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平明送君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0-10-09 23:46      字数:3442
  我始终没向老杨说我与李傲的事情,也许在他们这些中年人看来,这件事本身就是滑稽的。

  “靠过去一点,干啥呢?”和老杨睡觉,我总喜欢紧紧贴在老杨的身上,只要一往那方面想我那物件儿总是不争气的顶起来,老杨一有感觉就默默地距我于千里之外。

  “叔,别动了,冷。”我不依不饶,像块膏药似的贴过去。

  “得亏你还是个学生,要是天天回来我还睡得着觉嘛。”老杨被我折磨的没法了,索性坐起身来点了支烟,温润浑厚的声音穿透在夜里,很暖和。

  “我倒也想天天回来啊,你也不让。”我也坐起身来,突然就有些睡不着觉,便跄在床头。大学还是很开放的,只要家靠的近,天天回去也可以。不过老杨总是不给我回来,一来是他工作太忙,没时间照顾我。

  “你得要好好体验大学生活,校园就是一个小社会,里面什么人都有,懂吗?”这就是老杨第二个理由,他一副颇有经验的样子,让我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对了,小林。”老杨把烟在烟灰缸戳灭,竟把手搭在了我的肩头,我顿时受宠若惊,也不敢乱动。

  “叔,您说。”

  “明天我要去出差了,去岛城。”老杨言简意赅的两句话,我却由惊喜转成惊讶,随后心里又咯噔一下塌下去。

  “明天?这么着急吗,叔,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老杨出差是难免的事情,有时候周末老杨都是抽时间回来陪我一起吃饭,可这回走的似乎有点急。

  “是啊,有个项目很急,恐怕要去不少时间呢。”夜就像一潭死水静住了,虽然看不到老杨的脸,可我却笃定他正眨巴着大眼睛在看我。

  “岛城,可要往北走?”我似乎听说过这么一个岛城,海滨城市,飞鸟游泳,阳光沙滩,是一个好去处。

  “嗯,要往北,还要出省。”老杨顿了顿又说:“叔这一走估计要不少时间呢,一个月是少不了的。让你学做饭你这脑筋也不在线上,总是学不会,现在可好,要待学校了。”

  我心里忖道,心思还不都花在你这个大叔身上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过的这么凄惨。

  “没事,我正好在学校里好好学习。”有些失落,一想到老杨要离开我就浑身难受,感觉像是陷入了沼泽,内心越挣扎越不是滋味。

  “叔,过年你还回来吗?”

  “傻小子,过年不回来做甚?”老杨用食指敲了一下我的头,像是提醒我不要开玩笑。“行了,睡觉吧,赶明儿还要起早呢。”老杨说着,又攒下身去,留了个坚实的后背给我。

  我也默默地跟着老杨睡下去,可心里总是觉得有些空荡荡的,又移过身去一把抱住老杨。

  老杨没想到我会这么冲动,抖动了一下身子,鼻腔里似乎也喘了一下,随后说到:“跟你说了明儿要早起,你小子不听话是吧。”

  “叔,你都要走了,我就抱抱还说我。”我带着些哭腔和老杨撒娇,内心确实有些伤感。

  “好了,又不是不回来了,你这小子怎么总像姑娘似的,不抱女人抱我这个老头。”

  我一听这话脑子一热,竟然伸开退把老杨夹住,裆里那玩意儿正在涨大,紧紧地贴在老杨腰上。

  老杨似乎也感觉到了,有些慌乱,想用手把我推开,谁知我来劲了,死死夹住老杨不放。

  “我数三下,再不放我就收拾你。”老杨放狠话,一般就是真的要收拾我了,可我却一动不动地,好像在等他收拾我。

  忽然,老杨一个翻身将我压在身下,黑夜里,他的脸贴的我非常近,老杨的啤酒肚紧紧贴着我,似乎他的下面,也感觉在慢慢苏醒。

  黑夜里,老杨慢慢靠近我,近乎于嘴对嘴要亲上来了:“小林,叔也舍不得你,工作毕竟是工作,你就在学校委屈一阵,等叔回来好好补偿你行么。”这个男人似乎觉得很对不起我,温柔地对我说。

  老杨浑身散发着男性雄厚的气息,而他靠近我时,嘴里的烟味,身上的清香,连带雄性荷尔蒙一下子冲撞着头脑,我享受被老杨压在身下,可理性告诉我不能对老杨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叔,你要快点回来。”我知道我不能再说了,眼泪已经噙在了眼眶,鼻头一酸就要落下,老杨不喜欢我这种哭哭啼啼的样子。

  “好!”

  我被老杨抱在怀里,而后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半夜我被一个梦惊醒,梦里老杨弯着腰,拄着拐杖,在昏昏沉沉的灯下凄怨地盯着我。我睁开眼,月亮已经出来了,月半十分照在窗帘上很亮,我迎着月光,看老杨熟睡的刚毅的脸,不禁悄悄凑过去,朝他的嘴上浅浅亲了一口。

  他的唇,温润绵软,扁扁平平,胡茬蹭的我有些痒,似乎我离开时老杨还撅了撅嘴,我知道能得到黑夜中的这一吻就已知足。

  我睡不着了,只好把头埋在老杨的怀抱里,嗅着他身上每一寸的味道。那个梦太清晰,清晰的我一想起来就控制不住的哆嗦,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做这种梦,可再想起来,又让人不寒而栗。

  当我又要睡过去的时候,正好天亮。

  老杨就像一个闹钟,总是能在天亮的时候醒来,我刚闭上眼睛,老杨便把手抽回去,坐起来穿衣服。

  一想到老杨待会儿要走,我便再也睡不着了,又过去把老杨抱住,老杨不知道我醒了,竟然吓得一激灵。

  “小林,你醒的这么早啊,叔待会儿给你做早饭去。”老杨手里拿着一件羊毛衫套在头上看着我,我伸出手去把衣服拉下来。

  “叔,你不是要走了吗?我不用你给我做早饭。”我看老杨穿着拖鞋在屋内走动,胖胖的身材又让我迷恋,不知道是晨勃还是什么,下面又不自觉地翘起来。

  “再着急叔也要吃饭嘛,不吃饱怎么有力气干活呢,快,起床。”老杨走过来,一脸坏笑地瞬间把我的被子掀开,我的弟弟昂扬着斗志,被他一眼看到。

  “叔!你干吗?”我一下子抢过被子盖在身上,企图掩饰自己的尴尬。

  “年轻真好啊,哈哈哈。”老杨笑着,走向卫生间。

  “叔,待会儿你是开车去公司吗?”我嘴里塞了一个包子,看着老杨神采奕奕的脸问。

  “是啊,待会儿开车去,下面有的忙的喽!你小子赶紧学个驾照,将来当叔的专职司机,保证不亏待你。”老杨挑逗着我,帅气的脸上我看出多了一丝不舍。

  我也曾惦记着你,恰似光阴对草木的专情。

  远处高山蒸腾了雾气,日头探出东山的枯木枝头,氤氲着一片红润,未照进街道旁的水渠里,三两只促织还叽喳着,远远听去有些凄冷,麻雀站在枝头打瞌睡,窗子里有的人还在睡。

  “走了,别送了。”老杨摇下车窗浅浅对我一笑。

  “嗯,叔,你走吧。”我看看老杨坚挺的发型,还有一脸的刚毅,我不想把气氛搞的这么深沉,老杨也是。

  “小林,这儿有一张卡你先拿着,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就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学校都吃的啥。”老杨佯装愠怒递过来一张卡。

  “叔知道你有能力赚钱,可你是大学生,不能一股脑把心思放在赚钱上,晓得么。”老杨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探出身来把卡塞在我手里。

  “听话。”

  我听话,你就会早些回来么?

  老杨不是没给过我钱,可我一回也没接受过,除了在老杨这里蹭吃蹭喝,我不想被人看成傍了个打款。

  老杨看我要哭了,赶紧发动汽车,对我递来一抹笑容。“小子,等叔回来。”

  他走了,他的笑还留在原地,看着汽车离去的背影,忽然有一种永别的感觉。我再也憋不住了,一转身就流下了眼泪。

  走在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又把我隔开,老杨不在的这座城市,每一寸土地写满了陌生,来到这儿虽然也有大半年了,却从来没用心注意过这儿的一草一木。

  “是小林吧!”身后传来一声粗糙的叫喊,回头才发现原来是司机宋明,他今天穿了件蓝色的外套,眼睛大而有神地看着我,嘴里叼着烟,有些痞。

  “宋师傅,真巧啊!”

  “还真是你,我远远就看见你走在路上,才九点钟你要干啥去?”这儿不好停车,宋师傅只好慢慢开着与我闲谈。

  “上学去。”宋明脸上的胡子好像没有刮干净,有些胡茬在侧脸很英武,但是整个人却显得很糙。

  “上来,我载你一程。”他大方地停在我身旁,眼神示意我坐副驾驶去。

  “这不好吧,我还是走去,不远的。”

  “小子,不要你钱!快上来。”没想到我内心的想法一下子被他看穿了,他乐呵呵地打开副驾驶,拿掉嘴里的烟。

  “你可是我的大客户啊,就是单子来的晚,呵呵。”宋师傅与我开着玩笑,他是说我和老杨每次都是晚上才坐他的车。

  “你叔呢?在睡觉吧!”宋师傅与老杨也算熟悉,偶尔也会在一起吃个饭喝个酒,“他是个好人。”老杨总是这么说。

  “我叔出差去了,一时回不来。”我刚调整好的心情被宋师傅这一问又给勾了起来,他哦了一声便也不说话。

  我看看窗外无聊的景色,又转过头看看宋师傅红润却沧桑的脸,粗糙,凶猛,我越看他的胡茬越觉得有些异样的感觉,似乎内心恋父的情感又被激发出发,这个男人的后背坚实的就像山一样,他坐在皮椅上,那个物件被挤出来圆圆的一团,很丰满。

  他转过头与我四目相对,我尴尬地赶紧移开视线,这个大老粗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怎么了,看我干吗?”

  这怎么回答,说刚才对你意淫了一番?还是算了,继续沉默吧。

  学校到我与老杨家的距离不过五六公里,走路肯定要一会儿,可是坐在车里便也快了,宋师傅停在路边,打开他黑色的水杯喝了一口,我临走时还咂了咂嘴。

  “小林,好好学习啊。”宋师傅对我招招手笑,大声嚷嚷着,旁边的同学一下子都看向我,让我很难为情。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