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手足相对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2-19 22:58      字数:3234
  “钱林!”老高走近我停下脚步。“你不是说要我带你好好去玩玩吗?怎的,这是要去哪?”老高应该是刚从宿舍下来,脸有些微微发红,额头上也有几滴汗水。

  “高老师,我今天有事呢,改天没事的时候我来找你吧!”我示以抱歉的微笑,毕竟老高居然能将我一时兴起的玩笑话当真,这真让我感到有些惭愧。

  老高好像见我有些礼貌地称呼,又拒绝了他的邀请眼神之中闪过一些失落。

  可,老高眼神向我身后这么一瞥,却看见站在车旁边的老杨。

  那一瞥,他们两人眼神之中顿时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他们就这样看了几秒。良久,老高却换了一副冷淡的面孔,眼睛紧紧地盯着老杨看,全然不见诗意。“杨峰,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回过身去看老杨,老杨正与老高对视着,却不回答老高的问题。

  “你们两个原来认识啊,老高,这是杨叔,我就是要和他去玩了。”我连忙插着话,试图缓解我们三人之间凝结的氛围,可惜他们好像并未注意我,老杨将插在裤袋里的手拿出来。

  “你也听到小林说的话了,我是来接他的。原来你就是他班主任啊,感谢你对小林的照顾。”老杨无论对谁都是展示着彬彬有礼的态度,这也是我崇拜老杨的一点。

  “哦?”老高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像有些许愤怒地盯着老杨看,随后又面对着我道:“行了,我也了解了,那你去玩吧,我可走咯。”我看到老高不情愿地挤出一抹笑容,随后便转身离去。

  “哥!”老杨突然喊住老高。

  什么?老高竟然是老杨的哥哥,这突如其来的剧情将我吓得不轻。可我转念一想,终于发现他们两个人为什么长得如此相像。

  “我们难道就不能好好在一起说说话吗?”老高转过身来,听见老杨这样问他。

  “行了,我们之间该说的应该已经说过千遍万遍了,大老爷们有啥好说的,你不是要带着这个小伙子出去玩吗?快走吧。”老高对老杨笑着说,那一刻,我却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什么叫皮笑肉不笑,他的笑,让我感到有一丝陌生。

  秋季的朝阳照耀着这片土地,灿烂刺眼,却没有什么温度,热烈的照进每个人的心中,试图照量所有人内心的灰暗,可是,他无力这样做。

  “杨叔,那个老师是你哥呀?”我坐在老杨的车上,有些明知故问地说。

  “嗯。”老杨开车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两只手握住方向盘,直视前方。

  我知道老杨现在不想说他们两人的兄弟关系,我也就识趣地没有多问。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古人总将兄弟之情比作手足,而为何,这样好看的两位壮叔,兄弟之间竟然落到今天的地步?

  也许,是我多想了吧。

  “小林,今天我可能先回家做一份资料,下午才能带你出去玩。”老杨很快恢复了以往的温和,雄厚的嗓音在车中回荡。

  “好啊,待会我给你看我写的一篇文章,可是在这次比赛中获得一等奖了呢!”我兴奋地向老杨炫耀着。有时候对于男人来说,只有做出一些成就才有底气与别人拔高声音讲话罢。

  “真的呀,你能写出什么花来?”老杨向我递过来一片口香糖给我吃,脸上挂着微笑。我闻着车中的清香,感觉所有的不幸此刻一扫而光。

  “脚好了吧!”老杨用粗大的手指向我的脚腕上指了指。

  “当然好了,我的身体好着呢。”我回答着老杨对我的关心,这种关心已经融入我们平常的生活中。

  “是啊,这次来看到你真的和上个星期不一样,终于变得有些肉了。”老杨呵呵地笑着,伸过手来捏了一下我的胳膊。

  “杨叔,你好好开车行不行,我又不是小姑娘!”我一下被老杨捏的有些疼,向他生气到。

  “你还不是小姑娘,我看你比小姑娘还小姑娘,怎么,现在胆子有些大了呀,不怕我是个坏人了?哈哈。”老杨用手从侧脸摸了一下,男人味的举动让我有一些心动。

  “我从来就没有怕过你呀,大丈夫出来闯荡江湖,畏畏缩缩难成大事……”嘴上虽这么说,心里确是满满的幸福。一路上,我与老杨的欢笑不断,街道两旁有个老人正叫卖着糖葫芦,晶莹发亮。

  到了老杨的家,才发现里面感觉也不是很冷清了。他已经添置了一些小挂件,还在每个门上贴上了福字,对于这个大老粗来说,确实有心了。

  “杨叔,你也是会收拾家的呀,还把家里布置得这么好看。”我把胳膊撑在老杨的肩膀上,他一米七八的个子差点让我够不着。“怎么?你还嫌弃我不会收拾嘛?我那是懒得收拾罢了。”

  吃完午饭,老杨和我一起将碗刷了,他说他要做资料,我便在一旁安安稳稳地看着。

  这时我才注意,上次我给老杨的那张照片,他已经买了一个相框把他裱了起来放在了床头,照片里面的栖霞还是如此好看,还有你,老杨。

  “小林,你这写的不错呀。”老杨不知何时已经将我的文章拿起来看了一遍,忍不住地夸赞起来。

  “那是自然,我钱大文豪写的东西能差嘛!”我得意得笑,这可是我熬了好几个晚上才写出的成果,不好我也不会给老杨看。

  “可是,你怎么大部分都在写我啊,不是要写栖霞吗?”老杨转过身来看着我,眨眨他的眼睛。

  “是吗?没有吧。栖霞的景美不如我杨叔的人美,哈哈。”我试图掩饰着我这篇文章的漏洞,生怕老杨看出点什么来,因为,这像极了一封情书。

  老杨半信半疑地放下文章,哦了一声继续去做他的资料。我无所事事,来到老杨身边看他在干吗,这一眼,也让我无法不惊讶。

  他做的资料上,清楚地写着“峰行地产责任计划书”这几个字样,难道说,老杨是这个公司的老总?杨峰…杨峰…应该差不到哪去吧。

  老杨其实已经注意到我走近了他的身边,抬头看了我一眼笑着说:“有什么好惊讶的,我不过是开了家小公司而已,混口饭吃罢了。”他轻描淡写的回复,让我对这个深藏不露的中年男人不禁有了一些疑惑。

  他到底还有多少是我所要探寻的。

  “小林呀,其实你的那位老师,确实是我兄长,但是,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了。”老杨这时应该做完了工作,点了一只烟躺坐在椅子上对着我说。眼神中似乎闪过一些忧郁,他终于要向我解释他们兄弟之间的过往:

  “其实他原本叫杨兆华,是与我分家之后才改的姓,他是随了母亲姓,我与父亲姓。我们兄弟以前也是无所不谈,从大学毕业之后我们都努力工作,他去高校当文学老师,而我便开始做一些生意。等事业有了些起色就想着结婚生子。

  我那时认识了你姨,与她很快相爱便结婚了。可谁知道结婚之后才发现,我的哥哥竟然已经追了人家好些年,却被我生生夺了过去。我也是生完孩子之后才发现,你姨和我在一起而不和他在一起,完全是看上了我的钱,我们俩也因性格逐渐不合,天天吵架,最后闹的分道扬镳,而我哥,最后也觉的我故意让他难堪,兄弟最后也闹得不可开交,自此以后不再往来。”

  老杨说完这些话,吐出来一团浓厚的烟雾,也许他正沉浸在不堪的往事上没有回来。又或许,在这样平静的午后,他才有机会轻轻舔舐着伤口。

  “没事的,杨叔,误会总有一天会解开的。”我心疼地将手放在老杨的肩膀上摩挲,试图让他不要沉浸在伤感的情绪之中。

  “事情过去很多年了,我也不再期待什么了,现在我们年龄也都渐渐大了,其实最关心的,还是一直在身旁的亲人罢了。”

  老杨静静沉思着,也许,我的出现让他又有了一些不愉快的回忆,而这一切,又像是冥冥之中规定好了,让他们两人之间,以后又会荡开怎样的涟漪,我不知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小林,等到晚上我带你去秦淮看夜灯怎么样?”老杨很快调节过来,笑呵呵地对我说。

  秦淮,一向都是金陵的代表,在书中,早已听闻过那里有李白唱醉的明月和吟不完的绝美风景。“好啊,我还没有去过这么有名的地方呢。”我兴奋地和老杨说。

  “呵呵,瞧把你给激动的,现在也才到下午,我这里还有一个资料没有做完,要不然你先看看书,或者自己出去转转?”老杨关心地问着我,以为我会无聊。

  “没事,我就坐在旁边,肯定不打扰你,老板。”我向一个员工一样对老杨保证,看得老杨一愣一愣的。“这傻小子,每天的戏真多啊。”

  老杨在旁边专注地写资料,我无事可干,便趁着这个机会看着他。这便是在列车上第一次握着我手的男人,他宽厚,温和,刚毅,也有时忧郁,让人心疼。

  我翻出来一只笔和一张白纸,将这一刻认真的老杨画入纸中,不想错过这难得的时光。

  看着老杨脸部的胡茬,浓密的一字眉下面睁着一双有神的大眼睛,坚实的胸膛和强壮的臂膀,支撑着这个男人的上半身,往下看,便是一个圆圆的屁股,和粗粗长长的大腿,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的熊叔,我看着看着,不禁又咽了一下口水。

  我知道,我的下面此刻又不争气的有了反应。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