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兄弟相认
作者:他非同志      更新:2021-06-14 00:25      字数:2181
  穿越城市繁茂的楼林,岳霖把车子拐上郊区附道,如一只蝴蝶般穿梭在遮天蔽日的榕林小道。

  伴随着一道温暖的阳光重新洒进车内,岳霖的车子如一只温顺的小鹿般轻灵地开进了这家设在效区的鹏程养老院。

  岳霖从宝马X7的后座抱出一大箱的营养品,刚把车门关上,一辆越野车象一只威猛的老虎一般呼地一声绕过他,猛地停在了他身边的车位。

  岳霖扭头一看,对方停车位置不但刚好在停车位中间,而且车体与停车线简直就是平行线,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司机,岳霖也情不自禁地暗暗喝彩。

  一个虎虎的背影从越野车内探了出来,在岳霖钦佩的目光中缓缓转过身来。

  四目相对中,两人都是一愣,随即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岳岳,怎么你也在这?”李春光一边取出副驾位上的奶粉一边笑着问。

  “李哥,我来看我叔呐。”不期而遇李春光,岳霖如饮甘露,笑靥如花。

  “哈哈,巧了,我也来看我叔!”李春光大步走到岳霖身边,扫了一眼岳霖手上沉甸甸的大纸箱说:“小岳岳,带的东西不少哦,要不要帮忙!”

  “谢谢李哥,没事,我还可以的!”岳霖心花怒放,再沉重的箱子自然也不觉得沉了。

  李春光略略一笑,朝住宅楼一摆头说:“行,咱走吧!”

  李春光昂首阔步,每一步的间距基本上都如尺量一般标准的75厘米,岳霖紧紧跟在身后,待俩人走到住宅楼下的电梯间,岳霖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说:“李哥,你……你走路太快了吧!”

  李春光看了看岳霖那湿淋淋的白衬衣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棉质的衣服果然是一湿就透,岳霖胸口的两个小点点激突得象两颗小樱桃般一览无遗,李春光不禁哈哈一笑:“小岳岳,不行嘛,才走这么几步路就这样了!”他顺手一抄就单手把岳霖捧着的沉甸甸的箱子抢了过去:“小岳岳,帮我按下电梯。”

  岳霖按下了电梯的上键,电楼门随即叮地一声打开,李春光一步就迈了进去,对着跟进来的岳霖说:“二楼!”

  岳霖按下了二楼,疑惑地看着李春光:“李哥也去二楼?”

  “对,我去205看我叔!”李春光看着岳霖呆萌的模样,浅笑道:“小岳岳,你那什么表情?有什么问题?”

  “我也是去205看我叔啊!”岳霖更加惊讶地看着李春光。

  “你叔叫什么名字?”岳霖这么一说,李春光反倒好奇了。

  “我叔叫徐志勇!他是……”

  “徐志勇是你叔?那徐江山是你哪位?”尚未等岳霖说完,李春光便兴奋地打断了他的话语,明亮又清澈的大眼睛满怀期待,紧盯着岳霖。

  “是的,徐叔是我老家的邻居,徐江山是我发小,他是警察,可惜前几年在缉毒的时候牺牲了,徐叔就孤零零一个人被安排进了这里,所以我经常来看看他的。李哥,你是江山的领导吧?”岳霖抬头看着李春光轻声道来。

  “哈哈,绕了半天,果然是自家兄弟!徐江山算是我的第一个徒弟!也是好兄弟!”李春光开怀大笑,一肩膀轻轻撞到岳霖身上,岳霖猝不及防,一下倒在了电梯壁上。李春光顽皮地笑了笑,继续开心地说:“小岳岳,你不知道,其实自打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咱俩有缘!告诉你啊,我这第六感还从来没有错过!”

  “真的吗?”岳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魂牵梦绕的心上人居然心里也有自己,一瞬间的幸福如春雷般把他炸得不知所以然,像个傻子般呆呆看着李春光。

  “假的!哈哈!”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李春光乐呵呵的一手提着奶粉一手捧着那大纸箱大步跨出电梯。

  岳霖看着那雄武的背影如风前行,便赶紧小跑几步追了上去,抢着去拿李春光手上的纸箱。

  “别急,小岳岳,这个轻点,你拿!”李春光顺手把三罐奶粉递给岳霖。

  岳霖只好接过奶粉,和李春光并肩大步走向205房间。

  从电梯左转后经过的第一间是棋牌室,两人探头往里面瞄了瞄,室内还挺热闹,不但四张麻将桌上坐满了老头老太太,连周围都围了一圈人,两人没有发现徐叔,便继续前行。

  第二间是一个乒乓球室,设了三张乒乓球台,这间人少多了,只有两张球台有人在玩,李春光在里面看到了徐叔的室友杨叔。

  杨叔也同时认出了两人,他扬了扬手,打招呼道:“你们好,来看老徐呐,他在屋里休息呢!”

  “杨叔,打球呐,天天锻炼身体好!加油!”李春光也朝杨叔竖了个大姆指点赞。

  俩人加快了脚步,很快便走到了205房间。俩人刚一推门进去,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似乎比走廊还要高出几度。李春光不禁皱了皱眉头。

  大约三十平米的房间内设了两张单人床,徐叔穿着白背心正靠在床沿上一边扇扇子一边看书。

  “叔,这么热你咋不开空调呢!”李春光一边把纸箱放在身边的小桌面,一边说道。

  “呀,你们俩都来了!”徐叔抬头一见到李春光和岳霖,刚刚还象是午间蔫巴巴的青菜,瞬间便恍如早晨生机勃勃的菜苗。一种久违的亲人相见感让他伸开手臂,象个孩子般在床上拍了好几下,一大颗眼泪夺眶而出。

  李春光一眼就看见了那滚落的泪珠了,便赶紧走过去,坐在了徐叔床沿边,伸手擦掉了他脸上的泪痕说:“叔,你咋啦?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没有,叔是见到你们高兴呢!”徐叔抓住李春光的手细细端详了一下他的面容说:“你和岳霖认识呐?”

  “哈哈,都是自家兄弟呢!认识!”李春光扭头看着岳霖笑了笑说:“小岳岳,你还傻站着干啥,坐啊!”

  岳霖把奶粉放到纸箱上,然后搬了张椅子走到徐叔床边,正要坐下去。

  “岳霖,等会儿,先别坐!”徐叔一边伸手去拉岳霖一边喊道。

  “咋啦?”岳霖一脸愕然问道。

  “都是灰尘呢!”徐叔拿起身边的报纸把椅子擦了一遍说:“好了,岳霖,坐吧!”

  “这家养老院就这服务质量?还是市标兵单位?”李春光随即不悦起来。

  “就是,以前好像都不是这样的吧!”岳霖嘟囔着,同时看到了徐叔眼里闪过的一丝慌乱,心里马上冒起了一个巨大的疑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