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小年饭桌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4-13 01:56      字数:2440
  老高又怔住了,这一次许久没有回过神来,香烟在手上燃烧,掉落的灰被风吹散到墙角里。时间在我们三人的身上凝住了,清冷的风吹起老高的衣襟。

  而老高的眼前,昏黄的路灯下,隐约间站着一位风度翩翩的青年,他有着戏子一样的丹凤眼,细软的柳条腰,雪白的手像是裹了三层白玉一样的细面。他穿戴着黑色的帽子,在路口笑笑,而后一个人转身进了黑暗。

  这样的场景犹如雨中的屋檐滴水,出现一下,停顿一下,又出现一下……

  “你等我一下吧。”老高回过神来,声音却还像在脑海里沉沦,冷冷的,有些颤抖,他将嘴里的香烟扔在门口,用脚碾了两下,转身的时候似乎瞟了一眼我,然后进了里屋。

  老杨看看我,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沉稳地小声说:“不认识他了?见到自己的老师连声招呼都不打,也不问他最近过的好不好。”

  我这个时候就想,准确的说是在找,找找看有什么话是我问的,是问他们,是谁回来了吗?他为何要走,又为什么又回来?他怎么走的,又是如何回来的,他这次回来了要待多久。还是问老高见到我为何没了以往对我的温和。

  我转念一想,无论哪一个,我都找不到任何理由和身份来问。

  我尝到了一种淡淡的苦涩的滋味,在他们的对话里,我第一次成了外人。

  屋外的风完全占据了黑暗,风声由一开始的虚虚的叫声渐渐演化成了轰隆隆的声音,空洞的有些可怖。头顶上只有一弯清冷的月牙儿发出的淡淡的白光,定睛看去,包子铺的幡旗也被吹的打着浪褶。

  老高出现在了门口,只见他穿着敞着胸膛的褐色的风衣,里头是一件白净的衬衫,没有一丝褶皱,而衬衫里头,还有一件灰色的羊毛衫,下身是一件简单的蓝黑色的裤子,从上到下的纹理通畅,只是面料看起来有些粗糙的,像是警服裤子。

  刚才没注意看,老高此时刮去了方才有些浓密的胡须,整个人一站出来,壮实的身子,有股莫名的温厚感。

  “高叔,你今天可真帅。”我实在想不出什么话与老高交流,只是看着老高的穿着打扮,由衷地夸了一下。

  老高的嘴角只是微微上扬的一点,嘴唇蠕动了几下却没有说出话来,被老杨引着进去了他的丰田车内。

  我无话可说,只好跟老杨也上了车,老高一个人坐在后排座位里,一会儿看看窗外,一会儿又不知道向谁打着电话,偶尔发出几声呵呵的笑,除此以外,整个车内就只剩下我们的呼吸声。

  出了别墅区,终于见到了温暖的夜景,人一多起来,生气便蒸蒸地散开来,行人走在夜晚的街道上,有些年轻人手挽着手,笑呵呵地走进小店,车辆的鸣笛声和着小孩的叫喊声,组成夜晚最惬意的图画。

  小年的夜晚,他们要去哪里,归家还是远行,这个小城,每天都承载着自己的往事和他人的序章,但无论归家还是远行,他们到底还是在路上。

  我们抵达了一家营业的高档饭店,老杨提前便预约好了,他走在前头,我与老高走在后面,老杨和服务员引着我们俩弯弯曲曲地走着,一言不发。

  “按着我给你们的菜单上菜吧,麻烦了。”老杨与服务员小姐招呼了一声,便让他们去厨房忙碌了,其实她并未走远,只是钻进了我们房间里另外一个小房间里去了。

  我活了这么大,今天是第一次见到饭店里的厨房是在包厢里的。

  老杨给老高递了一支烟,老高接下来放在桌布上没有抽,两只臂膀撑在桌子上说到:“我说过,吃饭就不必吃了,你把电话号码给我。”老高言简意赅,全然没有平时的温厚,平静地看着我,没有看老杨。

  “今天是小年,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请你来吃顿饭罢了,况且我还没有正式把小林介绍给你认识,虽然没必要,但我觉得这是应该的。”老杨一边说着一遍掏出手机,鼓捣了几下又放下。

  “小林是我认的侄子,按辈分来算,你是他老叔,虽说你和小林在一起的时间比我和他要长,规矩总不能乱。”

  老杨咳嗽了两声用胳膊肘捣了捣我说到:“小林,给你老叔敬杯酒吧。”

  我发愣似的,又像是接收到了某种命令,一屁股坐起来,拿起桌子上的酒瓶,给老高斟满了一杯,给老杨也倒了一杯,最后是我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微微弓着腰对老高说:“高叔,虽然我们已经很熟悉了,可我也觉得我应当正式拜见一下您,还望老叔以后多多关照。”

  我不太会讲客套话,只能把在书上学到的礼仪走了一遍,也不知道做的对不对。

  老高像是觉得我的动作有些好笑,他竟然呵呵笑了一声,把桌子上的白酒一饮而尽,“现如今还不是成了我的侄子了?”

  这一次,我终于感受到了他眼里的温厚。

  老杨示意我坐下,我便靠着他坐下。“大哥,今天没有别的事情,就是想在一起吃饭而已,看在小林今天认你的份儿上,你留下来吧。”

  老高听后冷哼一声,又恢复了他冷淡的面容,对老杨说道:“杨峰,你收的侄子挺多的吧,也巧,都在我前面,只是不知道这个又能待多久了。”老高拿起筷子挑了一根刚上的凉拌小黄瓜放入嘴里,反复咀嚼着。

  “关于小远的事情,我只能说一声抱歉了。”老杨拿起杯中的白酒也饮尽了,胡茬被酒淋湿了,润润的很好看。

  小远,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我一时间想不起来了,也没有继续在脑海里搜索,因为我有些乱,一时间太多的信息送进脑子,我一时间乱了方寸,只是觉得能靠在老杨的身边吃饭才是实实的,没法被夺走的。

  我有些害怕,这个名字不单单是两个人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更是来抢夺我现在安逸生活的魔爪。

  “行了,你省省心吧,过去的事情不用再提,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老高皱皱眉头,终止了老杨的话,此后,饭桌上又剩下静默,只有微弱的服务员在厨房里忙碌的声音。

  吃完饭之后老杨替老高叫了辆出租车,临走时老高回过身来问老杨:“他在哪?”

  “林下。”老杨言简意赅地说着,此时的他已经有些小醉,一只手扶着我的肩膀,一边转过头去与老高对话。风吹着他们倆的衣服,我想他们胖胖的身子应该不会觉得冷。

  老高得到了答案,转身进了车内,橙黄色的出租车一会儿便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之中,街道上只剩下零星的几个人,和来往的车辆。

  老杨点了一支烟在马路旁抽,一边望着过往的行人,嘴里好像反复念叨着什么。我不想问,我害怕随便问一个问题,得到的答案都是“你走吧。”

  我和老杨也坐上了回去的出租车,在车里老杨对我说:“等天气暖和了就去学驾照知道不,以后我喝醉了可指着你接我了。”

  “好!一言为定。”我闻着老杨嘴里淡淡的酒香,替他抻了抻有些褶皱的衬衫。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