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一 患难
作者:布湿君      更新:2021-03-14 17:08      字数:2348
  雪越下越大,地上已经完全被白雪覆盖,刚刚制服了这只疯狂的“狗熊”,王大庆和大辉两人惊魂未定,又看见顾晓兮的双腿之间流出鲜红的血,这血淌在白色雪地里显得十分显眼,两人冷静下来了,大辉说:“大庆哥,怎么办,要不要送她去医院。”王大庆皱着眉头想了想,咬咬牙说:“兄弟,我们绑架已经是重罪了,干脆在这里杀了他们,不然的话钟老三醒来之后不会放过我们的,只有杀了他们我们才能活命。”

  大辉害怕了,他跟着王大庆本打算最多绑架勒索一点钱,没想过现在竟然要杀人了,他只好拉着王大庆劝说道:“大庆哥,我们不用杀他们,下这么大的雪,这附近没有人烟,我们直接骑摩托走不就行了,我检查过这个人,他们都没有手机,也是不可能活着走出去的。

  王大庆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于是捡起地上装钱的公文包,带着大辉走了。

  顾晓兮看到他们走远,忍着肚子的剧痛,向钟老三爬了过去,在雪地上留下鲜红的拖痕……顾晓兮用力摇晃着钟老三,钟老三慢慢张开了双眼,他看到了泪流满面的顾晓兮,他听见顾晓兮用微弱的声音喊着:“三哥,救我……肚子的孩子。”他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顾晓兮身下的鲜血,看到从石头到这里,托出一道长长的血迹。他意识到顾晓兮可能要流产,于是马上回应着:“没事的晓兮,我马上带你去医院。”说着就要起身,可头又是一阵眩晕,又倒在地上,他奋力再爬起,又倒下……他用地上的雪不住地向自己脸上搓,让自己清醒起来……终于他用力背起顾晓兮,回忆着刚才来时的路,原路返回向山下走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晓兮感到钟老三呼吸变得粗重,步伐也开始踉跄,她趴在钟老三宽厚的背上,虚弱的说:“三哥,休息一会,放我下来吧。”其实钟老三早就体力不支了,他的膝盖要命的酸疼,只是咬牙坚持着,还逞强的说:“我没事,晓兮,咱们不能停,我钟老三一向言出必行,今天一定帮你保住这个孩子。”

  这一刻,顾晓兮贴在钟老三宽厚的后背上,突然这个男人曾经说过的那些话浮现在眼前,”你的事就是我钟老三的事!”

  “谁要和你过意不去,就是和我钟老三有仇,咱有仇必报!”

  “你顾晓兮就是我妹妹,自家的妹妹,一辈子的好妹妹!”

  “你满意了,我就放心了,你高兴了,我就高兴了”

  ……

  当时不过一笑而过而已,她不明白这些话是何时何地,竟然还是钻进了自己的心里,以至于这一刻如此记忆犹新,洪胖子虽然是自己得不到的爱,可他就像风一样怎么抓都抓不住,而这个背着自己的男人,一直默默守护着她,他就像大山一样,能给自己实实在在的安全感,而此时,她明显感觉三哥的步伐变慢,几乎是在挪动,身体在剧烈地颤抖,显然体力透支了,他鼻子一酸,眼泪又掉了下来,“三哥,别硬撑了,休息一下吧。”

  寒风刺骨,钟老三感到顾晓兮滚烫的热泪掉到自己的脖子里,他本来咬紧的牙关松开了,一股子力气也卸了下来,于是他把顾晓兮放在路边一块石头上坐下,坐在顾晓兮边上关切的看着她说:“你怎么哭了?”

  顾晓兮从钟老三背上下来,突然感觉很冷,他双手抱着自己,钟老三见状,马上脱下自己的外衣,给顾晓兮披上,顾晓兮坚持不披,带着哭腔说:“三哥,你这人真傻,能不能不要对我那么好。”钟老三就撒着谎:“我不怕冷,你看我一身的肉,刚才走路我还有点热呢!”顾晓兮颤抖的说:“三哥,我不想走了,我不能拖累你,我在这里等你,你自己先走吧,你下山找到人了,再来接我也不迟。”

  “晓兮,天就快黑了,这雪越下越大,我怎么可能可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我记得回去的路,相信我,快了,我记得前方就有公路,等我们上了公路就一定能看到车,就能拦车带你去医院了。”说着钟老三站起身准备走,膝盖突然一阵剧痛,于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尴尬地望着顾晓兮笑了笑,又一次吃力地爬起来,嘴里还逞强:“膝盖怎么不中用了?那就再休息一会吧。再休息一会咱们就走。”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揉搓着自己的膝盖。

  顾晓兮看着钟老三,又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我不走了,现在血也不流了,我有感觉,这个孩子肯定保不住了。”

  他们就这样肩并肩坐在这块石头上,钟老三一次又一次试着站起来,一次又一次失败,他摸着自己不争气的膝盖,慢慢开始绝望了,他刚才透支着体力,那股子劲一泄下来,他甚至感觉全身开始无力了,他虚弱的说:“晓兮,我可能也走不了了,我对不起你,我闯的祸,却要你来扛,我没保护好你,没能救的了你。”

  顾晓兮拿起背上的衣服,穿回给钟老三,又慢慢地窝在钟老三的怀里,他感受着这环抱微弱的温暖,和洪胖子的怀抱一样肉肉的特别舒服,不同的是,这个怀抱更加有安全感,更能给予她力量,难得看到钟老三如此温柔的样子,卸下了一身戾气,一脸的横肉仿佛都化成了皱纹,疲惫让他显得有些苍老,让人心疼不已,她说“三哥,我不怪你,你抱着我好不好,我们不走了,我们今天可能跑不出去了,生命的最后能和你一起互相取暖,我死而无憾了。”

  顾晓兮的举动让钟老三这一刻忘记了寒冷,低着头满眼疼爱地望着怀里的顾晓兮,低声说:“晓兮,你是好女人,我爱你,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爱你,看见你开心我就会开心,看见你痛苦我也痛苦,可我却总是有太多顾虑,我恨我自己虚荣,恨我世俗,恨我软弱,我后悔啊!”

  “三哥,别自责了,是我对不起你,你对我的好我总是装作不知道,我太自私了,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我就嫁给你,如果死了,来生我再嫁给你。”顾晓兮越说声音越微弱。

  “好,我也一定娶你!”说着钟老三竟然哭了,眼泪掉在顾晓兮的额头上,看着堂堂铁骨铮铮的男儿落泪,顾晓兮于心不忍,想帮他擦去泪水,可自己也是浑身无力,抬不起手,时间慢慢过去,她感觉不到寒冷了,甚至觉得越来越舒服,眼皮快睁不开了,她发出微弱的声音:“三哥,我想好想睡觉。”

  钟老三知道顾晓兮快不行了,“晓兮,别睡,睡了就再也起不来了,别放弃啊。”他用力最后的力气摇晃着顾晓兮“晓兮,你给我讲个笑话,或者讲个故事好不好。要不我们聊聊天,你坚持住,别闭眼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