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惊魂之夜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2-20 14:35      字数:3211
  我一只手架着老高往宿舍走去,他一米七五的个子,却将近一百八十斤的身体倒在我一百二十斤的身上有些重,我近乎将他背在我的背上向前走。而此刻,老高的下面竟一下一下地顶着我的屁股,虽然没有苏醒,但我却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因为我们两人的身体正紧紧贴在一起。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男人那里的接触,绵软地感觉,刺激着我每一个神经,轻微地摩擦,也让我自己的下面忍不住的有了反应。

  我毕竟违背不了伦理纲常的定论,没有做出更加过分的举动,便立即换了一个姿势去抱老高,将他搂着吃力地送回了宿舍。

  “哎呀~”我艰难地把他平放在床上,此刻老高应该是没有睡着,还睁开来眼睛看了我一下。

  我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又看着他与老杨如此相似的脸庞,这一刻我竟有些许的心动,而后就是心疼,这两个兄弟,既然都如此寂寞,为何不化解所谓仇恨,互相陪伴呢?

  “老高那我走了,你好好休息。”虽然现在才晚上七点多钟,可我也没有什么理由一直留在这里。他一个中年人,应该不会照顾不好自己吧。

  我悄悄地关上门正准备离开,房间内却突然传来老高撕心裂肺的吼叫。

  “嘶~~哎哟……”我赶紧折回去,看见老高痛苦地皱着眉毛,眼睛紧闭,两只手紧紧抱着脑袋,好像很痛苦地样子。

  “老高?老高?”我赶紧俯下身子对他说话,可是老高似乎疼痛地听不清我的话,我叫了几声他也没有回应。他喉咙里传来声声嘶吼,虽然痛苦,可他却极力地控制自己的疼痛,以免叫声太大惊动附近的人。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做,老高的情况确实吓懵了我,可我却不能慌张,因为此刻这个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

  老杨!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老杨,赶紧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老杨。我的手因为慌张而颤抖,手机一度被我弄的掉在地上。

  “喂,杨叔。”电话只响了几次,老杨浑厚磁性的声音便传来:“怎么了?这么快就想我啦。”

  “不是叔,高老师不知怎么回事,躺在宿舍里好像头疼的厉害,我也不知道怎么弄,只好给你打电话了,你快告诉我怎么做。”我着急地没有时间理睬老杨的玩笑。

  “什么?头痛了?”老杨听见老高头痛好像很震惊,似乎在那头已经站了起来。

  “小林你别慌,你在他的抽屉里找找,应该有一种黄色胶囊的药,他以前就是吃这个的,拿两粒用温水给他服上。”老杨定了定神,也是很快的和我说。

  我听到后立马在他的抽屉里一阵乱翻,总算找到了一板老杨说的药,确定药名之后便倒了一杯温水,给老高服下。

  “小林,他怎么样了?”过了一会儿,老高总算恢复了以往的表情。

  “没事了杨叔,他好像不疼了。我们俩今天去吃饭喝了谢些酒,回来就这样了。幸好我没有喝多,不然可真不知道怎么办了。”老杨听见老高安然无恙的话之后也没多说什么。

  “小林,今晚就委屈你在那里照顾他一晚吧,就算帮我个忙,也许后半夜会复发也不一定。”老杨语重心长地说到,几乎是用有些低下的语气朝我说。

  “放心吧叔,不用你说我今晚也不能走人了。”我望向躺在床上迷糊的老高,确实也不忍心让他一个人在这里。

  和老杨简单寒暄了几句便挂上了电话。回过神来看着床上的老高。

  他的头发有些凌乱,虽不及老杨那么短,却也不长,乌黑乌黑的,看起来很柔软,这样说着,我搬来一个椅子在老高身旁坐下,禁不住用手抚摸着老高的短发,和我想象的一样很软。

  老高睡着,不时地动一下他性感的嘴巴,他的肚子那片被酒淋湿了,气味有些不好闻,我想着要不要帮他擦试一下,这样睡着应该也不舒服吧,可是,没有经过他的允许怎么能脱他的衣服呢?

  还是换吧,谁让老杨叫我照顾你的,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老杨可要怪罪我了呀。这样想着,我伸出罪恶的手,先去解开老高的衬衫扣子。

  中年人的衬衫总有种父亲的敦厚感,仿佛这衣服就是为了老高而设计,很是贴身。

  我将老高的所有扣子解开,露出他白白的肚子。他的肚子不像老杨的肚子,干净的没有一点胸毛,可是肚子却比老杨大,想必是他年龄大一些的缘故。我无意间碰到了老高光滑的皮肤,绵软的触感其实也是很舒服,一样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一个男人的身体,所以老高对于我来说还是挺有吸引力的,我竭力控制自己,害怕忍不住喜欢上了他,这样我可就没办法向老杨交代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交代,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罢了,老杨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内心的实际想法。

  接下来,我便伸出手去解老高的皮带。他的皮带有些紧,所以有些难解,似乎解开之后肚子比原来更大了一些,他像一头熊猫躺在床上,很是好玩。

  撩开塞在老高裤子里的衬衫,成熟男人的气息朝我传来。

  老高穿着一件蓝色的内裤,也许是他太胖了,还是内裤太小了,此刻正紧紧地包裹着他的雄体,所有的轮廓在我面前都勾勒的很完美。

  我还是赶紧拿开目光,我怕我看的时间久了,忍不住上手,那可就算趁人之危了。

  我在老高的卧室里翻出一块毛巾沾了点水,将他身上擦了一遍,最后拿下他金丝的眼镜,用被子将他盖上,一切手续也算大功告成。

  之后,我便用两个小椅子,拼凑在一起蜷缩进去,就当作一个简单的床。其实我并没有觉得这个睡觉的地方有多简陋,相比之下,以前的我露宿舍外的日子也是不在少数,所以对于环境,没有能够令我特别不舒服的时候。

  睡到后半夜,清冷的气息把我冻醒,我肚子上只是盖了个枕头,大腿和身子却露在外面。我欲再睡,可这温度确实有些低了,我便只好站起身来在屋子里徘徊。

  我移动到老高的身边,他此刻已经全然睡着了,呼噜声音比老杨的大,但也不至于吵闹。月亮在后半夜已经被乌云遮住,除了外面的路灯有丝丝微弱的光照进来之外,屋子里算是一片漆黑。

  我借着这么微弱的光,近近地打量着老高。还是和我第一次见到他一样的,圆圆的脸,没有多少的胡茬,刚毅的眉宇之间总透露着优雅的气息,仿佛岁月在他身上并未留下什么印记,也许只有当他的眼神中传出那一抹沧桑之感,才会让人好奇,在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

  “嗯……嗯……”老高的表情又开始变化着,狰狞着,正如老杨所说,到后半夜他的头又痛了。我匆匆忙忙摸索着又找来药,按照老杨交代的只拿了一粒给他喂下。不久,老高的呼吸声渐渐趋于平稳。

  虽然不知道老高患的什么病,但这一晚可真是一个惊魂之夜啊!

  也不能一直这样熬到天亮吧,虽然明天上午没课,可是我还要处理很多事情,这样一来岂不是要睡一上午了。我又看了一眼老高的床,其实床挺大的,容下我们两个人绰绰有余,一个念头自然而然地从我脑子里蹦出:我要不然和老高一起睡?

  可是,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嫌不嫌弃我,要是明早一起床发现我和他睡在一张床上,他会不会向我发脾气呢?

  算了,不管了,谁让他喝这么醉,早上起来他要是说我我也有理由反驳,更何况我也照顾了他一晚上,不至于连个觉都不让睡吧。我禁不住困意的打击,下定决心后慢慢爬上老高的床铺。为了保险起见,我没有脱下裤子和衣服,因为我不想让自己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老高的床上很整洁,除了淡淡的烟草的气味和老高嘴中的酒味,我也闻不到其他的味道。

  我看着天花板,不禁陷入沉思。在这条道路上,我究竟该何去何从,世上所有的感情就像大风起兮,在你毫无准备之下来临,有时又在你毫无察觉之时离开。老杨是否是我感情的最后归宿,如果真到那一步他却拒绝了我,我又该怎样面对这一切?我算是初来乍到,这么快就将自己定义了么?想着想着,我竟睡不着了,脑子里的事情太多,教我无论如何也理不清头绪。

  不想了,还是睡觉吧。我暂时抛开这一切问题,其实该来的总会来,属于你的谁也抢不走,既然无力撑起我这惨淡的人生,不如顺着时间的流淌来揭开结局。

  我有些困意了,渐渐地闭上了眼睛陷入睡眠,也许是太累了,我一会儿便做起了梦,在梦里,又是一样的场景,老杨站在原野处,等待我的呼喊,却又像是听不见的离去。我坐在草地上无助的啜泣,大风肆掠搜刮我身上的温暖。忽然,身后有人给我披了一件衣服,我转身去看,泪眼朦胧中老杨的脸又出现在我面前,我激动地正想上前抱住他,却让我慌张地不知所措。

  在我面前的他根本不是老杨,我认出来他却是老高。

  屋外,谁家的猫走丢了,凄怨地叫喊,风一过,梧桐又被刮下来几片叶子,在夜晚的校园内翻滚,末了停在昏黄的路灯下。

  要变天了……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