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祁彦篇之他们的爱情故事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3-03 18:07      字数:3613
  都说人心是肉长的,就算是块石头捂久了也会发热,但祁彦老头的心一定是铁变的。昨天我还帮他搓过澡,原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会有所缓和。但没想到,他还是经常翻脸,一点情面也不留。

  第二天早上,因贪睡起晚了,赶到祁彦老头家时已经九点过十分。他就直接把门给反锁着,不让我进去。无论我怎么敲门,打电话。他就是不理,跟聋了一样。

  就这样,我在门外面站了一个多小时。他才慢悠悠地出来开门,表情没有任何的愧疚。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我最讨厌没有时间观念的人,如果下次再迟到,就不要来了”

  虽然心里很憋屈,但迟到就是迟到了。自知理亏,我也没说什么。

  进去后,客厅里一片狼藉。昨晚他洗澡换完的脏衣服,丢在沙发上到处都是。我记得昨天离开时,明明收拾过的。但今天一看,地板上还是有很多食物残渣和油渍。我倒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如果你做不来,现在就可以滚!”祁彦老头一瘸一瘸地走到沙发边坐下,拿起报纸挡着脸。语气冰冷,没有任何感情。

  我主意已定,自然是不会在意他的态度。拿起旁边的拖把,开始清洗客厅地板。

  看我不搭理他,祁彦老头有些挫败。便又破口大骂起来,一句接一句。

  “周锐,你脸皮这么厚吗?骂你都不知道还口?”

  我依旧没搭腔。

  “你们TXL真他妈恶心,大男人不找女人,做爱捅PY不嫌埋汰?”

  我嘴唇动了动,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

  “你说你多好的一男孩,干嘛喜欢男人?要不这样,你回去跟祁勇分手,回头找个女孩子结婚。然后,我跟你签项目合同,这样你也犯不着在我跟前受气!”

  “ ”我愣了一下,抬头望向他。原来,他一直误会了我和祁连叔的关系。

  “看我干什么,我说得不对吗?”他把报纸丢到一旁,对着我气冲冲地说道。

  “我跟祁连叔只是普通朋友,我有喜欢的人”思忖了一下,我开口说道。

  “什么!”他猛地站起来,睁大眼睛看着我,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我喜欢的人叫老陆,祁连叔也认识。不信,你可以去问他”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看我不像说谎。祁彦老头的表情变了变,怔怔地半天不说话,有些伤感的样子。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家小勇该怎么办”他低下头自言自语道。

  见他这样,虽然有些不忍,但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老陆是谁?哪里比得上祁勇?”良久,他问道。或许在他心里,祁连叔是无人能及的。

  “不是比不过,只是我心里只装得下老陆”面对祁彦老头的质疑,我异常坚定地回道。

  “那你可知,要不是祁勇,这次我怎么会帮你?就你们那个小公司,我早就暗中查过了,根本没实力接下M市这边的项目”

  “嗯,你说的我都明白” 我笑了笑,继续补充道 “来之前,祁连叔就跟我分析过。只不过,我这次来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什么事?”这下轮到祁彦老头疑惑了,一脸好奇地问道。

  “祁连叔说,跟你很多年没见了,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而这次我刚好离职在家,没事做,所以替他过来看看你……”

  “什么叫以后还有没有机会?难不成他这辈子都不想见我?” 一听这话,祁彦老头又激动起来,表情暴怒。

  “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祁连叔对我真的很好,所以我非常乐意能为他做些什么。这次过来照顾你,我心甘情愿”面对他的愤怒,我临危不惧,把自己想说的都说出来。

  “哼,用不着。你回去告诉祁勇,要是打算一辈子不理我,就自己过来说。找你这么一个小孩过来,算什么”

  见他越说越激动,刚刚我讲那么多,现在效果却有点适得其反了。

  “还有你,我用不着你伺候。你快滚吧,滚回青岛去!”说完,就过来推我。以前只看他动口,没想到这次来真的,动起手来。

  其实,真要反抗的话,他未必能推得动我。只是,看他年纪大了,腿脚不便。就只好顺着他,出去冷静一下也好。

  把我推到外面后,他“啪”的一声转身就把门给关上了。

  我在外面呆了足足快两个小时,期间,也想了很多。主要是,既然答应了他,照顾半个月,现在还剩一个星期,也不想食言。另外,马上就是中午。估计,等会儿他会饿。说不定,就让我进去做饭了。

  于是,坐在外面地板上。靠着墙,拿起手机,玩游戏。

  大概十一点半的时候,门突然开了。看到祁彦老头,伸出脑袋鬼鬼祟祟地往外面瞄。见我坐在那里,又啪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动作迅速,像乌龟缩头一样。这样一想,我忍不住乐了起来。

  十分钟后,门又开了。祁彦老头提着一袋垃圾若无其事地走出来。路过我旁边时,冷哼了一声,目不斜视,继续装高冷。

  我忍住笑意,玩自己的游戏。

  十二点的时候,门开了。没人出来,但也没关上门。想着,差不多了。于是,我拍了拍屁股,起身进去。

  祁彦老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我进来了偷偷瞄一眼,也不说话。

  我笑了笑,转身去厨房做饭。

  午饭做好后,坐在餐桌两边,我们吃得特别安静。尤其是祁彦老头,平时喜欢大声嚷嚷挑三拣四的。今天却吃得很香,连着盛了两碗饭。看他胃口不错,我也放心了许多。

  饭后,祁彦老头坐在沙发上,可能腿不舒服。一直坐那里用手捶着。我收拾好餐具,看他还在那里捯饬。有点于心不忍,于是,走过去。蹲着,给他按腿。以前在家给老陆捶过腿,相对来说有点经验了。

  祁彦老头也没拒绝,气息却慢慢温和了许多。

  “我的腿是以前当兵时落下的毛病,年轻时争强好胜,现在老了,各种毛病都有了”

  “嗯,那我这力道还可以吧” 我抬起头看着他,问道。

  祁彦的目光非常温柔,缓缓伸出手来。在我头上轻轻抚摸着,叹了一口气,道 “想我祁彦一生无儿无女,从未享受过天伦之乐。如今,却被你这小子伺候着”

  “那,以后有机会,我多帮你按按腿好不好!”

  祁彦老头没有搭腔,深深地看着我。良久,说道

  “锐锐,我看人从未走眼,祁勇看人更不会错。我相信你是一个好孩子,不然,祁勇也不会那么袒护你”

  这是祁彦老头第一次叫我小名,以前他对我都是大吼大叫。从没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跟我说过话,一时之间,我内心有些感动。

  “只是,你做好了面对流言蜚语,面对你家人的准备吗?TZ的爱情,注定得不到亲人的祝福。稍有不慎,你的人生便跌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的话让我有些骇然,不由得想起曾经做过的那些噩梦。梦境里有很多血腥而又真实的情景,有人死了,有人离开了。而且这种噩梦也不是一两次了,只是从未跟人说起过。这会儿,被祁彦老头一问,我竟不知如何作答。

  “哎,那我跟你讲讲祁勇和那个小男孩的故事吧,希望能对你今后的选择有所帮助”看我不说话,他叹了一口气说道。

  “好” 我点点头,对于祁连叔的故事,我很早就想知道了。

  为了方便讲故事,以下是采用祁彦老头的第一人称。

  我叫祁彦,在没当兵之前,是家里的独子。后来,在一次军事演习中出了事故,受了很重的伤。康复后,我父母在老家又生下了一个弟弟,取名–祁勇。这样算来,我比弟弟大了十几岁。

  随着时光的流逝,弟弟一天天长大,而父母也渐渐衰老。等弟弟成年后,父母扛不住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最终离世了,留下我们兄弟俩相依为命。对于这个弟弟,我非常疼爱。不仅是我兄弟,也如同我儿子一般。

  由于我在部队表现良好,又有贵人相助。慢慢提干,职位越坐越高。也正是如此,疏于亲情管理,那几年我和小勇分开了。渐渐地,他的话越来越少。以至于到了三十多岁,还不结婚。为了这事,我们之间吵了无数次,但从未结束过。那时,我以为他只是叛逆,只要时机成熟,一切都会改过来。

  直到后来,他和那个叫祝瑞的男孩子传出了不伦的恋爱。这件事当时闹得沸沸扬扬,那个男孩还是他的学生。在大学里,出了这样的事。迫于各方的压力,我动用各种关系帮他扛下来。

  只不过,祝瑞那时候还小。二十出头的年纪,却要面临着人生最残酷的抉择,后来,听说他妈妈为这事自杀了。而他爸曾把他吊在房梁上抽得半死,要不是祁勇赶过去。也许,那孩子就被打死了。

  我实在理解不了TZ之间的爱情,但从他们身上却看到了忠贞与坚持。但我当时太固执了,既然从祁勇这里无法下手。便找到了祝瑞的爸爸,花了很多钱,威逼利诱。最终,他爸爸带走了他。

  在家庭与爱情之间,祝瑞选择了家庭,放弃了坚持。

  因此,祁勇为这事与我决裂。也就不到十天的时间,就传来噩耗。祝瑞自杀了,选择了最惨烈的方式。在出租屋里放了一把火,烧得尸骨无存。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知道,我将永远失去祁勇。这个我从小就疼爱的弟弟,彻底回不去了。

  为此,我想过各种方法挽回。但自从祝瑞死后,祁勇就出国了。一呆大半年,回国后继续回大学教书。每逢春节,就出国。为的就是躲避,没给我任何机会。

  祝瑞死后,我曾对祁勇说过。只要他愿意,我将用余生替他完成三件事。哪怕是让我以死谢罪都可以,但他没有正眼看过我,就离开了。

  没想到,这一晃,四年过去了。

  听完祁彦老头的讲述,我内心波涛汹涌,五味杂陈。既有悲痛,更多的是惋惜。同时,想到我和老陆的未来,又有些忐忑了。

  “说来也巧,你不但跟那个男孩,名字相似。关键是,眼神里的东西也特别像。总有那么瞬间,看到你,就如同看到了他一样!”

  祝瑞和周锐。

  是瑞雪兆丰年的瑞吗?

  不是,是锐利的锐!

  怪不得祝子,怪不得祁连叔,怪不得吴建。

  “那祁连叔为什么改名呢?是因为恨你吗?”这是我特别好奇的地方,因为祁彦老头一直叫祁连叔,祁勇。

  “那倒不是,祁连瑞是他的笔名。听说在大学时,是祝瑞帮他取的。祁勇连着瑞瑞,永远在一起的意思”

  听他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