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暗潮汹涌 一触即发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5-26 16:41      字数:2946
  我只是想离你近一点,再近一点。因为只有看到你,靠近你,我的心才能感受到正常的律动-祁连瑞

  没有人不自私,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而已。明知道这份爱不属于自己,但我还是想争取一下,哪怕最后用了不道德的手段-杨树

  老陆出差两天了,虽然昨天跟他打电话没联系上。但我在微信里跟他表明了要开店的想法,希望能得到一些建议。同时,心里暗暗发誓,定要做出一番成绩来。

  第二天早上,当我睡得迷迷糊糊时。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一看,是老陆打过来的。

  “锐锐,昨晚应酬太晚了。后来手机关机,没看到你的电话”接听后,老陆先在对面解释一通。

  “嗯,没事,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虽然有点不开心,但我也没想那么多,自然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

  “快了,一两天吧!”

  “嗯嗯,陆叔,那我给你发的信息看了吗?”想到昨晚在微信上编辑的豪言壮语,现在想想似乎有点夸大了。此刻有些不好意思,试探性地问道。

  “哈哈,看了。叔肯定支持你呀,你有出息了,能当老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老陆在对面笑道,透过电话,真真切切能感受到他语气里的开心。

  “那太好了,有你的支持,我更有信心了”

  “怕什么,放心大胆地去做。资金不够的话,跟我说。这两天我不在,你可以先跟祁老师商量一下具体方案”

  “嗯嗯,好的,那叔……”

  “嘟嘟嘟”

  还没说完,电话突然挂断了。我一头雾水,什么情况?等回拨过去时,对面已经关机了。大概是没电了吧,我也只能这样想了。

  在电话的另一端。

  “杨树,你他妈想死是吧!”老陆站起来暴躁如雷,和锐锐通话到一半,手机突然被抢走了,还强行关了机。

  “老陆,你答应过我。这三天只能陪我。但你一直跟他联系,让我怎么办”杨树把老陆的手机丢到一旁,嬉皮笑脸道。

  “老子管你怎么想,你要是把我逼急了,特么弄死你”老陆红着眼,咬牙切齿道,怒火直冲脑门。

  “没关系,我死也会拉着你。但如果周锐知道你和我发生过性关系,他会怎么想”

  杨树躺在床上,睁大眼,无所畏惧的样子。

  “艹尼玛,给老子闭嘴”老陆冲上前,突然掐住杨树的脖子。因为太用力,手有些颤抖,同时手臂上面的青筋凸来了。

  想老陆这一辈子从未被人如此威胁过,都怪酒后乱性。让杨树这个小人钻了空,自己错把他当成锐锐给……

  这件事发生在年前的G市,当时锐锐离开没多久,项目顺利完工。杨树作为合作商主动请老陆吃饭。因为相处这么久,也熟了。没有顾忌就多喝了一些,导致整个人没意识了。等第二天醒后,才发现自己躺在酒店里。赤身裸体不说,旁边还躺在一丝不挂的杨树。

  杨树说,你昨晚强奸了我,不信?我还录了视频为证。

  出了这样的事,老陆只觉得懊恼,同时又感到一阵阵恶心。

  不过,杨树当时表现得很大度,说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确实回青岛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两人没再联系。就在前两天,他突然跑来青岛要见老陆。被拒绝了,就用这件事威胁,逼老陆就范。

  老陆脑子里胡思乱想时,杨树整个人被他掐得满脸通红,双腿不停在扭动。眼珠也在泛白,呼吸节奏一慢再慢了。

  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愤怒。松开手后,老陆颓废地坐在地上。目光呆滞,脑子里很乱,一直重复的念头,绝对不能让锐锐知道这件事。

  而杨树躺在床上,拼命地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头晕眼花半天才缓过神来。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老陆真的会杀了自己……

  “老陆,我不怕你。你骂我贱也好,可我就是忍不住想你。你离开后,一想到你和周锐恩爱,我就想去死……”

  “那你就去死吧”老陆踉跄着站起来,留下一句话,摔门而去。

  “没有人不自私,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而已。明知道这份爱不属于自己,但我还是想去争取一下,哪怕最后用了不道德的手段” 看着他的背影,杨树喃喃自语道。

  得到老陆的支持,我便很开心地去学校找祁连叔,商量接下来的安排。顺便去店里找小胖玩,落实一下转租金的事。

  和祁连叔约好在“熊猫奶铺”见面,他下课了就过来。我去的时候,发现大军也在店里。孤零零地坐那儿玩手机,不知道小胖去了哪里。公共区域的灯都没开,有点昏暗,冷冷清清极了。

  “啊,周老板来了”大军抬头时,看到了我,便夸张地叫道。

  “小胖呢?”懒得搭理他,我转身在旁边沙发坐下来。

  “还不是生我的气,估计出去买中饭了”

  “要是我,就饿死你,负心汉”

  “好,我是负心汉。你是大老板,说什么都对”大军摇摇头,苦着一张脸,有些无奈。

  “算了,给你说个好消息。老陆也同意我开店,转租金随时可以给你。不过合同你去弄好,双方要签字”

  “嗯,那好。我马上去办,感谢小周老板,救我于水火。”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阴阳怪气地称呼我……”得了便宜就卖乖,看不惯。于是,我拿起背后的靠垫,朝他脸上砸去。

  大军振臂一挥,笑嘻嘻地用手挡开了。

  “锐锐。你来了”小胖刚好提着两份打包好的外卖,从外面走了进来。

  “老婆,买了啥好吃的”大军立马屁颠颠地贴过去。

  “滚开,只有两份。锐锐来了,你就没得吃了”

  “啊……”大军傻眼了。

  直接无视他,反正我也饿了。于是,和小胖在隔壁桌大快朵颐起来,留下大军一个人坐在那里眼巴巴地看着……

  等祁连叔过来时,已经到下午一点了。

  此时,我和小胖歪歪斜斜地躺在沙发上玩游戏。而大军和祁连叔坐在对面,边喝咖啡,边核对着合同上的内容。

  “对了,这个费用,你们两个怎么出?”大军问道。

  “没关系,钱由我出,周锐可以象征性地出一点。反正这个店他还是老板,我只负责入股”

  听祁连叔这么说,我立马坐了起来。

  “那不行,这个钱我要自己出。如果不凭自己的能力去创业,还不如不做”

  看我态度非常坚决,祁连叔似乎早就猜到了。笑了笑,道“那好,四六开,我四你六”

  “不行,三七,我七你三”

  “成交”祁连叔爽快地答应道。

  看得出来祁连叔并不是很在意这个,重点是能入股就行。但我不一样,毕竟这是我创业的第一桶金。赔与赚,都由我承担。一切只能尽人事,看天意。

  “不过,我想把这里的装修,布局都改变一下。把它打造成集娱乐和休闲,学习于一体的俱乐部,这样可能会更受学生欢迎一些”祁连叔在店内环视一周后,道出了内心的想法。

  “这个点子不错,以前我也想过,只不过预算有些大。我开这个店,只是为了陪伴小胖”大军点点头附和道。

  然后,他们两个同时看向我。

  “可以啊,我想创业,资金方面可以再凑凑。就按祁连叔的想法去做,我没意见”听了他们两个的对话,我内心不由得跟着激动起来。

  “嗯,可以。老陆不是对室内装修,设计方面很懂吗?等他回来了,我们再商量下怎么搞”祁连叔看我很兴奋,便过来拍拍我的肩膀,示意不要兴奋过头。

  “好的”努力平定一下心情,仿佛成功就在眼前。

  后来,我问过祁连叔。为什么会想到,在这里入股,还要我当店长。他听后,笑而不语,没有直面回答。

  “我只是想离你近一点,再近一点。因为只有看到你,靠近你,我的心才能感受到正常的律动。”祁连瑞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另一边

  这两天祝子很忙,经常出差。山东上海两地往返跑,都怪乙方公司的设备系统出了问题,一直测试也不好。

  这不刚回到青岛,老沈说开车来接他。在出站口的位置,等了半天人还没来。于是,独自一人往停车场方向走去。

  就在走时,前面停着一辆路虎车,引起了祝子的注意。首先这车很霸气,看起来就像纯爷们。然后,就是车上的人。一度让祝子,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副驾驶坐的是老陆,而旁边竟然不是周锐,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那个年轻人整个身子都快贴到老陆身上去了,而老陆竟然也没推开。

  虽然看不见两人的表情,但以祝子的直觉来看,关系肯定不简单。

  于是,他拿起手机,对着前方的两人拍了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