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梧桐叶落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0-09-28 21:19      字数:3937
  日子仍然平淡地过,我除了每天的吃饭,睡觉之外,渐渐喜欢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里看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让自己整个儿忙碌起来,以便抛开脑子里的胡思乱想。

  似乎老杨已经将我忘了,都过了一个多星期了还是没有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这个周末我照常去兼职,可是晚上却没有去老杨的住所,有好几次甚至已经走到了他的楼下,手里紧紧握着钥匙,可最终还是放弃了。我呆呆地看着他有些光亮的窗户,一个人静悄悄地走开了。

  可能,老杨已经不在乎我这个人的存在了,上次无缘无故发那么大的脾气,肯定让他伤透了心,他肯定觉得我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我抬起头看了一眼皎洁的月,不禁感叹到我们的渺小。我们在世上忙着生活,忙着奔波,到底会有几个人能把自己记在心里呢?

  秋意渐浓,我们都在无意之中加厚了衣裳,老高跟我说中秋也快来了,让我组织人布置一下校园,我这才知晓原来还有个中秋没过。此时校园内尽是忙碌的影子,学生们都在为了迎接中秋晚会好好准备着,他们的脸上尽是喜悦,毕竟,中秋节是中国四大传统节日之一。

  学校两侧的梧桐已经挂上了彩色的灯,下面还悬了一个火红的大灯笼。

  我对于这些事情最大的感触就是,看万家灯火觥筹交错,我终独一人醉酒当歌。他们享受他们的热闹,我习惯了自觉走远,守着自个儿的清净。

  隔壁老王来了学校之后,治安好像真的变好了不少,以前还偶尔发生学生午夜私自逃出校园的事,现在也没有了这个现象。搞的他一时间名声大噪,最近还被评上了最优警卫干部。我看着公布栏上隔壁老王的照片,目光如炬,一脸严肃,与旁边的领导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顿时感到很好玩。

  可是,不得不说,隔壁老王穿上警服的样子还真是多了几分刚毅与帅气,我每每看向警卫室,隔壁老王总是站在太阳底下里,皱着眉毛看过往的人群。阳光照着他面前的警徽,他高大伟岸的形象确实增添不少的男人味。

  我有时也会看见李傲朝警卫室去,可是总呆了没多久就一个人灰头土脸地走出来,我每次见到这个场景就会想笑。隔壁老王这块木头碰到李傲这个傻小子,想必只能大眼瞪小眼地干着急了。

  “怎么,看你最近好像有心事的样子。”老高有事没事就喜欢跟我在一起,我在操场上散着步,他不知从哪儿也会蹦出来,在我手里塞一颗糖。

  “我都多大了还吃糖。”我看见一颗水果糖,觉得老高真把我当成孩子看了,想把糖重新塞回老高的手里,可是老高又会多拿出一颗糖来放在我口袋里。“吃个糖就小孩子了?小林同学,你可真能想。”

  “最近好像看你闷闷不乐的,怎么了,这几次考核的成绩不是都挺好的吗?”老高好像很早就注意到了我的心情。

  “我能有什么事情,我又不像你总是一副壮志难酬的模样,哈哈哈。”我没法把心事说给老高听,也不能将自己的情绪传给别人,只好赶快转换一下心情,向他打趣到。

  “是不是中秋节到了,你想家了?到时候看完晚会,中秋那天会把你们放回去的,不要心急。”老高似乎认为我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孩子,在金陵时间久了就会想家。

  可是,我有家吗?

  有的吧,虽然只有一间破瓦房,而所谓的这个家里,不过只有我一个人罢了。

  “你真把我当成小孩子了,我不想家。而是你啊高老师,我总觉得你有意无意地跟踪我,到底有什么目地?”我转过身快步向他走去,靠近他的脸逼问。

  老高似乎被我的举动也吓着了,连忙摆手:“呵呵,我可没有跟踪你,校园本来就这么大,我远远地看见你就不能上来和你聊聊天吗?”

  这个大老粗,编织的谎话不仅漏洞百出,竟然还有一种反客为主的霸道。

  傍晚我回到宿舍,撞见李傲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闷闷不乐,便掏出口袋里的糖丢给他。“怎么了李大帅哥,什么事情能把你愁成这样,说来听听。”我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看着这个整天无忧无虑的小子竟然会这么忧伤,有些新奇。

  “林子,我好羡慕你啊,高老师和王叔,都喜欢和你在一起,就连那个你那个杨叔也是和你形影不离的,我总觉得我无论到哪里都没有人待见我。”说完,李傲向我投来一个复杂的眼神。

  我看不出这样的眼神里所表达的意思,却觉得有些寒冷。

  “王叔和你说了他帮我包扎的事情了?那天也就是巧合,要是没有王叔的话,我就要晕倒在门口了。这几天你不是才看见我可以慢慢走路的嘛。”我小腿上的口子这几天也才结痂,虽然还是很痛,可也能自己行走,毕竟不用再麻烦别人了。

  “李傲,你还是赶紧找个女朋友吧,省的你整天胡思乱想的。”我有意无意地提醒他,不想让他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林子,你总是让我找女朋友,你自己干吗不找啊,我看张慧萱就挺喜欢你的,要不然你就和人家搞对象呗。”李傲看着我认真地说,仿佛我让他找女朋友是在害他。

  “我?我不想找女朋友,我一个人挺好的。还有,人家张慧萱可没那样的心思,你别瞎说。”我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就背过身去整理着床铺,不知道李傲今天怎么了,突然就有一搭没一搭地竟提这些无聊的话题。

  “她要是没那样的心思,就不会找我要电话。林子,我越来越搞不懂你了,你说你一个人挺好的,还整天和高老师在一起,还有你那和杨叔,这几天我倒是没看他打电话过来,以前最起码一个星期来两次电话。”

  “李傲,这不一样,老高是我老师,我是班长,我们在一起肯定是有事要做,而且,你说的那个杨叔也是我叔,长辈关心晚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好了好了,我们下楼去吃晚饭吧。”我见气氛有些不对,赶紧想结束这个话题,以免与李傲生出嫌隙,也遮掩着自己的TZ身份。

  李傲沉默了一会儿站起身来看着我说:“林子对不起,今天我好像情绪有些激动了,你别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没事啦,我看你这样我心里也怪难受的,咱们是好兄弟,理应互相分担嘛。”李傲还是很单纯的一个人,知道了自己的言语有些过激,还主动与我道歉,我便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向他做了一个鬼脸来打破这个僵硬的氛围。

  我们下了楼,秋天的夜已经有了丝丝凉意,梧桐的叶子此时已经被秋风吹的焦黄,簌簌地落在柏油路上,过往的行人走过去,踩在上面发出脆脆的声响。

  这一天,好像又这么平凡的过去了罢。

  晚上,我一个人又沉浸在图书馆里,此时里面的人很少,没有了白天孜孜不倦的同学,我也没有了心思在学下去,将笔夹在耳朵上当成香烟,一只手撑着下巴出神。我又想老杨了,想老杨温暖的怀抱,想他性感的胡茬,想他每一个潇洒大气的动作。

  “喂!”不知何时身后被人拍了一下,将正在沉思的我惊醒,我气愤地想要转过身去骂那个人,一张熟悉的脸却浮现在我的面前。

  张慧萱!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刚刚在寝室里李傲还提到了她,转眼的功夫她就出现在了图书馆。可我转念一想也就不奇怪了,张慧萱也是一个刻苦的人,成绩在全校都排得上名号,她出现在图书馆也是理所应当。

  “你吓死我了。”我一边抚摸我的胸口,一边小声地向她抱怨,我对老杨的思念也被她打断。

  “班长,你怎么了?”张慧萱在我身旁坐下,将一本英语字典放在一旁。

  “什么我怎么了,你怎么了,干吗突然跑出来吓我。”我低下头去捡起我的笔放到桌子上,一面将凳子放的离她远了一点。

  “我看你一个人在图书馆里发呆,我就想来喊一下你,害怕你睡在图书馆,这里可冷了。”张慧萱一脸无辜地说着,直接让我对她没办法。

  “班长,我感觉你最近心情不大好,听李傲说你好像被女朋友甩了,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不太相信李傲,他总是逗我玩。”

  “别听李傲这小子瞎说,我一单身汉,哪来被甩之说?”这个李傲,怎么能向张慧萱污蔑我呢?

  “哦,也对,平时你都很忙,也觉得没时间谈恋爱。”张慧萱好像对我的回答有些满意,脸上写满了笑容。

  “那,班长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我到时候给你物色物色。她直直地看着我笑,想让我给出回答。

  张慧萱有意无意地往男女事情上扯,不得不让我觉得李傲说的话不无根据了。

  “张慧萱,我喜欢的类型在这个学校里没有,况且我大学也不准备谈恋爱了,就不劳烦你给我介绍了。”我一脸真诚地向她说,想断了这似有若无的情谊。

  话音刚落,张慧萱的脸立刻就阴沉下来。我知道我说了不该说的话,但我必须这么说,我不想让这么好的女孩最后与我在一起,我不配。

  “好吧,我知道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班长。”张慧萱的声音听起来明显有些失落,站起身来就走开出了图书馆。

  对不起,我不得不拒绝你,哪怕是这样一种含蓄地拒绝。我不想等到最后双方都处在崩溃的边缘,以后相见只能像是陌生人一样。

  夜已深沉,我一个人走出了图书馆,看着寂寥无人的小路,有些凄冷。我顿时又想起老高来,不知道他这时候睡觉没有。

  月亮已经圆圆地挂在天上,离中秋也没有几天了。一个念头突然在我脑海中响起:要不然这个中秋我就找老高一起过吧。

  正想着我就脑子一热掏出手机拨上了老高的电话。

  没响多久,他就拿起来接了。“喂,小林啊,有什么事情吗?”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好像又抽了烟,在那头我还听到了他的咳嗽。

  “高老师,也没啥,就是想问中秋节你是一个人过,还是,还是……”下面的还是我想不出来,因为我知道老高也没有什么亲人了。

  “废话,当然是一个人过,不然和你过啊?”老高听我这个还是说了几遍,直接将我的话抢走。

  “你怎么知道,我正想说如果没人陪你过我就和你一起过这个中秋呢。”我不知道老高会不会拒绝我,只好装作开玩笑似的说。

  “真的吗?”老高似乎在那头一下子坐起身,不可思议地向我确认。“可是,你不要回家吗?”老高似乎觉得我真在开玩笑,又恢复了语气。

  “我家那么远,省些路费我就不回去了。”

  “那太好了,到时候去我家,我给你做好吃的。”老高听到我这话很欣喜,对着电话就向我吼出来。

  “好好好,我们明天再说吧,我要睡觉了。”我被老高的热情给感动了,这一刻,我竟觉得不是我要陪他过节,而是他收留了我这个无家可归的人。

  挂上电话我随机想到了老杨,他不也要一个人孤苦伶仃了吗?我自私地一直想向别人寻求温暖,可却唯独忽略了这个一直给我温暖的男人。那一刻,我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可是,我已经向老高做出了我的承诺,老杨这时也还不知道会不会联系我。

  挂上电话,我又看了一眼远处的梧桐,正簌簌地落着叶子……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