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阳杨的婚礼(下)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5-17 00:48      字数:3429
  接亲的日子到了,日期和时间都找人算过。六点零六分,良辰吉时。

  清晨的天空曙光初现,外面还弥漫着一层浓浓的雾。视野能见度很低,偶尔能听见远处公鸡打鸣的声音。

  我和祁连叔一大早就起来了,去楼下帮忙。吃完早饭,陆陆续续就有一些客人到了。

  最先来的是阳杨的堂兄弟,表兄弟,也就是伴郎迎亲团。每个人都西装革领,穿戴整齐。看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

  尤其是阳杨,昨天特意去剪了头发。恢复了以往的短发圆寸,白色衬衣打底,外面穿了一套蓝色的西服。应该是定做的,虽然身体很胖,但穿起来很合身。从背后看去,一表人才。

  “我感觉你穿正装,应该会更好看”见我一直盯着阳胖的穿着,祁连叔走过来打趣道。

  “阳胖也不错了,好帅”

  “嗯,但有点太胖了,像你这样刚刚好”祁连叔点点头,依旧坚持自己的看法。

  我笑了笑,没再反驳。被人夸了,心里当然有些开心。

  阳杨的老婆,也是杨柳镇的,同镇不同村。这会儿接亲车队,浩浩荡荡地出发了。路程不远,一来一去,顺利的话半个小时就够了。

  阳杨的父母,今天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仔细一看,阳杨跟他爹长得挺像的。都是圆脸浓眉,笑态可掬。

  为了招呼来宾,我在院子里提前摆了许多小桌子和小板凳。到时客人来了可以坐着聊聊天,嗑嗑瓜子。

  一切准备得当,剩下的就交给老天了。

  “小娃子,你今年多大啊?”我在门口位置,摆了一张桌椅。坐那里登记礼账,收礼金。这时,有个胖胖的中年走过来对着我问道。

  因为来的宾客都是本地人,说的方言我也听不懂。即使对我很好奇,也没人上前跟我搭讪。这会儿,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会说普通话的人。还是,一个胖胖的大叔。

  “我19岁了”

  “看起来好小了,不像是我们这边的人?你是我侄儿的朋友?”

  “是啊,我是阳杨的朋友,从山东来的”

  “山东啊,大城市来的,那挺远啊”中年人有些震惊的样子。

  我笑了笑,正想说话。突然,一个年纪大的老者过来了,把一张100的人民币放在桌上,让我登记。

  “爷爷,你叫什么名字?”收下钱,我礼貌地问道。

  “XXX”老者嘴唇动了动,说了三个字。都是方言,一个也没听懂。

  “他叫欧阳军,军人的军”见我面露脸色,胖中年笑了笑,说道。

  “哦,好”我点点头,非常感激。

  接下来,胖中年也没走,蹲在我旁边。没人时,有一搭没一搭跟我聊天。有人来了,遇到不会说普通话的。胖中年会很耐心地帮我翻译一遍,方便登记。

  渐渐地,收到的礼金越来越多,光是礼账的本子就登记了好几页。

  “欧阳青200”

  “欧阳兰兰80”

  “欧阳红188”

  我发现这边送份子钱的金额都不大,几十到几百都有,应该每个地方习俗不一样。像我们那里,关系好的一般都是千字单位开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院子里站了越来越多的人,还有很多小孩子跑来跑去。偶尔有人好奇,过来找我聊天,听不懂方言我就笑笑。这时,那个胖中年就会站起来,说道

  “你要讲普通话,这小孩子从大城市来的,听不懂你的鸟语”

  “是啊,人人都要讲普通话”

  “哈哈”旁边的人都笑了。

  趁着不忙的时候,偶尔我也会被楼上的热闹吸引。婚房布置在三楼,新娘接过来后。一群人涌着去闹洞房,哄笑声时不时从楼上传来。这会儿话筒里传来了祁连叔字正腔圆的声音,非常好听。

  也是,毕竟是大学教授,这点语言功底还是有的。

  “对了,小娃子,把我的也记上,我叫欧阳勇”那个胖中年放了800在桌上,打断了我的思路。

  “好的,欧阳勇800”记账本上又多了一笔。

  就这样,一直延续到中午11点。要来的客人基本都到齐了,院子里坐不下了,有人便去院子外面溜达。

  离12点开席还早,趁着这个空隙,我和祁连叔回二楼休息一下,顺便把礼金和礼账交给阳杨父母核对。

  同时,按照老家那边的风俗。我随了两个红包,每个红包五千,把老陆的也算上。祁连叔知道后,自然跟我们也是一样的金额。

  正当我们俩在房间休息聊天时,阳杨爹娘上来了。

  “叔,姨,你们来了”我连忙起身打招呼。

  “哎,好孩子。辛苦你们了,忙了一上午,肚子饿了吧?”阳杨娘走过来握住我的手,慈祥地笑道。

  “一点都不累,挺好玩的”

  “嘿,孩子就是孩子,精力旺盛”阳杨爹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即用有一种赞赏的语气说道“刚刚礼金和礼账我都看了,一分都没错。本来需要两个人完成的工作,你一个人做得这么好,真是太能干了!”

  被长辈这么一夸,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祁连叔见状,捏了捏我的脸,打趣道 “大哥,你快别夸了,我这小侄儿脸皮薄”

  “哈哈,该夸还是要夸的”在场几个人都笑了。

  在房间聊了一会儿,期间,阳杨父母偶尔对视了几下,似乎有话要说。

  “锐锐,我……”阳杨爹嘴唇动了动,终于开口了。“我看礼账上面,你和祁老师,还有一个叫陆虎的,都随了5000,这个钱太多了,我们不能收。”说完,便朝阳杨娘使了一个眼色。

  “是的,锐锐。你大老远来参加小阳的婚礼,我们已经很高兴了。以前就常听小阳在家念叨你的好……”

  “姨,这是我们的心意,怎么能不收呢?不收的话,我就生气了” 也不管礼不礼貌,我打断了她的话。

  “孩子,你们赚钱也不容易,心意到了就行了”

  “就是,心意到了就好了”阳杨爹也跟着坚持。

  一看他们是认真的,我也急了,正想反驳。

  祁连叔连忙拉住我,示意不要太着急。

  “大哥,大姐。份子钱既然随出去了,收回来肯定不吉利。另外,按照我们那边的标准,这个确实不多。关系好的基本都是这个数。锐锐这孩子,真心把小阳当兄弟,钱自然不会看得很重”

  经祁连叔这么一开导,阳杨爹娘面露难色,有些犹豫了。

  “是啊,叔,姨。胖阳可是我兄弟,以后生了孩子,我还要当干爹呢”我趁热打铁道。

  一提到孩子,阳杨父母脸上立马喜笑颜开,变得乐呵呵。仿佛,大胖孙子明天就能生下来一样。

  “好,好,那这次我们就收下了。下次来喝孩子的满月酒,说什么也不要随份子钱,空手来!不然,姨不让你进门了。”

  “好,我都听姨的”

  “哎,说不过你们这些文化人”阳杨爹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妥协道。

  还好,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等着,终于到了十二点开席。

  农村吃的流水席,一道一道菜上。八个人一桌,从院子到客厅,到楼上,到处坐的都是人,特别热闹。

  祁连叔被阳杨爹拉去坐上等席,找了村里的几个教书先生作陪。都是文化人,有共同话题。

  而我则坐在厨房上菜口位置,阳杨娘给我安排的“特等座”。担心我跟其他人没话题,不自在。所以,每当一道新菜被端出去时,阳杨娘都会优先在我碗里揺一勺,让我先吃。这种感觉太爽了,每样都吃一点,满汉全席,可比城市酒店的味道好多了。

  这顿酒席吃得特别舒服。

  酒席吃到最后环节,新娘和新郎一起下来给每桌宾客敬杯酒。阳杨酒量不行,于是,就想到了我。

  “锐锐,快出来帮我,我不行了”

  不就是喝酒吗?去就去,我可没在怕的。

  于是,阳杨左手牵着新娘。右手搭着我的肩膀,挨桌挨桌的敬酒,别人敬什么酒,我就喝什么酒。红的,白的都有。

  阳杨非常开心,搂着我的肩膀,逢人就说,

  “这是我好兄弟,长得很帅吧!”

  每当此时,他的眼里充满了光芒。

  虽说我能喝酒,但是也扛不住这样的节奏。渐渐地,头开始有点晕了。不过,再坚持一下差不多就要结束了。

  到最后几桌的时候,其中有一桌全是中年人。我喝了一杯白酒后,本来意思一下就行了。其中有个小光头站了起来,满脸通红道

  “新郎,新娘我再敬你们一杯”

  “叔,刚刚已经喝了一杯,我们晚上喝”阳杨看我喝得有点多了,连忙把酒推了回去。

  “你什么意思?找了一个大城市的朋友就了不起了,让你喝一杯,说那么多屁话,瞧不起谁呢”一听这话,阳杨的脸立马就怒了。新娘见状连忙拉住了拉他的手,生怕双方起冲突。

  “没事,我再喝一杯吧”本来大喜日子,我也不想场面太难堪。于是,安慰阳杨道。

  我端起那杯酒的时候,阳杨用手阻止了一下,没挡住。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酒,只喝了一口。就感觉喉咙处像是火烧一样,难喝,且特别难受。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农村的“谷烧酒”,主要成分就是酒精,浓度非常高,一般人都喝不了。

  “哇” 喝一半,我实在难受,便忍不住吞了出来。好巧不巧,偏偏喷在那个光头的头上。

  场面一度陷入了尴尬。

  “操,”那个光头口里骂道,突然就怒了,拿起桌上的酒瓶向我砸来。我潜意识地闭上眼,因为也没力气躲了。整个口腔内火辣辣的疼,脑袋像是要炸开一样。

  说时迟那时快,祁连叔不知道什么挡在我的面前。一把抓住光头的手,目光凶狠,动作像狼一般迅速。同时,捏住手腕处猛地发力,疼的光头大叫一声,酒瓶子摔在地上。祁连叔还不解恨,顺势一脚把光头踹在地上。

  整个过程很短,旁边的人都看呆了。

  “壮壮,没事吧?”解决了光头,祁连叔回过头来看我,关切地问道。

  “头疼,好疼”我捂住脑袋哀嚎道

  “祁老师,你把小锐扶到楼上去休息,下面不用管了”阳杨见我反应强烈,脸色也变得担忧起来。

  “嗯”祁连叔淡淡地回了一声,便扶着我离开了。

  剩下的我就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