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阳杨的婚礼(中)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5-15 18:49      字数:3036
    第二天,天一亮我们便起床了。

    吃完早餐,一行人坐车去杨柳镇(阳杨家)。不过,老王并没有跟我们一起。他人和车都留在G市,等婚礼忙完了,我们回来跟他汇合。

    他不同行的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毕竟阳杨结婚,去的都是亲朋好友,怕他不自在。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去杨柳镇的公路没有修好,地势高低不平,容易刮伤车底盘。而且,不是本地人熟悉路况车的话,还不安全。

    综合两方面的考虑,所以,老王乐意留在G市中心,看车的同时,还可以到处转转。

    把老王安顿好后,我和祁连叔便坐上阳杨的“宝马”回镇,所谓的“宝马”就是一辆全新的面包车。阳杨说,这车还是前两天刚买的,专门为了接我。

    呸,鬼信!

    上车后,我和祁连叔并肩坐在后排。阳杨在驾驶位开车,还回过头来不怀好意地朝我笑了笑,叮嘱道,把安全带系好。

    虽然是善意的提醒,但我总觉得他那个笑容挺邪恶的。具体是什么,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来。

    从G市回杨柳镇开车需一个半小时,市区往外的范围,道路越来越窄,地面坑洼不平。尤其转过一个盘山公路后,整个视野里除了大山还是大山,还有各种树,良田和村庄。

    车身随着路况摇摇晃晃,让人昏昏欲睡。时间坐得久了,不仅屁股疼,就连脑壳都有点晕。

    相反,祁连叔倒是兴致盎然的样子。打开车窗,一边看着外面的景色,一边跟阳杨聊着天。

    “小阳,你们这里空气真好,景色也不错,适合养老啊”

    “是啊,祁叔叔。你喜欢的话,以后经常和小锐锐来玩”

    “哈哈,那我是想来,但人小锐锐不一定想来”

    说完,两人都回头看着我。看着我因为晕车,像条死狗一样瘫坐在座位上。面无表情,生无可恋。那样子,别提多难看了。

    “别看我,看路!死胖子,还有多久能到?”我直了直身子,有气无力地问道。

    “快了,还有半个小时到”

    “哇”一听还有半个小时,我刚张开嘴。一种苦涩涌上喉咙口,扭头就往窗外吐了出来。

    到了这一刻,我才理解阳杨上车前那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了。

    见我真的难受,祁连叔停止了聊天。从包里拿出一瓶水让我漱口。还让我靠在他的肩上,用纸巾给我擦拭着嘴角和额头上的汗珠。

    慢慢在他的安抚下,我的情绪稍微好了一些。闭着眼,强忍着,终于在午饭前赶到了杨柳镇。

    阳杨家在镇上买了一块地皮,自己建了一幢小楼房,总共三层楼。占地面积100多平,装修什么的都很不错。

    从街上右边的第一个路口拐进去,车子能直接开到大门口。院子外,大老远就看了一对老夫妻站在那里眼巴巴地等着。

    我和祁连叔先下车,绕到后备箱去拿行李。那对老夫妻见状,连忙上前来帮忙。

    “爹,娘,这就是我常跟你们说的锐锐,还有那个是他叔,祁老师”在搬东西的隙间,阳杨介绍道。

    “叔,姨,您们好啊,我叫周锐”虽然已经猜到对方身份,但我还是主动跟他们打起了招呼。

    “好,好孩子,谢谢你能赶过来”阳杨爹拿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脸上的笑容虽然很热情,但手始终不敢碰我。

    看得出来,两位老人都精心收拾过。但在农村干活,手上,身上难免会沾有灰尘。

    “大哥,大姐,我来讨杯喜酒喝,麻烦你们了”祁连叔见状,立马上前握住阳杨爹的手,非常爽朗地笑道。

    “哎,哎,哪里的话,我们还怕招呼不周,欢迎,欢迎”

    这一握手,顷刻间打破了双方的局促。阳杨爹的脸色变得释然,笑容满面,热情地拉着祁连叔的手往里走。

    “锐锐,长得真好看,快跟姨进屋”阳杨娘也走过来拉着我的手,上下打量着,嘴上夸赞道。

    只剩下阳杨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乐呵呵地跟在后面。

    进屋后,发现客厅特别大。地上和墙壁四周都贴了瓷砖,装修风格比较简约,但看起还是挺时尚的。

    在客厅休息了一会儿,阳杨便带我们去二楼,给我们看晚上住的客房。房间内也装修了,虽然东西不多。但有一张2米的床,床单和被套,甚至窗帘都是新的,干净,整洁,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胖胖,这张床不错吧?”阳杨坐在床上,用肥屁股在上面弹弹,对着我挤眉弄眼地笑道。

    “还行”我点点头。

    “还行?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和陆叔准备的。2米的大床,你们晚上……”突然意识到祁连叔也在,阳杨立马止住了口。

    我也潜意识地看过去,祁连叔笑了笑,背过身,看窗外的风景,不说话。

    于是,我朝着阳杨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他吐了吐舌头,终于没再说话了。

    直到阳杨爹上来喊我们下去吃饭,才打破了有点僵的局面。

    中饭,是阳杨娘烧的,四个人吃饭,却烧了好几个荤菜。虽然,味道很不错。但是晕车的缘故,我吃得不是很多。

    “锐锐,怎么了,是姨烧的菜不好吃吗?”看夹给我碗里菜没怎么动,阳杨娘很关切地问道。

    “不是的,姨,我有些晕车,没胃口”

    “我看这孩子也是累着了,吃完饭休息一会儿,下午让阳杨带你去街上玩”阳杨爹也关切地看过来,和颜悦色地说道。

    “好啊”听到有玩的,我立马来了兴趣。

    “我刚刚来的时候,看你们院子下面有条河。好像围起来了,里面养了什么吗?”祁连叔问道。

    “我在家闲得没事做,在里面养了一些鱼,和小龙虾。”阳杨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道。

    “哦”祁连叔点点头。

    “家里有现成的鱼竿,祁叔叔,要不下去钓两竿试试?”阳杨又补充道。

    一听这话,祁连叔的目光亮了。

  阳杨这家伙,真会看人脸色说话。

    “哦,对了,还有件事,想麻烦祁老师和锐锐”阳杨爹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正色道。

    “客气了,不麻烦”我和祁连叔不约而同地看过去。

    “明天来的人可能有点多,到时候希望锐锐能帮忙记礼账和收礼金”

    “好啊,没问题”我爽快地答应了,还以为有多难的事,感觉应该挺好玩。

    “祁老师,你文化程度高。明天能当小阳婚礼的主持人吗?和婚礼致辞”

    “这个……”祁连叔面露难色。

    “祁老师,我知道有些不合规矩。但是这个婚礼主持的话,还是希望你能帮忙”

    “是啊,祁连叔。主持婚礼一定很好玩,你就答应了呗”看阳杨爹很坚持的样子,为了不让他失望,我在一旁鼓动道。

    祁连叔看着我,眼神有些复杂。最终,点点头还是答应了。

    见祁连叔同意,阳杨父母相视一笑,似乎松了一口气。

    “哈哈,我的婚礼,你得有些参与感”阳杨勾着我的肩膀笑哈哈道。

    “我参与揍你,快走开”我嫌弃地推了推他,看着我俩的举动,几个大人都笑了。

     只是很多年后我才知道,有很多规矩是不能破。比如,收礼金和记礼账的必须是两个人。比如,农村婚礼证词人,必须是村里德高望重的人,或者家族内年长的人。

    所以,我到现在都没想清楚。为何,这两个规矩当年都在我和祁连叔身上破了。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饭后,我上楼午休,祁连叔则在楼下跟阳杨父母聊天。

    下午,阳杨带我去街上买了一些当地的水果。逛了一会儿,街上人不多,没啥好玩的就回来了。

  回来时,看见祁连叔坐在河边草地上钓鱼。背影似石雕般一动不动,感觉很认真,也很专业的样子。于是,我拿着水果走过去凑热闹,边吃边看着。

    “好吃吗?”可能是我的吃相引起了他的注意,有些好奇地问道。

    “还不错,很甜,我给你去拿个尝尝”

    正准备起身,祁连叔却阻止了我,说道“我也不怎么喜欢吃水果,把你手里的那半给我吃就行了”

    “我吃过了,你也要吗?”以为他开玩笑的,我随手递了过去。

    没想到,他真的接了过去。在我咬过的地方吃了一口,我目惊口呆地看着。

    上面,有我的口水……

    “嗯,还不错,我吃过了,估计你也不会要,那我都吃了”祁连叔毫不在意我的目光,当真几口就吃完了。

    ……无语

   过了一会儿,阳杨过来了。见祁连叔在钓鱼,觉得有些无聊。便提议带我去河边钓龙虾,摸螺丝。

  还真别说,河里有很多拇指大小的螺丝。捡了特别多,可比钓鱼有成就感。

  祁连叔看我很开心的样子,旁边吓唬我。说水里有蚂蟥,吓得我再也不敢下水了。

    不过,快乐的一下午就在河边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