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拥你入怀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0-09-30 02:52      字数:3138
  “坏了?”

  “坏了。”

  “那怎办?”我见车停在途中,心立马往下一沉,便开始着急。这虽然离学校只有二十公里不到的路程,也不是荒郊野岭,可背靠远山,来往的人少之又少。

  老高走下车,打开了引擎盖张望了一会儿哆哆嗦嗦地回来,坐上车就点了根烟:“这狗日的天,冷的真快啊。小林,车大灯前面的继电器应该坏了,空调保险丝也断了,瞧这运气。”他还乐呵呵地摸着头笑。

  “不过你别担心,我们在这里等过路的人,先把我们载回城里,明天找人过来拖走。”车里只有老高的烟嘴发着红彤彤的光芒,还有就是他沉稳的声音。

  “好!”我见也于事无补,就只好陪着老高在车里一起等。

  公路的远处立了一根高高的路灯,闪着白炽的灯光,夜像编制了一张黑色的网,把山与我们一起围住,而那杆路灯,就像网的缺口,静悄悄地照着方圆几米的地界,唯独没有照到我们这里。

  也许是偏僻的缘故,除了地底下促织的叫喊,我们就沉寂在了静默之中。我望着路灯下飞舞的小黑虫,不觉抱紧了怀中的柿子。

  “吃吗?”我递上去一个柿子,老高在微微的光线中掉过头来看看我,笑了。

  “吃!”

  老高将烟头丢出窗外,便拿了一个柿子,又在衬衫的手臂上擦擦,一脸高兴地咬了一口。

  “还想着早点回来,请你吃个晚饭呢,呵呵。现在看来啊,还是吃这些柿子吧。”老高似乎不觉倒霉,总是乐呵呵的。

  “高……高叔,都这样了你都笑的出来,心可真大啊。”我也拿起一个柿子,朝老高的壮实的臂膀上擦擦。

  “随遇而安呗,到哪里总要适应,既然改变不了环境,就改变自己的心态。不然这古代文人被贬了三四遍,一个个不得像林黛玉似的,哭都把自己哭走了。”老高跟我开了个玩笑,却把自己逗乐了,在我旁边哈哈大笑起来。

  外头开始起了雾,毕竟天凉了,雾气笼罩在路灯上,好像盖了层薄薄的纱,山野间,都笼罩着神秘的氛围,有些凄凉,有些萧索。

  “按理说,中秋快到了,月亮应该早就圆圆亮亮地照遍大地了,今天可真是蹊跷。”老高四五口便吃完了柿子,又开始去摸烟盒,打火机放在身旁的小柜子上他却找不到,不注意地摸到了我的腿还哆嗦了一下缩回去。

  “高叔,到现在都没见人来,我们今晚是不是要睡车里了。”我见这情况就不太对,已经做好了夜宿郊外的准备。

  “别慌,车后面不是有块毛毯嘛,到时候应该可以保暖。”老高见温度真的有些凉了,将自己的外套穿上裹了裹。

  “左等也不来啊~右等也不来~唐解元望苍天,止不住的好伤怀啊~……”老高在一旁哼起来''照花台’,双手抱在胸前,那浑厚地嗓音,虽不及老杨的踏实,却也有着成熟男人该有的魅力。

  雾气更浓,我坐在椅子上向外看去,连路灯的光都隐隐约约有些迷糊,像沉进了水里,水上被惊了荡开一层涟漪。远处的风摇动树枝,翻山越岭,传来细小的轰鸣声,像是木鱼撞击铜钟,听起来有些毛毛的。

  “睡觉吧。”老高抽完最后一支烟把车窗摇上,再弓起身子把车椅放了下来,连接着后排的座椅,勉强算是拼好了一张床。

  “我太胖了小林,一起睡后面不够挤,我们就在前面将就睡一晚上好吗?”老高征求着我的意见,一瞬间他又很在意着我的想法。

  “当然可以,你说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我把剩下来的柿子放在脚下,脱了鞋就坐在车座上,看着这个胖胖的人忙着这一切。

  今晚,又要和他睡觉了。

  旁边的操作杆好像阻隔了我与他的距离,老高把毯子扔过来给我盖上,上面附着淡淡的烟草气息。“高叔,是不是给我的太多了,你拽过去一点吧。”我意识到毯子将近把我整个人都包裹住了,老高应该就没有多少毯子了。

  “呵呵,你可别小看我这张毯子,大着呢。小林,你可别冻着自己,这里的温度不比城里,到后半夜更冷呢。”老高的声音在黑夜里传来,窗外的促织叫的更凶。

  不远处的苞谷地里钻出一只黑猫,朝着马路上叫唤几声,接着抖抖它的身子,又钻进苞谷地,弄出悉悉卒卒的声响,在静谧的夜里,这股声响显得十分刺耳。

  迷迷糊糊中,我好像睡着了,又好像没睡着,脚裸露在外面冻着,想翻身却没地方可以挪动身子。

  “怎么了,小林,冷吗?”老高似乎还没睡着,见我奇怪的挪动着身子,开口问我。

  “嗯,有点,高叔你冷吗?”我说着想往老高身边挪动,可是操作杆和这狭小的空间让我怎么也动弹不得。

  “我不冷,叔身子胖,比你保暖。”说着,老高就坐起身来脱下他的外套,又盖在了我的身上。

  “高叔,你别给我了,回头你再冻感冒了。”老高现在只剩了件短袖,躺在我的身边。我害怕老高把自己冻着,连忙把外套又递了回去。

  “听话,叔盖着毯子就不冷了,赶紧睡觉吧。”

  我只好睡了下来,我们两人保持着很默契的沉默。我有些睡不着,眼睛望着这车顶,又想起老杨。不知道他这些天过的好不好,他如果看到我们的照片会不会想我,还是说,他已经将我们的回忆统统抛弃了。

  不,不会的,老杨不是那种人,如果他起初就没将我当回事的话,也不会和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们之间,只是欠缺一个机会,如果我主动点,事情会不会有所不同?

  想着想着,一阵困意又朝我袭来,我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又做起梦来。梦里,还是一样的场景,那个原野,那个背影,那个温厚潇洒的笑容,连带大步流星的走姿,都一同刻在我的脑海里。

  后半夜,我又被冻醒了。坐起身来把我的脚抱在怀里捂。此时的天空已经放晴。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月亮热情的照在田野的每一处地方,雾气已经消散,整个夜晚就像白天一样亮堂,像一副素描画。

  我转过头去看老高,他此刻好像睡着了,手还是抱在胸口,躺在椅子上微微闭着眼。缭绕而上的雾气,皎洁无暇的月光,还有车内这张成熟男人的脸,此刻组成了今夜最美好的诗篇。诗篇的名字我已然想好,就叫男人。

  可是,给了我无限关怀的老高,此刻身边怎么只有一角毛毯,遮住自己想要掩饰的心呢?

  我的鼻头一酸,看着老高便落下泪来。

  这样应该很冷吧。我用毯子把老高盖全,上面又搭了件他的外套。这一人的毯子,他竟然全都给了我,让我不知该自责还是该觉得幸福。

  我又躺下身去,让自己露在明月底下。这青天半悬的月,你告诉我,你既然给了我老杨,为什么又安排了老高,我此刻彻底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该爱,还是不该爱。该爱谁,不该爱谁,我这纠结的心,有些承受不住两个人的撞击。

  我睡了又醒,醒醒再睡,想着再怎么样太阳也会照常升起,等熬到天亮就会暖和了,这样迷迷糊糊,我竟又蜷缩着身子睡着了。

  恍惚间,我仿佛感受到一个宽厚的臂膀将我搂在怀里,身上重新拾回了那种温暖的感觉,淡淡烟草的气息朝我传来。我知道,他醒了,又一次拥我在怀里,可是,面对他温暖如初的怀抱,我这一次竟然不再退却,心安地睡着了。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月华不止洒在江畔,也洒在这个男人的脸上,他静谧的脸,就像这夜,优雅沧桑,无限温柔。

  第二天一早,我在老高的怀抱里醒来 虽说他抱我的姿势有些难受,可终究两个人抱在一起夜里也不见得有多冷了。老高此刻安安静静地睡着,打着微微的呼噜。我比他先醒,又不敢扰乱了他的睡眠,便悄悄地拿开他的手,把毯子盖在他身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这一夜,可算是熬过来了,我透过窗子看外面,山头吐白,四野无声,只有隐约地听见不远处的犬吠。

  忽的,远处传来大机器的轰鸣声,仔细一瞧,不知道是哪位农家正驾着拖拉机不紧不慢地过来。

  我又惊又喜,也顾不得正在熟睡的老高,用力晃了晃他的身子,他迷迷糊糊地坐起来看我:“小林,你怎么醒的这么早,还冷吗?”

  我向他微微一笑,附过身去紧紧抱住了他。老高好像被我惊到了,一时间也清醒了过来,连忙问我怎么了。

  我一时间竟心头一紧,想着昨晚老高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泪水瞬间又从眼眶流下来。

  “高叔,我们能回家了!”

  “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人了,在外面睡一觉就觉得委屈得不行?”我们坐在拖拉机后面,吹着清早的冷风。老高还在对我刚才的举动不停地吐槽。

  也许吧,我就是这么一个人,感性,优柔寡断。

  “待会儿去吃鸭血粉丝吧,我想吃了……”天上,是还未消失的月,淡淡地退守在青天一处,等待着给太阳让路。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