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 营救
作者:布湿君      更新:2021-03-14 17:10      字数:2419
  第二天一早,按照计划,一夜未眠的洪胖子一瘸一拐地坐上车,带着财务部的人去银行取钱,钟老三带上钱和洪胖子的手机,侯超就开着车带他到达了,正是像李晨星说的一样,已经是郊区了,公路也开始蜿蜒,远处已经可见群山,路上到处都是农用车带出的泥土,所谓24路公交车的终点站,其实就是一棵大树下一块潦草的站牌,一辆破旧的公交车缓慢到达,空荡荡的车厢里走下一两个乘客,便掉头就回去了。

  钟老三让侯超开车回去,一个人提着装钱的公文包站在树下等,他看了看时间,10点还差几分钟,他观察着四周,很空旷而且没什么人,他点燃一根烟,刚抽一口,一辆摩托开了过来,停在他旁边,骑摩托的人身材很壮,头戴摩托车头盔。他打量了一番钟老三,低声说:“你是洪向浦么?”

  钟老三不加思索地点了点头,说:“钱我也带了。”说着他展示了一下手上的公文包。

  这壮汉显然不认识洪向浦,也不认识钟老三,接着说:“洪总,没玩什么花样吧,我要先搜身。”

  “没问题”钟老三配合的摊开双手,身体摆成大字,这壮汉从他身上搜出二部手机,钟老三马上说:“手机你收可以,完事要还给我啊。”

  这壮汉拿着手机说:“洪总,说了不要耍花样,别以为我们不知道,现在手机都有定位功能。”说着把手机丢到路边的草沟里,钟老三正准备去捡,那壮汉就说:“你捡起来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说着骑车就准备走。

  “好好,兄弟,手机咱们不要了,行么,我保证我是一个人来的。”说着自觉坐在摩托后座上,

  “警告你,我要是发现有人跟踪,一定撕票。”

  “我也警告你,都是出来混的,你们也要讲规矩,这人质要是少一根头发,就卸你们一条腿。”钟老三说完,面目狰狞地瞪着那壮汉。

  壮汉此时顿觉对方一股强大且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颤颤地回着:“洪总……您……放心,没问题,您上车吧。”说罢壮汉骑着车带着钟老三就出发了。

  开摩托的壮汉外号大辉,是王大庆最衷心的小弟,钟老三坐在他的后座,一直努力的记忆来路,他看到摩托先是在公路上行驶,翻过一个山头,然后拐进一条上山的小路。这是一条泥巴路,很窄只能走摩托和行人,此时天突然开始飘起雪,大辉也放慢了车速,过了半个钟头的时间,道路变得越来窄,摩托只能停在一处步行道前,跟着那壮汉又爬了十几分钟的山路,这才来到一处废弃的小木屋前。

  钟老三看见,这残破木屋几乎没有房顶,只剩下四面破败不堪的木墙,雪花纷纷向屋内灌入,他心里隐隐开始替顾晓兮担心起来。这时王大庆从屋内走了出来,虽然钟老三冻的满脸通红,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钟老三,于是对着那大辉骂道:“大辉,你他娘的怎么办的事,这人不是洪向浦。”

  壮汉大辉摸着脑袋,看着钟老三说:“大庆哥,你不是说洪总长的很胖,我看这人没错啊,况且他身上还带着钱。”

  钟老三喊着:“怎么,大庆哥,你不过是要钱,谁来不一样啊,钱我带来了。”

  王大庆说:“三胖子,这不光是钱的事,我要找的是你们幕后的老大洪向浦,你的份量恐怕不够吧?”

  钟老三哈哈大笑,“哈哈,笑话!洪向浦是我的老大?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这是听的谁编的瞎话?我看你个怂货,是只捡软柿子捏,你不就是要报仇么,我实话实说,洪向浦只是我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李文亮是我公司的手下。教训你是我的主意,你有本事冲我来啊,怎么,你有这么怕我么?”

  面对钟老三的激将,王大庆头脑一热,终于上钩了,“行,我给你一个面子,我也敬你小子是条汉子,今天你这钱我收了,但是说好的是洪向浦来,是你们不守规矩,这个账我还是要算一算的。”

  “行,你倒是说说,这笔账怎么算?”

  “你要跟我兄弟大辉单挑,赢了我立马放人。”王大庆话音未落,大辉已经脱去外套,仍在一旁的地上,又活动着全身筋骨,已经跃跃欲试了。

  钟老三很久没有动手打架了,不过对于打架这件事,他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他轻蔑地看着一旁摩拳擦掌的大辉说:“行,我答应你,但你总要先让我看见顾晓兮吧。”

  王大庆从屋内带出顾晓兮的时候,钟老三看见她双手被反绑着,头发杂乱无章,眼神里充满了恐惧,抬眼看到钟老三后顿时满眼散着希望的光,嘴里用颤抖的声音不住的喊着:“三哥,快救我。”整个人看上去已经和以往印象那个精明干练的顾经理大相径庭。

  这一幕看的钟老三心都碎了,他正准备上前查看安慰,耳边突然感觉一阵劲道的风,随即砰地一声嗡嗡作响,一记偷袭的重拳打中他的脸,打人者是大辉,他嘴里还喊着:“不是要单挑么,还磨叽什么呢。”这一拳把他打的踉跄的退后几步,鼻血直流,钟老三擦了一下鼻子的血,又呸的一下吐出口里的血,狞笑着看着大辉,“行啊,小子,放马过来吧。”

  这大辉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块头不亚于钟老三,而且和钟老三不同的是,他全是肌肉,而一身肥肉的钟老三也不是省油的灯,一身打架的本领一点没忘,看准大辉冲过来又是一拳,他蹲低身子躲过,又顺势抱着大辉的腰向前猛冲,像公牛一样把大辉撞在一颗树上,大辉被撞的有点懵,钟老三利用这间隙用肘猛击大辉的腹部,大辉应声倒在地上,可双手还是死命地抱着钟老三,把钟老三也带倒在地上。钟老三利用自己的体重优势,翻过胖大的身子把大辉压在下面,头对准大辉的额头又是一下猛撞,又骑在大辉身上,一记记重拳自上而下,不停用力向大辉的头打去。

  大辉突然觉得自己的对手就是一头饥饿的狗熊,他再一次感受到这黑胖子恐怖的气息,他莫名地感到害怕,面对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他只有拼命护住头,不停招架。

  这时顾晓兮看到王大庆找来了一根木棒,正向着钟老三的背后走去,准备在后面偷袭,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喊一声,“三哥小心!”又用尽全身力气跃过去撞倒了王大庆,王大庆被撞倒在地上,木棒也脱手掉在地上,由于顾晓兮这一下几乎是把自己抛出去的,她摔在地上,又滚下山坡,肚子重重地撞在一块石头上。

  钟老三回头看到这一幕,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看见顾晓兮受伤竟害怕了,他平生第一次打架被女人救,何况这还是自己心爱的女人,钟老三一时愣住了,就在他傻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看向顾晓兮的时候,全然不知身边的王大庆再次捡起木棒,对准钟老三的后脑一记猛击,钟老三只觉眼前一黑,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