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归去来兮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3-15 03:10      字数:3479
  从老高家里回来之后,果真感冒了,一连几天觉得脑袋昏昏涨涨,起初没有在意,睡了两天便想出去找工作,刚起来竟身子一软,险些站不住脚,吓得我连忙去打了瓶吊针,后又发了一天热才好些。

  老高期间打了两通电话,一通是问我回去的车票买没买好,第二通,是在我打吊针的时候来的,问需不需要他送我去车站。

  他的好意又被我拒绝了,只道宋明会送我去车站,我向他撒下一个慌,便知道要用千个万个谎言去遮挡,我这可笑的自尊心,让我难以向他启齿我这乱糟糟的境况。

  而我是在半夜接到老杨的电话的。

  “喂?”我被电话铃声吵醒,胡乱拿过手机来接。

  “呵呵,小林是我,这么晚了叔打电话来,扰你休息了吧。”老杨浑厚的声音一传来,就如昏沉已久的天空透出光亮,我忽的清醒了,便连忙坐了起来。

  “叔,你可算打电话过来了,要是你再不打电话过来我可要打过去了,你走了也有好些日子了,也没见你来电话,我,,,我,,,”说着说着,我便觉得心里堵得慌,有些生气,有些委屈。

  “小林你感冒了么?声音听着翁。”老杨没等我说,已经发现了我还有些烧,接着,是他那头打火机点燃香烟的声音。

  “我没事,叔,你那里一切都好吧?”我也不知怎么,听到这一句关切的话,原本强忍住的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静静地流进嘴里,咸咸的。

  “呵呵,是啊,岛城这边事情多,一忙起来也就没法回你电话,是叔不对啊,又听说你前两天放寒假了,正好我这里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就想着明天或是后天回来,咱一起过年。”老杨在那头淡然一笑,言语间似乎没听出他想不想我。

  “小林啊,你就在家里别乱跑,等着叔回来。”

  老杨吐了口烟气,在我这头,似乎已经闻见了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和他的独特的香味。

  “我,,,,叔,你能留我和你一起过年,这当然是好的,我还想着,,”

  我话音未落,便被老杨打断了“小林,我是你叔,你不来我这里是要到哪里去?怕不是很久没见了,你把我忘了,说这些奇怪的话做什么。”老杨听到我说这话,好像有些生气了,声音都提高了好几层。那头的烟头似乎已经被脚踩灭,只有老杨不大却是有穿透力的声音,好似在黑夜里划破了一道口子。

  我们俩都沉默了半晌,屋外冷风呼呼吹着,拍打我窗。

  “不是的,叔,我想和你一起过年的,我不太会说话,我下次不说这话了,您别生气。我不说了,不说了。”我暗自骂起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找不到什么话来说了么?

  “嗯,小林,叔可是把你当亲人,你说这话叔有些心寒了啊,下次不许再说了,你这期间哪也不许去,就在家等着叔回来罢。”老杨咳嗽了两声,便是那头开门的声音。

  “进来说吧,外面冷……”说这话的不知是男人女人,声音细细的,很好听。

  “小林,那先这样吧,叔挂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嗯,叔,你也要注意身体。”未等我说完,老杨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暗暗高兴着,他终于要回来了,过不了多久,我便又能抱着他睡觉了。许是很久没见到老杨了,我又拿起床头的照片,看着他厚实的背影,情不自禁地笑了。

  我只好打消了心底有些卑微的兼职的念头,他让我等着,我便等着。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被自己定好的闹钟催醒了,不能再睡下去了,我想着,便起来给自己做了顿早饭,虽说不太好吃,可毕竟得到过老高的亲自指点,还是可以将就的。

  我看了眼窗外的蒙蒙霜雾,今天的天气和往常的不一样,明明是清早,外面的太阳已经透过窗子洒在了床头,金灿灿的。我不清不楚还听到远处不知是哪里传出的花盒的爆炸声,年味隐约间在这座城市散步开来。

  离过年虽说也没有几天了,可是未免太早了些。我擦着桌子,想那位人家到底整得哪一出,想的出神,差点又磕到桌角。

  也许是希望尽快把霉运赶走吧,常说幸福之家不尽相同,而不幸之家却各有各的不幸,这不幸难去,日子便红火不起来。唉,可真真是的。

  “您好,有您的快递。”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打声,伴着一位男人的陌生口吻。

  我的快递?我哪有快递啊。我心里疑惑着,正欲回复那人,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外头袭来。

  一股不安的预感忽上心头。

  第一,快递业务在国内还未熟络,我们这种大学生一般是没有购物的习惯的;第二,若真是我的东西,他敲门的声音为何如此急促,不像快递员。

  入室抢劫?传销组织?谋财害命?

  我想了想,也许是送错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落在我身上,默默安慰了一下自己。

  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忽然就害怕了,像是一瞬间的事情,恐惧和不安支配了我的身体,听着外头敲门声音更加急促,我手里的抹布越来越真实。

  我不敢动弹,感官敏感起来,心脏在胸前急匆匆地跳动,任何声音在此刻都会被无限放大,反而门外的声音虽然急促,却显得很小。

  我好不容易催动了我的身体,慢慢移动到门口,想听听外面有几个人,外头的敲门声却戛然而止,好像有人在窃窃私语:“里面没人。”

  我知道他们是合伙作案,心底一下便凉了半截,慢慢拖动身体躲到厨房里。

  门是隔绝他们的唯一方式,还好老杨的门好,他们应该是闯不进来的,老杨,我想老杨,但是我不可能打电话给他了,他还没回来,我打电话只能让他担心罢了。

  忽的,门外又没了动静,好像静默了能有一分钟,都没有人讲话了,他们莫非是走了吧,我的心还未停止跳动,想去一探究竟,可,开锁的声音却传入耳来。

  我还没有见到老杨,今天或许见不到他了,如果他们非要害我的话。我接着又想到老高,骗了他那么多次,还没有和他道过谦。我又想到李傲,这小子,还没和我和好呢,他的心结也没人替他解了。

  最后,我想到了我自己,关于我自己没什么好想的,我只觉得我拥有的太少了,这寥寥几人,却是我生命中的全部,不禁自怜起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想到这些,也许是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只好想着点东西来转移注意力吧,不然,门外的声音免不得会把我吓死。

  门没有被打开,好像外边的人不熟悉这种门的结构,只用铁丝什么的搅了几下就停止了,于是,再无动静。

  我在柜子边上蜷缩了不知多久,直到确信外头再没有动静了,生物的本能让我慢慢打开身体,支撑自己站起来。

  可是我不敢去开门,我第一想到的便是打电话给老杨,我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听到他的声音。

  电话接通了,另一边是老杨浑厚淳正的声音,粗粗的很好听:“小林啊,怎么了?”

  “叔。”我抿着嘴哭了出来,不敢哭得太大声。

  “怎么了?哭什么?”老杨有些疑惑。

  “我就问问你什么时候到家。”

  “怎么了,昨天不是说好了嘛,今天不就明天,怎么了你小子,昨天不也没想我想到哭嘛,呵呵。”老杨对我开着玩笑,身边的风声呼呼地吹着。

  “没,没事,我想提醒你注意安全。快到了打我电话,我就,,,我就去接你。”

  “好啊,到时候给你做顿大餐,呵呵。”老杨在那头朗声地笑。

  “那就先这样,我开车呢,挂了吧。”

  老杨挂上了电话,那种异样的感觉便又涌上心头来,我便慢慢移进房间里,把门锁的死死地,方才安心不少。

  我只好抱着与老杨的合照,看看,哭哭,再看,再哭,那一刻我便承认了,我就是个怯弱的人。

  ……

  好久不见的夕阳通红的印在窗子上,若不是这世界贫瘠萧瑟,真以为是深秋的日头在照耀。

  “醒醒,唉,这小子。”

  “小林,醒醒了。”温暖的大手轻轻拍抚着我的后背,把我从睡梦里拉醒,我睁开眼去看,暖意便在我心头荡漾开来。

  是他,那一头乌黑有质感的寸发,微黄而刚毅的脸,是他,炯炯有神的双眼,还有不多不少的浓密胡茬,都是他。

  “叔,你回来了。”老杨此刻就坐在我身边,穿着一件褐色的大衣,胖胖的手正拍抚着我的背,见我醒来了,便给我一抹最硬气而暖心的笑:“呵呵,不是要来接我的吗?怎么还睡觉了呢。”

  他顺手抽走了我怀里的照片放回柜台。

  “叔。”我没忍住,一把把他扑倒在床上,头埋进他的胸膛便哭了起来,他身上那淡淡的烟草的清香,是令我魂牵梦绕的气味。

  “哎呀,一个月没到的功夫,怎么就跟小姑娘似的,莫哭,莫哭。”

  老杨一时没招,也不把我推开,只是哄我,甚至还用方言来安慰我,捏捏我这里捏捏我那里。

  我不理他,只顾着哭,他肉肉的身体,温热的贴着我让我感到安心。

  待我不哭了,老杨总算是能起来了,看着胸前被我哭湿了一大片,他也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这不是回来了么,男子汉大丈夫,哭啥,不哭了。”他用袖子抹了抹我的眼泪,便起身去找衣服去换。

  我望着他,好像胖了一点,但是依然很好看,老杨脱下来有些湿热的白衬衫,穿着毛衣。

  “叔,别冻着。”我揉了揉眼,便帮他整理着衣服。

  “让你受委屈了啊小林,是叔不好了。”老杨转过身来抱了一下我说道。

  “叔,我没受委屈。”我便将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一五一十地说给老杨听了,他们是如何假装送东西,想引我开门的。又是怎样声东击西,设法破门而入的。我都跟老杨讲了,回头一想,还心有余悸。

  谁知老杨听了,看着我认真的脸,忽的大声笑了出来。

  我呆呆地看着他,有些不满。

  “叔,我都这样了你还笑我。”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了。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