他老婆给他戴了绿帽子,还一直偷偷将他的财产转移出去,用于炒股和投资其他产业,更有甚者,她还办了赌场,做些洗钱的不法勾当。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莫大的打击,他想离婚了,他不想和这样一位同床异梦的女人在过下去,可是他转念又想到了女儿,女儿还小,她是没有任何罪的,他便这样一忍再忍。”

  “他忍了四年,直至再也忍不住他的愤怒,当时我也快要毕业了,我不敢想象没有他们的日子,我喜欢喝酒,于是那个冬天的晚上,我把自己灌醉了便去了杨叔的家,怪我糊涂,明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一种人,还硬要铤而走险,我对杨叔表白,没有得到他的回应,他骂我是神经病,把我推出了门外,还叫我永远不要进他家门。”

  “小林,你说命运是不是就喜欢捉弄着人,碰巧第二天老师向我表明了心意,他说他知道我是何种人,他喜欢我,他也知道我其实是喜欢杨叔的,可是杨叔不是,他是,他让我考虑考虑他,留在学校做他助理。”

  张怀远彻底哭了:“我后悔当时骂老师是神经病,也许我受的委屈急需要找一个人来发泄,我摔上了老师的门,也彻底关上了我的心门。”

  “我不知道杨叔的妻子是怎样找上我的,只记得那天风很大,她一个巴掌拍在了我脸上,骂我是贱货,还说我们两个男人好意思做这种事情,不怕祖宗没脸面吗?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摸着通红的脸站在原地半天才回到宿舍,趁天黑了才敢哭出来。”

  “我知道,杨叔利用我,与他老婆离婚了,我后来知道他们是偷偷离婚的,因为关系到他们孩子,但那一个巴掌却深深打在我脸上,再也消除不了了。”

  “其实我当时还天真的以为杨叔真的是喜欢我的,毕业那天我打电话给他,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拉黑了。”

  “所以,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走的时候是一个人走的,我把我的回忆都锁在箱子里带走了,路过一个垃圾场,顺手丢了进去。我把他们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删除了,去了岛城,可笑吧,因为杨叔喜欢岛城这座城市。

  “都说喜欢是卑微的,我却卑微到了尘埃里。”

  “至于他们兄弟俩的矛盾,也许正是因为我的不告而辞”

  张怀远好像又平息了他的情绪:“其实我不知道杨叔为什么要拿我当挡箭牌,他本可以直截了当地和他老婆离婚,也可以说自己找了别的女人,为什么,偏偏是我呢?”

  “我的老师,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他了,他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最后却让他心凉了半截。他的温厚与谦卑是任何人都学不来的,也许是我们都喜欢直男,认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吧。”

  张怀远的故事讲完了,而我,心里确实说不清的拥堵。

  我所倾慕的杨叔,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呢?难道,我真的不该爱上他?

  “小林啊,能不能请求你帮我一个忙。”张怀远在电话那头说着。

  “小远哥你说,我能帮上的义不容辞。”

  “帮我稍微照顾照顾老师吧,我看得出来他喜欢你,希望你不要伤害他,他太孤单,太脆弱了,经不起再一次的伤害。”

  “好,我答应你。”虽然我思绪正乱,但却对老高有数不尽的同情与心疼。本来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却硬生生把自己弄成这样一副模样。

  “我不想做罪人,但我确实没想到以前那么要好的兄弟俩如今称为了这副模样,”

  小远又说:“以后的日子,你自己决定吧,小林,你就是你,不要有太多负担,知道么。”

  “嗯,,,嗯,我知道了。”

  “我也该走了,这次真的不回来了,我的这个电话待会儿我也不用了,过的事情就让他过去,总沉溺在过去,哪能看得清前方呢,呵呵,你别怪我啰嗦。”

  “好了,我也该该挂了,和你聊了一路挺开心,这就算我们的第一次并且是最后一次’会谈’了吧,哈哈哈。”

  张怀远不知何时已经挂上了电话,而我,被太阳照着,书本已经跌落在了地上。

  我的思绪,早就飞向了九霄云外。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这一集也算是对他们的前尘往事的潦草的终结吧,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