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最爱的男孩子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5-18 11:43      字数:3080
  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

  有人光芒万丈,有人一身绣。

  但偶尔也许你会遇到一个人。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看到老陆了。他责备我不该喝那么多酒,要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边说边给我脱衣服,让我上床休息。

  没力气反抗,我就顺势抱住他的脖子,对着他笑。梦里的老陆白白胖胖,跟平时长得不太一样。

  不过,这家伙竟然敢脱我的衣服。我可不好惹,自然也要把他拔光。然后,两人躺在一起,找个舒服的姿势抱着,美美地睡上一觉。

  这一睡就是整整一下午。

  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借着屋内微弱的月光,我发现自己竟然躺在祁连叔的怀里。手放在他胸前,腿弯曲着架在他的肚子上。以前在家,我经常这样抱着老陆睡。

  糟了,一定是喝断片,把祁连叔当成老陆了。

  “醒了?头还疼不疼?”我一动身体,祁连叔立马就醒了,又或许他根本没睡着。

  “嗯”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把手和脚缩回来,规规矩矩地躺好。

  黑暗中,祁连叔的身体也跟着侧了过来。面对面看着,他的眼神非常明亮,鼻翼里呼吸出来的气息,跟他身上的味道一样好闻。

  “祁连叔,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被他这么看着,我只觉得心跳加速。

  “嗯,没事”他淡淡地回了一句。许久后,叹了一口气。鼓起勇气把手伸了过来,在我脸上抚摸着。从额头,眉毛,鼻子,嘴唇,依次延伸到下巴处。他的眼神专注,仔细端详着,就好像要把这一切深深印在脑海里一样。

  同时,他的动作很轻,皮肤之间的触碰让人很舒服。一时半会儿,我似乎忘了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以后可不能喝那么多酒,喝醉了难受不说。哪里学的坏习惯,还脱我衣服”

  经祁连叔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他下身只穿着一条家居的四角裤,上身赤裸着。以前每次看到的他都是衣冠整齐,一丝不苟。这会儿,全身都快被我看光了。

  我觉得再往下看,估计要流鼻血了。

  所以,我往旁边挪了挪。没搭腔,故作冷静地拿起手机,准备玩几盘游戏。

  “我的身体,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还躲啥”祁连叔跟着贴了过来,手从我颈后穿过,搂住我。不过,也只是抱着,并没有其他过分的动作。

  我还是故作镇定地玩游戏,手指快速操作。不知道是不是心态问题,连着输了几盘斗技。

  祁连叔看了一会儿,似乎有些乏味,便翻身去拿床头的手机。这时,他脖子上有条玉坠露了出来,在我鼻子两侧晃动,我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玉坠通体翠绿色,做工谈不上很好。也没有精巧的形状,但难得的是里面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檀木香味。闻起来,就像寺庙里浸染过的香火气息。

  “你……喜欢这个?”看我一直盯着玉坠,祁连叔有些惊讶的样子。

  “嗯嗯”我点点头,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喜欢,甚至有些迷恋那种香味。

  “这玉坠也很普通,你喜欢它什么?”

  “可能因为普通才喜欢吧,但是味道很好闻”我如实说道。

  听完我的话,祁连叔整个人怔了一下。目光慢慢变得明亮起来,从他眼睛里我似乎看到了另外一个人。以至于,使他陷入了一种悲喜交定的回忆里。

  具体是什么,他不说,我自然也不敢问。

  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猛地起床,赤着脚连鞋子都没穿,就去翻旁边的行李箱。

  我很迷惑他的行为,便跟着坐了起来。借着外面的灯光,看到从他颈部一直延伸至腰部位置,有很大一块伤疤。整个后背像是被火烧伤了一般,又像是做过很多次植皮手术。总之,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

  看着这触目惊心的一幕,我整个人都石化了。

  “祁连叔,你的背……?”惊叫的同时,我又忍住了,难以想象他当时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所以我不敢继续问。

  祁连叔看着我惊恐的表情,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不过,他却很镇定,云淡风轻地说道

  “这是以前当兵留下的旧伤,现在都不痛了。就是有些难看,吓到你了吧?”说完,拿起椅子上的衣服,迅速套在身上。

  “不……不是难看,只是,难以想象这该有多痛”看他像没事人一样,我心里更加难受了。

  “呵呵,有时候心口上的疼,远比肉体上更让人难以承受。这点皮外伤,早好了”祁连叔笑了笑,坐到床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抚道。

  “嗯”我点点头,既然他说没事,那我也不好再追着问了。

  “壮壮,这个送给你”祁连叔把刚刚从行李箱翻出来的小盒子,递到了我手上。

  我接下后,有些好奇。打开一看,竟然是跟他脖子上那条一模一样的玉坠,连散发出来的香味,都是一样的。

  “这是……?”一瞬间,由悲转喜,我有些语结。

  “收下吧,我刚刚跟你说过,也不是很贵重的东西。以前偶有机遇,在一座深山老庙里求的,可保平安”

  “嗯嗯,谢谢祁连叔,我太喜欢了”确实这玉坠看起来不很贵重,相反如果珍贵,我肯定不会要的。

  “喜欢就好,上次给你带的礼物转手送了小狗子。这次,刚好有机会补偿你”看我很高兴,祁连叔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来,我帮你带上,以后就不要随便摘下来”

  “好的,一辈子都不摘”我点点头,心满意足道。

  只是,如果拿起玉坠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见上面其实是刻了字的。字很小,非常透明。祁连瑞上面刻了一个“勇”。而周锐上面的则刻“锐”字。

  难道,缘分在很多年前就埋下了?祁连瑞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只觉得这种感觉特奇妙。但他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个玉坠,在很久以后,会给周锐带来毁灭性的伤害……

  当然了,这都是后话。

  婚礼结束后,在阳杨家玩了好几天。那段时光,我至今都觉得很幸福。

  无论是新娘子,还是阳杨父母对我和祁连叔都很客气,也特别热情。婚礼上那场闹剧,不仅没有责怪我。相反,阳杨爹娘还去那个光头家为我讨公道。事后,那人也给我道了歉,所以,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那段时间

  白天打牌,逛街,去深山探险。

  晚上在院子烧烤,喝酒,聊天。

  后来离开时,阳杨爹娘在祁连叔车里塞了很多特产,有腌制好的野味,茶叶,还有一些叫不出名的果干……一共有三份,每一份都分好了是一样的。

  阳杨依依不舍地送我们去G市,临走时,一个人站在后面偷偷抹眼泪。虽然,我也很难过,但是表现得像没事人一样。

  人生就是这样,尤其是朋友,这站下车了,以后再想上车重聚,就看缘分和天意了。

  阳杨的自白

  我叫欧阳杨,在G市下面的一个小山村长大。

  从小我就很孤单,没有兄弟姐妹。父母一生劳作,也没多余时间来管我。所以,我总幻想着大山以外的世界,会不会有更广阔的天空,和更远大的梦想。

  终于,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大学。去了山东。在那里读书,然后,参加工作。同时,认识很多新同事,和新朋友。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男孩子。他是新来的同事,坐在我旁边。没有我胖,却长得很可爱,而且可爱中还很帅气。总之,是那种给人很舒服的相貌。忍不住,想要去亲近。

  他说,他叫周锐,今年18岁。

  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无意识接近他。和他做朋友,一起吃饭,出去逛街。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但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我记得很早以前,看过一部电影(断背山)当时看不懂,到现在依旧也搞不明白。两个男的,为何……

  后来,渐渐相处。我发现了一些他不可告人的秘密,原来他是G……

  最先知道这件事,是通过他的朋友祝子。那次我们一起吃饭,祝子和他叔叔上厕所。我尿急进去时,看到了祝子。他朝我诡异地笑了笑,没有躲避,就在隔壁间和他叔叔接吻……

  我承认那一刻,我觉得很反胃。所以,慌乱逃离了现场。我不知道祝子为何要当着我的面,做着这些恶心的行为。

  后面几天,我心里很煎熬。一直不敢问周锐,想躲着他,但又忍不住见他。甚至,后来有一次梦里,梦到我和周锐……

  醒来时,内裤湿了一大片。

  通过这次后,我心里倒明亮许多。周锐不是别人,他就是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这些在我心里都没关系。

  再后来,我知道了周锐喜欢陆叔,而陆叔也是真心待他。虽然,不理解。但我只能祝福他。

  所以,我要结婚,生孩子。只是,很多年后,经常会想起那个男孩子,想起他的笑,还有他在我青春记忆里最美好的样子。有时候会后悔,应该去赌一把。但更多是祝福,最真挚的祝福。

  周锐,谢谢你,我最爱的男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