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入骨相思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7-11 14:26      字数:3525
  老高从远处迈着步子向我走来,对于他的突然出现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只能尴尬地坐在地上。自从那晚的激情之后,老高就像真的忘记了一切,跟我还像以前一样说笑,可是每次只要当我一触碰到老高那沧桑凌厉的目光,我总会不自觉地低下头,仿佛是我侵犯了他一样。

  是不敢面对,还是心生畏惧?我不知道。

  “高老师,你怎么在这里啊?”我试图掩饰自己糟糕的境遇。

  老高听见我最近都叫他高老师这样的一般称呼,好像有些失落,便提了提他的西装裤,挺着大肚子在我身旁坐下来。“怎么,难得的周末不和你杨叔一起出去玩吗?”他顺手拔了一根旁边的狗尾巴草放在嘴里,皱着眉毛看天。

  “没有啊。”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又不想让他觉得我刻意要疏远他,想来想去不知道怎么说,到底还是说了最简短的一句。

  老高没法,看着我似近非近的讲话,他的眼神里又写进一篇沧桑。

  文人的心思就是这么细腻,哪怕你讲话的每一个语气,每一个动作,在他们的眼里都会被放大无数倍。

  “哦?那你在这里干吗?晒太阳啊。”老高扶了扶他的金丝眼镜,摆弄着手里的狗尾巴草。

  我又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就没回答他的话。老高过一会向我直勾勾地看着,看得我心里有些发麻。

  “哎……”他一声长长的叹气,飘荡在这清秋的宿舍楼下。

  突然发现,老高有一些苍老,鬓角居然出现了两根白头发。虽然整个人看上去依旧还是精神抖擞,可是,放假了他却一个人游走在偌大的校园内,这又是为了什么。

  如果说老杨还有公司的事情要处理,那么,老高就只能孤身一人,年复一年地住在这个校园内,陪着这里的土地慢慢变老。

  “高老师,你还说我,你周末不也没出去玩么。”我感觉有些自责,便找着话题与老高闲聊。

  “我?我一个大人怎么还想着玩呢,不得让人笑话。我这个人本来也不太喜欢社交,想玩的地方早就玩过好几趟了。你说,我现在还能去哪儿呢?”老高有些自嘲到,似乎已经告诉了我他没地方可以去。

  “小林啊,你坐在这里不冷吗?”老高终于对我的举动有一丝疑惑,风一刮他就问我。“要不然我们上去坐坐,就算和你聊聊天不行吗?”老高近乎讨好的眼神看向我,我的心一时间又软了下来。

  “可以是可以,只是我现在不太方便。”我见也瞒不住,不好意思地指指我的小腿,无奈地笑到。

  老高疑惑着看了下我的腿,又伸出手来拍拍:“咋了这是?”

  “哎哟,大叔你轻点。”我被他的手重重地拍了一下,小腿处火辣辣地疼。“我腿受伤了,上不去。”我不好意思地说着,便试图站起来,可是失败了。

  “哦,怪不得你坐在这里呢,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啊,哈哈哈。”老高总算明白了我在这里的原因,用力把我扶起来,把背朝向我。

  “上来吧,傻小子。”

  我只好乖乖地爬上了老高的背,因为靠我自己实在是没法上这五层楼梯。“谢谢你啊,高老师。”

  老高沉默了一下,而后说到“没事……”

  老高看起来胖,可是却非常有力气,背着我上了五层楼梯都没有停下来歇歇的意思,我一度认为他这是爱面子,几次劝他把我放下来歇歇,他就是不肯,乐呵呵地往上面走。

  “小林,你还真是长胖了啊。”老高将我送回宿舍放在椅子上,坐下来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我都让你停下来歇歇了,你还不肯。”看着老高满脸的汗,我又有些内疚。毕竟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背着我上了这么高的楼梯。我想站起身来去接一杯水给老高,他却连忙制止了我,我一看我这个情况,也就没有推辞。

  “你这腿,咋弄的?”老高翘着二郎腿,悠闲地问我。

  咋弄的?这是我最不愿提起的伤感往事。如果老杨知道了我这副狼狈模样,他会不会心疼我,或者说怜悯我。

  一想到老杨,一阵揪心的痛,不知从哪传来掠过胸口。

  “没事,就是不小心碰到了。”我随意地答着他的话,让老高一时间又沉默了起来。

  “小林,我知道你心里还会有些芥蒂,我知道那晚是我做的不对,我酒喝的太多了,真不好意思。”老高又开始自责起来,仿佛我的冷漠就像一把利刃,划开了他的伤疤。

  “高老师,你别这么说,其实真没什么的,我又不是女人。”我见老高眼中的光又暗淡下去,连忙安慰他。

  其实,我看到老高这副孤独的模样,也无力再去怪他什么。

  “你知道吗,你很像一个人。”老杨忽然抬起头,直勾勾地看着我。

  又来了,那种仿佛要穿透心底的目光,打在我身上,让我无处藏身。

  “我?我……像什么人啊。”我结巴着问老高,快速闪躲着他的目光。

  “哦,没事,就是一个以前的小子,跟你长得有些像罢了。”老高回过神来,呵呵地笑着,全然失去了刚才的神情。

  可是,敏感的我,似乎也想起那个夜晚,老杨附在我的耳边无意间的一句话,他也说了我和某个人很像。可,我与他像又能说明什么呢?

  日头渐渐升上来,很快的也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老高见我在宿舍也不方便,便去食堂打了两份饭上来,陪我一起吃着。

  “高老师,你真的没有事情吗?你其实不用一直陪着我的。”老高生怕我饿着了一样,跑出去没多久就气喘吁吁地回来,带了好多的菜。

  “呵呵,我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我平常的生活本来就是上上课,散散步,偶尔去喝两杯,你又不是不知道。”老高放下餐盘,憨憨地笑了,好像我偶尔的关心让他很高兴。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哪怕乐呵呵地诉说他的日常,可无论哪一个人听来,都是如此乏味,单调。

  “要是以后我没什么事情的话,就陪你一起去玩吧,酒还是少喝些为好哦!”我心疼地对老高说。也许他这样的单身汉,最渴望的就是陪伴与关心。都说男人一个人享受孤独的时候是最迷人的,可是,谁又能经受的住日复一日的孤独?

  老高苦笑了一声,看着我道:“你哪有时间陪我玩呢,都说了叔……我又不是小孩子,还用你陪呀,呵呵。”老高干笑两声,让我觉得刚才说的话有些幼稚。

  我与老高在一起的时间远比老杨的多,他的孤独与沧桑,好像已经成了他的标识,我不禁好奇,没什么朋友的老高,这些年又是怎么过来的。

  “小林,多吃些肉,你瞧你瘦的。”老高朝我盘子里夹着肉。

  “你都夹给我你吃什么?”

  “我都这么胖了,不能再吃了……”

  与老高好几次的互相陪伴,让我逐渐觉得,老高这个人有时候也像一个大小孩,渴望被关心,也渴望被陪伴。他是个TZ,我也是个TZ,我们互相都不说,可是,彼此却传递着温暖,我好几次甚至觉得,我是不是会迷恋上他。这个与老杨有着相似容颜,相似身材的中年老师……

  吃完午饭,我们两个又无事可做,老高就给我说一些他以前的事情来,有好几次把我笑的人仰马翻,觉得他以前也是个很开朗的人,怎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可是当老高问到我小时候的事情,我却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说。那段不忍回顾的历史,每想起一次,就在心中狠狠落下一个烙印。

  “高老师,你谈谈我叔吧。”我话音刚落,老高的表情瞬间就僵住了。

  “他有什么好谈的?”老高面无表情地说,好像很不愿谈起他与老杨的点点滴滴。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可是,就算他抢走了你的爱人,也只能说你们之间没有爱了,怪不得他的。”我试图为老杨辩解,感情的事情,谁也无法说得准。

  老高听到这话,好像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强忍着对我说:“他都跟你说了什么?小林你别听他的,他是个人渣。”老高咬咬牙,似乎我也不知道是说对了还是说错了。

  难道,他们之间的恩怨不止如此吗?我不敢说,我也不敢问。

  下午的时光便在我们两个人的交谈之中渐渐溜走,老高就是这样一个人,遇着人他可以滔滔不绝地谈笑风生,而一个人的时候他又是静静守着自己的孤单。

  临近傍晚,李傲终于上完了兼职,兴冲冲地跑回来。

  “林子,你知道谁到我们学校了吗?”李傲下班之后就与我打过电话,知道我在宿舍。他兴冲冲地打开门,可是不知道老高此刻也在里面,一见到老高,刚才的兴奋转眼就消失不见,连手都不知道往哪处摆了。

  “高老师,你好。”李傲不知道是尴尬还是羞涩,朝老高一笑。

  “李傲,你这是小日本投降的姿势啊。”我看着李傲滑稽的姿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李傲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老高见这个房间里有人了,便起身要走。

  “高老师留下来玩会儿呗,别着急走啊。”李傲见老高要走了,着急地差点上前拦下他。

  可是老高还是走了,毕竟在这里将近一天了,他应该也有工作要做了。

  李傲看着老高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楼道里,就像泄气地皮球,耸拉着脑袋回来了。

  “李傲,王哥到我们学校来做保安了知道吗?”我看到他这副表情也不好受,赶紧撇开他的注意。

  “哦,对,林子,我刚想和你说这个事情呢!没想到你都知道了。”李傲的脸上立马又有了兴奋的神色,好像王标来了让他很高兴。一个劲地说着这就叫缘分。

  也许吧,是缘分,让我遇见了老杨,遇见了老高,遇见我生命中的很多人。

  夜晚,我睡在床上,忍不住地想老杨,叔,你现在在哪呢。我掏出手机想打个电话过去,可是就像一种小孩本能的自尊心驱使,让我又放下了电话。

  我从床底拿出与老杨的合影,画面上的我们那时是多么快乐,现在我却让他心寒了,我想老杨,不知何时我早已离不开他。这入骨的相思让我辗转反侧地睡不着。

  “哎~~”我叹了一口气,眼泪不争气地从眼角滑落……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