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懵懂的初醒
作者:看小说不写评论      更新:2020-05-25 21:16      字数:1459
  我是个轻信的人,成长在一个愚昧的年代,所以,我显得很乖。小时候,父母亲经常教育我说,是外婆把我带大的,外婆最喜欢我,我就相信了。尽管后来回想起来,外婆还是更喜欢她的本家孙子。但外婆待我确实也很好,因为她老人家,就像典型的传统中国妇女一样,本就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这也让我至今还很怀念她,也常常遗憾在她临走的前一天没有多陪陪她。

  我记得我在十岁的时候,有一天在外婆家,躺在床边,突然想到外婆将来会去世,不由的一阵心酸,眼泪忍不住留了下来。这么一来,我又感觉自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只不过我更多的是把感情藏在心里,一个人默默地流泪。这和我们那个时代的教育有关,认为男人流泪是软弱的表现,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不知道这样做,让我们失去了表达感情的能力也失去了认识感情的能力。

  自己的这方面的倾向,好像很早就产生了,但明确地认识到,却很晚。记得初中毕业那年,去一个同学家里,他还没起床,在我面前只穿了条短裤爬起来。他长的胖,皮肤也白,肩膀上有一个小小的,浅浅的,蓝黑色的胎记,一瞬间,我就记住了这一幕。

  假期的时候,母亲单位组织旅游,允许带子女,母亲带上了我,同行的也有几人带着子女。其中有一个跟我同校,比我高一级,是校足球队的帅哥。因为当时的经济条件,安排宿舍时,是男女分开的,我和母亲不住在一起,而且为了省钱,小孩子都是两个人睡一个铺,我被分配和帅哥睡一张床。

  也许是发育的早,又是搞体育的,帅哥对性的了解虽然不比我懂得多多少,但似乎更敢于表达。刚好那天晚上,大人们要商量第二天旅行的事,房间里就我和帅哥两个人。我们去的南方,天气热,又有蚊子。给我俩安排的床是一张带蚊帐的单人床,我们睡进去时,他在里,我在外,我起身去拉蚊帐,因为天热,我俩都只穿着短裤背心。突然,他做了个比划动作,在我裆部凌空抓了一下,还弹了下舌头,说,“吃个雀儿”,我有些不好意思,没接他的茬,躺下来。

  他看我好像没兴趣,就跟我扯别的。扯着扯着,他忽然说,这睡着太挤,咱俩要不睡到那个双人床上去。双人床在另一间,我是个没主意的人,就说行。于是我俩就睡到另一间房的双人床上,睡下之后,帅哥就问我说,你知道这床是给谁睡吗?我不想顺着他的话,就故意问:“给谁?”他说:“这是给两口子睡的。”我随口应了一声,帅哥看我这么不解风情,也觉得没劲,过了一会儿我俩就迷糊过去了。过了一会,大人们回来了,就叫醒我俩,把我们赶回了小单人床。

  回到小床之后,帅哥很快又睡着了,而我却难以入睡,黑暗中,我注视着帅哥熟睡的脸,第一次觉得男人的脸很好看,迷迷糊糊之中,帅哥一翻身,将他的腿压在我身上,弯曲的膝盖正好压在我的弟弟上面,我有点兴奋,觉得他压着的腿给我的感觉既舒服又不舒服。我下身没动,上身略微一侧,和帅哥呈面对面之势。我细细端详着他那张好看的脸,看着看着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了摸他裸露的肩膀,帅哥睡得很熟,我这样看着,摸着,直到天快亮时,才昏昏睡去。后来的一路旅行,再没有了与他同床共枕的机会,但我和他的关系,却亲近起来。回到学校后,也见过几次,每次我们也交谈几句,帅哥很自然,把我当做一个略微熟悉的人,我却自作多情,以为我们有着多么亲密的关系,这也是感情幼稚的人在对别人产生好感之后常常犯的普遍错误。所幸因为不是一级,不常碰面,也就停留在好感阶段,慢慢就被别的事冲淡了。工作以后,非常凑巧的是我们一度还成为同事,我以为他不记得我了,结果有次一问,原来他还记得。但态度依然如初,我那时对感情成熟了许多,而且听说他已经结婚,人还是那么帅,不由得自卑起来,选择了逃避,就不再与他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