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所谓伊人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0-10-01 01:25      字数:3772
  刚吃下最后一个包子,老高叫的拖车已经靠在了路边。他抽完了烟,起身跺跺脚,回过头来睁着有些无神的眼睛看看我:“小林啊,你先回学校睡一觉,我去把车弄回来,刚好今天没事。”

  “高叔,我和你一块儿去。”我见老高转身就要走,一下子站起身来,嘴里的包子还没咽下去就喊住老高。

  “你忘啦,今天是什么日子?”他回过头来暖心一笑,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出了店铺,走进金灿灿的阳光里。

  我看着老高走在阳光底下,站在车旁给开车的师傅递上一根烟,随后就又向我摆摆手坐了上去,调转车头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天空依旧是那个天空,高的让人心慌,可静静的看一会儿,总会感觉又是那么舒适。湛蓝的没有染料,染不出这样的颜色。天底下,有小贩摆出摊位,上面摞了圆圆的月饼。

  对啊,今天是中秋了。

  我忽然想起,中秋竟这么快就来了,难怪路上的人脚步都有些轻快了,想必是要去见某一位心头挂念的人吧!我又想起来老杨,这一个多星期没见,不知道他冰箱里的菜有没有补齐,我踢他的伤还会不会隐隐作痛。

  算了,今晚去看看他,向他赔礼道歉!

  公交车在站台缓缓停下,路人不同于以往的谦让,一下子蜂拥而上,惹得司机在一旁拿着喇叭大声叫喊。我想着下午还得再规划排练晚会的节目,也有一大堆事情要做,索性随着人流,一齐被冲入这绿皮公交上。

  顶后面,一位年迈的奶奶走上车来,睁着深邃的眼睛,看一眼拥挤的车厢之后便找了一处角落站着,我于心不忍,把她扶过来坐下,奶奶就笑,从布袋子里拿了一个月饼给我。“乖乖,回家路上吃着。”奶奶舒展着眉毛,颇有些慈祥的模样,想必年轻时也是一位美人吧。

  我回到宿舍,都十点多了李傲还在睡觉,应该是想到今天没课,昨晚又通宵看小说了。我看了一眼窗台的雏菊,它的枝叶早已枯尽,好些日子没浇水了,土地上裂开了一道不大不小的疤痕。

  我躺在床上,狠狠地伸了个懒腰,昨晚的风餐露宿,让我感受到原来我的床是这么舒服,我忽然间想到老高,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把车拖回来,看起来他也很累了,就是不说。男人有时候,就是把所有委屈都受尽,然后给这个世界一抹最刚强的笑容。

  我的双眼渐渐支撑不住,鞋子都没脱竟然不知不觉间又睡了过去。

  李傲不知从什么时候醒来,看看正在熟睡的我,也没有吵醒的意思,就过来给我拉上了些被角,随后一个人穿衣服准备去吃午饭。

  “嘟嘟嘟……”我的手机响起来,李傲还没来得及踏出宿舍便被我的手机铃声喊住。到我面前见我睡的死死的,再三犹豫下替我接了电话。

  “你好,我是钱林的同学,他睡着了。”李傲小心翼翼地回答那头,可是对方听见李傲的声音就沉默了。

  “喂?喂,”李傲朝听筒里叫了几声,对方才开口说话。“李傲啊,是我,高老师,小林睡觉了是吧,麻烦你到一点多的时候把他叫起来去排练,顺便告诉他晚上要是真没什么事情就别忘了。”老高雄厚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来,让李傲一时之间突然又心动起来。

  “好的高老师,你在哪呢,怎么感觉你的声音有些哑呀?”李傲连忙抓住这个机会,对老高一番追问与关切。

  “呵呵,我没事,那就这样吧。”

  “可是……”李傲话音未落,对方便挂上了电话,留下他拿着手机呆呆地站在原地。他复杂地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我,许久,一个人走出了寝室。

  暖洋洋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在我熟睡的脸上,我不经意间又做起了梦,梦见我回到苏北的家中,门口早已生满了杂草,有些村民就像认不得我,好奇地上下打量。我来到这扇关了很久的门前,掏出白亮亮的钥匙转开生锈的锁,陈旧的气息立刻朝我传来。

  “林子,林子。”李傲摇了摇我,见我没醒,又使劲晃了晃,我在这来回的晃悠之间睁开了眼,看见李傲在我旁边。

  “林子你昨晚干啥去了,这么瞌睡,咱班还要抓紧时间进行演出前最后排练呢,你快点。”李傲有些着急,因为他去打了趟球,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一点半了,就急急忙忙摇醒了我。

  我睁眼看了看闹钟,一下子慌了阵脚,似乎我刚闭上眼睛,时间就在我床边溜走了。

  “快,来不及了。”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下去,慌张地洗漱之后,拿了件衣服就和李傲跑出了寝室。

  “班长,你来晚了。”副班长看见我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有些不耐烦,她已经带着人开始了最后排练。

  “不好意思啊,一觉就睡过头了。”我挠挠脑袋往副班身旁一靠,尴尬的笑笑。这位高贵冷艳的女子,总让我觉得她惹不起。

  训练的时候我想到了老高,出去应该很久了,不知道他现在午饭吃没吃,是不是在睡觉。我有些担心他头会痛就借故离开打了通电话给他,不巧的是无人接听,想必是已经睡着了。

  “林子,你今天不回家吗?”李傲与我都是异乡人,看着别人都一个喝回家过节了,他就问我。

  “不回去,你呢,山西离金陵很远的。”我觉得李傲肯定不会回家,看到他点了点头我就笑了,光回去就要一天吧。想着说要不然咱俩凑合着在一起过节,又突然想起老杨,就没敢说出来。

  ……

  “让我们在歌舞之中欢送演出结束,祝大家中秋快乐!”主持人在台上激情洋溢地讲话,拉下了这场演出的帷幕。我坐起身来,看看傍晚的天空,远处已经放响了彩色的烟火,我想着也该去老杨那里陪他过节了。

  天色渐渐晚下来,隔壁老王依旧没有下岗,挺着大肚子来维持散场的秩序,他这么高的身子,又穿一身警服,让人看了都觉英武不少。

  “林子,今晚我们一起过节吧!”李傲披着霞光,站在暮色中拉着我的胳膊,看那些有家可去的同学们已经陆陆续续走出了校门。

  “李傲,今晚可能要和我杨叔一起过节了,要不然你和我一起去吧?”我有些歉意地看着他,因为我实在没办法不去见老杨,而又不忍心看到李傲这副孤单的模样,就想让他和我一起去。

  “别,我还是在宿舍里吧。”李傲连忙摆手,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天空,与我两人沉默着回了宿舍。“我明天就回来陪你行不?”我像一位做错事的人,乞求获得李傲的宽恕。李傲难受地挤出一丝笑容来:“没事啦,大小伙子不用你担心。”

  我带着些憧憬走出校园,路过警卫室的时候特意停下来看了一眼里屋,想着隔壁老王此时在干吗,难道不回去过节?我不由自主地抬起脚走了进去。

  “王叔,你干吗呢?”我见老王坐在他的床上,手里拿一块月饼在啃,另一只手上,还是他园宽宽的水杯。

  隔壁老王见到我,又掉过又去喝了口茶,缓缓开口:“你们回家了,可把老子忙坏咯,今晚恐怕是回不去了。”说完又咬了口月饼,并向我丢来一块。

  我不好意思地吃了一口,见也没有什么话题来牵扯牵扯,便向老王道了声祝福离开了警卫室。

  这个老王,说他木讷,又挺会关心人,靠谱也挺靠谱,就是讲出的话没有几句我能接的住。

  走在街道上,三三两两路过一家人,他们脸上透露的喜悦也许是我一辈子都理解不了的秘密,我就这么走着,身后的眼花为我点亮了前行的路。

  我来到老杨的楼下,内心的慌张感又向心头传来,要是老杨还在生我的气怎么办,要是我真的被老杨给赶出来,是不是以后就再也不会见面了。人总是这样,在箭在弦上的时候总会蹦出来几个令人忧郁的想法。

  我又给自己暗自打了鼓气,上去看看吧,他要是到时候在嫌弃我我也不说什么了,要是一直这样做个胆小鬼,老杨也许会离我越来越远的。

  上去吧!

  就这样,我随着电梯来到了老杨的门前,我看着上面的福字,紧张地不知所措。对面人家的门正微微掩着,没有关死,透过微弱的光线,里面推杯换盏的声音传出来,孩童朗声大叫,男人女人的喜笑颜欢,与门外的我形成鲜明对比。

  “叔,我回来了。”我最后还是打开了门,迫切的心还是想要见到老杨。

  可是,我的心一时间竟极速地下坠。

  老杨不在家!

  我呆呆地站了几秒,这才意识到要打开灯,里面依旧是我所熟知的那样简单整洁,可老杨却在中秋节的时候不在家。我木讷地打开老杨的卧室,里面依旧充满着老杨身上独特的气息,清香,安逸。我不知道坐在黑暗的卧室里多久,才想起要打个电话给老杨。

  电话好像响了很久,那个男人才拿起了电话。

  “喂。”

  老杨浑厚磁性的声音再一次回荡在我的耳边,仿佛他整个人已经出现在我眼前,健壮,魁梧。

  “叔,你今晚不在家吗?”我颤颤巍巍地说到,以便掩饰我有些兴奋和紧张地心情。

  老杨一听到我的声音,似乎也有些高兴。“小林啊,我以为你把叔忘了,都过了一个多星期了,也不见你打过一个电话,你怎么心事这么重呢?”这句话听起来是在责怪,语调上却透露着满满的喜悦。

  “叔,我怎能把你忘了呢,还想着和你一起过节,可是,叔你现在在哪呢?”我听到老杨的声音,也有些激动,可是坐在老杨空空的床上,我慌了。

  “这个,小林啊,叔现在正在和女儿在一起过节呢,呃……你如果要来的话,叔现在就来接你。”我听见老杨那头隐隐约约有个小女孩在嬉笑。

  “哦,没事,叔你就在那里过节吧,我就想来问候你,我也要和同学在一起好好去玩呢,别担心我。”

  “哎,好,小林啊,叔有很多话想和你说,等叔回去了就给你打电话行吗?”电话那头的小女孩好像等的不耐烦了,对着老杨喊爸爸,爸爸。

  “嗯,行。”我简短的回答,手却渐渐无力起来,与老杨沉默了几秒之后我便挂上了电话。

  所谓伊人,为何总是在水一方。我们所牵挂的人,永远都在牵挂另一个人。我前后都没开灯,对着这屋子扫描了一遍,目光又落到床头的照片上。

  我恍惚间来到一处池塘边坐在椅子上,听远处烟火在空中爆炸,不远处有个小女孩摔了一跤,父亲连忙上去把她抱起来放在肩头,乐呵呵地从我身旁经过。

  我终于想起来老高,此刻也没有理由再去找他,学校也回不去了,我就像一个流浪儿,看着这中秋的夜景。

  我机械地从怀里拿出来老奶奶给我的一块月饼,撕开来咬了一口,甜滋滋的,可是,眼泪却也不经意间流下来。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书友们,小林祝你们与自己的大叔中秋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