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祁彦篇之老陆回归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3-03 18:08      字数:2351
  老陆第二天上午坐飞机来到了M市,昨天晚上在电话里,我把离职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跟他全盘托出。

  果不其然,他在电话那边把我骂得狗血淋头的。后来,我哭得直哆嗦。倒不是因为怕他,而是第一次赚这么多钱,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并且这段时间照顾祁彦老头特别辛苦,听到老陆的声音后立马就扛不住了。

  老陆刚开始语气强硬,怒不可解。后来听我哭了,慌得不行。立马好言好语地安慰我,还一个劲地道歉。

  所以,放下电话后。安排好事情,他便买机票赶了过来。

  他上午就到了,我跟祁彦老头请了半天假,去机场接他。两人在酒店“狠狠”腻歪一番,因为昨天在电话里该发的火都发完了,剩下的就是久别重逢后的激情。

  祁彦老头不习惯带陌生人去家里,给了一个饭店的地址。说是,一起吃中饭,算是给老陆接风洗尘。

  在去饭店的路上,我把这段时间在M市所发生的一切都跟老陆说了。重点是项目合同,老陆知道后也挺开心的。也算是,将功补过吧,就没有再责备我了。

  心情大好,一路上畅通无阻。

  赶到饭店时,祁彦老头已经等着了。怕我们肚子饿,便提前点好了菜。

  我把老陆介绍给祁彦认识时,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慢悠悠说道“一直听周锐夸你怎么好,今天一见也不怎么样。胡子拉渣不修边幅,关键还这么胖”

  老陆一听哈哈大笑道“我天生大老粗一个,没办法了!不过,特别崇拜像祁老您这样的文化人。锐锐跟着您,肯定学到了很多知识”

  “所以,你教不了就往我这边推。不怕,我把他给卖了?”

  听到这里,老陆似乎又想到我隐瞒离职,背着他偷偷跑来M市的事。便有些生气,狠狠瞪了我一眼。

  祁彦老头见了,脸色一黑,表情有些不爽“你作为大人自己没本事,瞪孩子有什么用。周锐心性不错,很对我胃口”

  老陆听后没有接腔,摸摸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你们两个大人说那多干啥,都快饿死了”一见这种情形,我连忙跳出来,拉着老陆在旁边坐下。不然,照这样发展下去,这饭吃不成了。

  祁彦老头叹了一口气,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也在旁边坐下,没再说什么。

  其实,老陆心直口快,性格大大咧咧,对很多事不喜计较。而祁彦老头的脾气本就古怪,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并没有针对个人。所以,在我的调和下,两人似乎暂时休战了。

  席间,以茶代酒。老陆主动敬了老头几杯,感谢这段时间他对我的照顾。而祁彦的态度依旧不温不火的,不热情回应但也没拒绝。只是,一直叮嘱我多吃点。说,这家饭店的南方菜很出名,一定符合我的胃口。

  这是我来M市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跟祁彦老头在外面吃饭。平常都是在家自己做,因为老头嫌外面的饭菜不干净,自己不吃,也不许我当着他的面吃。

  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我尝了一下,味道确实不错。老陆看我喜欢,也挺开心的。一直给我夹菜。祁彦看在眼里,陷入了沉思,许久没说话。

  “老头,我叔过来了,那什么时候签合同啊?”这件事我时常惦记在心里,这会儿看吃得差不多了,便主动提了出来。

  “怎么,这么快就赖上我了?我要是临时改变主意呢?”老头笑了笑,打趣道。

  “没关系,你要是反悔了,我就赖在你家里不走了”

  看祁彦老头不说话,老陆担心我开玩笑过度,便接过话道“祁老您放心,这小子我了解他,就随口说说而已。最近一直麻烦您,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育他!”

  祁彦老头听了,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跟你又不熟,还没跟周锐相处的时间长呢,凭什么听你的?”

  一句话,顿时让老陆尴尬得不知所措。只好别过头去,抽着闷烟不再说话。

  祁彦老头像没事人一样,对着我笑了笑“你要是愿意赖在我这里,呆一辈子都可以。”他的笑容天真无邪,像极了孩子。

  “算了,你要是不喜欢我叔,我们明天就回去”看到老陆刚才被气坏了,我心疼极了,哪里还顾得上项目。不过,祁彦毕竟是长辈,也不想撕破脸。所以,我说这话时,语气甚是委屈。

  “哈哈,你这小子,看你对老陆虎真是一往情深啊,罢了,罢了,我也不逗你们了!”祁彦突然笑道,语气也变得敞亮起来。

  没想到,这次饭局又是一场考验。

  祁彦不是瞧不起老陆,只是先入为主。觉得祁连叔才是最完美的男人,凭什么老陆那个胡子拉渣的大老粗,可以获得周锐的心。所以,故意处处针对,看老陆这人到底怎样。

  话说开了,桌上的气氛顿时融洽了许多。

  “陆虎,你回公司准备一下。这两天我要一份详细且完整的方案以及合同样本,我看过没问题的话,就牵线引项目负责人过来跟你们签合同”饭局的最后,老头主动伸出手来,终于切入主题。

  “好的,祁老。我抓紧时间回去准备,给您一个满意的方案”老陆有些激动站起来,和老头握握手,达成一致目标。

  “我满意有啥用,你让周锐那小子满意就行了”

  关键时刻,老头又调皮了。这话让我想入非非,不由得小脸一红,他们两个大人都笑了起来。

  所以,老陆只在M市呆了一天,便又匆匆赶回青岛去。

  后面两天,我继续在家照顾祁彦老头的饮食起居。只不过闲暇之余,陪他去家政公司物色新的保姆。

  毕竟我也要离开了,老头腿脚不便,家里离不开人照顾。

  以前请的保姆被他三天两头地骂跑了,这两天经常去家政公司,里面的经理慢慢也认识我了。因为,老头看了很多保姆都不太满意,虽然,给的报酬很丰富,但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

  有次,经理偷偷把我拉到一边,神秘兮兮地问道“你爷爷(祁彦老头)要求也太高了吧?我们公司金牌保姆都看不上。还问我,家政公司里有没有跟你一样年轻的男孩子。这不是搞笑吗?哪个年轻人会做这行”

  听完他的话,我心里五味杂陈。祁彦老头一定是心里舍不得我,所以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吧!

  因此,每每看到祁彦呆在家里落寞的样子。我心里就特别难受了。

  所以,我在心里默默决定。这次一定要给祁老头找个合适的保姆,直到他认可了,不然我就不离开了。

  晚上,沈叔依旧过来接我。路上突然说道,“小锐,明天能不能请一天假。我女儿生日,希望你陪我过去一起庆祝热闹下,毕竟你们都是年轻人,光我一个老头子也不方便。

  “当然可以,没问题啊!”

  想到这段时间,沈叔对我照顾有加,我立马同意了。同时,心里思考着该送什么礼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