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当局者迷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2-19 18:10      字数:3468
  李傲突如其来的表露心迹让我不知所措,也曾想过他与旁人的不一样,却不知道这天天与我在一起的李傲,竟然会是个TZ。

  “哦?你说你喜欢高老师,你喜欢他什么?”我平淡地问他,试图装作我已经见怪不怪,没有一点歧视他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就是刚开学那会儿觉得高老师人很帅,现在又感觉高老师人很幽默,很可爱。我脑子里总会想到他,我不知道是不是喜欢。”李傲苦恼地说,仿佛喜欢老高是一件很挣扎的事。

  也许,李傲正处在情窦初开的年纪,一向单纯的他不会无缘无故喜欢某一个人,现在看来真的是老高将他折服了。感情的事情我们谁都说不准,喜欢上一个人的时间是未知的,有时候会掩藏在时间的坛子里慢慢酝酿,有时候一瞬间的回眸,一个笑容,一句关心的话,都可能触动心中那处敏感的地方。

  李傲沉默了一会儿道:“林子我是不是生病了,怎么会喜欢一个男人呢?真可笑。”李傲似乎还不知道TZ的存在,他认为真正的爱情只能发生在男女之间。

  “李傲,你觉得男人喜欢男人是可笑的吗?”我听到这话有些摸不着头脑,说喜欢的是你,说有病的也是你。

  “也不是感觉男人喜欢男人很可笑,可是他毕竟是我老师嘛,我不可能会喜欢他的。小林,今天的话就当我没说啊,我就对你一个人说,你可别和高老师讲。”李傲终究越不过伦理道德的这层防线,仿佛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尊师重道才合时宜。

  我想继续开导李傲,不想让他一直在爱与不爱的泥潭里挣扎,但转念一想,如果他这时候觉得不可思议,以后应该不会再往这方面想了,这样的话也算解救了一个差点落入这个圈子的人,这炼狱般的TZ人生。

  我没有再回应李傲的话,答应帮他保守这个算不上秘密的秘密,让他别去想那么多。

  我突然觉得李傲这样心大的人很快活,不像我,时不时会陷入对别人的猜忌之中。老高为什么突然就对我这么深情,毕竟我们只是有过一晚的贴心陪伴,平时简简单单地交流中,我也没有感受过老高对我的暗示,除了我与他接触的比较多之外,还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对那晚的事情做出解释,只能说是酒后乱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

  我看着窗台上的那朵淡黄的小雏菊,花盆是用老杨第一次递给我的矿泉水做的,看着他,我竟一时间心烦意乱。一方面我不敢对老杨表露我的心意,另外一方面就是老高那晚的热烈依旧让我不得不去想,像初次品尝到禁果后,充满着快乐与羞愧。

  也许这个世界上有些感情是没法说的清楚的,就像昔日老友的情分,无论从前有多么的情深义重,都抵不过时间的考量,或许十年,二十年之后互相再见,也只会勉强笑着打一声招呼,别来无恙。

  与其不断地去揣摩对方的想法,我还是更珍惜与老杨在一起的每一段时光,也许老杨就是个慢热型的人,时间久了就会对我有感觉了吧。

  我又一次被自己的强行解释给骗到了。也许,TZ之间最可怕的不过也许二字。

  周六,我和李傲与张慧萱一同约好去兼职,梅姐看到我们很是欢喜,似乎我们的到来让这家机构的生源有了些起色。

  “梅姐,王哥不在家吗?”李傲似乎一来就注意到王标没在,放下包问到。

  “哦,王哥今天有事出去了,应聘工作,说是当上了保安。他那块木头,有什么好惦记的。”听到梅姐这么形容王哥,逗地我们哈哈大笑,她说的一点没错,王哥就是一块木头,不喜不怒,平日里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也许当个保安是个很不错的选择,谁见到他不得礼让半分呢?

  我们三个人的经验逐渐丰富,张慧萱幽默风趣,总是逗的小朋友们哈哈大笑,有一回她教小朋友们机动车的读法,先是一本正经地说出exciting car 小朋友们就跟着读exciting car,接着她又让别人解释一遍,这才发现了不对,我听见都笑了半天。

  我们与梅姐一家人渐渐混的熟悉了,有时会留在她家里吃饭,听她说一些王哥好玩的事情。他们年纪也四十出头了,却没打算要过孩子,梅姐说生个孩子不方便,况且开了这家培训机构这算是拥有了不少的孩子。我不禁羡慕起了他们无忧无虑的生活,要是我与老杨也能像这样一直过下去,该多好。

  这天晚上,我与老杨相见的日子也到了,我在路边买了只烤鸭,想回去给他一个惊喜。

  “叔,我回来了。”我兴冲冲地打开门,提高嗓子喊老杨,可是,却被我扑了一场空。

  家里没人,房间里黑黢黢的只有我的声音穿过,老杨不在。

  我了无生趣地打开灯,泄气地往沙发上一坐,便开始怨起老杨。我这么好心的回来给你惊喜,你还不在。

  想着,我就掏出手机打了出去,这都晚上七点钟了,他还没回来。其实我也不是没有顾虑,像老杨这样的大老板,有点事情也是很正常的。

  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喂?你好。”

  我一时间被对面的声音吓了一跳,电话那头与我讲话的不是老杨,而是一个女人。

  我定了定神,对电话那头讲到:“你好,我是杨叔的侄子,麻烦你把电话给他。”

  女人沉默了一下,而后说到:“他现在没法接电话,他醉了。”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他醉了,那你在他旁边干什么。

  “杨总让你过来把他接回去,他现在睡在酒店里恐怕是走不了了。”女人好像听到老杨的嘱咐对我说。

  我生气地一下子攥起了拳头,一男一女在酒店里,这可说不清楚。

  我问了酒店的地方,连忙下楼叫了一辆计程车。

  我不知道在紧张什么,也不知道在愤怒什么,也许,老杨此刻已经被扒的精光,与那个女人快活了。

  想到这儿,我很想站起来跺上几脚。“师傅,麻烦开快一点……”

  到了地方我才发现,这是个非常高级的酒店,高高矗立地大厦门前摆了两个石狮子,偌大的广场中央有一个喷泉,此刻汩汩的冒着水,配合着彩灯,颇有一股暧昧的味道。

  我没时间搭理这些,急匆匆地赶到他们所在的楼层,可是站在门前的一刹那我迟疑了下来。我害怕看见门后的场景,我相信老杨的为人,可我不相信那个女人。可毕竟那女人还是叫我来了,我只能保佑他们之前什么都没发生吧。

  敲门之后,房里立刻传来脚步声,不一会儿门便被打开,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站在我面前,身穿一件红色旗袍,身材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我叔呢?”我冷冷地说,看都没看她一眼便往房间里走,这个女人似乎对我突然的举动感到诧异,关上门也跟了上来。

  到了里面才看见,老杨椅在一张大床上,醉醺醺地睁着眼,却也不像是她描述的那样烂醉如泥。

  “叔?叔。”我上前去摸了摸老杨的脸,他抬起头来看到我便笑:“小林你来啦,很快嘛。”他红扑扑的脸很好看,嘴里不停吐着酒气,似乎他真的喝了不少。

  “杨总,人我也给你叫来了,那我就走了。”红衣女人似乎很识相,见到我就要走,可我却一点都不感激她,连正眼看她一眼都没有。

  她走了之后,我便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站起身来气势汹汹地和老杨吼道:“你今晚干什么去了,不知道我要回来吗?”

  “小林,…我,我今晚有应酬,就没回去,你没生气吧,是叔不对。”老杨听到我的话先是吓一跳,随后又是憨憨地笑,他也觉得有些亏待我了,把我拉过去坐在他腿上,不住抚摸着我的背。

  “叔,我们回家吧!”老杨知道我的软肋,我一生气他就摸我后背,这招屡试不爽。此刻他见我好像没那么生气了,便又笑呵呵地说道:“你吃过饭了吗?”

  “我说回家!”我从老杨身上坐起来,就要去拉他,谁知他喝过酒好像更重了,以为我在和他摔跤,乐呵呵地杵在那里任我摆弄。

  “小林啊,今晚我们就不回家了,就在这里睡吧!”老杨好像也忍受不了了,一下子跌躺在床上,去解他的领带。我虽生气,但想想也对,他醉成这样,不如不回家再折腾了,我还是在这里陪他吧。

  到楼下我给了出租车师傅钱,让他走了,又想着自己还没有吃饭,便在酒店里点了份晚饭拿了上去。

  老杨并没有让自己喝的烂醉如泥,也许两人共处一室的时候他没有做出什么鲁莽的举动,这样的细节,我觉得老杨是个很可靠的男人。可我依旧忍受不了老杨与陌生女人在一个房间里,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

  老杨喝成这样,我只好是把他拽起来,像照顾老高那样照顾着他,这兄弟二人存心欺负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可让我累的不轻。

  老杨身上被我脱的只剩一条内裤躺在被窝里,我擦洗完他的身子便坐在一旁先吃着我的晚饭,突然想到我的烤鸭还没来得及吃,顿时又想回去了。

  我吃完饭洗了个澡,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我打开窗帘俯瞰酒店旁边的江景,桥上只有来往的汽车,井然有序地奔向前方,一个一个离开我的视线。黑黑的江面上偶尔漂过一条渔船,发出嘶哑的蒸汽声,好像无数心事埋在心中,不可说。

  我拉上帘子,睡在老杨身边,支起手看着他熟睡的脸,似乎又有些痴迷。“叔,你要是知道了我真实的想法,会不会讨厌我?”我小声地对老杨说,但回应我的只有深沉的呼噜声,老杨此刻早已睡着了。

  看着他刚毅又有些憔悴的脸庞,生气而又心疼。

  我没忍住再一次将自己的唇贴上了老杨的嘴巴,他的嘴紧紧闭着,胡茬蹭的我很兴奋,似乎我的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我想撬开他的嘴,又不想弄出太大动静,轻轻吻了下我便在老杨身旁睡下了。

  我无法不喜欢你,可这种爱却是卑微的,别怪我,老杨。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