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祁彦篇之日常生活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3-03 18:06      字数:2836
  祁彦不仅爱骂人,还是一个思想有问题的怪老头!

  虽然他腿脚有些不便,但走路还不成问题。偏偏喜欢坐轮椅,像双腿截肢了一样。上下楼要我在后面推着,喜欢在小区到处转悠。逢人就说我是他请的小保姆,搞得我年纪轻轻就干这行,感觉特别没面子。关键他还喜欢朝人多的地方去,下棋下不过别人就耍赖骂脏话。

  对于他这种倚老卖老的行为,我真是无语极了。

  “祁彦老头,您明明可以自己走路。偏要天天坐轮椅,不怕哪天双脚真的蜕化了?” 有天,我终于忍不住吐槽道。

  “你这破小子,毛都没长齐。还敢管我,信不信把你赶出去”

  说完,不解恨似的把我做的饭菜全都倒了。还一脚踢翻垃圾桶,里面的脏物撒在地上到处都是。然后,回房睡觉再也不理我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认输。收拾好餐具,又重新把客厅里的打扫一遍。完了,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诸如此类的事情经常发生。

  每天早上赶过去给他做早餐,有时候烧稀饭,他嫌不好吃,就让重新下面条。有时候下面条吧,他又嫌太硬,想吃稀饭。反正没有哪次能合他的胃口,动不动就骂我废物,蠢货。

  后来,我学乖了。每天煮一碗稀饭,再下碗面条,做两手准备。原以为问题会解决,结果他被知道后,立即破口大骂 “蠢货!你是不是觉得我家粮食不要钱?像你这种浪费粮食的行为,在革命年代是要我被枪毙的”

  我翻了一个白眼,道“嗯,谢谢您现在不杀之恩!”

  “滚蛋!” 骂完后,他早饭都不吃。又气冲冲地跑回书房,关紧门不理我了。

  就这样,一日三餐被他骂。渐渐地,我也百毒不侵了。

  在M市这几天,白天呆在祁彦老头这里。晚上沈叔过来接我,我们一起去吃饭。对于我的遭遇,他深表同情,但也无能无力。

  躺在酒店休息的时候,没事经常和老陆聊天。问问他那边进展咋样了,他说快了,差不多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就能回青岛。一想到能看见老陆了,白天所有的不愉快都烟消云散。

  杨树有时候也会找我聊天,说我要是再不出现。他就要对老陆动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对此我嗤之以鼻,一方面我相信老陆,另一方面就是杨树长得太黑了,不是老陆喜欢的类型。

  不过,我也决定了。等老陆这次回来,我要和他做爱。结束我十几年的处子之身,要让他进入我的身体,完完全全的水乳交融。在这件事上还是杨树启发了我,到时软的不行我来硬的。

  霸王硬上弓,我自己坐上去(害羞中)

  至于青岛那边,和祁连叔偶尔聊聊天。他知道我在这边当保姆很辛苦,除了安慰我,也没其它办法。毕竟,这是对我的历练。

  很久没跟甜姐和阳杨联系了,听说他们现在年中正是业务繁忙的时候。所以,也没那么多精力聊天。

  还有祝子,上次生日聚会后,我们便再也没说过话了。

  倒是熊辩跟我说过,我来M市的第二天。吴建的酒吧就被查封了,听说有人举报,又听说是有人故意搞他。不过,这些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所以,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把祁彦老头伺候好。说不定,他到时候心情好了。赏我两个几百万的项目,那我以后和老陆在家就吃穿不愁了。

  想想,都觉得开心。

  转眼之间到了周五,不知不觉在M市呆了五天。

  晚上,祁彦老头家里来了几个客人。都是同小区的邻居,见是熟人我也不拘束。抄了几个素菜,又偷偷点了一些外卖。

  祁彦老头看见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前他告诫过我,说外卖里都是垃圾,不许点。他不吃,也不许我吃。但这次没办法,家里来了客人,我也不会做菜。总不能随便糊弄,所以他就默认了我的行为。

  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我就听见他们几个老头老太在外面聊天。

  “哎,老祁,这个小伙子不错啊!竟然坚持了一个星期,之前请的保姆两三天就被你骂走了”只听其中一人说道。

  “哈哈,之前请的都是废物,笨手笨脚的。这个小伙子嘛,还行吧!”

  还行?我简直是百依百顺好吗?

  “只不过这孩子年纪太小,估计干不了多久吧”又有一人说道。

  “那没事,我过足瘾了,就找个借口把他辞了!”祁彦老头的声音。

  一听这话,气得我想拿菜刀冲出去。

  “嘿嘿,老祁。要是你不喜欢,就把这小伙子让给我。看着多帅气一孩子啊,刚好我家里缺个保姆”

  “滚蛋!瞧你长那样!老树皮似的邹巴巴的脸,就配找个老女人伺候你!”

  “你不也是老斑鸠吗?还说我!”

  “老光棍,是不是想找抽?看我不把你轰出去!”祁彦老头骂人的本事不知道跟谁学的,一套一套的。

  还好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也知道了他的为人。虽然喜欢动口,但从不动手。所以,听他们吵起来,我一点也不担心。

  果不其然,吵了一会儿,外面就没动静了。我正听得起劲,一下子没声音感觉有点不尽兴。于是竖起耳朵,想打听更多的情报。

  “你的耳朵再翘,都快上天了!”祁彦老头不知道啥时候站在我身后,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响起把我吓了一大跳。

  看我被吓得不轻,他竟然咧开嘴笑了,难得的开心。

  “做事不认真,活该吓死你!”

  我拿起勺子,自知理亏,半天没搭腔。

  “好了嘛?我肚子饿了” 看我没理他,祁彦老头停止了嘲笑。半个身子凑过来,语气也变软了。

  “稍等,马上就好了”

  “那我帮你把菜端出去!”

  我有点飘了,有史以来第一次见祁彦老头进厨房帮忙,竟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过转念一想,便又释然了,这不是他应该做的吗?

  做好晚饭,本来打算直接回去。但看他们几个老头老太在喝酒,怕酒后出事。我便在厨房里磨磨蹭蹭的清东西,直到他们酒足饭饱离开后。我才出来,然后,在客厅里清扫垃圾。

  期间,祁彦老头坐在沙发上,一直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脸红红的,可能喝得有点多。

  “周锐,我想洗澡,你进去帮我搓澡” 看我收拾好了,准备离开。他突然站起来,叫住我。

  “我不干,这种事情做不来!”想都没想,我便拒绝道。

  “好吧,你走吧,你们都走吧!”祁彦老头眼神黯淡,有些颓废地坐下去,没了之前的嚣张跋扈。

  这样一看,他跟普通而衰老的老头也没啥区别。所以,我又有些于心不忍了。

  祁彦老头房间自带卫生间,以前我从没去过。这会儿跟着他进去,发现里面竟然有个很大的浴缸。

  当着我的面,他一件件脱掉身上的衣服,毫不避讳。这让我有些不好意思,立马别过头不敢睁开眼。

  “你不是喜欢男人吗?怎么不看我”

  “ ”我语塞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有喜欢的人了,又不是喜欢看所有的男人”

  “是我老了?对你没有吸引力了?”他转过身来,正面对着我,眼神非常执着。

  既然要我看,那我就正大光明地看。身材衰老了,没啥好看的。眼睛忍不住朝重点部位扫过去,只见下面的毛都白了,那个东西软绵绵的一坨,呈褐黄色,跟身上的皮肤是一个颜色。

  “好了,你看到了”他心满意足地说道,语气里有些执拗。然后,背对着我,坐在浴缸里。

  我蹲下去,在他后背上轻轻搓着。手法很轻,怕弄疼了他。

  “周锐,你是个好孩子,但为什么要喜欢男人呢?”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喜欢就是喜欢了,没有为什么了”

  “那祁勇呢?这些年他过得好吗?”

  “祁连叔人很好……就是看起来很孤独”我如实说道

  “哼,那都是他自找的!”

  “  ”我一时之间也接不上话,看得出来他和祁连叔关系匪浅。即使是在吐槽,也掩饰不了语气里的关心。

  “不过,幸好他遇见了你”

  “其实……”我正想说出和老陆的关系,而跟祁连叔只是朋友,不是他想的那样时。

  祁彦老头却打断了我,“周锐,你回去吧,我想静一静”

  “好” 既然如此,那我就离开了。

  回去之后,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