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野兽与人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7-11 14:19      字数:3471
  我闷闷不乐地走回学校,这个老高,怎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叫我回去。

  我想想就来气,想着直接冲到他的寝室,向他讨要解释,虽然他让我回来也没错,但就算看在我曾经照顾他一晚的份儿上,就不能通融通融嘛!

  来到寝室敲过门之后,里面却没人应答,但是门却半掩着没有关紧,我有些好奇,便推门进去。

  眼前的景象让我感到惊讶。老高竟然在喝酒,而且喝的酩酊大醉。

  搞什么啊,刚才不还是好好的跟我讲着话,现在怎么就醉成这样了。

  我走近老高,看着一地的酒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平日里的老师这会儿就像一个醉汉。“老高,老高!”我拍了拍他的背,试图将他拍醒。

  老高抬起头来看看我,冲我呵呵一笑,“你回来啦,怎么,心里只有你的杨叔,学校也不回了?”

  “老高你这是喝了有七八瓶了吧,不然也不会说这样的胡话。”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是不要命的节奏啊,想到他那晚撕心裂肺地疼痛,我都有些害怕,他现在竟然还敢这么喝,我刚来的愤怒也已经消失不见,纳闷他又是为了什么原因把自己灌成这样。

  老高任由我慢慢地将他扶向床铺,睡下去之后他自己又坐了起来,突然伸出手来将我抓着,他的力度很大就像生怕我跑了一样。

  “你干吗?我给你去倒杯热水,再把药拿来,不记得你怎么痛起来的了?”我想挣脱老高的手,可他却拉的更紧。

  我无奈地看着他,“你到底想干吗,要不然我还是让你好好休息吧。”我刚刚的怒火在心中重燃,真的想一走了之。

  “你就没有关心过我吗?一点点都没有吗?”老高突如其来的问话让我惊讶地不知所措。

  他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就要关心他了,他就是为了这个把自己灌的酩酊大醉吗?

  我看向老高,他眼睛里好像闪着泪光,此刻竟向我一点一点靠近。“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你就不能喜欢我吗?”

  老高嘴里的酒味散发着一股男人的独特魅力,我被他的这番话怔住。难道,他知道我是一个TZ?

  老高一点一点靠来,他的脸几乎贴上了我的脸,嘴里呼出的气息打在我的脸颊上,他的手居然还在我的手背上摸了起来。

  我的心此刻扑通扑通直跳,眼前的一幕我做梦都没想到,他就像盯着一个猎物一般盯着我,让我感到害怕。

  他,到底要干嘛。

  忽然,他向我压了过来,在我毫无防备之下向我靠来。

  老高将我压在身下,他的唇靠上来,直接贴在我的嘴上,企图打开我的嘴巴,我此刻脑子一片空白,竟然真的将嘴巴张开了。

  他充满着烟味与酒味的舌头搅动我的舌头,长满胡茬的脸蹭的我有些疼,我们两人的呼吸都渐渐急促,他的物件儿此刻硬邦邦地顶在我的大腿上。

  我从未感受过被中年男人这么对待,何况还是一个如此好看的壮叔。

  老高与我亲吻了很长时间,我的物件儿此刻也早已苏醒,顶撞着老高的肚子,我只好抱着他的腰,任由他热烈的轻吻。

  老高忽然拿开了他的嘴巴,开始在我的脖子上乱啃,他的手竟然塞进了我的嘴里让我吮吸。

  他的手,淡淡的酒味与咸味,粗壮的让我幻想起那个东西。我手抱着老高的头,一时之间就快彻底沦陷在他的热情之下。

  突然,老高狠狠地咬了我一口,脖子上剧烈的疼痛将我立即从淫欲中解脱出来,一把推开了像一头野兽似的老高。

  我被刚才老高的行为惊呆了,他坐在地上眯着眼笑了。

  老杨,我的脑海中忽然又浮现老杨宽厚的背。

  我像发疯似的逃离老高的寝室,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向哪跑去,跌跌撞撞竟来到了荷花池旁。我不知所措地简单收拾了一下凌乱的衣服,一个人坐在坡上,呆呆地望着发黑的池水,好像我的身体已经不属于我了,我的思想也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坐在这里的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

  我没有哭,脑海里却是老高刚才与我激情的画面,不知是降温的缘故,我的身体不自觉地颤抖起来,我很激动,也很害怕,却不知道害怕的理由是什么,我此刻突然很想老杨。

  也许,每个男人心里都藏了一个野兽。

  可是,为什么是我?

  我木讷地走回宿舍,躺在自己的床上一动不动,李傲碰巧洗澡回来看见我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林子,刚才去哪儿玩了,我没有看到你啊!”

  “哦,我没事。”我本能地回答着李傲的话,一颗豆粒大眼泪从眼角不争气地滑落,接着又是一颗……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老高,老高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上课时我总是挑最后一个座位坐在里面,老高也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有时候讲着讲着会走神,惹得同学们一阵大笑。

  所幸这周的活动没有太多,只是简单的开了几个会,以至于我没有机会单独与老高处在一起。

  一个单身了四十几年的男人,也许太压抑自己的情感了,更何况是那种不正常的情感,我不知道老高是不是情感扭曲,或者与生俱来,我只知道,那晚的老高,像一个发了疯的野兽,那股力量,迄今为止是我见过最凶猛,最原始的欲望。

  原来,这就是男人。

  可是,我却找不着任何理由来处理这件事,因为我当时没有立刻拒绝他,任由他在我身上发泄。难道我还能说他强奸我嘛,不存在的。

  我只是想起来被我踢伤的老杨,觉得对不起他。我掏出手机想打给他,可是那拨号键却怎么样都不敢按下去。

  想必是天意,老杨的电话正巧在这时打了过来。

  “喂,小林啊,最近过得咋样,都不见你来个电话呀。”老杨的嗓音依旧是那样有磁性,光听着他的声音,就能浮想到他壮实的身材。他总是衣一副自得其乐的姿态,让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说这件事。

  “叔,最近都好,你也都好吧,伤怎么样了。”我的声音因紧张而不住地颤抖,我试着极力地压制,还是被老杨听了出来。

  “小林啊,你是冷吗?冷就多穿点衣服。”老杨关心的话语,彻底击垮了我最后一道防线,眼泪从我眼角留下来,我不敢去擦,强忍着对他说,我不冷。

  挂上电话,我看了一眼深邃的蓝天,我的路,到底该怎样走下去。

  这天傍晚,我借口离开李傲一个人在操场上散步,试图缓解着前几天糟糕的心情,清冷的操场,此刻只有一些情侣在手牵手温存,似乎我的出现给这副浪漫的花卷划上一笔处败笔。

  我晃晃悠悠,不知道该去哪儿,忽然又感到有一丝不正常,抬起头却看到老高在不远处站着。他的背影坚实雄壮。

  “到我寝室里聊聊,这儿不太方便。”老高张开口,声音却异常的嘶哑,好像他的烟这几天又抽多了。我本想不与他前去,可是看到他这副落魄的姿态,又有些心疼,便跟在他的身后走了。

  到了寝室,老高招呼着我坐在椅子上,他似乎刻意的与我保持距离,远远地坐在自己床上。我俩互相看了一眼,继而沉默,老高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小林啊,那晚我不是故意要对你这么做的,我实在是喝的太醉了。”老高开门见山,让我瞬间接不住他的话。

  我定了定神,也整理了下情绪,像个没事人笑着:“老高别这样嘛,我又不是女人,亲一下也不会怎样,我自己都没放在心上,你还计较什么。”我竭力地笑着,可是脖子上的伤口却隐隐作痛。

  “那你为什么还要躲着我,这几天我真的想过了,要是你不想看见我,我会辞退我的职务,保证不出现在你的面前,我犯了错,理应得到处罚。”老高说着往自己脸上狠狠地抽了一个耳光。

  这一下,我内心的防线彻底被攻破了,原来,男人脆弱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无助。

  我立刻走上前去拦下他,以免他又要对自己施以暴行。“老高,我不希望你走。我真没事的,你别这样。”我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滚落,站在老高面前,我此刻还有什么理由再与他保持芥蒂。

  本无恨,何谈罚。

  老高睁着他血红的眼睛,看着面前的我,又看看我脖子上的伤痕,他的眼眶渐渐湿润,呼的一声站起身来,把我拥在了他的怀中,我不怕。

  原来,他的怀抱也是这么的温暖。

  我的眼泪印湿了他的衬衫,我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此刻也再无力气去记着那些令我烦躁的事情了。

  也许老高是TZ,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压抑了多年寂寞的男人来说,也许我那天晚上真的让他感觉到了欲望的冲动,我能够体会到他的那种难受,就像我对老杨这个石头人来说,我何尝不是也想着占有他,与他一同过着正常生活?

  我看着眼前这个与老杨长相相似的男人,此刻有一些心疼,后悔当时那么快的推开了他。真是苦了你了,这么多年的压抑,也许只有自己了解吧。

  我与老高抱了一会儿,我的眼泪也止住了,老高说让我别把那晚上的事情当真,我们都各自心照不宣。

  他说的是哪一件呢?这个问题我还是过一段时间再去问老杨吧,老杨指定知道些什么。

  我离开了老高的寝室,突然觉得这几天我过得都像梦一样,忽略了身边的一切事情,包括李傲时不时地对我的关心。现在我心里那些掩盖着的低沉也已经消失不见,只是脖子上老高的牙印还没散去。想着到了宿舍和李傲好好聊聊天。

  回到宿舍,李傲却一脸忧郁地坐在床上,脸上挂着很复杂的情感。

  “李傲,你怎么了?”我好奇地问他,因为这不像平常的他。

  “林子,你来啦。我最近总觉得自己有些奇怪。”李傲抓抓头,好像有些事情想不明白。

  “有啥奇怪的,说来给我听听,本班长给你分析分析。”我坐在床上向李傲打着。

  李傲抬起头来看着我,很久,说了句让我感到吃惊的话。

  “我好像喜欢男人了,而且还是高老师……”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