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思念无处不在
作者:他非同志      更新:2021-01-17 23:11      字数:1682
  警察拉着岳霖进入调解室后,两人分别对面落座,衬衣中年男则紧挨着坐到警察身边。

  “岳先生,你朋友打人的基本情况你也了解清楚了,现在你们双方是否接受调解?”警察紧紧盯着岳霖说。

  “我们比较讲道理,我们可以接受调解。”衬衣中年男尚未待岳霖开口,便抢先一步表明了姿态。

  “不好意思,这是哪位?”岳霖皱皱眉,指着衬衣中年男说。

  “哦,这是酒店的保安队长!”

  “这位队长,我朋友目前还是醉酒状态,现在都是你们一面之词,你们也无法提供监控视频,所以真相到底如何还不见得,而且我朋友身上也有伤痕,你那保安也没你说的伤的那么严重!”岳霖目光炯炯盯着保安队长说。

  “啪!”保安队长重重拍了一下办公桌,站起来嚷道:“胡说!就是他喝醉了闹事无故打人!你到底赔不赔钱,不赔我立即就打电话约电视台约媒体,曝光你们这些当官的!”

  岳霖轻蔑一笑说:“可以,你随意!”

  保安队长挽了挽衣袖,指着岳霖说:“你以为我治不了你么,收拾你分分钟的事儿!你信不?”

  “我还真不信!”岳霖用一种调戏的表情随意说道。

  “你……”保安队长急得脸红脖子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警察轻轻拉了拉他的衣服说:“坐下,急什么急,你们还要不要调解了?”

  保安队长立即乖乖坐了下去说:“要,要,要调解!”

  “怎么个调解法?如果不接受调解又如何?”岳霖扫视着警察。

  “我建议你们适度赔偿一点医药费给伤者,那么这个事儿就算了了,如果不接受调解,那么你朋友就只能扣留在这里,等明天走司法程序!”警察稍稍躲开岳霖炯炯的目光说。

  “那么这个适度是多少呢?”

  “五万,一分不少!”保安队长眼光一亮,抢着说。

  “哈哈,你不如去抢!”岳霖不禁被气乐了!

  “嗯……嗯……那不可能!”警察清了清嗓门,看着岳霖说:“五千吧,你们赔偿伤者五千,然后在和解协议书上签字,就可以带你朋友离开了!”

  “嗨,嗨,才五千,太少了吧!”保安队长满脸失望地哀求着警察。

  “你要不要,不要这事儿我不管了!”警察白了一眼保安队长说。

  岳霖本不想接受这样的妥协,但细一思量,李胖子烂醉如泥,身上又有伤,实在不能这样呆在派出所一夜,所以最终点了点头说:“行吧,就这么办!”

  办完手续后,岳霖回到李胖子身边,李胖子早已摊倒在沙发上鼾声如雷,岳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仍然无法把他拉起来。

  此时站在身后看了半天的警察走上前来,与岳霖联手一人搭着李胖子的一边胳膊,半架着他好不容易才塞到了岳霖的车里。

  岳霖轻声对警察说句“谢了!”便要上车离开!

  警察走上前来拍拍岳霖的肩膀,眼睛里透出一丝羡慕说:“哥们儿,你人真不错,你这个朋友交到你是他的福气!”

  岳霖浅浅地一笑,什么也没说踏进了自己的宝马X7,启动车子缓缓离开了红林派出所。

  警察目送岳霖的车子渐行渐远,皱了皱眉头,怅然若失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冷不丁的身后衬衣中年男嘿嘿嘿地笑着说:“兄弟,真有你的,以前总是咱打人了赔人家钱,这次听你的,咱还真的是破天荒有钱收呢!”

  “钱钱钱,你他妈眼里就只有钱!”警察忽然之间冲着中年男一通吼叫,厌烦地一把推开他,气呼呼地走回了办公室。

  当岳霖到达李胖子居住的四海花园时,天空中已是星罗棋布。

  岳霖和小区的保安合力把烂醉如泥的李胖子送回家交给他夫人后,便急匆匆地告别回家。

  把车在院子内停好,岳霖刚跨下车,一阵凛冽的夜风吹来,他不禁打了一个寒噤,情不自禁地裹了裹外套,小步紧跑着逃进了家门。

  忙活了一晚上,岳霖才想起竟然尚未吃晚饭,饥肠辘辘中匆匆忙忙做了一大碗西红柿鸡蛋面,便一个人端着面坐在了餐桌旁。

  天空上圆月如镜,远处的高层繁灯若海,每家每户都张灯结彩着,而恼人的夜风也极不懂事地把窗台上的几片红玫瑰花瓣吹落了进来。

  岳霖随手拾起花瓣闻了闻,淡香依旧,便随口叹道“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尚未咏完,那早已沁入心肺的李春光的音容笑貌便涌上心头,岳霖竟感心里隐隐作疼,恨不得立即飞到李春光的身边。

  他拿起手机,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道起,思量了半天,在手机短信上编写了又删除,最后只保留了“李队长,预祝元旦快乐!———岳霖敬上!”,便在犹豫中点上了发送键。

  电波穿越窗台,象一只信鸽般飞向了远方的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