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同性还是双性
作者:看小说不写评论      更新:2020-06-28 23:08      字数:1412
  毕业后我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参加了一场入职考试。令人意外的是,等待录取用了三个月。这是非常难熬的一段时间。

  我住在一个单位的招待所里。条件简陋,里边除了偶尔有出差的人,多数都是单位从事后勤工作的临时聘用的人员,如厨师,保安,清洁人员等。那时候手机还没有出现,招待所房间里没有电视和电话,整个招待所只有服务员的值班室里有一部固定电话和一台电视。我从小懂事,也很节俭。虽然家里给我打钱足够花销,但我吃饭主要在单位食堂里,既便宜又方便,只是有些单调乏味。

  服务员是单位一位中层的家属,是个没什么文化的中年妇女,每天晚上打开电视,让招待所里没事的人坐在值班室里看电视。那段时间,我也每晚用那些蹩脚的香港连续剧打发时间。

  无聊的时间在白天,除了三顿饭,实在没有什么事干。开始的时候,用思念打发时间,给家人和朋友写信,看看照片。有时也会看看书,可是多年的应试教育让我对书本没有多少真正的兴趣。当一个人没有兴趣和追求时,最容易感到空虚和孤独,我也不能免俗。

  有一天,我正在值班室看电视剧,电话铃响了,服务员正在打毛衣,就让我接。电话机在值班室外面的桌子上,我接通后,是一个女孩,她说要找个什么人,我没听明白,和她啰嗦了几遍。这女孩突然问起我来,我虽然意外,但也很乐意和她说话。这个陌生的女孩很大胆,说着说着就提出见面,我自然没有不乐意的。于是就约好了时间和地点以及两人的外貌特征。

  到了约好的时间,我去那里等她。那时,尽管有了前几次的身体和情感经历,但我的自我认知中,仍然一直没有TZ的自我认同。我的憧憬仍然是交一个女朋友结婚生子,与大多数人一样。而自己迟迟没有恋爱的原因,我把它归结为我没有遇到心仪的女孩,压根不承认是因为自己的性向问题。

  这个女孩如期而至。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女孩还可以,可能也是抱着对爱情奇遇的憧憬而来,穿着短上衣和半长裙,眉眼也还过得去。可当时的我却大失所望,因为我对女性的审美标准完全是按照电影媒体塑造的大众化标准来衡量的。于是,在和她聊了一会天后就各自回了。事实上,对女性的审美之所以没有自己的标准归根到底是对女性缺乏性的需求和兴趣,是性知识缺乏的表现。而自己浑然不知。但对于男性,审美却是非常明确的,一看就知道自己喜欢还是不喜欢。但一直也没有将这一点和性取向联系起来。

  这时,有一个男孩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是食堂里帮工的小伙子,也住在招待所里,他们两人一间。有天晚上,几个人在他们宿舍打扑克,我也过去看,有人要走,让我替一下。我和这个男孩挨着,他眼睛大大的,眉毛粗黑,人长的胖壮,皮肤不很白,但很光滑,因为夏天,他穿着短裤,光洁粗壮的大腿就在我身边。我打着牌和他们聊天熟络起来,有时假装催促,轻轻拍着他的大腿,他好像也很喜欢,一点没有不舒服的感觉,还高兴地和我说着话。到牌局结束时,我们俨然已经成了好朋友。

  后来,我常去宿舍找他。早晨,他同宿舍的那个厨师在另一个食堂,走的早。我去之后,他一般还没起床,挂着白色的蚊帐,只穿裤头裸身睡在蚊帐里,若隐若现。这时我会钻进他的蚊帐里,从后面抱住他。其实这时他是醒的,但可能有些羞涩,总假装迷糊,我也不戳破,只是紧紧抱着他的背,紧紧贴着,有时亲他,他也不动。

  有次,他回了一趟老家,几天后才回来,早上我抱着他亲时,忍不住对着他耳边说我想你,没想到他突然说了句我也想你。我以为他能接受我了,不由的将手伸向他裤头里,没想到他反应很激烈,一下闪开。最终,他还是接受不了,我们的关系也走向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