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抓奸!决裂?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5-30 15:15      字数:3332
  虽然老陆一直没回来,但开店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大军把合同改好后,祁连叔仔细核对了一遍,觉得没问题就签了。至于租金,我先是转给小胖,他死活不肯要。后来,交给了大军。至于到底怎么分配,我也管不着。

  小胖说,等忙完这几天,他就要回老家了。准备考个教师资格证,教书育人是他以后的梦想。感情方面说不定会找个姑娘结婚,又或许会孤独终老。总之,不想再来青岛,更不想与大军有任何瓜葛。

  大军为此挽留了无数次,哪怕以后不再见面也好。只要他不离开青岛,知道在同一个城市。呼吸着相同的空气,至少也是一种安慰。

  四年的感情,为了她,放弃他,这样真的值得吗?

  我肯定也不希望小胖离开,但我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同时也知道人各有志不能强求。但我不忍身边朋友一个个离我而去,如果这一天非要到来,那我也希望这个过程会更慢,再慢一些。

  言归正传。

  为了让店铺看起来更加高大上,和祁连叔商量过后,决定先暂停营业。专心搞装修,同时硬件升级。

  决定了就要做好,哪怕累点也无所谓。

  下午小胖他们有事先走了,留我一人在店里搬东西时,突然脚步声临近,感觉有人进来。还以为是哪个顾客,却没想到是祝子。虽然我们现在的关系不冷不热,但还不至于那么僵。所以不管怎么样,该有的体面还是要维持。

  “听大军说,你要当老板了。刚打完球,想着过来看看”

  “欢迎,等过几天开业了,请你和沈叔过来喝酒”我客气地笑道。

  “好啊,那先预祝生意兴隆”

  “行,借你吉言”

  “我们俩还客气啥,对了,老陆呢,怎么就你一个人?”祝子环视四周,突然问道。

  “他出差了,过两天就回来”

  祝子听后,却笑了起来,表情变得有些古怪,道“ 老陆这个人也是,自己出去快活,怎么不带上你一起?”

  总感觉他话里有话,语气阴阳怪气的,弄得我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见我不说话,祝子语气有些雀跃,继续道 “是不是真的出差不重要,只要心还在你身上就好了”

  “祝子,你什么……”

  “哈哈,跟你开个玩笑,千万别在意”祝子看到我脸色变了,便立马打断话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我们很久没聊天了” 话题及时一转,他又说道。

  “我这会儿有事,以后有时间再请你吃饭”刚刚一番话让我很郁闷,哪还有心情跟他吃饭,便想拒绝。

  “没事,我帮你做,一下午应该可以弄完”祝子一反刚才的态度,突然变得热情起来。

  “嗯,那行吧”见他如此坚持,我只好答应了。

  其实现在没那么忙,简单把店里卫生搞一下就行。真正的大工程,等老陆回来后才正式开始。不过,祝子留下来帮忙,确实比一个人干活快很多。所以,不到六点基本都做完了。

  “走吧,我知道有个地方,饭菜肯定符合你的胃口”结束后,祝子主动提出带我去吃饭。

  “可以,不过还是我请客吧”想着他帮了一下午的忙,如果再让他掏钱,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好,那我们打车过去”

  “行”

  上了车,才知道要去的地方在高铁站附近。以前除了出行坐火车才来这边,今天为了吃饭而来还是第一次。同时也挺纳闷,这么偏的位置祝子也能找到,野路子真多。

  到了后,经过门前服务员的引导,我们两人进了一家海鲜菜馆。位置就在高铁站对面的商场,吃饭的人不是很多,直接进去不用排队。

  来青岛快两年了,以前在南方海鲜吃得少。所以,刚来那会儿都是老陆给我剥壳。现在的话熟能生巧,基本自给自足。

  和祝子两人吃饭时,不像以前那般聊天。菜上来后,都是闷头吃自己的。有些时候想想,真不知道我们的友情经历过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干饭人一心干饭,自然吃得快。再加上吃饭的氛围有些尴尬,都想早点结束。饭后散场,祝子突然提议去广场上走走,反正我也没事就答应了。

  穿过街道,走到对面的高铁站,中间需要路过一个停车场。

  还没到走到广场,祝子停下脚步,回头问我 “锐锐,你喜欢什么类型的车啊?”

  被他这么猛地发问,我愣了一下。想不起来名字,就随口道 “没有特别喜欢的”

  “路虎,你喜欢吗?”

  经祝子一提醒,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杨树的车 “嗯,路虎是挺不错的,适合大老爷们”

  “那你看看,那辆路虎怎么样?”

  顺着祝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前面停了一辆黑色的车。因为四周都是杂牌车,刚好把所指这辆车的牌照和车型都挡住了,我也没看清。

  于是,跟着祝子走上前去,在车前观赏起来。

  第一眼,觉得这辆车挺眼熟。

  第二眼,仔细核对车头的牌照。大吃一惊,这不就是杨树的车子,怎么会停在这里?

  看到我惊讶的表情,祝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看来,你认识这辆车的主人”

  我侧头看向祝子,从他的眼睛里,我读出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一环接着一环,难道……

  杨树来青岛了,老陆出差。

  他们……

  “祝子,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拼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声音忍不住有些颤抖,脑中浮现出各种画面。

  “有些事情,还是眼见为实,我说再多也用”说完,祝子便掏出手机,打开相册里的照片,放在我眼前。

  照片上杨树亲密贴在老陆身上,有一张是两人在一起吃饭,最后一张是两人一前一后走向酒店。

  那个酒店我也知道,就在高铁站旁边。

  “前两天我偶然发现他们两个搞在一起,后来跟踪过去。酒店房间号我也知道,你要去看看吗?”

  祝子说得有理有据,一字一言句句诛心。彻底击溃了我内心的那道防线,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

  “房间号告诉我,你不要跟来” 该面对的终究要来,既然如此,还不如来得更猛烈一些。

  “锐锐,你……好吧”

  酒店房间。

  来来回回在门口徘徊了十几分钟,我的手一次次举起又落下,就是没有勇气敲门。大脑飞速旋转,心跳加速……

  “咚 咚”良久,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始敲门。

  里面没反应,继续敲。过了一会儿,随着脚步声临近。我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有那么一瞬间我想扭头跑掉。

  “锐锐,你……”门开了,老陆衣着整齐地出现在我眼前。幸好,并没有像想象中那么不堪入目。

  “呵呵,不欢迎我进去吗?”真正面对了,我倒松了一口气,冷笑道。

  老陆像石化了一般,挡在门口。他整个表情变得惶恐不已,目光一直躲闪,不敢说话也不敢看我。

  我死死盯着他,于是,两人一直僵持着。

  “老陆,谁来了”  里面传来了杨树的声音,这一刻幻想终破碎,我的心沉入了湖底,再也看不见阳光。

  “周锐,你来了” 杨树看到我时,表情先是有些惊讶。后来,又变得释然。语气不咸不淡,波澜不惊。

  “是啊,我过来带老陆回家” 我笑了笑道。

  我的平淡,倒让老陆和杨树都有些震惊了。尤其老陆,不可置信地看着我,道“锐锐,你不生气吗?”

  “那你要不要跟我回去?”没有正面回答,我反问道。

  “要,我跟你回去” 老陆语气有些激动。

  或许他真的以为,我会原谅他吧?只不过,我周锐再怎么生气,也不会让杨树这个外人看笑话。

  “周锐,我和老陆发生过性关系,你不介意吧?”眼看我和老陆就此离开,杨树突然在背后反击道。

  我愣在那里,看到老陆痛苦却不反抗的样子。终于明白,这一切是真的了。

  脑中想象了一百种结局,打死杨树?踢死老陆?把他们两个奸夫淫妇都杀掉?

  不,这些都不是我周锐。

  “杨树,跟老陆做过爱又怎样?他玩过的情人,哪个我没见过。你要是女人,能给老陆生下一儿半女,或许能对我产生一点点威胁。所以,你要么趁现在去趟泰国,要么下辈子重新投胎”

  “周锐,你……” 杨树快气炸了,脸本来就黑,现在变成了熟透的猪肝色。

  奈何有老陆在旁边,他也不敢上前发作。

  下楼后,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整个世界好像都与我无关。老陆过来牵我的手,被我很大力地甩开了。转身坐在旁边的台阶上,刚刚经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这会儿只想一个人静静。

  “锐锐,对不起”老陆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锐锐,我知道是我的错……”

  “你走啊”看到他这种态度,我的怒火值飚到了极致。像个疯子一样跳起来,推打着他。

  老陆被我推得连连后退,表情痛苦,又不敢还手。

  “你滚啊,真让我恶心” 我承认,想用尽所有的恶毒语言骂他……攻击他。

  来往的路人,纷纷驻足观看。那一刻,我就像个骂街的泼妇,被世人无情地嘲笑着。

  “不要这样,锐锐,我们回去了” 老陆拉着我的手,不停哀求着。

  所有的乞求,在我看来,都坐实了他和杨树之间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多想他义正辞严地告诉我,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现在,他的态度已说明了一切。

  “你放手,我再也不会跟你回去了!”信仰坍塌,所以,想都没想便一脚踢在他的腿上。老陆吃疼地往后退,似乎被什么东西绊倒了,重重地摔在地上。

  老陆坐在地上,揉着受伤的腿半天没站起来,委屈得像个孩子。他眼里有种我从未见过的绝望与难过,或许,真没想到,我会动手吧。

  不过,我也没想那么多,只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