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谁的圈套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4-17 02:12      字数:2271
  “小林啊,帮叔出去买瓶酱油回来。”老杨粗犷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小林?”老杨没得到我的回复,好奇地探出头来找,却没发现我正附在厨房门口偷偷笑着呢。

  老杨的头刚伸出来,我便宝贝似的一把抱住了,一丝邪念忽从内心升起,我禁不住地使劲儿揉搓,还趁机亲了一口上去。他的头很中看,肉肉的又不是很胖,加之头发短,所以当头发和胡茬一起蹭在我手臂和手上时,怪痒的。

  “反了你!”老杨力气大,一把就挣脱了出来,拽着我的胳膊上去就是两脚,踢在屁股上,有些疼,有些软。

  “你这小子,越来越没规矩了啊。”老杨佯装愠怒,抄起锅铲便作势朝我头上拍来。

  “嘿嘿,叔,今天是年三十儿,街道上哪有什么地方卖酱油啊。”我往旁边机灵地一跳,老杨没能够着我。

  “去,到你高叔家里借点,跑快点。”老杨没好气地将我往外头撵,还未等我说上半句话来,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拒之门外”了。

  什么人啊?为了一点酱油,就把我关在门外受冻,老高家那么远,等我把酱油搞到手,什么样的菜恐怕都凉透了。没法儿,我只好向楼下走去,一边扣着棉衣的扣子发牢骚。

  这是老杨前两天给我买的,第一件过年的衣服。至今想来,老杨和店员沟通时谦虚的态度,还有掏钱包洒脱的气质,都是如此的好看。

  “你爸是大老板吧。”店员趁着老杨出去接电话时悄悄问我,我对她笑笑没有说话,心里却是欢呼雀跃着。

  想到电话,我简短的回忆便被拉回了现实,我忽然意识到手机还没有带出来,连声招呼都不打能直接去老高那儿吗?

  我又回头看看紧闭的暗红的门。

  “唉~~~~”

  谁让我这么大胆对老杨做出这等恶作剧呢,看把他急得,这次是非去不可了。我只好找出这个理由来宽慰我自己,其实,我内心也是很想念老高了。

  毕竟,上次与老高会过面之后,再也没有收到他的信息或者电话,我有些担心,他不应该被这样对待,尽管令他伤心的那个人是我。

  下了楼我才知道,天空已经零星地飘起了小雪,我伸出手去接了一小块,雪花迅速在我手里融化了,我不禁打了个哆嗦,加之现在是下傍晚的时间,阵阵寒意吹打着我。

  我只在路口等了一小会儿,一辆出租车便停在了路口,里头是一个穿着红袄的中年女人。

  这个时间段,出租车依然是可以打到的,尽管已经到了年关,可总有“不想”归去的人,在年关这阵儿努力“捞一把”,能解万丈惆怅的,碎银几两。你情我愿,并无不妥。

  所以,路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偶尔过去的汽车,车辆身后的行人,抱着孩子的妇女,大声讲话的男人,对着手机哭诉的小伙儿,是组成这一年的最后一幅画卷,是城市记忆的零星半点。

  我知道,在他们身后的每一座房子里,也许都是阖家欢乐,妻儿绕膝的场面,只有当人们都围坐在火炉旁的时候,他们才会觉得并不孤单。

  所以,权当外边的人做了苦行僧吧,让他们把罪受足了,将不幸的事情都裹挟了,剩下的,都是幸福。

  “师傅,前面那边路口停一下。”一路想来,不觉间老高的家已经逐渐在视野中清晰明了了,本身气派的独栋别墅,我每一次见都是如此的落寞孤寂。

  我稀里糊涂俯身出去,来到司机窗口问她多少钱,她将车窗摇下来,一只手对我比划了一通,另一只手又放在她的喉咙处对我笑笑,嘴里只有嗯,嗯,嗯的声响。

  我知道了,这又是一个不幸的人,女娲造她的时候少给了一块土,又给了她一个或许不幸的家庭。

  她笔划着好像是30元钱,我便递给她五十,待她转身找钱包,我悄悄地“逃走了,”她刚转身过来见我人不见了,急得她又下了车喊,可只是发出嗯嗯的声音。

  她静立了一会儿,揣着零钱重又上了车,不知道开往哪边了。

  雪纷纷扬扬的已经落了我一身,远处的山又是一片苍白。我想起老高送我回去的场景,又想起我对他没有一句实话的场景,迷糊间,仿佛路灯下,看到他的背影,愈渐寥落。

  我面对着眼前的门,一时间又没了方寸。

  我赶紧将心态放平稳了,努力暗示自己只要好好跟老高解释,也许他会原谅我的,也许会的。

  “高叔,开门呀,是我,我是钱林。”我敲了几下门,接着便大声喊老高出来开门了。

  最后,门开是开了,只不过,出来的人好像不对。

  一位青年打开了门,一脸狐疑地看着我,又眨了眨他的大眼睛。“请问,你找谁?”

  他的声音没有一点粗犷的感觉,就像是姑娘那样,用筛子筛了好几遍的样子,细腻温润。

  我连忙后退,一脸惬意地向他道歉了:“不好意思啊,我走错了,走错了。”

  我退到了他的屋檐外,这时老高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是他,和老杨有着相似容颜的老高。

  老高看到我,先是一愣,然后便与那位青年说道:“小远,这是我学生。”他觉得这样说不太妥当,便又加了一句:“杨峰的侄子。”

  学生!多么陌生的词,此刻我所站立的地方,也变得如此陌生,脚下的地渐渐清晰,我第一想法便是逃离,我本来准备的解释也变得如此廉价。

  我正愣着,老高的手机已经响了起来。

  “喂,小林应该到你那里了吧,麻烦借点酱油,再把他送回来,等你们开饭,哥。”老杨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我顿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结巴着说:“我,,,我叔让我来借,,,借点酱油。”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能清晰地听到老杨的声音,即使是在我不远处老高的手机里。

  未等老高说话,老杨已经挂断了电话。

  老高双手抱在胸前打量着我,邹着眉毛。

  “小林先进来吧,外头怪冷的。”叫作小远的年轻人首先打破了僵局,领着我往里进。

  老高便也愣了一下,跟着我们进去了。

  “那个,高老师,我就是来借点酱油,你借给我我就走了。”我一时间脑子有些乱,对于突然出现的小远,我没有丝毫准备。

  他应该就是兄弟俩口中的小远了。

  老高听到我这话呵呵地笑了:“我又不吃了你,待会儿我们一起过去,别着急啊小林,先歇会儿,看看你,都冒汗了。”老高递了一张纸给我,对我微笑着。

  我这才发现,我的脸上已经冒起了汗水。

  这到底,是谁的圈套?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