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欲说还休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0-09-27 20:26      字数:3479
  第二天天蒙蒙亮,老杨就醒了,似乎什么事情都不会扰乱他早起的好习惯,可是他醒了之后又没有下床,坐在床上摸出一根烟来,抽完之后又躺下来。

  我睡着睡着似乎感觉到老杨在摸我,睁开眼睛发现他正用粗壮的手臂把我抱着,睁着大眼睛朝我看:“醒了?今天起的很早嘛。”

  我看到老杨恢复精力的帅脸,笑着想要上去亲他一口,突然又看看四周的环境,想起我们此时还在酒店,昨晚未发生的一幕此刻忽然浮想在脑海:空荡的房间,寂寞的男女,暧昧的氛围,想到这些,我一下子从老杨的怀抱中挣脱,坐起身来就要穿衣服。

  老杨被我这一出整蒙了,他没有见过我这样的时候,坐起来呆呆地看了几秒问我:“小林,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我未理睬他,只是冷笑着说:“我怎么会不舒服,倒是你,现在应该很舒服。”

  老杨一时摸不着头脑,也跟着我穿着衣服。“你咋啦这是?我知道昨晚不应该不回去陪你,才让你到这里来的,是叔不好,叔向你道歉。”老杨真挚地拉过我手,拍拍我的背。

  我一下子离开了老杨的手,“不用了,我还是回学校吧,免得打扰到你的快活,昨晚我也不应该来,让那个女人陪你多好呀!”我狠狠地说着,似乎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一样。就算他没有被侵犯,只要是亲了一下就是对我的辱没。

  老杨听完我的话,又见到我这副神情,乐呵呵地笑了。“你小子到底想啥呢,昨晚那个是我秘书。”

  秘书,我一听这个话就更加生气了,你当你是小年轻呢,身边还安排了一个这么年轻貌美的秘书,电视剧上经常演秘书就是老板出轨的头号对象。

  “秘不秘书和我没有关系,我问你,你多大?都四十几岁的人了,还真以为你是年轻人啊,那个女人可能陪你一辈子吗?她只是看上你的钱!”我近乎于歇斯底里,难受地想呐喊,把我内心的苦闷都喊出来。

  老杨似乎听出我话里什么意思,又觉得有些抹不开面,向我正声道:“你这混小子,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鬼心思,我是你叔,不然昨晚也不会让你来陪我,一大早的火气怎么这么大呢!”

  “鬼知道你们俩昨晚上在一起没干吗。你总说你是我叔,你就知道我想当你侄子吗?”我只想发泄,老杨一直将我视作晚辈,让我这份情感总是无处安放在他身上。

  “小林,你够了,在哪里学来这样的野蛮劲,我们还是在一起时间不长,真是不够了解你。”老杨看着我,因生气嘴唇一直在哆嗦。“我昨晚就出来应酬了一晚,你怎么就像吃了火药似的,发什么神经病,再这样我就要收拾你了。”

  我被老杨突如其来的这番话怔住了。是啊,我与老杨从相识到今天也只不过就一个多月的时间,怪不得他要说出这番话来,想必是我太认真了,竟然可笑地认为老杨只属于我。

  “我知道,叔,你和我在一起时间不长,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为什么……为什么……”我接下来想说为什么不能像普通夫妻一样过日子,可是这话我始终说不出口,已经到了嘴边还是被我咽了下去。

  现在还不是时候,不是时候……

  “我已经跟你说了很多遍我昨晚是出来应酬的,与秘书什么时候都没有做,你这小子,爱信不信。”老杨也有些生气,坐起来就开始穿衣服。

  我站在一旁只是在想,我为什么不能和老杨早一点遇见,这样我也许会更快融化老杨坚硬的心,让他对我有感觉,让他接受我。

  我喜欢他,他却喜欢女人。

  眼泪不争气地从眼睛里涌出来,我突然又有一种无助感,曾经在心里暗自发誓与老杨永远在一起的话,此刻就像一块大石头压的我喘不过气来。难道,我们的关系真的只能止步于此了么?

  老杨看到我哭了也没有丝毫歉意,本来,这场闹剧就是我一手造成的。可,我也想被爱啊。

  “叔,我相信你,我走了。”涉世未深的我,毕竟还急于得得老杨的爱,每一次的浅尝辄止,得到的都是内心更深的空虚,我终于在此刻爆发,哭着跑出了房间。

  “小林!小林啊!”老杨在后面着急地喊我,他没料到我真的离开了,一下子慌张地不知所措,赶紧去找他的鞋,我却已经消失在他的眼前。

  老杨的眼角,此刻划过一丝晶莹的泪光。

  我哭着远远地跑开了这家酒店,也许,我应该好好静一静,好好理一下我与老杨的关系。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与我产生鲜明的比对,我看着他们,他们看着别处。后面一辆车开过来,一下子将我带倒。

  “小王八蛋,走路不长眼啊!”车里探出一个肥头大耳的油腻男子,向我狠狠地说到。

  我这时才发现我正走在马路中央,来往的车流都刻意与我保持着距离,却不住地在按喇叭

  我站起身来,被车刮伤的小腿隐隐作痛,我一瘸一拐地走到旁边的石阶上坐下,撩开裤腿,一个口子正滴滴地往外冒血。

  我的腿痛,可是我却无心打理,看了一眼一片云都没有的蓝天。今天的天很高,这样的蓝,让人感到有些眩晕。

  我现在已然知道了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的无聊。现在也识尽愁苦,看着这清秋的天空,只能发出一声苦笑,欲说还休。

  简单地收拾一下心情,我还是乘上了回学校的公交车。

  因为早饭没吃的缘故,我跌跌撞撞走回到学校,在门口时头有些禁不住地眩晕。

  我要倒了吗?

  我站在原地,强忍着自己的难受。迈着小步子想回宿舍,可终究还是没忍住,头一黑向后仰去。

  正当我知道要跌倒在路边的时候,一双大手上前拖住了我。

  我睁开眼来定睛一瞧,竟然是王标,王哥!

  他依旧是那副木头像,面无表情地架起我的胳膊,向保安室走去。那一刻,我竟然觉得,老杨就在我的身边。

  王哥将我轻轻放在他的床上出了门,我便这样睡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努力从床上坐起来。

  王哥似乎在隔壁执勤,操着大嗓门提醒进出的学生带好学生证,与我料想的不差,气势磅礴。

  他的里屋不大,简简单单地摆了张床,然后就是一个办公用的书桌,书桌底下是一些生活用品。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隔壁老王的声音好像停住了,我因腿疼的缘故也有些不方便走路,但还是一瘸一拐地想出去看看。我正要打开房门,隔壁老王这时候也进来了,向我扔了一袋热乎的包子。

  “你低血糖也不知道吗?”他说着向我走来,徒手去扒我的裤子。

  “王哥,你,你干吗?”我惊讶的也不管腿上了疼痛,向他展现了一招佛山无影脚。隔壁老王无法,站起身来手叉着腰,“那你不让我给你包扎伤口,打算血流干了做标本吗?”

  我听到这话才知道,他原来是看见我裤子上的血迹了。“不好意思啊王哥,我误会你了。”我难为情的在这个不算太陌生的男人床上脱下了我的裤子。

  “我比你大二十多岁呢,你叫我哥不如叫我叔,我也不占你便宜。”隔壁老王睁大着眼睛给我消毒,之后又卷上纱布。

  “好的王叔,真是不好意思啊还要麻烦你给我包扎。”我暗自庆幸,得亏我遇到的是他,要不然可就真的要晕倒在人群熙攘的校门口了。

  “你从哪里回来哦,腿上还破了这么大的口子,怎的,一份兼职不够,又去工地了?”见我灰头土脸,隔壁老王也不知实在跟我开玩笑还是怎样,看不出心情。

  “没事,我不小心碰到的。”我嘴里塞着包子,又想起被我伤透心的老杨,此刻不知在哪。

  怎么就稀里糊涂地跑出来了,还说了这么多让老杨寒心的话。

  “谢谢你啊王叔,看不出来你手艺还挺好的。”我看着隔壁老王给我包扎的伤口还挺像那么回事,对这个大老粗可真是有些刮目相看。

  “王叔,我真不知道你原来在我们学校上班啊。”我吃着包子,想着这世界怎么这么小,人们的相遇总是这么奇妙。

  “我也不知道这是你的学校,要不然,给我钱我还不来呢。刚来没多久就摊上这么个瘸子。”隔壁老王这回是真的在与我开玩笑了,但我总感觉他的玩笑话也像他的人一样,有些粗鲁。

  我说不上话来,只好在一旁默默地啃包子,想着赶紧吃完就离开吧。因为,我身边的这块木头,似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王叔,王叔。”隔壁老王见我又喊他,好像有点不耐烦了,“臭小子,你老喊我干嘛。”

  转过身来,他却看到我痛苦的神情,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我是被包子噎住了。

  他摇摇头,觉得我这个人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连吃个包子都会被噎住,转身向我递过来他的茶杯。

  隔壁老王的茶杯,放了很多的茶叶,杯口的地方有一些黄色的茶渍,杯身很大,我两只才能把它围住。

  我赶紧地喝下去一口,苦涩地滋味瞬间充斥了我的口腔,但也解了我的燃眉之急。这茶,似乎真苦了一些,一般人喝可能真有些接受不了。

  “王叔,谢谢你啊,那我走了。”我站起身来向他道谢,隔壁老王却只向我点了点头。

  这块木头啊!

  我只好一瘸一拐地走回宿舍,李傲此刻还在补习班上课,面对着五层高的宿舍楼,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了,只好坐在楼下,苦恼地望着天空。

  人一闲下来,各种想法天马行空地纷纷出现在脑海里。我又感伤地看着天空,想着我过去与老杨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以后我该怎样面对他,或者说,我还要不要再面对他。

  有些痛苦,有些烦躁,爱而不得的空虚感充斥着我的全身,我就像走在路上,忽然一脚踩空,跌落进无底深渊……

  “小林,你坐在这干什么啊?”

  我听到不远处有人喊我的名字,抬起头去看,妈呀!老高正在不远处向我走来……

  请收藏 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