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两个天菜大叔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6-01 15:27      字数:3259
  “什么,老陆背着你跟别人上床了?”当我在店里平静地讲述事情经过时,小胖立马气愤地叫起来,一脸的难以置信。

  昨天把老陆推倒后,回来我就把电话关机了。已过了一个晚上,他也没有来找我。都说时间会抚平伤口,此刻我的心里虽然依旧难受着,但也有些懊悔,后悔不该对老陆动手。

  “杨树这个人固然不道德,但老陆本性不该如此,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相比众人的愤怒,祁连叔却要冷静很多。

  本来就有悔意,经他这么一说,我心里愧意愈深了。

  “什么不该如此,男人管不住自己。也怪我看走了眼,没想到老陆是这种人”大军在一旁义愤填膺的样子。

  “呵呵,你又是什么东西,男人没一个好货色”小胖冷笑道,白了大军一眼。

  “老婆,我跟别的男人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贱样”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我耳朵有点疼。

  “好了,你们两个消停一会儿!”祁连叔皱了皱眉头,音调提高,明显有些不耐烦。别看他平时儒雅沉稳,一旦发起脾气来,震慑力四射。

  这不,大军和小胖,立马乖乖闭嘴,安静地坐在一旁。

  没人说话,于是都把目光都投向了我。

  “其实,只要他肯跟我坦白。一开始把问题讲清楚,也许就没事了。但偏偏隐瞒这么久,我生气他的态度和这种行为”

  “或许是因为得到过,才更怕失去”祁连叔接着我的话回道,声音有些缥缈。然后,他的眼睛里像是起了一层雾,陷入了一种难以言语的迷茫中。

  我回头看了大军和小胖一眼,两人也是很懵的样子。于是,三人都不知道怎么接话,只好面面相觑。

  “那我找老陆聊聊去”见我们都没回应,祁连叔站起来拿着手机准备离开。

  “祁连叔,不要去。他都不来找我,你去干嘛”我连忙跟着站起来,制止道。如果现在过去,岂不是显得像我做错了一样?

  “我不去也可以,只问你一句,你爱老陆吗?”祁连叔的目光像一道闪电直击我心里,发自灵魂的拷问。顿时,让我不知如何回答。

  我爱老陆吗?

  当然了,只言片语难以形容。或许就是,爱入骨髓,渗入血液。

  “你爱他,我知道了”祁连叔笑了笑,便转身离开。

  我坐在那里,看着祁连叔离开的背影。心里七上八下,有些担心,也有些气愤。

  另一边,老陆和祁连瑞。

  “嘟,嘟,嘟”

  “在哪里?”老陆接了电话后,祁连瑞没有客套,直入主题。

  “锐锐,他……还好吧”不肯直面回答,倒是问起周锐来。

  “既然关心他,为什么不自己过来?”

  “唉,联系不上他,我腿受伤了这会儿躺在医院里”

  听到老陆受伤的消息,祁连瑞先是有点意外。不过,很快又有点小雀跃。难道,真被壮壮那小子给踢坏了?呵呵,这孩子可真虎!

  “哪个医院?”

  “XX医院”

  “好,我过来”

  挂完电话,祁连瑞并没有立马把这个消息告诉周锐。而是打算,自己先去医院看看情况。

  XX医院不远,开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按照老陆给的病房号,祁连瑞很快便找了上来。

  进去后,看见老陆躺在最外面的床上。右腿包着一层白色的纱布,看样子不像是装的。旁边还坐着一个黑黑的年轻人,年龄三十多岁,长相一般。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了。

  “祁老师,你来了”老陆坐起来,打着招呼。

  杨树闻声也看了过来,只瞧一眼便内心一震,有些惊艳的感觉。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儒雅而帅气的中年熊叔。

  感受到他的目光,祁连瑞不卑不亢,相反觉得有些好笑,也有些嫌弃。

  “我知道你是谁,你也不用管我是谁。我和老陆有事要谈,你先回避一下”

  杨树愣了一下,没想到好看的熊叔叔。说话的语气竟然这么冷漠,信心一下被挫败。

  “杨树,你先回去吧,我和祁老师有事要谈”老陆的态度也是一样,言语里没有任何温度。

  同时被两个天菜大叔拒绝,杨树虽然有些不服气,但也只好讪讪地离开了。

  “说说吧,怎么回事?”待杨树走了,祁连瑞搬张椅子坐在床边,问道。

  “不说了,都是我的错”老陆摇摇头,苦笑道。

  “那就一件件事开始说,这腿怎么弄的?被壮壮踢坏了?”

  “他有那么厉害吗?以前就有旧伤,昨天过马路被车碰了一下,新伤加旧伤一起复发了”

  “被车撞了?那不要紧吧”看他的样子不像说谎,祁连瑞这才停止了调侃的态度。

  “死不了,想起锐锐对我的态度,还不如被车撞死算了……”

  “哎,别瞎说”祁连瑞连忙伸手制止道。

  “算了”老陆又躺下去,靠在床头,暗自神伤起来。

  “那这个杨树,是怎么回事?”

  “也怪我,自己防范心太弱。之前和杨树是合作商关系,时间久了就把他当朋友。后来项目结束,我要回青岛。他说给我饯行,找了很多朋友灌我酒。醉了之后,我什么都不记得。第二天,和杨树躺在宾馆的床上……”后面的事,老陆有些难以启齿,便说不下去了。

  “既然不省人事,你怎么会干出那种事?”祁连瑞一听,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起初我也不确定,后来杨树说拍了视频。想着没有人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就信了”

  “什么视频?你看了?”

  “我看那玩意儿干嘛,恶心死人”一想到这个,老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确定的事你就信了他,看来你很有把握自己做了坏事?”

  看着祁连瑞有些调侃的样子,老陆有些不好意思,小声的说道“当时早上,醒了之后,我下身赤裸着,丛林里一片黏糊糊的……”

  黏糊糊的东西?祁连瑞也是男人,自然知道是啥。话题戛然而止,两个大叔一下陷入一种尴尬的气氛里。

  不过,经过老陆的讲述。祁连瑞心里一打量,也明白了七八分。这事,自然跟那个杨树脱不了干系。

  “锐锐呢,他还好吧?估计恨死我了吧?”老陆看着祁连瑞沉默了,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还好,冷静了一晚。其实事情很简单,不该瞒着他,那你和杨树这几天都做了?”

  “我怎么可能喜欢杨树,只不过他要结婚了,说心情不好,要我陪他几天。然后,就把视频给删了。除了吃饭,逛街,睡觉,我也没有碰过他”

  “嗯,只要你坚守住自己就行”听到什么都没做,祁连瑞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事情也不是没有回转的可能。

  “祁老师,我很好奇,你是不是也喜欢锐锐?”老陆沉默了一下,问出了心底最想问的那句话。

  祁连瑞却笑了,很淡定,看来心中早有答案。

  “我是很喜欢他,因为他太像我心中的那个男孩子了。只不过,他更爱你。所以有我在,没有人能拆散你们。很久之前,有人告诉过我,TZ之间没有真爱,注定不会有好结果。而你们,就是我最好的证明,我一直都相信存在这种感情。但如果你负了壮壮,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哈哈,只要你不跟我抢锐锐就行”老陆突然又开心起来,这个问题困扰了许久。今天听祁连瑞亲口出来,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

  “不过,我也很好奇。周锐二十岁不到,你怎么会喜欢上他呢?”这个问题同样困扰了祁连瑞很久,他们,一个是北方的山东糙汉子,一个是来自南方白皙帅气的小男孩。怎么看,都不会有交际的两人竟然就这么神奇地爱上了对方。

  “其实,一开始并没有什么爱与不爱。如果非要说眼缘的话,那就是锐锐长得太像年轻时的周阳。单凭这一点,我就很喜欢。年少时在部队,虽说一直是我保护阳子。但阳子对我也很好,照顾我,依赖我。那时候或许还没有这种同性心理,只是一种很纯粹的兄弟情”

  “后来,部队里出了余生那件事。我才知道世上还有TXL这种群体,不说很排斥吧,就是觉得有些难受,哪种感情不是感情呢?不过,那时我还是喜欢女人。而且我老婆走得早,没有给我留下孩子。所以,借着跑长途的机会,我去过很多地方,认识了不少女人”

  “事情就发生在很多年前,忘记了在哪个省市。某天晚上,在僻静的公园里碰到了一个男孩。那个孩子长得白净,可爱。我进去后,他就一直缠着我,说想叫我爸爸。对于从没做过父亲的我,第一次被陌生孩子这样叫着。虽然有些别扭,但还是感觉很温暖。”

  “后来,那个男孩时常来车队找我玩,帮我干活。他人很乖巧,很听话。待人接物,也有礼貌。车队里的老师傅都很喜欢他,说我有福气,找了这么好的干儿子。那段时间,我也确实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直到有天晚上,我睡着了。半夜惊醒,发现他趴在我下,那嘴套弄着那个东西……”

  “当时,我只觉得恶心,就把他赶走了。很多年后想起来,我记得的只有他苍白而又惊慌失措的脸。不过,自此再也没见过他。渐渐地,那张脸再也想不起来了”

  老陆的述说,漫长而又忧伤,让祁连瑞唏嘘不已。人与人的感情你说脆弱吧,却让两个天南地北的人相爱相守。你说不脆弱吧,有的人只要失去一次,这辈子便再也见不着了。

  在医院呆了一下午,两个男人交心会谈。

  从医院出来后,祁连瑞明白自己该做点什么了。

  杨树?

  是时候该收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