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酒入愁肠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2-20 14:25      字数:3419
  我与老高没有去多远的地方,既然下午还有工作要完成,他又要请吃饭,那肯定是以简单方便为主。

  正值中午,学校附近的步行街道上人还是挺多的,有时候碰到了同学,便也相互笑着打一声招呼。我们找到一家小餐馆,老高要了一个包间与我进去,接着他便叫来服务员,大手指着菜单一统乱点,颇有土豪的风范。我顿时觉得这个熊叔在学校是一副姿态,而到了外面,却更像一个粗鲁的中年大叔,让人有些惊喜。

  我看着老高,竟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让人不自觉地联想到了老杨,想和他亲近,我琢磨着他为何与老杨如此相像,却又各不相同,我不禁感叹是哪位母亲,能生出这样好看的两兄弟。

  老高此刻好像注意到我在看着他,将菜单拿给服务员之后,两只手平放在桌子上,像一个学生听讲似的盯着我看:“看啥呢小子,我脸上有东西啊?”他嘴里的淡淡烟味,更增添了男人雄浑的感觉。而这样的动作,更是显得他风趣无比,如果有相机,我真想将他这帅气的瞬间拍下来。

  “哦,没有,随便看看。”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骨子里的内向总会让别人在大大方方的时候显现出来,像做了坏事一般找个理由赶紧躲开他的目光。

  “呵呵,我可以叫你小林吗?”老高给我倒了一杯水之后问我。

  “当然可以,今天都占了你的便宜,叫什么都行。”我笑嘻嘻地答着话,尽可能地让自己心中那起波澜恢复平静。

  “小林,我觉得你和别人有些不一样,就是说不上来什么感觉。”老高突如其来的这番话让我惊呆了。

  “我?就一个普通人,怎么还和别人不一样呢?”我笑着端起杯子来喝水,试图掩饰着自己的慌张。可老高却依旧不依不饶地说:“我的感觉一般不会错的,你确实和别人不一样。”

  我竟一时间不知道怎样开口,难道作为老师的目光总是能洞察人的心底?我只好看着老高,无话可说。他的目光有些锐利地打在我身上,只见他缓缓开口:“我觉得你成熟地不像同龄的大学生。可总感觉你还是有些奇怪,好像不是特别习惯与别人亲近。”

  我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呢,顿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对他的评价不可否认。从小已经独立惯了,也许不知不觉间已经养成了这种孤僻的性格,但我没必要向老高诉说我所有的心酸往事,这样显得我很滥情。

  有时候,自己的辛酸别人未必想去了解。

  “可能是你看错了老高,我不觉得我像你所说的那样啊,当然,优点我想藏也是藏不住的,呵呵。”我打趣地用手拍了拍老高的肩膀,试图缓解这样的气氛。

  老高听我说着有些调皮的话,也不再追问着什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个人也笑了。

  很快的,中午的时光便在愉快的气氛里过去了。老高一边向我拼命地夹菜,一边还和我说着一些有趣的往事,惹得我一阵大笑,他真的很幽默,也很会讲话,可是,我在他的字里行间,却听不到一件关于老杨的事。

  吃完饭之后,老高挺着他的大肚子和我往回走,正值早秋,学校两旁的梧桐微微染黄,有些已经款款下落,可别说,这样的场景也让我内心沉醉了一番。

  金陵的秋景,总是让人无比陶醉。

  “林子,林子。”我的身后传来李傲的声音,我与老高转过身去看,李傲在不远处喊着我。

  “高老师,你好啊。”李傲像朋友一样笑嘻嘻地与老高打着招呼。

  “李傲,你不是说去亲戚家里吗?怎么在学校啊!”我好奇地问他。

  “我去过了,这不刚回来吗?”李傲不知道我突然问他这个问题,连忙向我解释到。

  大中午的为什么突然就回来了?真是让人有些摸不清头脑。“那好吧,我与老高有些工作要做,我们就先走了,等晚上我去宿舍再和你玩吧。”说着我就要走,因为李傲与我也很熟了,所以不需要和他多余再寒暄。

  “那个人叫李傲是吧,我与他撞见很多次了,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啊。”老高与我谈论着李傲,好像和他也有所交集。

  “嗯,李傲是个很讲义气的人,对我很不错的。”我向老高称赞他的人品,一来是想让李傲在老高面前留下印象,到时候毕业的时候好办事,另一方面,李傲确实对我挺不错,拿我当兄弟一样。在这个校园里也有将近一个月了,李傲是我屈指可数的朋友。

  我与老高这样并肩走着,却不曾想,李傲在我们身后远远地看着,并未离去,风一刮,金黄的梧桐落下,李傲从肩头拿下扔在地上,梧桐叶拍打几下地面,而后停止。

  老高没有将资料放在办公室,而是放在了他的宿舍,没办法,我们只好一同前往他的宿舍。“等做完了资料,晚上一起吃饭吧!”我刚想拒绝,老高却将我拦下,说无论如何都要跟我一起吃饭。我可真是不知道这位老师葫芦里卖的时什么药了。

  老师的宿舍是一个一间独立开的,在学校的最后面不很出众的一处角落里,我们来到二楼,老高拿出钥匙打开房门,里面的一切让我不禁有些震惊。

  书,翟发难数的书籍用书架堆满了他的一半房间,书本天然的香味很是好闻,另一边,是老高的床铺,淡绿色的床单和蓝色的被子,让人觉得睡觉的人很有品味,可是,这满架的书,是否也映衬着老高内心的孤寂呢?

  “别客气小林,坐吧!”老高搬来一张凳子和我坐下,大大的书桌上摆了我们所要做的资料,而在书桌的最里面,躺着一份印刷稿,是我前几天比赛的《栖霞路》

  “您可真勤奋,都当老师了还摆这么多书,难得呀!”我竖起大拇指对老高称赞到。的确,现在的人,只要小有成就,便坐拥他的成就口若悬河,牛皮万里。

  “呵呵,学无止境嘛,况且,这些书也不是全都看的,有一些是用来充数的。”老高不以为然的说。

  开过玩笑,我们各自沉默着对下个星期的工作开始忙碌地做起资料。

  资料很多,我们忙碌了一个下午,两个人才勉强的做出了个大概,剩下的便交给学生会的人组织了。

  老高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窗外血染的夕阳,接着点了支烟,另一只手在我肩膀上给我按摩了几下。“辛苦你了班长,等会儿一起出去吃饭吧。”

  我这时也站起身来,确实一个下午的工作量让我忙的不轻,“老高,我可以歇会儿嘛?有没有椅子什么的,腰有些酸。

  “躺我床上吧,没事!我这里没有什么椅子,只有一张床,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躺一会儿。”老高关心地看着我,仿佛自责自己让我做了这么多累活。

  我便也没有推迟,躺向老高的床铺,很软,烟草的淡淡清香让我的心平静下来。

  不久之后,夜幕降临。

  老高与我在校门外走着,路上来来回回各色各样的人,我竟然又想起我要兼职的事情,到时候我又会碰见什么样的人呢?一切都令人无比期待。

  “说吧,老板,你想去哪儿吃饭啊?”老高手里夹着一支烟,乐呵呵地问我。

  “我可是吃不惯那些山珍海味,我们简单点,找个大排档怎么样?该不会你瞧不上这些吧?”我确实不想去所谓高档餐厅,从小苦日子过惯了,连吃不饱饭的境遇也常有发生,所以,简单热闹的大排档,实在是很好的选择。

  “不错,我也很喜欢,那么今晚就不醉不归咯?”老高听我说起大排档,觉得很感兴趣,但是喝酒这个项目我可是没有填报,况且我的酒量也不行,只能祈福老高在开玩笑吧。

  “老板,一份生切牛肉,干锅花菜,红烧肉,带鱼,再来一盘盐煮毛豆。”老高见我不善言辞,便体贴的去点了菜。

  “再来一箱啤酒。”老高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还加了箱啤酒。

  “老高,我的酒量可真不是很行,别到时候趴在这里丢你脸。”我不知道老高的酒量,先将自己的不胜酒力告诉他。

  “呵呵,没事,你不喝我还要喝呢!”老高一边笑着,一边又点上了烟。也许,烟是每个中年男人都离不开的吧,这一吸一呼之间,把心事吐纳干净,到时候又是一条好汉。

  菜全上齐,老高开了几瓶酒,先是自己一个劲地喝着,还不忘提醒我多吃点。随后我也忍不住,拿了一个小杯子时不时与老高推杯换盏。

  “喝!”老高好像酒力惊人,怪不得长着大大的肚子,原来是为了酒而准备的。好像他又让我感到些许好奇,这平常温和待人的老高,到底又有怎样的一面?

  “小远啊,小林。”老高好像有些醉了,因为一箱啤酒好像全部被他喝下肚子,红着脸半眯着眼睛看我,白色衬衫最上面的扣子也已经解开,光灯照浮之下,粗壮的身子有些歪斜。

  “我叫钱林,什么小远,你喝醉了吧老高。”他喝醉的样子有些滑稽,像一个孩子嘟囔着嘴。 

  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和我说什么,一直喊着我名字,随后抬起头,说了一句让我震惊的话:“离……离杨峰远一点啊,远一点。”

  三巡酒过,他突然提到老杨,还让我离他远一点,不知道他到底想跟我说些什么,只知道一直重复着嘀咕,让我离老杨远一点,我无奈,这兄弟二人之间的芥蒂难道就这么深吗?还有什么事情是亲人之间无法解决的。

  “老高,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我看也吃的差不多了,也想着他醉成这样,还是回去为好。

  老高不理睬我,头低下去,迷迷糊糊的低语呢喃。我无法,只好扶着他,一点一点离开了这家排挡。

  酒入愁肠,不管胸中又藏多深的心事,此刻也能吐露一二。我扶着老高出了门,抬眼望见天空一轮明月,皎洁地照着人间。

  酒不醉人人自醉!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