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山下夜宿
作者:林下示禁      更新:2021-07-11 13:53      字数:3559
  我听到这话两句话,自然而然地就紧张了起来,倒不是说我不愿意和他一起睡觉,而是真的没有那个心理准备,先是睡觉,接着他竟然要带我去他的家,一般人是不太容易带外人到家里去的,况且我只与他有过两面之缘而已,算上这次的话。

  “不不不,我还是回学校吧,我……我……”我说不上话来,紧张地盯着老杨看。

  “又没让你和我睡一张床上,我们不能找一个双人床睡呀?现在我都喝了酒,开车是肯定开不了了。这附近旅馆也挺方便的,睡一晚也不会掉你一层皮呀。”老杨见我如此大的反应,也觉得我有些反常,不就是睡一晚觉么,有什么的?

  我一听,原来不是和他睡一张床上,这让我稍微有些期待的紧张瞬间缓和了许多。“哦,当然可以,可以!”我吞下最后一根面条连点头带答应。

  “你这小孩,我还是琢磨不透啊,呵呵!”老杨也许看到我的神态有些可爱,竟又笑了起来端起桌子上最后一杯酒与我碰了一下。

  是夜,我们来到一家旅馆。

  “你好,请问咱们这里还有双人床的房间吗?”老杨客气地向人家询问,不失气度地面带微笑。

  “请稍等,我来帮您查一下……”

  “不好意思,我们这儿没有双人床了,只有一间大床房,请问可以吗?”前台小姐看着我俩说。

  “老杨低下头来思考了一下,他本来可以直接走人的,可现在也已经不早了,想必他很累了。”

  “怎么样,小林,要不我们去别的地方在找找,我倒是无所谓一个人睡还是两个人睡。”老杨眨巴着他的大眼睛对我说。

  “其实我们这儿来过很多父子,一般都是大床房的。”前台的小姐姐还在我们中间插上这么一句话。

  这时我也没功夫让人家解释我们的关系,看着老杨疲惫却有神的眼睛,我也不忍心再让他和我一起奔忙,其实睡一晚上也不会发生什么,要发生只能是我自己的原因,庸人自扰罢了。“那好吧,我其实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老杨呵呵一笑,不知道是肯定我的懂事,还是他真的有些累了,想赶快休息。

  服务员给我们开了门,老杨刚进去便将钱包往桌子上一放,巨大的身躯一下子跌躺在洁白的床上。想必他真的累了。

  “哎,真舒服呀!”老杨闭上眼睛吐出这句话来。

  我坐在一旁看着陪我玩了一天的老杨,他的淡蓝色衬衫塞在裤子里,胸膛的两个小点点凸出来顶着衬衫。皮带紧紧地包裹着他微微挺起的肚子,他的运动裤不知从什么时候又粘上了一点点的泥巴,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我的目光在他身上游走,之后,又忍不住瞄向了我心中最渴望的那片神秘地带。

  那一片,此刻竟微微挺起。

  很像一头正在苏醒的雄狮,他的私处很坚挺,不只是裤子的原因,还是他身体好,我匆匆看了一眼便不敢看了。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在一旁又胡思乱想起来,幸好我及时止损,敲了自己脑袋一下。

  “小林啊!”老杨突然睁开眼睛来看我,我这时还在敲着脑袋,突然被他这么一喊,连忙抬起头看他。

  “怎么了,杨叔?”我掩饰着自己的罪行,突然换了一个坐姿,很不自然。

  “哦,没事,我有种感觉,看见你就觉得亲切,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像我们以前见过面似的。”我听到这话有些高兴,我也对老杨有种亲切的感觉,这真是巧了。

  “不知道呀,你不是说我长得帅嘛,见到帅哥美女大概都会看上几眼也不一定。”我装作无所谓地样子臭屁着。

  “瞧把你给能耐的,还真不谦虚呢!”老杨点上一支烟向我笑道。

  “而且想问问你,怎么就不愿意和我睡一张床上呢?你的什么我没看过呀!”老杨从床上坐起来,将右腿放在了左腿上,翘着二郎腿问我。

  我听到这话,又想起今早的尴尬事件,脸不自然地微微泛红:“不是呀,我只是习惯了一个人睡觉了而已,从小我就自己睡觉睡习惯了。”

  “哦?小时候你爸没有抱着你睡过觉吗?你不是很喜欢你爸的么。”老杨吐出一团烟,想我开玩笑道。

  可是听到这话,我尘封的不堪回首的记忆便苦涩地翻涌上心头。

  “我爸从小不怎么待见我,我妈生了我之后就不知道哪去了,后来听说去世了。我爸一年也见不了我几次,所以我一直都是住在亲戚家里的,我也没啥经历,再后来,再后来。”

  “再后来你就上大学了,再后来你就遇见我了?”老杨认真地倾听,及时帮我说完了这句话,脸上也没有了一丝笑容地看着我,好像要将我看穿。

  “对,再后来就遇见您这个大好人了,呵呵。”我觉得气氛不能聊的太伤感,毕竟是来玩儿的,也没必要让人家来分担自己过往的不幸。

  可是那一瞬间,我的心酸与辛苦确实都涌上来,我有些想哭,但我不能哭,我不想让老杨看到我脆弱的一面。“杨叔,咋了?你不是一直都说自己不是坏人吗?”我对老杨笑笑,可是老杨却沉默下来,这眼中好像也含着泪光,晶莹剔透。

  “哈哈,咱不说这些,今天可把我背坏咯,你这小子。”老杨起身随意地走,好像立刻换了一副信天游的姿态,又在怪罪着我。

  “我本来就没爬过这么高的山,让你背一下怎么了,你这么强壮,就当是给你锻炼身体咯。”

  “我看要锻炼身体的人是你吧,以后要在学校好好锻炼自己知道吗?过些日子我看到你,要有些肉哦!”

  “yes sir!”我摆出不太标准的军人手势,也把老杨乐的不行,直笑我的精怪。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先去洗澡吧。衣服脱下来放进洗衣机,明早就可以穿了。内裤就不换了啊。”

  “杨叔,你先洗吧,您也挺累的,我先给你洗衣服,最后我再洗。”我不想先洗澡,就想着法让老杨进浴室。

  “好吧,拗不过你!”老杨说着,便在一旁脱起了衣服。

  他在我面前脱衣服,可让我感到尴尬了起来,我不好意思地站起来,想着自觉转过身去,所谓非礼勿视,人家不让看的不能看,我心里虽然暗自想着,眼睛却依旧直勾勾地看着老杨在我面前即将坦诚相见。

  他的皮肤白白的,却也微微发黄,不像油腻邋遢的中年大叔,倒像是一个健壮而发福的熊。他的体毛有些许旺盛,从肚皮下面一直长到胸前,我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

  这不就是我一直理想中的身体么?

  紧接着,老杨要开始脱下他包裹着生命之源的内裤,但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看我直勾勾地盯着他看,装作愠怒地说“傻小子,看啥呢,你没有啊!”就将身子转过去了。

  转就转呗,反正我也看到你的春光乍现,也知足了!

  “帮我衣服丢进洗衣机,内裤就不要丢了。”老杨关上门交代着我,然后就只能听见水龙头哗哗的水声。

  我看着面前的一推衣服,忍不住的靠近了一点。心脏此时跳的非常快,又看看紧闭的浴室,极力控制者自己。

  我最终没有动老杨的内裤,只是将他放在一边,将老杨的衣服拿去洗了。

  老杨很快便洗好出来了,而我进去洗澡也是很快的,毕竟我早上也刚洗过。我闭上眼睛任由热水冲着我的身体,想象着我马上就要和老杨睡在一个被窝里,真的有些激动,自己的身体都禁不住地打颤。

  下身怎么又不自觉地起来了,没出息!

  我很快洗完澡出来,老杨已经睡在床上点了支烟。香烟的气味有些好闻,但也有些惆怅,也许,这就是男人与烟的和谐之处。

  “杨叔,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我站在一旁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睡在床上,就远远的对老杨说。

  老杨吐出烟,掀开被我拍拍床,好像在召唤着我过去。真是霸气,我此刻竟然又像一个新娘,准备伺候着自己的夫君。

  我缓缓的钻进被窝,老杨与我都没有穿衣服,只穿着一件内裤躺在被窝里。他正抽着烟,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来摸着我有些湿润的头发。

  “那边有吹风机,你去吹一下,湿湿地睡觉对脑袋不好。”老杨摸了一下我的头发便放开了,原来是让我去吹头发。

  吹完头发我又不太好意思地钻进被窝,肌肤之亲我觉得是少不了的了。“我也是乡下来的,粗人一个,小林,你别嫌弃就行了啊。”我的腿碰到老杨的腿,突然就有种触电的感觉,他的腿毛真旺盛,让我心跳有些加速。而他倒是无所谓,好像将两条腿张开,任由我去触碰他。

  抽完了一只烟,老杨看了一眼手表,竟然已经晚上十点钟了,便招呼着我躺下睡觉。

  灯一灭,整个房间便漫步着沉默的气息。我当然是睡不着觉,老杨此刻相必是很累了,背对着我很快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这一夜,就这样结束了吗?

  我很不安,想抱着老杨庞大的身躯,却又不敢,毕竟,他是好心带我过来玩的,怎么可以趁人之危呢,况且如果我现在做了,让他讨厌我,以后我们再见面会怎么样呢?我不想让老杨与我形同陌路。

  我便紧紧握着拳头,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夜,静悄悄地来了,虫鸣又响,传入我耳,整个栖霞便在寂静中沉睡下去,水潭起了层薄薄的雾气,那是栖霞的梦。

  也许是困意袭来,听着老杨微微的鼾声,我也渐渐睡了过去,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老杨背着我,背着我又从山上下来,我就紧紧抱着老杨的脖子,一刻也舍不得松开。

  睡到后半夜,空调的温度有些凉,我不知不觉将头也埋进了被窝里,正要重新睡过去,便听见老杨的鼾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便是他翻身的声音。

  老杨翻过身体,将我的被子裹了裹,好像又小声地喊了几声我的名字,见我没有答应他,便抽出手来,从被子外面轻轻抱住了我。

  我一时间竟吓得不敢动弹,这是清醒着还是睡着了?如果是清醒着,我希望我永远不要睡着,如果是梦,我希望我永远不会醒来。我暗暗咬了咬牙,发现是有感觉的,才知道老杨正实实地将我楼在他的怀里,虽然是从被子外面抱上来的,但是是在他怀里。

  这个中年男人,到底是怎样想的?

  (请收藏,请推荐,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