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认他为叔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2-20 16:34      字数:4707
  我与老杨走在昏黄的路灯底下,此时秋意正浓,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偶尔走过来一对情侣,男人摸摸女人的头,女人就害羞的将头埋在男人的怀里,在一打一闹间过去。

  “杨叔,你今天叫我出来干什么呢?现在都晚上了,咱们也没地方去玩了呀!”  方才出来的时候未曾注意,我这大晚上的和他出来,确实没地方可以去。

  “看你这大学生太瘦了,我带你回家吃好吃的。小林,你应该还没吃晚饭吧,待会儿回家我下面给你吃吧!”老杨笑着,近乎宠爱地对我说,似乎我陪他是对他最好的慰藉。

  “杨叔,你说什么?”我对老杨这单纯的大老粗一脸坏笑地问到。“你再说一遍,没听清。”

  “我说你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吃,加鸡蛋,有肉。”老杨真觉得我没听清,眨了眨好看的大眼睛又和我说了一遍。

  “能不能再说一遍,风太大了我没听清楚。”我意犹未尽。

  “臭小子,不吃拉倒,省的我折腾。”老杨察觉到我在逗他,将我推出去,却不知道我这个小淫虫内心到底在想什么。

  “别这样嘛杨叔,我吃,肯定吃,我都饿死了。”我像一块膏药似的又贴上老杨,我们两人的身影在路灯底下拉的很长,长到最后分不清你我,长到足以抵达时间的尽头……

  回到家,老杨第一时间便是打开空调,脱下了身上的西装。“今天可把我累坏了,一个人去踢球,从头到尾都约不到人,没劲得很。”老杨提了提运动裤,在我前面的沙发上坐下来闭上眼睛长长叹了声气。

  “是不是没接到我的电话,衣服也没换就来学校找我啦?”我用杯子接了一杯温水递到老杨的面前,俯下身子之时,又忍不住向老杨的私处看去。好家伙,此刻他的雄狮被包裹的异常紧实,凸出来的线条又让我不觉咽了下口水。心想这么完美的男人在我面前,我却不能享受他毫无保留的爱,真是人生一大惨事。

  “可不是,找你一趟真不容易”老杨睁开眼来拿起茶几上的温水一饮而尽,有一滴水从脖子上滑落进老杨的衣服里。

  “明天我陪你去踢球,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脚法。”我抬起脚来给老杨看,老杨忽然抓住了我的脚,向前拉我。

  “可以,明天和我一起去。”

  “那你先放开我呀!”我一脸哭像,赶快向老杨求饶。

  能跟老杨在一起我是最开心不过的,可是,我又有些不解。“那个,杨叔,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觉得没必要在不好意思了,便放下手里的水杯,认真地看着老杨。

  “嗯?你问。”老杨毫不在乎,继续喝着自己手里的那杯水。

  “杨叔我说了你别生气啊,我就是觉得,我们遇上算是缘分,可是您没必要对我这么好,我们既不是亲戚,也不是合作伙伴,您又是请问爬山,又是吃饭睡觉,还请我到您家里来做客,我实在想不通,您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我是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了,我想知道原因。

  “想知道?”

  “想知道。”

  “吃完饭再说。”

  “您一个大人还卖关子呢!”我自讨无趣,便没理他,在一旁随手拿起一本《爱如山》看起来。

  老杨乐呵呵地歇了一会儿便去给我下面条吃,我就无所事事地走进他的房间里,感受着老杨在这里生活的每一缕气息,淡淡的清香此刻正充斥着我的鼻腔,我对于这种味道的迷恋愈加深刻。接着我又拿起床头的柜子上我与老杨的合影看了看,居然让我对今晚能与老杨一起睡觉而感到无比期待。

  “出来吃面!”老杨浑厚磁性的嗓音又在客厅响起,我意犹未尽地放下照片,转身关上了门。

  老杨的胃口一直都很好,一个人就吃完了三碗面条,我只吃一碗便吃不下了,倒不是不好吃,只是我的饭量太小了。

  “多吃点,瞧你瘦的。”老杨一边给我夹肉,一般自己吸溜着面条,有趣的很。

  “说吧,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吃完饭后,我便收拾了碗筷,不会做饭的我,只能用洗碗来回报。

  “这有什么好说的,我和你投缘,你也喜欢和我呆在一起,就这样呗。况且你在金陵又没有什么亲戚,我一个人平时也没啥朋友,你就当我是你亲戚吧。”老杨将腿放在茶几上,乐呵呵地随意讲着。

  我虽然没得到他的正面回答,可心里确实非常高兴,我一个人来到这里,居然还认了个亲戚。

  “那不成。”我脱口而出道:“你算我哪门子的亲戚啊?”

  “你不是叫我叔了嘛,我就是你叔呗。”

  “这不一样,我叫你杨叔,这是敬称。”

  “这样啊,那你以后去掉我的姓,就叫我叔吧,我也这么大年纪了,当你叔应该不过分吧,呵呵。老杨一时间竟不好意思起来了,“行不,小林。”

  我听到这话,奇怪地看着老杨,我没听错吧,他是想当我叔吗?可是,这未免是否太过草率,我先是稀里糊涂地跟他在一张床上睡觉,现在又稀里糊涂地认他做叔叔,这一切,这么有些烂俗小说的桥段。

  我一下子没有回复他的话,老杨估计认为我不想,便尴尬地笑笑:“你要是不想的话也没事,我就是随口一提。”

  “emmm,我考虑一下,叔。”尽管很突然,我却有些感动,这偌大的城市,算是给了我一个栖身之地了么?

  我本来想着认亲戚这么大的事情是要举行个什么仪式之类的,再不济也要见见家长,岂不知,老杨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已经将我俩拴上了绳子。

  “这么快就改口了?你这小子是不是对我早有企图了?”老杨听到我叫他叔,大声笑着,仿佛很开心……

  “杨叔,今晚你先洗澡吧,然后我再洗,你也累了一天了。”我一直都思考着这个问题,一家大公司的老板,怎么能这么闲,以至于踢球都找不到人,是他不善言辞还是人缘差劲?我觉得都不是,因为我对面的这个老杨,不管怎么看都是如此完美。

  “叫叔。”老杨瞪了我一眼。

  “叔。”

  “行啊,随便哪个人洗都一样,对了小林,我已经趁着你在学校这段时间给你腾出来一个房间,回头带你去看看怎么样,这下你来的时候就有房间睡觉了。”说着,老杨拿出来一串钥匙放在我面前。“这个是大门钥匙和你房间钥匙,以后你就可以随意进出了。”

  “还说我呢,你才是对我早有企图。”我看看他手里的钥匙,一脸坏笑地看着他。老杨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  

  可是,老杨要和我分开来睡,这可让我一时间不知怎么回复,在我正幻想与他一起睡觉的的时候打碎了我的黄粱美梦,到底同意还是拒绝,这是个问题。

  “叔,其实也没必要给我另外腾出一个房间,我和你睡一起也挺好的。”我最后还想挣扎一下,向老杨解释我其实是很乐意和他睡在一起的。

  “呵呵,哪有大小伙子和我这个老爷们儿睡在一起的,你前些日子不是还说习惯自己一个人睡觉嘛。再说了,你也需要自己的个人空间不是么,你们年轻人这一套我都懂。”老杨把钥匙交到我手里,乐呵呵地向我解释。

  “可是……我…我…”我不知道想什么样的理由才能和老杨睡在一起,难道以后这就样让我亲近不到他了吗?

  “小林啊,这就是你房间了。”老杨带我打开他房间对面的屋子,里面的布置也可以看出老杨花了不少心思。淡蓝色的窗帘,灰色的床单与白色的被子,旁边也是放了一张书桌,简单舒适的卧室呈现在我面前,确实安逸,可一点都不吸引我。

  “怎么样,叔可是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些东西来的。”老杨得意地看着我,觉得我现在不夸他都不行了。

  “叔,可真有你的。”我一边假模假样地夸他,一边又后悔莫及,他难道就这么不想和我睡觉吗?

  洗过澡之后,老杨擦着他湿漉漉的头发关上了他的房门,“小林,早点儿睡觉知道吗?”老杨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让我心里痒痒的。

  我了无生趣地洗过澡,躺在老杨为我准备好的卧室里翻来覆去怎样都睡不着,夜渐渐深沉,我觉得多等一秒钟老杨都会睡着,这样我更不好接近他了。

  我鼓起勇气,穿上拖鞋出去,慢慢靠近老杨的房间。

  “咚咚咚…叔你睡了吗?”我很紧张,不知道老杨睡了没有,也害怕惹得他心烦。

  “没睡,你进来吧。”老杨大方的让我进去,让我很开心。

  “叔,我睡不着,和你聊聊天可以吗?”我进了老杨的卧室,他正靠在床头看书,旁边一盏昏黄的灯光映在老杨的脸上,着实增添了他不少男人的气质。

  “呵呵,要跟我聊天啊,好哇。快,赶紧进来,站在那里不冷啊。”老杨见我穿着睡衣,单薄地站在门口,便撩开被子招呼我进去。

  我终于达到了目的,没想到这么轻松,我就像看见猎物一般朝老杨靠近,随后坐在老杨温暖的被窝里,嗅着来自他身上独特的气息。

  随后,我便展开话题。“叔,我想问问高老师那晚为什么会头疼啊?是不是喝了一点酒的缘故。”我确实有事情问老杨,因为在老高那里没有得到完整的答复,他的病让我感到着实好奇。

  “他呀,那是年轻时落下的病根子了,那个时候谈了个对象,最后家里人又死活不让他们两个在一起,他就沾上了喝酒的坏毛病,有一回冬天天真冷啊,他也要出去喝酒,醉醺醺地出来后人倒在雪地里,被人家救起来之后头就开始疼,以后只要一喝多了,他的头偶尔也会不自觉地疼。”老杨向我仔细地诉说老高的陈年往事,或许那段时期,兄弟二人应该还未决裂吧!

  “高老师的女朋友是不是特别漂亮啊,要不然也不会让他爱的死去活来的,要是我,才不会这样呢 。”我确实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做出这种举动,没兴趣。

  老杨听见我问老高的对象长的好不好看,这一下似乎让他有些难为情,“好看肯定是好看的,漂亮我就不知道漂不漂亮了,这件事你可别对他说啊!”老杨好像有些含糊其辞,怎么,漂不漂亮他都不知道吗?

  夜渐渐深去,老杨也有些瞌睡了,连打了几个哈欠,见我还没有走的意思,便开口到:“小林啊,你还不去睡觉吗?”

  “不着急,明天又没有课,咱们再聊会吧。”我一听到老杨要赶我走的意思,又开始慌张起来。

  “明天没有课也不代表你就可以睡懒觉,年轻人总睡懒觉会把斗志睡没有的知道吗。”老杨好像听了我这番话有些不满,皱着眉头看我。

  “好啦叔,我知道,要不我明天陪你去踢球吧,你不是说一个人踢没劲嘛,两个人踢多少也带点劲吧,哈哈。”我想方设法留在老杨这里和他多说几句话。

  “好哇,正好今天也没踢够,明天咱爷俩一起去踢吧,让我见识一下我侄子的球技到底有多好。”老杨听到这话倒是来了兴趣,可也就仅此而已。“快去睡觉吧,时候也不早了。”老杨伸出手来要掀我的被子。

  我狠狠心做出一个让老杨不解的举动,使劲钻在被窝里,往他的身边靠。“叔,我们一起睡。”

  老杨对于我的无赖不知该怎么办了,睁着大眼睛有些搞不懂,“不是房间给你安排好了吗,怎么又不想去睡了?”老杨见我趴在床上将头埋在枕头下,不解地过来轻轻拍打我的后背。

  又是这样熟悉舒服的感觉,像一位父亲的厚重与热烈,我总是对老杨这只手很有好感。

  “叔,我一个人睡觉害怕。”我没有抬头看老杨,只是胡乱找些借口作为我强留的理由,想看看老杨究竟如何反应。

  许久,老杨沉默不语,而他的手却没有从我背上拿下来,慢慢地轻抚着,我却想在这样的抚摸下睡过去。

  “好吧,一起睡。我大概知道了,小林,叔没替你着想。”仿佛我刚才的话打动了他,老杨熄了灯,在我身旁睡下,手依旧放在我的背上。

  也许,在内心的某个地方,我真的处在一片黑暗中,无助,迷茫,等待救赎。

  老杨拿开手,我也在黑夜里转过身来朝向老杨,我的计划终于成功,以后说不定也会和老杨一起睡觉了,我闻着清香的味道,嘴角掩饰不住地笑了。

  老杨在我身旁,迟迟没有睡着,我此刻也按耐不住心里的焦躁,迟疑地对他说:“叔,我可以抱着你睡吗?”

  老杨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过了很久之后说:“嗯。”

  我的欲望又得到了满足,靠近老杨便一把过去拥住了他的腰。那一刻,我好像清晰地听见老杨喉咙里传来的低喘声,好像这样的感觉让他很舒服,我也不知道。

  我抱着老杨,也控制不住地抚摸着他的后背,他的后背坚实而厚重,摸着摸着,我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叔,我可以亲你一下吗?”其实我本该满足,但却不想与老杨止步在这个暧昧的关系之中。

  “你小子,当个侄子胆子大了?还想亲我?”老杨似乎对我这个要求有些抗拒,似乎还有一点点生气。

  我在一旁一时间慌了手脚,连忙说道:“我就是开个玩笑罢了,不亲就不亲,小气鬼。”我的意图被打断了,无趣的缩回手来,背对着老杨闭上眼。

  老杨也觉得拒绝的有些无情,转过身来慢慢靠近我,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他的胡茬有些扎人,但是很舒服。老杨一直这样迁就我,那么一瞬间我竟觉得有些负罪感。

  “真像。”老杨冷不丁自言自语说出这样一句话来,让我有些捉摸不透。

  像什么……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