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闹剧一场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4-12 02:21      字数:1634
  我心头来气,右腿顶住地板,左腿将老杨用力推到一边,手还是没有停住地微微发抖。

  “呵呵,小林啊,你先别急,跟叔出来。”说罢,老杨轻轻握着我的手,向屋外走去。

  远方的西山沉浸在安逸里,枯木覆盖了起伏的山峰,沿着山坡下来错落有致,像是媳妇头上用篦子篦过,又夹起大卡子的头发。黄昏弥漫在山间,笼罩起鳞次栉比的房屋,比缎子还浓厚,还润滑。

  白粉墙边静静躺着一辆银白色的自行车,铝合金的框架,黑红相间的脚蹬,夕阳发红的光一照在上面,“永久”两个字闪闪发亮。

  “我说他们放在门口怎么不送进家里,原来是你小子不给他们开门。”老杨用手拨了一下自行车的铃铛,清脆的铃声充斥了整个室内。

  “我看明白了,原是送车的,我搞成犯罪团伙了。”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老杨看着窗外的夕阳伸了个懒腰。

  “这也怨不得我,他们敲门的声音急,我就害怕嘛。”我愧怍,却昂着头,自尊心驱使我尴尬地辩解。

  “呵呵,得,说不过你。不过一个人在家,也应当注意一些儿安全,这样看来,你做的也不错。”

  我也笑了,心里不由自嘲:“这回可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老杨便坐在临近的沙发上,他看着我,我看着车,车被我看的不好意思,我也被老杨看的不好意思了。

  “你上学就骑这个去吧,也不至于搭人家宋师傅的车,每回都不给钱,腊月的天气还说得过去,年一过就回暖了,人家也要做生意的。”老杨笑眯眯地看着我,手上剥着一只澄黄的橘子。

  “嘿?我偏坐宋叔的车,我让他找你要钱就是。”我向不乐意了,老杨喜欢替别的人考虑,却不为我考虑了,“人家乐意接我,不像你,一回也没接过我。”

  老杨听了这话脾气倒上来了,一把拉我过去,粗壮的臂弯将我头圈揽住笑到:“开学是谁接你来着,栖霞又是谁接你去的?你再好好想想。”他捏着我耳朵,一点不疼。

  “哎,哎哎,我知错了,下次不坐宋叔的车就是,我骑自行车总行了吧。”老杨不敢弄疼我,但很受用我服软的劲儿,便把我扶起来了,剥了一瓣橘子放进我嘴里,自己又剥了一瓣。

  “小林,这阵子怎么样?看你瘦的,肯定在学校没吃好吧。”老杨捏了捏我,把橘子放到我手里。

  “哪有,我最近吃的可好了,在…在食堂吃的可好了。另外,我厨艺也有长进,叔,你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去。”我意识到老杨赶了一天的路,恐怕也饿了,不然也不会吃起橘子。

  “我不饿,待会儿和叔出去吃吧。”老杨的眼里忽然闪现一丝星光,随后提了提裤子,又拨了一下自行车的铃铛,消失在了里屋的门口。

  当我们出现在老高家门口时,夕阳已经完全沉浸了西山,寒意正侵蚀整个街道,只有淡蓝的天空残存着微弱的光芒,行人,灯光,马路,车辆,一切都暗淡下来,夜风吹打包子铺的幡,发出呼呼的声响。

  “叔,来这里做什么?”我终于忍不住问了老杨,老杨向我微微一笑说道:“这是你们老师的家,怎么样,气派不。”

  那一刻,我根本没有听清楚老杨说的话,只知道一会儿我编织自己的谎言就要被拆穿了,已经归乡的人为何会出现在他家的门口,我脑海里顿时浮现老高的脸,他凝视着我,沉默不语的走开,而后转过头来睁着满眼血丝的眼睛贴着我的脸大声质问:“为什么一次次的骗我?”嘴里的烟气就快让我窒息。

  “走了,想啥呢。”老杨已经先我一步下了车,一只手插着口袋,另一只手打开了车门,疑惑地看着我,冷风将我拉了回来。

  我便跟在老杨的背后,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的后脑勺,注视着他按了门铃,然后点燃一支烟狠狠吸了一口,吐出的烟气随风一起散了。

  门开了,是那双忧郁而清明的双眼,门里门外,站着两个相似的兄弟。

  老高先是看到了老杨,刚想开口问他便瞧见了躲在老杨身后的我,他先是一怔,随后好像慢慢理解了,若无其事地问老杨:“你来干什么?”

  老杨缓缓开口道:“今儿26,一起吃顿晚饭吧。”

  我这才想起来,原来今天已经是小年了。

  “吃饭我看就不必了,有事就说事吧,我这人不爱饭局。”老高摸出了打火机,也点燃了一只烟,只是注视着老杨,也没提出让我们进家门。

  我望着他们如此相似的面孔,一股莫名的焦躁与不安在心中燃起。

  “他回来了。”老杨沉默半晌之后缓缓开口。

  “我把他带回来了。”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